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乌鸦扬名

【诗集】地图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0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普遍说到:老虎。

我坐在理智的石头上看月光
一头优雅的老虎从我身边走过
之后足足有三年我很想念他
生活中我搭建了一座基石
自以为是的建造
自以为是的疲倦

假如生命有一条中心轴
假如那是一条铁轨
荒草弥漫我独自穿越
一座 一座又一座的城镇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9-11-11 00:08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0 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坏脾气姑娘

在春天料峭的夜晚爬上山顶
陪伴的是来去无踪的野风
诗人们都已经老去
坏脾气的姑娘也老了  
曾经她站在岁月的河流前
挥霍着狂放,自由以及信念~
爱恨是二乘交叉而过的火车
就在碰触的瞬间轰隆隆的离家出走
她说:
要在清晨无人的时候跑去海边
让凛冽的风模糊了双眼
一个人切割自己的头颅
让麻木随着疲倦流出体外。
在太阳升起的时候
在巷子和巷子的中间迎接虚空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9-11-11 00:07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0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兄,你好。

假如我,可以常常忘记自己
就不会想起那条狭窄的道路。

百年难得一遇的暴雨成为稀疏平常
死亡是一群一群的。。

还有什么值得惊心
然而迷月依然遮慧海
我一样是百无聊赖

什么都可以做,也可以什么都不做。
愤怒也好,悲伤也罢。
在道路的尽头,有个老兄等我很久。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9-11-11 00:0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0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for my Dear Angela

其实你两手空空
背着和大气一样厚而虚无的外壳
到处行走,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到处涂鸦
或许我毕一生之力
也无法穿越这个大气层

你两手空空之上
盛满我的热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1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谋杀

我提着小包裹随便飘落在地
羽毛般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的飞越
那些未曾抵达的土地上尘土飞扬
死亡默默思考我的存在
我是个乡下人
原始而粗糙的乡下人
一蓬蓬的杂草在我眼中怒放
点亮黑夜的野兽在等候另一头野兽的到来
然那只是秋夜的幻想曲
回头看见那个稻草人的假心脏
何日还我真心肠
死亡再三斟酌不便收留一个无心之人
黑暗的黑 笼罩白日耀眼
我四处走动只是摸索
没有酒 没有烟 没有热烈的一切
连冰冻也被取消
人们喧哗的排着队走向死亡
我领取了一个号码
在等待的日子里学会:
面对事实 这很重要!
我在等候一个结局
随随便便的后果
人们鱼贯而出的奔向午夜的黑
但那里不是我要去的花园
我微笑的看着我被漫漫光阴谋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1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睡在沉沉的冬天里
听见你喊我
姐姐,姐姐。
春暖花已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1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6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秘女子

观看别人心情之后
  你成为神秘女子
  他人并未许你未来
  那个叫做许诺的童话
  经不起推敲
  坚固大厦也被压倒在四轮机器之下
  远走高飞却是冷静的迷途
  想象一条弧线,抛物线。
  
  神秘的人不只有你
  南方的火车
  带着更热烈的灵魂前来
  她的莫测在于
  一无所求,一无所获。
  情比死更冷
  
  更多的神秘在于
  自身忘记遗弃
  那些瓜葛如同灰烬
  风起云涌中上涨
  堆砌如恳切的饱满
  饥饿的时候吃
  
  夜梦带着你的气息
  你是熟悉的
  而她和另一个女子
  截然不同
  不同点是:
  出发的标准时间
  
  
  
  ps:每首诗都有背景。这次是因为一个女子正在火车上,她来我等。她本身并不神秘,神秘是因为爱的不可逾越性,以及生命的能量。大地足够苍茫,人心足够激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6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乌鸦者

站在地平线上方的男孩子
看见她的身影,孤惶。
六月的黄昏她在丛林的上方
跟随云朵移动
生是静,升是狂。
她是从方舟中飞出的第一条诗歌。
可是上帝从未说起:
她最终的结局。
是不是摸索者的前途
将是永恒的坚固存在。
  
PS:来自圣经,上帝说可以了,于是从方舟中放出一只乌鸦,她再也没有回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6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年

(一)
母鸡尖锐的嚎叫着,它的蛋无人认领.
团团的转,多么大的成就,竟然无人看见.
渐渐的有些沮丧.这个蛋,要不要离它而去.
我在这个空气清醒的早晨,喝水.
然后把自己放在街路上,人比鱼的流动量更大.
穿梭着的,是盲目的繁华.
我在过去岁月走失,剩下自己.
有时候疑心,曾经下过类似蛋的东西.
想必是个华美而扎实的蛋.
因此,岁月经年,蛋老,仍安在.

(二)
蛋独自的挪动,渐渐的被大雨淹没.
我站在那只蛋的斜角处.
打量观察思索,苍天已老.
这只蛋也该入土为安.
可是蛋有灵,不想走.
脚一软,我坐在边上,差点压碎蛋.
清风里,我听见那只蛋的缠绵依恋.
于是,我陪着大雨哭泣.
哀哀的鸣叫,我就是那只沮丧的母鸡.

(三)
那些过往,它们形成蛋的摸样.
僵硬,固执,却在某个部位柔软.
阳光下,夜空中,乌云充盈即将爆发的瞬间.
无意识的回望,那只蛋喊你小名.
记得,曾经的爱恋.
它还知道,我打算离开这些无用的情感.
走了,要走了.
不给那只蛋机会,快速的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6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你和我说了许多,关于写作。
可是我不想再写了
我已忘记相爱滋味
如一个失去味觉的人
想起夏天是一片迷失雨林
充斥
不知不觉的麻木。
这是最痛苦的感受:痴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17 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只逃跑的母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18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乌鸦,想看你以前的文字,听小海说写得非常深刻,给我你的博客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18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的文字放在一起,看完不撑着,也噎着了。咋不另开一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9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开的话,我就好像刷屏了。。到处是我的帖子。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5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习作

石头也懂得疼痛
唯有外表坚硬
因距离的缘故一切都很凉
很凉的冬,黄昏吐出一枚路灯
如果只剩下空白的时段我不想一世忧郁。

可是我一个人
在这里游荡
有点伤心
日子过去我怀念
一朵棉花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30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一只夜晚的鸟

蓝色夜幕下一只蚊子看着慌乱的灯吐露吐露
我在这个空荡的街头看风景
西装男如一群群优雅的鱼交谈着收获的季节
或许是群花怒放的春天
而我的心如冬日湖上的冰裂
颤抖着保持安全的姿态
如果一只夜晚的鸟登陆在冰片上他的脚够不够灵巧
灵巧至蓝色的汪洋海翻涌至心灵亦无法击倒
生命如此的狭窄而艰难我却要开出一朵无果之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13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4-16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牙齿与你的白发

他们是船与水的关系

水日渐浩大,船渐渐萎缩

如何迎接新一轮的春天啊

当那一片的绿叶如旗杆挂在船头

戴着晨光却驶向黑夜里的天堂

你的星座暗淡无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5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神了,好贴,我双手赞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7-20 03:15 , Processed in 0.12446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