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99|回复: 16

小说:夕阳再见(完整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4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乌鸦扬名

引子:好久也没有写小说。总在想会试着表达一些什么?于是我想可以了,就象一个练笔太久乏味的人想玩一玩。我以他的名义来写,这样是不是在我这里可以更立体化的呈现出第四维空间呢。无论如此只能算我的一个文字游戏。

第一部:昌君的语言。

(1)
我总在想,我真是一个怀才不遇的人吗?还是仅仅因为懒惰。我有非常好的身材,在男人中少见的好皮肤,我吊儿郎当的生活在这个世上。我今年34岁,不能当软蛋了。可是我为什么就找不到工作。我的表哥丑极了却当上了大款,有一天他让我去他那里当业务员。我就去了。
那里人不多,我每天就打打电话催催债务,很闲。我其实知道不就是救济我吗。 我有很好的口才,常常把公司里那些娘们逗得乐呵呵的,可是这有什么用,我难道真的不介意被救济吗?晚上5点钟的时候我的饭局又来了,有时候我怀疑我的电话,就是为了接纳请我吃饭的人。生活真有点莫名其妙.我就象骑着一匹不肯向前走的马,并且时不时的睡着.我记得小学年代我写了一篇作文<我的理想>.这种狗屁文字大约每个人都写过.我大概是写的太崇高了,以至于理想象早晨刷牙时的泡沫沫儿,水来了逛一圈消逝的干干净净.吃饭的时候我照例废话连天嘻嘻哈哈,我边笑心里边哭.怎么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幽默感,她们和他们才喜欢喊上我.可我为什么还要来.生活就是这样的被孤单感淹没.
我妈老是说作孽啊,你这样大的一个男人,人模人样日子却过成这样.她为什么喜欢这样说,因为我老婆她去了北京三年,已经有一年半没有回家过了.但没有关系,她还是会按时的寄钱回家.当然她不是因为怜惜我的关系.因为我们还有个小男孩存在.有时候她会打电话回家找儿子.可是儿子每次都自顾自的玩,不喜欢接电话,他毕竟才四岁啊.这样的时候她就会骂我,用很多恶毒的词句.她认为是我变态,不让儿子接她的电话.我操,我每次都沉默算数.
夜来了,11点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风呼啸的吹过窗台.我总喜欢坐在窗口,挂着两条长腿抽烟.我这样英俊,这样孤单.开往云南的火车在这个时刻通过.我忘记说我就住在铁轨的边上.我叫昌君.这可不是什么网名或者艺名.那是真实的生活.
(2)
 我常常想女人到底是什么,她们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但同样我也搞不清楚男人又究竟是什么.生活真的是一种巨大的悲伤.我有时候想,去吸毒麻醉自己.身边已经有好几个人死去了.他们死状难看极了.我帅不要那么个死法,我既虚荣又臭美.虽然我也想不出来为什么活着并继续.思想一再的深究是无用的,什么都是残念,微弱烛光.
她,孩子他妈.在清晨六点就打电话进来.他妈的我刚刚睡着,自从她去北京后我缺乏性的安慰,一直睡的不塌实.我估计我的声音比南极的冰还要劲暴.我用一种死人的调调问她"干啥"于是她一声不坑就挂了电话.我郁闷的找烟灰缸,在床上抽烟,鸟儿飞过我窗台.我恶毒的想,飞吧飞吧,老子一枪把你打下来.
她为什么要去北京,在最初我们也是非常缠绵的生活.她喜欢我的身体,常常抱着就不肯放.可是金钱是什么我又算什么.没有钱太让人沮丧,于是她得了机会就走了,那时候孩子刚生出来没多久,也就十个月.我最奇怪的是,她常常怀着巨大的母爱,往家打电话.却不知道回家也不知道问候我,哪怕是最简单的问候.
她走后的第四个月让我去看她.我回答她没钱.电话里的声音巨大温柔.她说你想办法来吧,到时我到站台来接你.于是我联系了混混一堆,爬上了去北京的火车.那时是秋天,天气刚开始冷.我穿着白色的T恤,很白真的白到我心里去了.我穿着就象个婴儿,纯洁.当一个人心里装着美好事物的时候,她比上帝还要高尚.反之就是天使长,天使长了龌龊的脑袋.我怕在车上转悠的目标太过明显,于是又套上了黑色的甲克,两面派.
后来她真的来接我了,晚上我住在她的宿舍里.狭小的床上我试图纠缠她.她却翻脸比翻书还快.说什么情绪有问题.我拿着双眼皮,摸着高鼻梁,迷惑不解的看着她.她被我看得有点心虚,于是就说我们去吃饭.人类真愚蠢,没事找事整天想着吃饭,饭有什么好吃的,吃高了还要减下去.傻不傻.我在她那里待了三天,她始终也没有解下的盔甲.我心里想完了,肯定有外遇.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在这样的时间里都会有那样直接的反应.那么我来北京干什么来了.难道自己的老婆还要进行精神探索,泊拉图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3)
到了第三天,她的脸比我还要阴沉.因为我说,你就是这样想我的?她听我这样说,拍一声关门就出去了.奶奶的,我想应该住在帐蓬里,看你还摔门不.北京的夜晚是一只巨大的兽.我就象个蹩脚的间谍般跟在她身后.而她居然没有发现.这一切都没有在想象之外吗?只见她没有走出居住的小区,脚步轻巧的转弯.摸样象可爱饥饿的小鹿.门随即打开,她竟然是用钥匙自己进去的.那么是什么人在等着她,而她又为什么需要住两间屋子?我在小店里买了烟和啤酒,独自的趴在栏杆上,看人来人往.只有自己的影子试图翻越而去.然后我觉得饿了.就满大街找吃的.有什么吃什么.有没有人吃到吐?我突然想到自己.觉得自己就是一切.无可比拟的一切.我吃饱后就回去了,感觉身体象头苯猪骡.她已经回来了,张嘴骂,死到哪里去了?我拔出一棵烟来抽,你说我能到哪里?她突然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在一个深冷的秋天.我打量了一番,下结论说:不错,没有胖起来,维持的很好.她又把自己的裤子脱掉,使劲骂.你是不是男人啊,还不过来.我就上去说,好,我干死你.我在她的身体上挺进挺进,总感觉不够深没有到底.我发了狂原本的温柔情意全部死去,往死做,做得出感情吗?
第二天早上才八点,她就叫我起来.把一叠钱给我,大约有五千.我问:干什么?她瞧我一眼,死气洋洋.你好走了.就这样把我打发回来了.这就是我老婆.其实我知道她也不是对我一点感情也没.她想不通而已.一个女人总是有很多想法.她们想象生活应该懒散浪漫.而男人要赚钱的时候象部机器,回家后关心入微.她只是不小心和我一起下了一个蛋,如今觉醒了.
有时候我猜想,是不是大部分人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什么是婚姻,婚姻就是大家互相唾弃不到万不得已死都不分开?他妈的和一只汽车备胎的命运差不多,偶尔用用,基本挂着看看.我买了一张卧票,雪白的衣服已经给穿得象块抹布.灰塌塌的好看,扔在人堆里看不出来老子是人是兽.


