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杭州胡言乱语(没有转帖,都是自己的杂事点滴)更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6-22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葬

曾经有个朋友和我说过天葬,在描述的过程中,我能从他带点迷离的眼神中感受到他的震撼。

我从很多书上看过关于这个仪式的若干文字,描述不可谓不详尽,但当这些从一个人口中叙述出来,加以很多他个人的情感延伸点缀,带给你的感受可能完全不等同于那些宋体字。

有时候残酷才是生命的本源,生命从诞生起,本应该是残酷的,非洲原生态已经向我们展示了残酷的真理;有时候,血淋淋才是客观的,因为血构筑成了生命,而红色也许带来的不只是瞳孔中的刺激,还有背后隐藏的希望;冷静也许更能激发人潜在的感悟能力,特别是当冷静与残酷结合在一起时,能够带给你的张力可能会出乎你的意料,这点我在余华的一些文字中已经感受过,所以我也一直觉得他是会写方块字里面最冷静残酷的人,无论是许三观还是兄弟,隐藏的都是这样的情愫。

也许,我想真的需要去一次西藏,不是为了附庸风雅的帮贫助困,也不为了陆川镜头下的藏羚羊,更不为了美丽的喇嘛庙,只是想看一回天葬,在生死一线间感悟灵魂的存在,生命的高贵、命运的莫测,人生的本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是一个矫情的年代

上午,忙完了些杂碎事情后,随便在都快上看看博客。恰好一个银行的朋友来,居然很诧异的说,你一30几岁的男人还玩这个?

是吧,我一30几岁的男人,居然还不知羞耻、自我娱乐的玩上了这个80后盛行的博客游戏。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小时候的偶像是王朔,虽然现在被人骂的象孙子一样,但还是一直喜欢他,当初仅仅是因为他痞子的文风迎合了我正处在青春期的某种情素。所以当N年后,博客的出现,既满足了大众的偷窥欲,又让我能在这块自留地上随心所欲的写点什么。

这本是一个矫情的年代,人人都在矫情。谁也别否认,谁也别把自己装扮的多清高,本就吃五谷杂粮,食人间烟火,您也就别说您从不放屁了。

这本是一个矫情的年代,做地产的说是为了梦想去登山,外企金领和一帮小孩子混在一起比唱歌,3流演员尽说被潜规则了,谁他妈的都不是善主。

我一直觉得矫情本不是贬义词汇,只是被用多了,雅俗之间,还是根据个人的价值观念去见仁见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你平安!

坐着等回杭州的动车,无聊中写点。

去的时候,在凤起路上了辆TAXI,很久没坐出租了,又很难得遇见了一个还愿意说几句话的司机,所以在他的话题下,我们短短的聊了10分钟。

话题正好就是酒后开车,司机是个典型的40几岁的本地人,嘴很碎,但热情。我无意说起有个朋友前几天正好因为酒醉驾车,被拘留罚款扣证的事,没想到引起他很大的唏嘘。

话很普通,也很实在,酒后千万别开车,毕竟生命只有一次,而带着酒精上路,可能你要承担的还不只是自己的生命那么单纯,还有你的家庭,你的亲人,甚至是别人的生命,别人的家庭。我也很诧异,因为我知道,不少出租司机其实晚上都会喝点酒。在他口中和我娓娓道来的这些,让我觉得心里一紧。

虽然这2年,我已经刻意的减少那些不必要的应酬,但始终还是有些无法推卸而你又必须敞开了胸怀倒酒的场合,而每次,我都是开车回家,期间已经有不下5次的因为我自己的原因的车辆剐蹭,是不是我不清楚刚才那司机大老所说的道理,还是因为我们习惯了按照自己的判断去执行某些自己觉得不会有问题的事情?

