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806|回复: 119

【诗集】地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3-20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乌鸦扬名

地图(献给2006年)

越过白天的斤斤计较
黑夜你一寸寸的往前挪
躯体是庞大的需求
为此购买了男人
(为什么是他们?)
还有一些情绪
在疼痛来临的时刻体味着
忧伤以及忧伤之上
在时光这张地图的中央
把自己献给热血澎湃的忠诚
悲伤和欢喜
都是午后光亮的灰尘
沿着细碎的酒跋涉进入
沉醉或是貌似沉醉
忘却这一年吧
深夜无人的大海
喧闹繁杂的街市
那都是你的地图
我狠狠哭泣
带着莫虚有的身体和罪恶
踏过这一切.


船讯


船长永恒的女儿
站在甲板中央
凝视浩瀚的海洋
海呈现墨黑的蓝色
她说,皱着眉头和我说:
你忘记那个讯息了?

哪年的事情
你反串男人的彪悍
把自己盛进瓶子
之后随处丢弃
现在我很想帮你找回。

你看,我要在下个渡口放下你
去找找看吗?
下雨,比面条更粗的雨。
滴入甲板的缝隙
顺势流进没有尽头的海洋

找不到的天涯之外
漂流的船讯
船长的女儿转身进去
船体摇晃的餐厅
她,喝酒,澄黄的酒。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
她突然消失不见。
剩我在这船上前进,
无名的前进。


[ 本帖最后由 zhenzhen 于 2009-11-7 14:09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3-20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方冬天

无名

左耳听山,右耳飘雪.
淙淙流水划过天边.
今夜,让我再侯一次.
激荡的风呼啸.
而后,将赤脚走向大地.
叼一根草,轻轻.
吹童年的口哨.

善言的起伏

大雪纷纷
屋檐下火苗闪烁
香雪兰吐露空气微妙
织毛衣的女人
是我沉默的向往
静默的场景飘忽
我迟疑在广阔黑夜。

南方冬天

冷空气来的时候
你穿上白毛衣
离开北方你忘记羽毛
黑色的羽毛穿行在过往的夜色里
消失不见。

微弱


午后 看见自己
隔着透明玻璃
无声走过
2006年

带着迟疑
我想起姜花
多少次我埋首在你胸
前只为深情一闻。

你美丽幽雅
我疼痛依然

三日芬芳
你是白蝴蝶

我却是
丑陋的红蝶
仰慕你温柔洁净

吾爱
我的血管里流动着微弱药片
想念至冷的大雪纷飞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7-3-20 12:3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3-20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默的距离

我独自生活好久
偶尔和你们交谈
我渴望只是微笑
就这样朝你们笑笑
不必考虑言谈
我害怕被拆穿的句子
即便我渴望把握这些东西
象漫长岁月里
终于枯萎的花朵
还有无声凋落的树叶。
我在冬日的正午守侯阳光
日子就这样划落了
象天边的流云啊
一动不动的漂浮在半空.


解构主义

男人打电话与我告别
问我是不是老了
岁月比野鹿的逃跑更为迅速
无名的野兽跟随其后
我在行走象瞎子
走进浩瀚的江湖
什么也看不见日子向前,其他后退。
文艺的演出台上
一个女人正在哭泣
流着泪向男人乞讨爱:回来陪我吧。
我多么想怒斥
一个怀刃者的明天
转念,无爱无恨,做人太亏。
脸面可以磨平爱恨可以切磋
我想起前一天的晚上
你的笑容比玫瑰更沧桑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7-3-20 12:4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3-20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妹

我们向往更为茂盛的枝叶
也向往丰盛的爱情
于是前往海边行走
拣起一个个的贝壳
抛弃进大海的波涛。

这或许是个荒芜的海边
更可能是令人琢磨不透的空旷陆地
多少次的失落让仇恨降临
粉嫩的情怀渐渐象:
变幻的天空。

大雨即将来临
我们一起携手离开这里吧
或许我们更渴望一座大山
神秘幽静的山峦里
有从未品尝过的食物
干净而纯粹。

当我们终于吃饱喝足
一个女人
便和另一个女人
分享山中花朵
和气的成为姐妹。

倾斜

你和我说话的时候
身体微微前倾
努力表达生命的容量。
那夜月光倾斜的,
照在影子上。
我站在影子上端
看着你
你怀抱美学的力量
从容描述坚持。
坚持,一切贵在坚持。
还有许多的热爱
对黑暗的眷恋
你柔情的抚摩肉体
继续保持前倾。
我微笑和你告别
用一个虚无的转身姿态。
同时想起:
我的倾斜方向以及热源。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7-3-20 12:4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20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啄木鸟琢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20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产。相信2007也将是一个丰收之年。

忘却这一年吧
深夜无人的大海
喧闹繁杂的街市
那都是你的地图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20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感慨咋都是巨蟹男人捏...汗...苏白好像也是...斑斑 里有几只是水象滴....晕了.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20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说啥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3-21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不停站,要开到天老地荒, 要何等的勇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蜘蛛

她把自己放在一个点上
用一根柔若无骨的思想
站定了位置
然后开始操作
横的横 纵的纵
最后结成了一个完美的圆

她等候生活的果实
自动降落来临的是:
强烈软弱的忧伤
一只丑陋的飞蛾
一枚蒲公英的种子

张开怀抱黯然沉默的接受
她守侯着风向的创作
殒命的是那张网
在前生的前前生
她不是蜘蛛死在网上

她看着她的作品
残缺的粘稠的丝线
通往心脏占据大脑
抬起多脚的春天
吞下肮脏的食物博取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圆之间

许多女人
抛弃家乡和沉默的土地
离开那里:一个曾经的归宿。

妄想成为一颗星星
永恒的,独立的运转。
许多柔美的夜晚
月亮纱,下着雨。

走进城市夜色
尘土辗过身体,一样微笑。
寂寞慢慢生长
依然微笑。

立交桥下
那个暮年的女人
伸手乞讨
为什么?