(4)
过了一阵子,某天, 我在街上转悠遇见陈安。我们俩有段时间也算是无话不谈。陈安拖我去喝酒。我们俩就钻进一家小饭馆。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样菜,陈安吸螺蛳,吸得跟螺蛳有仇似的。他其实过的也不开心,刚和老婆离婚。我就奇怪这世上哪来那么多不开心的人。天天开心的人大概就是脑子有问题。喝着喝着,他就开始话多,其实他不会喝酒,但喜欢喝,一喝就高,一高就罗嗦。我说他离都离了,你烦个啥,应该庆祝一下新生啊。他拎起眼睛说,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咋知道离婚的痛苦啊。我翻了个死鱼眼,不吭声。他就在那里继续说。天下好女人都死光了。还是我比较幸运呢,竟然遇见自己女人和别人上床的样子。真风骚,我一辈子没有看见她在我怀里笑得那么荡过。我就说,是你记忆力出现问题,忘记你们刚认识时候的感觉拉。
他好象很迷惑似的,是吗?三年前我在干什么?真是恨不得给他一棒槌,想想看人真是没记性,全是笨蛋。我就问他,那你一个人干点啥?陈安卷着舌头说,什么也不干。看太阳升起又落下,看月亮笑哭,哭了又笑。东边日出西边海,混混噩噩几春秋。我昏倒,我们在探讨人生吗,安哥?什么是人生,真希奇,人生就是他妈一狗屁。我们还不如聊怎么赚钱实在。我想,做人真是奇怪,费大力气赚钱。养了家糊了口。老婆一寂寞还是跑了。那我们在忙点什么?后来我就问他,最近没有泡妞吗?他说,有妞泡他,不过是一丑妞。我就说,丑也好?安哥其实是个很实在的人,他并不希望有什么大作为。他总是希望自己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就好了。偏偏上帝最喜欢和人作对,你想怎么样就反其道而行。于是安哥就飘荡。于是我就平安的想不通。喝到后来我得扶着他回家。他家自从女人走了以后就象个冰窖。我四处转了一下看,连口水都喝不上。看这是35岁男人沮丧的生活写照。


(5)
女人和爱在我的身体里慢慢的逐渐死亡,摸样是一把缓缓躺下的琴,暗哑无声。如果我依然记得青春的摸样,那仅仅因为我的身体尚存。日复一日。我惧怕在黄昏时刻吃饭。我总是先喝一点点的酒。然后等我吃饭的时候,夜已经迅速的抽离。那么日光是一位无力的男人,他阴气太重。很奇怪,我吃饭的胃口与黑夜有着联系。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吗,那些飞蛾才纷纷扑向光明,以死亡来代替永久的黑暗和无望。我还是渴望着女体,我幻想一具温热的充满感情的身体,透明的,透明。。。


这一切因为渴望了太久,我想必然会来到。若是没有死去,那肯定是我在某些时刻补充了水分。一个正常的英俊的男人,虽然没有钱还是会被看上。这一切只在于我是否忠贞。那么我有什么不背叛的理由。也许我心中有阴谋。我不肯去揭示的是她背叛我的肯定书。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傻女人,她们等着随时被男人们忽悠。只需要一点点关心和疼爱。只有在虚荣心战胜一切的时刻亦或者现实压倒了她们。她们才锐利一点点。


因此,她,我是说另一个她,随之而来。透明的柔软的混沌的大地的肢体。她是怎么来的,是随着命运大神安排的脚步,乘着火车前来。并在一个充满瘟疫的季节里。是的,非典时期的火车站。比平时更为热闹繁忙。因为大家不得不推迟脚步,缓缓的进来。我陪着陈安接待他的朋友,那时候和我们上次的聊天。时间又过去了一年整。安哥特地找我,说是一个女人将拖着另一个女人来看他。为了不至于另一个女人太寂寞。让我陪着唠嗑。我糊涂的听完后,下结论说,那个要来看你的女人是不是你泡的妞?安哥赞叹的夸我:真是一针见血啊。我想奶奶的,我算是交际一把。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8-12-4 09:2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部:童琳的网恋

(1)

我叫烟丝,这当然不是我的真名,我也不是一个艳舞的女郎。大家喜欢这样喊我,简单说就是绰号。我经常让自己站成一个垂直方向。我看自己就好象只为了看望脚底。看它可以带我去哪里。