从今天起,我记得,酒后,不开车,感谢那位司机,祝你平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力气生活

昨天难得做做力气生活

发现真的满爽滴

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精赤着上身,太阳肆意的宣泄在身上每个角落,汗水下的胸肌和三角肌看起来似乎更雄壮。你可以尽情的把自己的幻想成啊诺、史泰龙,而你在干的,也是除暴安良的大事。小点的时候,有点暴力幻想和肌肉崇拜,所以会很迷恋肌肉的质感,整天跑到青年会象个幻想狂一样,吃鸡蛋白牛肉,再用杠铃去摧残自己的身体,期望能够象某个人一样,依靠胸肌就能有震撼力。

N年后,当幻想逐渐退去,肌肉也演变成了肥肉,再次在太阳下这样不羁的放纵自己的思维,似乎又有点那时候的感受。

当汗水把内裤都湿了后,真的感觉爽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可以承受任何的轻重

昆德拉说的话不一定是正确的。

对于生命,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体会和感受。

无论你怎么看待生命,它始终只是存在一个阶段,而在这个阶段中所发生的一切,对于生命的本质而言,都只是一个记载,生命本身而言,轻重本也只是个程度。

所以,每个人在记载自己的生命过程中,基本没有完全相同的轨迹可寻,一切都是独立存在而又各有特征的,我从不去抱怨自己的这个历程,因为无论如何,都只代表了一个阶段,最终,生命的本质还是会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会回归到最本质的时刻,而人的意识本也不能真正决定生命的形式。

平常心看待属于你的生命,尊重你自己的,和他人的生命历程,很多事,该发生必然会发生,一切不会是起点,也不会是终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有银行上市基本等同于被强奸了一次

体制下的银行,一直在中国扮演着不伦不类的角色。

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什么?一方面,把自己放在等同于政府的角色,所以还有什么行政级别的设置,另一方面,他又很清楚,自己上市了,自己是个企业,只是个从事金融业务的企业。

但一切似乎变化的只是外在,上市本只是企业获取融资平台及吸引优质股东的途径,中国的银行本不需要依靠这些,所以更大意义上,国有银行的上市是被强奸的结果。一方面,政府希望你上市,使得企业的市场化程度更高,但一切在政府的协调下完成了所谓形式上的改变后,真正银行内部的依旧如故,组织结构还是那么庞大复杂,市场化观念可能也只是更多的被流于形式,成为会议上经常被提及的几个字眼,更多的银行人可能压根都不想上市,因为,对于他们而言,本没有实质的变化。

外资银行的本土化速度似乎不会那么快,所以本以为会有比较大竞争的压力还没有真正的显现出来。更为可悲的是,作为特种服务性行业,银行似乎还只是习惯于把这几个字眼的诉及频率增加了一些,但要真正去学习体会服务性行业客户为先的基本准则,应该还需要几十年的进化吧。

变化比不变化好,做比不做好。所以,虽然是强奸,也比你真的一成不变来的强,只是这个变化的过程似乎比较漫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8-13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可以承受任何的轻重


严重同意此观点.喜欢楼主的文章,直白却很真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8-13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很喜欢楼主的一些生活片段.
知己就是知己,没有男女之分,我想所谓蓝颜红颜,都是一种暧昧的掩盖.
知己不是常态,因为那种境界,在这矫情的年代,很难纯净如水.
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这种朋友境界,如果你拥有了,那么恭喜你.

人与人的真诚程度,取决于人的透明度,越单纯的人越真诚.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香格里拉,不错,这该是心的憧憬.

无论你是瓷器还是瓦片,我想都有其存在的价值.

喜欢"都好"片段里的淡淡的相处,这样挺好,而且绝美,不要企图在一个人生命里停留的太过深刻,保持淡淡的,这样回首时才会微笑,而且了无遗憾.我想即使不能够在一起喝酒,彼此的记忆一定在摇曳着快乐.

我也想去西藏,本来以为7月可以和同事自驾游,可惜,至于为什么去,好象没有细想过,心的憧憬而已.从小长在沙漠边缘和戈壁滩上的我,总是对神秘空远的地方充满向往,天葬有个哥们给我描述过,估计没有人到那里不为之震撼.

好久没有这样的在一个文章里停留如此长的时间,问好.

[ 本帖最后由 漫卷云舒 于 2007-8-13 18:1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淡如水在这个年代已经几乎奢侈的不太可能(个人观点),彼此能觉得踏实就不错了。
知己也好,暧昧也罢,本身本无褒贬之分,知己可以行同路人,暧昧也可以情愫温馨,一切也许只在于你站在什么位置去看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漫卷云舒 于 2007-8-13 17:59 发表
真的很喜欢楼主的一些生活片段.
知己就是知己,没有男女之分,我想所谓蓝颜红颜,都是一种暧昧的掩盖.
知己不是常态,因为那种境界,在这矫情的年代,很难纯净如水.
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这种朋友境界,如果你拥有了,那 ...