有更多年轻
张开怀抱
美感充斥着灰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季的碎影

那个遥远而剧烈的斜影
散发着不为人知的一切。
我们在它的底下爬行或者走动。
眼看它带走了夏季。

哦,夏季,记忆席卷了我。
我在车厢里摇晃
并记起过去的某一天
曾经映像清晰。真的清晰?
可能只是一撮迷乱的爱或无名忧伤。

深绿肥大的叶片在路旁向我挥手。
它们在南方毫不颓废
没有落叶来临吗?
那些黄色飞舞的时光,
一片片。他们去了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靠近,再靠近些

天空,我想靠近,再靠近些.
可你如此高傲.
不可能把你留下.
我看见大朵大朵的棉花云
她们点缀在你广阔的额头
许多的天线穿梭流向未来
偶尔飞机呼啸,
无痕迹.
玫瑰在夜里亲吻刀子.
用艳丽割开光阴的故事.
好吧,好吧.就这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散步者

你的声音穿越时空
我欢喜的握着你的手
微微笑着:你来啦..
我们各自守侯着
某日翻阅者终于到来

你和我都是固守者
走过太阳72度的热烈
成为一片瘦叶摇曳在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晚

孤独和寂寞都不算什么
我假设:有一条路径
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遐想.
你与我各自低头走过
总该含笑相遇

你把你生命中矿泉水给予我
透明的温情的水
如此清澈
足以令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
继续散步并看见花在夜里展现身姿.

诗歌灵感由来:今夜在旧书摊化2元购买卢梭旧文<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遐想>.此书在1985年出版,当时是杭州市一个供销社的图书馆藏书,时价:1.35元.我欢喜的阅读此书后甚有感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行:两只黑猫

两粒眼泪掉在心脏的中央
起伏重叠的楼梯起身准备走了
大路上摩托车与我擦身而过
离开的不只有你

夜晚的海岸边
我独自哼唱着,千古难得一知音.
你站在我身后
沉默如今晚的浪花

我是一个女人
海水没过我的脚指头
潮搂紧我.

两只黑猫蹲在路边
一前一后
他们正看我走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头

你的内脏透风
秋日,金色的午后.
小姑娘光脚走过
野鹿奔跑前往老家
无声午后
石头散发无上的温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她的生涯
白色外表卷起当行囊
伴随一路
从东北方走到南方
风席卷她长长睫毛
习习泪光淌成岁月微笑
她忘记孤独是人群里飘落的酒
落叶是银杏,在无名
和精致的夜深入
冉冉升起的
她用温暖松软保卫他
爱是一支利落剑
不曾思念千年早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滑翔

书页的接缝.
我轻轻从你身边滑开去
困苦双脚有今生的梦
温暖着老去
我从地底来
欲往高原等天空接纳
大片大片的海水翻滚
吐露着咸味的芬芳
稻谷正要开花
我从容走向无名远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喊我

亲爱的
亲爱的,亲爱的
喊我么
你喜欢喊我名字
这样的温柔
可是我记得
我是一只鸟呢
所以我要走了
记得扯住我的衣角
说
总会想到
我的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胚芽

老王住在废弃的旧工厂
里面堆满了沉重的铁以及曾经的繁华
老鼠和蟑螂穿梭其中
他在那个地方缅想女人
当初拥抱的夜晚白花花的闪电
大雨倾盆中
他和她一起绣了一条红鱼
年年有余,年年无鱼。
漂流的水汪汪中只有海藻依然。
老王吐了一口痰
落向了肮脏的木地板
许多的腰身款款走向往昔
他想起喝酒的兄弟
那些兄弟们已经老去
顶着胡子拉渣的沉默不语
他们放了一卷大鞭炮
辞旧迎新年
老王走进那个过去最热闹的车间
1987年的夜晚
他的父亲死去了
如今他也即将死亡
“操你妈的岁月!”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7-7-8 22:4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习作

自由是灯塔
一盏节能灯
种着狂妄未来
踏进一步,倒退一脚

模糊中化身为孤独
装满风景的窗户
兄弟们都离开后
漫步在静止的街道

骨节空虚
烟却袅袅升起
云在拆卸身体
支离破碎的哭起来

她放下一张纸
字如米的拼起来
大风里这样写:
你的灯光有没有自由?

几天后一封
空气中的来信
他这样写:
假如自由可以舍弃?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7-7-8 23:5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7-8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晕 怎么一小子添了这么多。怎么消化啊 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7-8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我只好孤芳自赏,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7-9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HA !孤芳自赏最心恸,梅师姐唱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29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拆骨做鼓

站在那万里荒凉之地,我没有倒下.
清晰明白的知道,此刻,我,轻轻放开自己,那么就是一滩泥了.
从此骏骨不复存在,四蹄不复奔走.
剩下的是对世界的嘲笑,低头不作声响.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拆开自己的骨头做一面鼓,响彻在黑暗的人心.

风沙沙做响,一条闪电从我身旁温柔的笑着,照亮那个饮酒过多的人.
她的秀发锈迹斑斑,她的脸上是溅了黑泥,脏的.
好吧,好吧,倒一杯水来喝,一直喝进脑海,够热也够凉.

我和自己说:你不要害怕.
此刻路被泥泞和杂草掩盖.
但可手持一把剑,再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9-16 08:30 , Processed in 0.17119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