"她在街角和寂寞赛跑 把心事都藏进高傲的微笑 她总是认真对自己报告 要每天都比昨天过的更好 她发现鞋根已越磨越薄 她开始觉得自己需要一点依靠 感情的渴望像把火燃烧 她知道有个身影是她想倚靠 当她在这个世界越爬越高 她的胆子也跟着越来越小 是病了或累了 她不知道她的心 已被孤独吃掉 当她在这个世界越飞越高 她发现心也跟着越难抓牢 她相信 如过那个人 能够将她拥抱 也许心就会回来 在她胸口藏好 盼顾之间 犹豫之间 她终于说服尊严 把感觉说出 让那个人明了"

当然我也不是一个歌女,我活在世界的别处.吃饭穿衣经历一场又一场的感情,可是我还是很单纯.没有充分溶进社会,相信任何一个人,简单.我有我骄傲!经常热闹的场合孤寂,经常在冷清时刻大声唱歌.19岁就学会抽烟.今年30岁,中间10年没有烟抽.进入颓废的世界.应该抱怨一个人,就是我自己.常年看许多无用的书籍,然后费力的过滤掉这些垃圾.我学习冷静实际太热情.一度日子过的很疯狂,认识很多人,却不懂爱是什么玩意.

这天,童琳问我,最近活得如何.我答:如昨天以及任何一天相同.她说既然如此陪我出去逛逛吧.我简单的答.好,没有问题.我一向都这样没有防范.也许我在等,某一天在我身后放出一支冷箭,射杀我于无声无息.我宁愿这样无知,总比当面捅死我好.到时我也最后的美丽也保不住,死也得象摸象样.我也知道我并非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中性化一切明明白白,我只是活着,仅仅是如此的.我们坐火车,我们并不知道是否有人接.但也很无所谓.象两个小孩,被突然出现的流浪感弄得激动不已.在一直往前的火车上,面对面的卧铺.深夜,琳给我烟抽.我就拿过来放在嘴边.时间仿佛从来没有开始过.一切如同初中年代,两个不羁的少女.

我总是在想生活也许就是故事,而故事往往看起来有许多的漏洞填不平.这就是感性的理性的区别.有时同时存在,有时天差地别.需要克制,但常常克制的话又会打横撒野.

(2)

是夜,我和童琳聊天.
她说:丝丝,人生是否一场梦,极度荒唐无聊.我们只是强做笑颜.
我说:哪里,这一切是真的,因为我活的很用力,用力,懂吗?
她说:我们有着一些理想,我们理解这个社会,但是凑合的往往是感情生活.
我说:当然,你无须感慨,想想看,实际我们都有突然的自我,难道爱的不是自己?
她说:丝丝,你为什么叫丝丝,你并非是纠缠的女子,我们有什么如丝的时刻.
我说:可是,我们希望了,不是吗?至少我希望永远不孤单,永远有个时刻缠绕并燃烧.
她开始大笑,并鄙视我:那仅仅是女子的想法罢了.为什么女人弱小.因为我们永远渴望依靠.我开始抽烟,并冷冷笑:那慢慢死亡的是什么,也是依赖感.我们正日益加强.
她的红颜灰暗惆怅:我们不得不如此,靠着双手做出来的.
我应答:是,所以,我们可以出游,并且不知道谁游戏了谁,这样不好吗?
她微笑,以一种渗透的冷:哦,丝丝,即便一切是如此的,我依然无比忧伤.
我不明白你忧伤什么,是的,震古烁今的地球正渐渐变形.我们这些女人正在受教育.世界上如果是存在着不老的爱情,那么也必然不是今日.如今大家都忙着存活下去,哪里有时间恋爱.恋爱是一门艺术,需要缓慢的时间,一点小钱做基础的,什么是有钱又有闲.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是啊,是啊,如今我们只好偶尔搞个饭后水果吃吃,偶尔的滋润一下.爱的层次降低转化为一场烟火.有一次难忘的经历就应该狂喜了,告谢主恩.

时间在聊天中消失,琳渐渐的困倦睡去.天空的颜色正在转变,一轮红日狂放而炙热的升起.我费力的看着这团火焰.那么大那么温暖.稍后我突然醒悟,我在做什么,我又不是夸父,盯着温暖岂不是很傻.他妈的,原来就是这样的原因吧,所以我叫烟丝......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部:鸟兽散

(1)

这一切的起源是因为童琳的寂寞,她在漫漫的光阴中找到了一个同样寂寞的灵魂。在这个科技极为发达的年代。她在一个无人的日子里玩弄自己的手机,日头那么长,投射在窗台,显现出一条条的阴影。那么找个人说说话,于是她搜到了一个和她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男人。在地球的另一角。叫安子的男人正在发呆,想着残酷的生活。突然来了一条信息。
“你好?”试探性的问候。
“你也好?”应答的来去。
慢慢的,他们说起许多往事,两颗灵魂渐渐的靠近。
安子开始常常打电话给童琳。在公司里打,一说一个小时。于是公司里的电话费突然增高,被发现了。一个恋爱着的男人和女人有着说不完的话,对于他们来说,一切象刚出炉的面包,新鲜的热气腾腾。这中间还有很微妙的秘密成分,仅仅属于两个人的秘密。电话费是唯一的线索。秘密,一个闺中蜜友最大的好处就是倾听。三个月后,安子问童琳:“你能不能来看看我?”对于两个热烈的人来说,这个还有什么能阻挡的了?