同问好!呵呵!

去哪里,为什么去,该不该去,其实一切只取决于自己的心境。理由也可以是自己给自己的,如果真的需要一个理由的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8-13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杭州有个好莱屋 于 2007-8-13 18:17 发表
谢谢!

淡如水在这个年代已经几乎奢侈的不太可能(个人观点),彼此能觉得踏实就不错了。
知己也好,暧昧也罢,本身本无褒贬之分,知己可以行同路人,暧昧也可以情愫温馨,一切也许只在于你站在什么位置去看待!

这倒是,很难把握的情感.既然碰到就是有缘,同一频率的人,只要没有沦落到情人的地步,能够暧昧的有度,我想已经难得可贵了.
淡如水的境界,应该是奢侈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病呻吟还是有感而发

博客的出现,让每个人有了一个自留地。你可以种瓜种菜,也可以把他当作是个篮球练习场。功能性对于每个人而言,似乎不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在这个只属于你的地方,你到底是无病呻吟还是有感而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品牌管理看起来真的那么美吗?

偶然看了叶茂中和蓝之象老聂的博,有些实话不吐不快!有冒犯之处,二位见谅了!

究竟是务虚还是务实?

品牌建设、推广在国内究竟是策划从业人员的专业帮助了企业品牌的成长还是企业投入的巨额资金在起着决定性作用呢?这本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个人观点——不怎么赞同“我们帮助您的销售增长”这类的说法。虽然我也是从业者之一,在这里只是实话实说。

首先企业的销售涉及到原材料采购、生产计划、研发、物流、流程控管、渠道建设、价格体系、甚至是OEM管理等等诸多环节,而广告公司、企划公司等,基本上无法深入的介入到这些领域去,即使比较深度的介入,也不可能依靠咨询的积累或短时间的恶补在上述环节中了解的比企业更专业,这其实只是个很简单的道理,因为你没做过SALES、没做过车间主任、甚至连合理的仓储及物流都没做过,所以策划公司能够给予的无非分两类,专业一点的能够给予企业比较中肯的建议,但企业是否能认同、认同后是否去执行、执行后效果是否真如同计划的那么好,这些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不专业一点的就只能说是瞎胡闹了,给点所谓的点子而已。

其次,企业有自己的价值观念与判断标准,所以最终的决定权与执行权依然在企业本身。这年头谁都不比谁傻,没有一个企业会真正把销量大幅度提升的希望完全寄托给一家广告、策划机构,即使这个机构自己说自己是专家。

所以这些年来,虽然自己在做这块,也一直在考虑究竟是务虚还是务实这个问题。站在公司经营的角度,我们需要用专业去包装自己,也需要创新的赢利模式来赚取利润持续发展,当设计、创意、制作、品牌管理、市场部外包、CF、PR、SP、VIS、甚至是IMC都已经不足以成为成功的赢利模式时,我们还能创新吗?以上这些只是在这20年被广告人策划人使用的名词或者说是提供服务的方式方法,未来呢?

智业服务需要相对成熟的市场环境和相对成熟的客户主,在现在的初级阶段,也许务虚是更适合的方式方法。所以我的公司不赚钱,因为我总和我的客户说,我帮不了你的销售,涉及的环节太多,而我做的只是其中太小的一部分。所以我佩服老叶,虽然他也说自己做所谓的全案、综合性品牌服务,但他抓住了真正的赢利模式——CF及投放,无论他的片子好不好,创意怎么样,大投放量保证了传播的到达率,也提升了他的个人知名度,这个核心环节被抓住了,所以一切表面看上去很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250

为了配衣服,今天去买了个GUESS的手表,表带很不喜欢,是金属的那类,所以还是决定自己再去买个皮的黑带子。


看中了一个,本以为小小的带子应该100块差不多了,没想到要250块,这年头什么都贵,我初中毕业那年,爸爸给我买个手表也不过150块钱,那时候已经觉得自己很快乐了,10几年时间,价值在变化,快乐也在变化!