(2)

夏天,长长蝉鸣流落在街头,江南的梧桐树在每一条大街上站立着。烟丝,就是我。我穿着一条薄薄的牛仔裤站在立交桥下面。远远的看见童琳一路小跑般的走过来,这个美丽的杭州人。她有着杭州人特有秀气和懒散。
两个人走在大街上:“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好的,去哪里吃饭吧?”“好的,我公司附近有家川菜不错,去吃酸菜鱼好不好?”
两个人,坐了下来,童琳坐在我的对面,她把头伸过来,笑着说:“烟丝,你看,我新买的耳钉。”一只小鸟爬在她的耳朵上,闪耀着飞翔的潜意识。“不错啊,挺秀气,怎么想起来,要买一只鸟,是不是脚痒了啊?”她哈哈哈的笑起来,随手叫服务员:“小姐,来一瓶啤酒。”倒了酒,她问我:“烟丝,我爱上了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他和我一样是双子座的,我们有说不完的话,我要去见见他,你陪我好不好?”我一下呆在那里,这个不羁的美丽的女人!
她从未出过远门,而且在这个充满瘟疫的季节。SARS让好多人戴着口罩在大街上走动。我说:“我公司对面已经封查,到处是SARS,我们要去湖南?”童琳笑着:“怕什么?没事的,你不去,我也去,去啊?”我不知不觉就点头,这个疯狂的女人有着傻傻的勇敢,这感染了我。 为了达到平衡,昌君就这样的和我邂逅了。他和我一样,我们是来交际一把的。于是出发前,我们带着成年人的逢场作戏,认真配合的聊天。

(3)

湖南并不算远,安子和昌君在火车站等到了我们。两个人的秘密突然扩张了四个人的秘密。我们饮酒抽烟,分享着少年的再次来临。30岁的少年维特突然出走。突然来到的快乐巨大而饱满。我们抵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黄昏很快来临。安子背着他的天使下楼。昌君看着我,我说:你比我大,我叫你昌哥吧?”他突然把我扛在街头,“烟丝,走。”我尖叫着,配合着童琳的笑声。
烟雨蒙蒙的夜晚,树林深处的大排挡。两个穷光蛋男人高大英俊。两个傻气女人斯文秀气。四人对坐看转眼月光升起,雨细如牛毛洒落我们身上,我们喝酒,糊涂唱歌。开心的时刻体力猛长,半夜里一起去看江水滚滚。野地般的杂草丛生,不知怎么就那么快乐。童琳站起来,大声说:“我很开心,你们呢?”两个男人大声应道:我们也是!!我傻傻得低声笑了。。 黄昏过去是夜色,夜色过去,天空露出鱼肚白。昌哥回家,我睡在安子家的破沙发上,听童琳洗澡,水声中她在哼着无名的美丽歌曲。声音里有说不出的甜蜜。

(4)

转眼间已经是第2天的下午,昌哥来的时候穿着浅灰色的T恤,英俊得不了。童琳看着他。。安子在一边就吃醋。他看着童琳。我笑起来。“昌哥,你这是来相亲吗?”
安子拉着昌哥,两个人准备出门。我把童琳拉到一边,他们会不会不够钱用,赚的不多。童琳把安子拉到一边。我叫“昌哥。。”,伸出手,也不多说什么。他突然就眼睛红了。
夜里,放着听不完的歌。安子和童琳躲在一旁看月光。昌哥抽着烟,突然就开始和我说,说他那忧伤的家庭生活。他问我:“烟丝,你说,我为什么没人爱?”我无言,靠近他,给他一个默默的拥抱。
有些时候,一个拥抱是多么的难忘啊。如同生死相交,情谊滚滚上来。他的眼睛又红,红又红。心里压抑很久的大男人忧伤开始无法控制。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大家在不停的抽烟喝酒,直到一起歪在沙发。时间那么长,又那么短暂?

(5)

第三天,我们在山上,安子抽个空,悄悄跑开。昌哥大声的叫:“安子,你是在随地大小便吧?”两个女人轰然大笑,安子满脸红红的下来,象个初恋的少年人。山好高,我们一直爬啊爬,到了山顶上有个小亭子,昌哥不知道从哪里采来一朵雏菊。他把我抱到亭子上的石登上,把花递给我,“烟丝,你嫁给我吧。”一边上,美丽的童琳笑着,比玫瑰还灿烂。
在半山腰,我们找了一个地方吃饭。昌哥举起了酒杯,我们干杯。他的眼睛里突然飘来一朵大雾。“明天你们就走,从此鸟兽散。” 默默的,我们默默要离开这座山。
快到安子家,出租车上,童琳坐在我旁边,摸着我的衣角,哭了。我把她搂了过来。她哭得个梨花春雨。离别就在眼前。四个人,偷来岁月的纯真年代,却不知道要如何归还。童琳坐起身来安慰我,烟丝,我们三十岁,很成熟,没事的。什么是成熟?好久以后,童琳再次带着惆怅问我:“烟丝,我成熟吗?”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部:大雨的夜里

(1)

2000年,刚进入新的世纪,安子要出差。他在一家国企上班。单位里安排他到邻近的城市去采购些物品。很久没有出差,临走前还有点欣喜。每天平静的生活令他腻味。老婆帮他收拾东西,仿佛不经意间的问:“什么时候回来?”安子温柔搂抱她:“一星期差不多了,怎么,这就想我了?”他老婆转了一个身,离开他去倒水喝。黄昏已经过去,黑夜象一只喝了酒的兽,混沌的无声无息。安子讨了个没趣,也没什么反应,夫妻生活过久了,有点麻木。倒是3岁的小女儿挺依依不舍的:“爸爸,你回来给我买糖吃。”扯着他的衣角,缠绕膝下。
第2天,她们还在睡觉,安子悄悄的出门了。
地方早已经指定好的,安子的事情办的异常的顺利。第4天,他在市区转悠了一个,给小女儿买了些零食。到了火车站的时候,天空乌云密布,一脸的奸相,有杀人之意。安子想,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就买了票准备回了。六点多的车,10点就可以到了。