就当自己今天做了250吧,开票、给钱。出来时候,太阳晒的有点晕晕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Q也许也有对的地方

上午忙完了杂碎的事情,好不容易能喝杯热茶,下周又要去那个超级厌恶的城市。
很多时候,发现自己其实还是没得选择,
不能选择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因为遇见太难,
不能左右自己的生活,因为你不只为了自己在生活,
不能买自己喜欢的大房子,因为实在对明天没有信心,
不能开自己心仪的途锐,因为口袋的钱实在太少,
因为有那么多的因为,所以也一直在告诉自己知足长乐……

我知道逃避是弱者所为,但现在,我真的不想去面对一切心烦的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轻时的故事

Just for you Just for me……
  满头大汗的DJ扯着公鸭般的嗓子,声嘶力竭地配合着煽情的音乐
叫嚣着。
  满池子的男女同胞随着音箱上那几位仅挂着几条布褛子的金发魔
女们肆无忌惮地展现他们身体最大的灵活性。
  公元一九九四年。
  夏夜,23:56. 杭州,最大的DISCO 广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轻时的故事(缩减版)

            (一)

  每天看着形形色色的同胞们不知疲倦地在这里消耗着他们过盛的
精力,渐渐地也看的快麻木不仁了。
  腆着个大肚子的秃顶男人搂着含苞都还没开放的花骨朵,准是他
妈的有了几个臭钱背着老婆偷欢呢;不断地四处张望的小男孩估摸着
就是来寻找今晚的另一半的;还有那一群身型都象葫芦了,还把自个
儿的脸作贱的象个猴屁股似的,伴随着丰富的肢体语言,尽情散发着
自己不在青春的风骚,躲在黑暗角落里的我狠狠地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他妈的”也不知道骂谁呢?
  那年我二十岁。
  正值青春盛期。
  “嗨,今晚上有没有发现?”
  我回头一看,寸头,色眼,“发你妈个头,做你的水果盘吧?”
  寸头大我两岁,为人极色,女朋友以陪他人为职业,他则以女朋
友为依托。我一直很鄙视他的为人。
  音乐还在嚣叫着,我打完了最后一桶冰块,时针已指向凌晨1 :
40,舞池中居然还有四男两女在继续着他们的欢乐。需要声明的是,
我们极其厌恶这些不知趣的客人延长着我们的工作时间,天长日久,
大家掌握了对付他们的办法。音乐开始变得无所适从,灯光也由变幻
莫测逐渐变的象一盏大聚光灯……
  终于20分钟后,我们坐在新华路上,喝着2 块钱一瓶的啤酒,说
着十九岁该说的酒话……
  凌晨四点,我很有规律的上了床。
  已经半个月没有与异性交流了,我突然感到小腹热潮涌动。
  想起了琳。
  琳——我的女人。
  在学校我就让她完成了从女孩向女人的蜕变。
  一个月前我又无情地抛弃了她。
  我默默的想着那些过去的岁月,我们之间似乎除了上床,已经没
有其他了,她很迁就我,但我越来越发现彼此之间的格格不入,我不
喜欢拖泥带水,当我决定分手时,她的泪水让我看见自己的善变,我
只是告诉她我们没有爱情,我对不起她。
  直到今天,我一直没有后悔,即使背上负心的罪名;但我内疚,
我的年少轻狂伤害了一个好女人。我只是想找寻一份真正的爱情。
  年少时我们不懂爱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轻时的故事(缩减版)

(二)

  抽完最后一支烟,换好了工作服,大伙儿三三两两地说着什么,
经理郑重其事地宣布工资上浮20% ,工作时间由19:30——1 :30调
整为18:30——3 :00. 真他妈的,毛主席说得没错,资本家都是靠
咱劳动人民的血汗养肥的。
  肯尼基的萨克斯慢慢响起,一切都是以往的翻版。
  我正下流的盯着一个穿着桔红紧身短裙的女人,25岁左右,是很
有感染力的那种。我竭力给了她一个不那么下流的笑容,她似乎笑得
比我更加不加掩饰,一对硕大的乳房随着节奏一下一下敲在我的心里。
  “他妈的,肯定不是个雏了!”我喃喃自语着。
  “快……快来,发现一个绝品。”寸头的声音满是淫邪的味道。
他拉着我来到舞池的侧角。
  “看见了没有?”
  “哪儿呢?”
  “那个,短发,穿一件叮当的白T 恤。”
  我顺着他的手看去,“长头发的吧?”我看见一个穿白裙子长头
发的女孩子。
  “短的”寸头越说越急。
  他一把把我拉到旁边,“我们约她们霄夜?”
  “神经病,你以为你是谁?”我笑着骂了他一句。
  这时,舞曲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舞池中的人陆续走了上来。我
借着迷离的灯光打量着“叮当”和她的姐妹们。
  长发的秀气,让我想起“清水出芙蓉,天然来雕刻”的意境。
  短发的叮当,说不出来的感觉——平凡中见不平凡。
  还有一个肥矮粗黑的红发丑女,简直不堪入目……
  “嗨,小姐妹,你叫什么名字?”寸头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象极
了一只蟑螂。
  “我我不认识你吧?”短发的叮当有点紧张。
  “这不认识了吗?”
  我远远的听到短发的叮当叫芳,长发的叫丽,红发丑女XXX (叫
什么我都忘了)。
  “等一下我们一起宵夜吧?”寸头得寸进尺。
  “没问题” XXX扭动着肥大的臀部,笑的丑陋、笑的让人想吐……
  寸头得意洋洋地冲我们一甩头,他妈的,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
爱。
  “又在做坏事?”小俊问我。
  “等着瞧吧。”


              (三)

  凌晨两点三十分。
  大门口。
  寸头冲在第一个,老远就咋呼着:“好了,好了。”
  我和小俊也看见了马路对面的三个女人。
  风很大,我不得不眯起了眼睛,近视的眼睛也看的超乎往常的清
晰。
  不需要更多的寒喧,三架快散架的单车载着六个各怀鬼胎的色情
男女欢快的向一家我们常去的夜宵店狂奔而去。
  “面包,老样子”寸头车还没锁就嚷嚷着。
  面包是这家排档的老板,大我们十岁。
  “嘿,哪来的三个?”面包不怀好意的笑容让我一下子答不上来。
性生活不和谐,我暗暗地嘟呶着。
  六个人很有默契的分坐两边,寸头主动坐在了芳的身边,我也被
安排坐在丽的边上,小俊只能无奈的与那个被我们称为“蕃薯”的XXX
相偎。
  大家整个晚上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喝酒。
  调侃。
  这么多年以后我回想那个晚上,只是记得芳的眼睛特别亮,而我
钟情的丽似乎没给我留下什么印象。
  当时的感觉告诉我叮当是我要找的。
  我一直只相信感觉。


              (四)

  第二天我走出更衣室时,寸头一脸笑意迎了上来。
  “我约了她,她答应了,两天搞定。”
  我冲他淡淡地一笑,不知为什么,心里涌上一种莫名的感觉。
  后来才知道那就是所谓的醋意。
  24小时之后。
  又见寸头。
  脸竟然是铁青的。
  “什么东西,装傲,老子什么女人没见过,说穿了还不是一样。”
  不知为什么,我真他妈的想抽这小子,人渣。
  原来芳没有赴约,并告诉他大家不合适。
  “不就是喜欢掘大款吗?迟早让人玩厌了再扔。”这小子一边走
一边骂着。


              (五)

  日子一天天过去,生活还是那样,芳也常来,见了面大家颏首笑
一下就算打过招呼了,我每次见她都很紧张,甚至有点怕见到她,也
许从相见的那天,我已经爱上了她,只是我一直在逃避自己的感受。
  天慢慢冷了下来。
  1995年1 月15日,我在家休息,面前的电视机播放着《天若有情》
的录像,当我看到女主人公身着婚纱,赤足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高速公
路上狂奔,只为追上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我忽然好感动,回想起来,
这竟是为数不多让我感动的理由。于是,不自觉的想起芳;于是,在
一阵感动之后,很自然的操起了电话,电话那头响起了她的声音,
“你,你好。”他妈的,竟然连话都不会说了,“是XXX 吗?”她居
然能听出我的声音,“是我,你最近忙吗?”我尽力搜寻着合适的话
题,“不忙,你要约我吗?”她居然自投罗网。“17号我想请你吃饭,
可以吗?”“再看吧,我会CALL你的。”“再见。”我失望地挂了电
话,真他妈的,我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烟,烟雾象一张大网,慢慢的爬
升着……