(2)

火车上人不多,吃饭时间,他买了个盒饭慢慢吃。时间过的真快,空虚却从来没有减少,所拥有的是不停的追求物质。而物质也难以获得,令人沮丧。有时候他渴望抛弃肉体,肉体有什么用呢?这是过于天真的渴望。
雨开始下了,电闪雷鸣中划破长空。寂寞悄悄的开放,如一朵隔夜的昙花,那么灿烂那么短暂。他叹了口气,生活忙碌,连发呆也成了奢侈的东西。消费爱情,消费性欲,消费时间,这些能够消费的东西都已经被磨损,剩下的只有工作和睡觉。和老婆的沟通很少,有时候看着她,她离他如此遥远,肉体成了一道巨大的障碍。两个人麻木的拥抱,默默的各自睡觉。
盒饭吃完了,他起身去车厢的那头倒热水喝。一边喝水,一边抽烟,看大雨倒下来,要把山河大地淹没。
“幸好带了伞,可以安全的回家。”他想。
对于生活,他只求安稳,厌恶改变。习惯性如同灰尘充斥在生活的每个角落。

(3)

顶着一把锈伞,他走进雨里。脸上,身体上锈迹班驳。他急急的走,家离火车站不远,这个城市不大!
狭窄的楼梯,灯昏黄。他慢慢的走到家门口。快半夜,他想都该睡了吧,摸出钥匙开门。一片漆黑,只有卧室里灯亮着,听见一片嬉笑声,有男有女,他呆在那里,不知是进是退。

(4)

行李啪一声掉在地上,他终于去开门。床上兴致勃勃的两个人转头看过来。安子头顶充血,浑身哆嗦。转身进了厨房,掏了把菜刀就准备砍向男人。那男人僵在那里,不敢移动半分。女人一把拉住安子,冲男人喊道:“你还不快走?”男人跌跌撞撞的打开大门,消失在巨大潮湿的夜幕中。
安子全身冰凉,坐下来掏出烟抽。
开口第一句竟是:“女儿呢?”
“送到外婆家去了。”
无声的静默。一道闪电突然亮了起来,照在女人的脸上,女人正在穿睡衣,一排扣子,她从下面开始往上扣,露出雪白的乳房。她用很缓慢的速度把这些扣子扣起来,时光这么漫长,仿佛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事情可干了。 时光滞留的如同一间车厢,哗哗向前,只有两个人,眼看要到站。
安子看着她,感觉自己也没事可做,一把砸了杯子。他觉得实在应该问问清楚:“她怎么会和他的表哥爬到了床上。。。”

(5)
女人在屋子里待了半个月,枯躁乏味的半个月,想说话又不知从何说起。抱怨寂寞好,还是抱怨空虚好?坐立不安,左右为难,终于还是收拾的东西,拉着小女儿走了。
安子回到家来,空空荡荡,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竟然还是走了。
他坐下来发呆,太阳还没有下山,夕阳远远的,照在屋子里,看见无数的灰尘。

(6)
2002年初,他们谈妥一切,平静的离婚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部:走路的车站

(1)

      大清早,我和童琳就起来了,买了中午的票准备回杭州。安子站在那里呆呆的说:“昌哥还没有来呢。”童琳朝我看看,意思是我在等他。我看着自己的影子,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有点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既然大家都朝我看,那总要等等吧。
      昌哥急急的跑了进来,10点多了开步就往火车站走。安子突然就说:不如我们吃一个最后的午餐。三个人都说好,齐刷刷的又来看我,好吧好吧。跑到火车站边上的一个小饭店,点了几个菜,没滋没味认真吃饭。昌哥又开始现场发挥:“吃饭是重要的,大家态度都很不错。”感觉很是哭笑不得。
       吃完了跑到火车站,人比澡堂子下饺子还壮观。非典时期拉了一部机器在入口处,人得一个个的挨着检查,通过检查才能进去。安子去买了两张站票,准备送到站台。喧闹的火车站大厅里。昌哥突然扯我衣角,我一转身就要碰到他的身体。一米八的大个子突然把头搁在我的肩膀上,不说话了。我站在他前面看不见他的样子,闷闷的有点手足无措。就只好自己说话:“昌哥,你看童琳和安子好象在上演偶像剧,弄了个典型的拥抱姿势。”就拉了他去排队准备进去。四个人跟着人群往前挪动,以蜗牛的速度。

(2)
   等了老半天终于轮到我们,谁知道三个人都过了,昌哥却温度有点偏高不许出站,被拦了下来。只好留在外面。安子,我,童琳开始往里走。。远远的,看见昌哥跟着我们走,然后在门口的一个台阶上坐了下来。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默默的说:“再见!”
   安子喃喃的说,我可以送你们。。。
   仿佛送和不送成了很重要的问题,他脸朝前一直走,显的异常的端庄。多年后想起这个场景就好象一幅油画凝重而又扎实。
   我和童琳又重新爬上火车,这是一次流浪式的出游,后果却是真实的不象生活,生活不是逢场作戏吗?
   米兰,昆德拉,在他很多部小说中都描述到:顺流而下前来到的女人,在意象中,即;一个女人被安放在一只篮子里,然后沿着一条无名的河流就出现在男人的面前。这个时候男人通常都很欣然的接受了。而昌哥的心情也是如此。他坐在台阶上看路上走过去一群一群的人,其中一个和他渡过三天的,篮子里的女人,丢了。

(3)
       上了火车,摸到了位置。我和童琳买了两张卧铺的票,都在下铺。火车开始往前开,山峦树林重重叠叠的过去,平原上许多的稻田绿色飞扬。夏季正要过去,收获的季节即将来临。
       童琳坐在我对面,摸出一把梳子,细细的梳理她的头发。她的头发很软,刚弄了一个很酷的发型,卷卷的爆炸尾巴。她弄了根橡皮筋把头发扎了起来。然后又左边摸一下,右边摸一下,确定没有毛头发在外面,才满意的叹了口气。自己感觉十分良好的拿出矿泉水来喝。
      她和我讲话:“烟丝,你知道发明和发现的区别吗?”
      我说:我知道啊,你发明了美,我发现了美。“说完我嘻嘻的看着她的头发。
      她低下头做了个害羞的姿势。哈了一声。
     “其实呢,是男人发现了美,而我发明了男人,是不?”
      说完,她假装很聪明的大笑起来。
     
(4)
       夜色很快就来临了,童琳躺在我的对面已经没心没肺的睡着,我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我叼了一棵烟跑到火车的吸烟处。是我妈的电话。她老人家用一惯暴躁的声音问我:“你到哪里去了,电话也没一个,什么时候回来,是不是不要我这个老妈了?“我懦弱的压低声音,我明天就回来,出去旅游了一下。”她大吼一声,你还知道回来啊!就挂了电话。
     吸烟处风很啊,我的烟没吸就灭了。我又重新点了一棵。旁边一个肥胖的40几岁男人拼命的朝我看。嘴巴张开又闭上,我看他仿佛要和我说话的样子,就转身给他一个大背脊。
     电话又重新响了起来,我一看号码是昌哥,接起来就说:“怎么还不睡,已经十二点多了。”他一下子似乎不知道和我说什么好,迟疑了良久。我也不急就拿着电话呆呆的看窗外的夜色。景色后退,火车向前。遥远的地平线和近距离的树木。树木的叶子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就要下雨的样子。昌哥开始说话:“烟丝,我想你了,我这就开始想你了。其实我本来就常常失眠。开始的时候我就问医生要一粒安眠药,后来越吃越多。今天你走了,我吃晚饭的时候就吞了三粒,到现在为止还精神的很。你走了,以后我找谁说说话呢。还有我这样睡不着要怎么办呢?”他自顾自的不停往下说,慢慢的开始抽泣。我握着电话呆在那里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这个我才认识了三天的男人。
     火车不停的往前开,我在抽烟处原地不停的走来走去。听昌哥说啊说啊一直说下去,我感觉从他嘴巴里要喷出一条悲愤的黄河出来。
    他说:”你知道不知道安子的事情。他老婆和他表哥上床了,他不得不和她离婚。我老婆也是,她在北京,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她不就是嫌我穷吗?我也知道她肯定有别的男人了。可是现在小孩子是她出钱在养。我真恨我自己呀。做人没意思。“我在这头恩恩恩的一直应着他,我想他已经和说过一遍着些事情了,现在他也是心情难过,从真正意义上来,我并不能帮到他什么。做人也真是没有意思,一个大男人不能赚到钱,长的再帅也没有用,难道我去建议他吃软饭?
   他一边说,一边哭,折腾了好久。我在吸烟处也没头没脑的抽掉了三支烟。一个多小时过去,我实在没办法安慰他,只好说:‘昌哥,我很累了,能不能去睡觉?’他象是完全没想到,我还需要睡觉,勉强的挂了电话。

(5)
    挂了电话,我一点睡意也无。肚子咕咕的闹革命。跑到位置上,准备摸黑找出泡面来吃。正在找,童琳突然坐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你还没睡?”她说,皱着眉头的说:“我刚睡着,安子就给我打电话,我就躺着和他说了半天的话,他说我们走了,他很难过。这不刚挂掉,你就回来了。”
   车厢里,很安静,隔壁床一个男人扯起了巨大的鼻酣。我和童琳一边吃泡面,一边低声的说话。我说:“安子也够惨的,昌哥刚和我说的,我都不知道,你也没有和我说起过。”童琳说:”是啊,他很惨,这两个男人都过的很糟糕,我们俩也没这个本事救他们,玩过就算了吧,只是这次也玩的太真了,真是动什么,别动感情。“
   我瞪着她看,又叹了口气。生活是一块灰塌塌的抹布。人生也不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什么都是乱七八糟。人一寂寞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寂寞是一颗炸弹,一枚毒药。
   两个女人傻傻的互相看了半天,长嘘短叹中睡了过去,黑夜过去,太阳很快升了起来。又一天来临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部:没行李的蚂蚁

<此章灵感来自火柴男人,以及2003年湖南大火事件>

1:
烟丝走后,我在火车站门口等安子,掏出白沙来抽.她来的突然,走的匆忙,让我大脑缺氧半天反应不过来. 安子送走她们从我身边走过去,朝我看看象叫一只小狗:"昌哥,走..."奶奶的,我竟然毫不反抗,灰头土脸的跟在他后面.我象送个娘们一样的把他送到楼下,然后就回家了.
过了几天,实在太苦闷,两个人跑到酒吧.酒吧离他家很近,没什么人,不过消费就很低.安子上班的国企要改制,牢骚满腹.我在表哥的公司也很混的不咋样.不过感觉没什么好说的,能说的,我已经天天捧着电话跟烟丝喷完了.不知道烟丝是不是听多了,最近很是不冷不热.
安子说着说着,就讲到他的童琳,简直是江湖茫茫,人生难得一知己.我看看外面,感觉自己想走在黑夜中,马上就要消失成为隐形人-比黑色更黑.没半个小时2个人就2瓶啤酒下肚.我跑去洗手间.
来去不过几分钟,安子身边多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右边脸上有块很大的黑色胎记.这女人正在和安子套近乎,妈的,这女人有点神出鬼没,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我坐在她旁边喝酒,感觉胃口全无.安子好象也很不以为然.这女人坐了一会,放下一张名片给安子就走.

2:
光阴带走热情,烟丝开始常常逃避我.秋天的一个晚上,时间跑到晚上10点多,我接到那个死女人的电话.妈的,这女人打电话来,劈头一句:"儿子呢?"我没好气的说:"现在几点了,儿子当然睡觉了."这女人也不知道哪里受了气都撒在我身上.昏头昏脑的就说:"你去把儿子叫起来.""妈的,你是不是当妈的.我一火就砸了电话.
转身给烟丝打电话,劈头就说:"烟丝,你嫁给我,马上就来湖南."电话那头一点声音也没.
一座火山就要爆发,我说:你是不也嫌弃我没钱?她敷衍我:不是的.我看着窗外,夜晚,每个难以拒绝的夜晚简直要了人的命.我开始找话题,笑着说:"我魔鬼身材,婴儿皮肤你到哪里去找.再说我还很温柔,你来的时候都没有感觉过,要不我来杭州市,你尝尝我的味道."说完自己傻傻朝她笑.她听我说了很久就是不回答我,我说着说着,开始捂着嘴巴象个娘们一样抽泣起来..她听了几分钟,给我一句,不早了,早点睡就挂了电话.
风仿佛也想寻找安慰,从我小房间的这头跑出窗外,一头扎进夜色,一个转身又回来找我.我打开抽屉,拿出我的安眠药一口气吃了3片,躺在那里等死神的光临.

3:
命运是一座山,人是爬行者.也许是没有行李的蚂蚁.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要打拼事业,而事业又会给人什么回报.
2003年即将来临,我依然每天去我表哥的公司上班.每天逗女人说话,混混噩噩的过了一天又一天.有时候我想念烟丝,总是在夜晚无法入睡的时候.好几次,我都没有拨完她的电话.我不能总是对着她诉苦.她有什么义务来承担我的生活.我是个男人,一个手无寸铁,无法给予女人幸福的男人.我已经永远的落伍.前几年和安子在国企上班,大家差不多,虽然不富裕.可也没有如此的悲伤无奈.安子还在那里上班,是企业剩下的为数不多的老职工之一.国企已经彻底的成为股份制.安子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格言是:平平安安 安安稳稳.毫无激情可言,活脱脱一个等死的30岁老头.

4:
2003年11月3日夜里5点30分我刚刚睡过去,电话在静夜刺耳的轰然响起,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声音一直在响,不吉利的讨厌的乌鸦.我很不情愿的拿起电话.表哥让我赶紧去永星大厦.我跑到那里.大楼前黑压压一片.许多的消防车停着,火光冲天.照亮了整个城市的恐怖夜晚.
我看着那一切,感觉走进了一部美国大片的现场,一部不折不扣的灾难片.我拼命的打电话给我表哥,他的电话永远是忙音.我准备冲进大楼,被拦在外面.150多名消防员在忙碌的救人.时间很快的过去,大楼的火越烧越旺.我只能站远远的看着.这是个市场,由表哥的公司开发.人们称为:豆腐渣工程.那么多的人住在那里.只看见不停的有人被救出来...
表哥的声音突然在我身后,他在忙着打电话找律师..他挂了电话和我说了一句:"希望赶紧把人都救出来,不然这次我完蛋了.话音刚落,一声巨响,房子的四楼轰然塌陷,化为2截.人声,撕喊声响彻天空.
我的表哥,45岁的表哥,木瞪口呆的站在那里鸦雀无声.

5:

这场大火光是消防队员就死了20个.我的表哥,某集团的董事长,一生忙着不择手段的积累财富.在这场意外来临的大火后,被盘了刑关进了大牢.而我,就这样的再次失业了.
我看着他,进了大牢,被搜完了身体上一切物质.人忙碌追求到什么,他成了一只没有行李的蚂蚁.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部:夕阳再见

(1)
    表哥进去以后,我也失业了,每天更加无所事事。我老是在家,成了退休工人。我妈整天长嘘短叹。我更是无话可说。这天晚上安子给我打电话,让我出去喝酒。我跑过去一看,呆。他竟然和那个丑女人在一起,很亲热的样子。生活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走了猫一样的童琳,寂寞让他无处可逃。那女人穿了件黑麻麻的低胸衣服,身材倒是很不错,只不过脸上的胎痔一样的吓人。我傻傻的坐在他旁边,他递过来一杯啤酒,问我:“最近怎么样?”“能怎么样,象个闺女一样的在家呆着,我妈愁的很。”他看我一眼,那你要不要去工作,很辛苦的。“什么样的?”“是火车上的服务员。”他朝那女人看看,她有人认识说给你介绍。我一口饮了啤酒,象个总理要上任般很豪爽的说,“去。我就不信我会饿死。”
    三天后,我就在火车上和那帮妇女们打成一片了。我跑的是从长沙到北京的火车。车子的设备还不错,我整天在车上吆喝着卖刀枪不入的袜子。奶奶的,这袜子我还真不敢穿,太猛了。我很少休息,一做就好几个月过去,常常不在家。这天回家,一进门就傻眼了。那女人居然知道回来了。和儿子搂在一起,这个死小子。她看我回家眼睛都不抬,活象我是个隐形人。到了晚上,爸妈特地把儿子带过去睡,剩下我和那女人面对面。我脱了衣服就准备上床,那女人看我一眼,脸拉得铁青:“我回来和你离婚来了。”我眼睛也不抬“用脚趾头想想就想到了!”
    2004年的春天,窗外巴掌大的绿叶迎风摇摆,嫩的象我刚降生的日子。在这样美好的日子了,我独自的走在街头,不知道要去向何方。天空瓦蓝瓦蓝,我是多么的自由又多么的孤独。我留下了儿子,彻底的摆脱了那个女人。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从前,我甚至恶毒的想过,这个女人死了,我就不会想她。现在我的记忆终于仅存在于过去。

(2)
    2004年过去半年后,我给烟丝打电话,突然发现电话已经无人接听,在我忙碌的生活过程中,把这个顺流而下的女人弄丢了。时间过的比想象的还快,那些痛苦比起时光的流失简直微不足道。
    这天,我在家休息,睡下去已经1点,5点多就醒了,窗外一片黑,火车从我窗户的边上呼啸而去。我悄悄起来倒了一杯热水,坐在电话机的边上,一边喝水,一边看着那部机器。我的手指无声的划过那些键,我一个一个的按下去。把电话拿到了耳边,遥远的天空,我的烟丝,那个温柔的听我倾诉的沉默女人。她在哪里,来接我的电话吧。电话已经停机,我仍是不死心的一遍遍的拨着,只到手指麻木。我站起来,又象鬼一样的溜到床上。摸摸床头边的药片。那些白色药片曾经伴随我多少个无眠的夜晚。我一颗颗的爱抚过去。突然就抓了狂,想起那个叫余生的词语。什么是余生,就是多余的人生,我突然就恨了我妈。你凭什么让我降生在这个世界。
    我摸了这些药片也不数,就吞了一把。很快就不省人事。

(3)
   等我醒来的时候,就看见我妈坐在我旁边抹泪。一边喃喃的自语:“我这是做什么孽哦。。”我依然活着,一条细泪。一切情非得已。我降生的时候是多么干净,如今我被清洗了一遍,可是生活依然很脏。
   2005年初的时候,安子打电话来说,准备再次结婚,而他的结婚对象就是那个丑女人。在他结婚的那天早上,我把自己打扮的人摸狗样的出门,准备去喝喜酒。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我接了电话,听见安子极为愤怒的声音:“昌哥,你不用来参加我的婚礼了,妈的,我不接了。”我惊了:“出了什么事情?”“那女人和我说是处女,想不到已经结过一次婚,他妈的,她是骗我结婚的。”
  我想了一想说:“你等我,我就来!”

(4)
   我到了安子家,他家已经重新装修,簇新的一片。那女人坐在那里沉默。安子脸煞白,看见我来了,站起来就吼“我们俩刚刚去办结婚手续,才知道她已经结过一次。竟然还告诉我是处女。欺骗,这完全是欺骗!”我把安子拉到一边:“那你准备怎么办?”“我要赶她走,她死活不走,说装修的钱她也有份,要我还钱。”“那你有钱吗?”安子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没有。”
   这生活。。
   我看看他,他看看我,长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反正你了离了一次,大家扯平了,结吧。”

(5)
   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返,那些属于我们的美好日子在哪里?我常常在休息天独自的在街上闲逛,不愿在家听我妈唠叨。街上车水马龙,我穿着体面的站在那里是一道英俊的风景。我在等安子。安子说,今天童琳和烟丝要来。我心情很激动,很久,很久,我们没有联系过。
  安子象贼一样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瞪着他:“你干什么?”
  “我是偷偷出来的。”
  半小时后,我们已经在火车站。
  童琳在前,烟丝在后。
  四人又聚首,这次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火车站真是热闹啊,人海茫茫。烟丝看着我:“昌哥,别来无恙?”我顿时鼻子一酸,转身不说话。
  童琳和安子笑:”怎么样,我比你那女人如何?她一身妖美,热情洒脱。
  我们路过这里很快就走的。特地来看看你们。
  一小时后,四人江边,夕阳,就要下山,那么辉煌的一瞬间。
  我们将再次离别,在人生的路程上,你走你的路。所有人都是独行着。
  岸头浑破胆,浪里有行舟。

   THE  END
发表于 2008-12-4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一下写这么多,空了再细细看.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写的。
发表于 2008-12-4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非常好的身材,在男人中少见的好皮肤,我吊儿郎当的生活在这个世上"
后面一句像男子的语言,前面一句像女子在描述自己.
才看个开头,设想这个某君是不是有异装爱好,所以先自夸一下身材和皮肤?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是因为这个男人自恋。有很多自怜自爱的男人的,那是性格缺陷。
发表于 2008-12-4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乌鸦扬名 于 2008-12-4 11:34 发表
不是,是因为这个男人自恋。有很多自怜自爱的男人的,那是性格缺陷。


自怜自爱就是性格缺陷了哈。
发表于 2008-12-4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乌鸦扬名 于 2008-12-4 09:49 发表
以前写的。


乌鸦真厉害。第一部怎么怎么像一个男人写的,第二部就突然很有女人味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厉害嘛。呵呵。自怜自爱就很容易自私啊
发表于 2008-12-5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半,好像没有感觉和以前写的不同,难道是结尾变了?
记得还因为乌鸦这篇文章写了感想,还在别处混了个精华。
发表于 2008-12-5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呀呀呀~

能用男女两方风格写东西,佩服的。

这是苍茫人世混得不好的两个男人,要在不是老婆的女人身上寻找稻草,可是她们毕竟不是。他们看不到前景也没有努力,只有不断地放弃和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真是郁闷啊!
发表于 2008-12-8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在的~

看着这些所谓男人,绵软无力、毫无生气,整天自怨自艾、耗费无数精力寻求不可能的救世主(某个女人),而不肯花一点时间考虑如何脱困,真是郁闷无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16 22:03 , Processed in 0.06496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