              (六)

  公元1995年1 月17日。
  午时。
  我的生日。
  我正和一群狐朋狗友一起把酒言欢,“嘟……嘟……嘟……嘟”
我的CALL机显示了一个我并不熟悉的号码。
  电话里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我三点下班,你没忘了你的约会
吧?”
  “哪能呢,我三点来接你?”
  几乎没有希望的事变成了现实,我几乎是一下子窜上饭桌的。
  怎么说来着?
  爱情让人快乐吧!
  三点整。
  我准时守侯在风中。
  我拉了拉大衣的领子,天很冷,手心却在冒汗。
  两分钟后,她终于出现在我面前。“请我上哪儿吃饭?”
  “随便吧,别太贵了就行。”我口袋里还真不太宽裕,连角子全
算上还不到400 块,那年月的酒店还不向现在讲究“以人为本”。
  “要不咱吃火锅吧?”我盘算了一下,200 块能吃饱喝好了。
  “行,走吧。”
  开水在锅中翻腾着,整个空间里弥漫着一种温暖的气息。
  我们真正的交流从这天开始。
  她说她的初恋由于害怕接受而失去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
  我默默的聆听着一段属于她的情感往事,透过酒杯看到的她,竟
然那么脆弱……
  桌上还冒着热气,一晚上我们竟没吃什么东西,“我送你回家吧?”
考虑到明天还要上班。“好吧。”
  我们走出了店门,外面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下雪了,雪地在黑夜
中白的直晃人眼睛。
  “我们走回去吧,这是今年第一场雪。”她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风与我们一路同行。雪也在不知不觉间钻进了我们的身体。
  湿湿的,凉凉的……
  我们在漫天风雪中穿越着这个城市。
  她的脸在风雪中红红的,她的眼神在风雪中单纯的象这满天的白
雪……
  我默默地从她身后慢慢地牵住她的手,冰凉,柔软。
  她回头看着我,我用勇者无惧的眼光回应着她。
  不知不觉中我们留在雪地上的脚印连接起了半个城市。
  凌晨1 :28时。
  我慢慢松开了她的手,“再见。”
  “再见。”
  我回身拦下了一辆TAXI,“等一下,等一下。”
  她一路小跑过来,一边跑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包好的盒子,“生
日快乐。”
  直到今天,我还会不时地拿出那个盒子。
  ……
         
  3 个月,谁也没有讲出想说的话,我们在爱与痛的边缘徘徊,
      她说那个男人要比她年长又能照顾她;
  我说那个女人要比我年幼又要漂亮。
  然后,我们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些东西,直到后来,我们才
知道原来我们都在撒谎……


             (七)

  春夏秋冬,我几次想忘了她,想告诉自己生活不只是这些,渐渐
的,我发现自己的徒劳,那夜的雪在我心中早就结成了难以融化的冰。
  ……
          
  公元1999年12月,夜 12 :45时。
  我被手提电话的铃声唤醒,“哪位?”
  “我想你……”
  我认出了她的声音。
  凌晨 1:15时。
  我们坐在一个叫“XX”的CLUB里,喝着一种叫“JOHN”的红酒。
  她淡淡地告诉我她要和一个一点没有感觉的男人结婚,只因为人
人都说他忠厚,老实,有安全感。她哭了,她说她不甘心……
  我默默地当着听客,那夜,我们喝完了4 瓶“JOHN”。
  摇晃着,我们走出了CLUB,翻入了儿童公园,我们尽情地宣泄着,
终于,在滑梯边我们都哭了,我们紧紧的拥在一起,“你是第一个牵
我手的男人,我一直相信——牵过你的手一生跟你走。”
  我抹了抹她垂下的发梢,大脑一片空白。
  以后的日子我们一直在追忆过去,她告诉我,我就是她要找的人。
  那个可怜的男人以为我在横刀夺爱,其实,我一直很同情他,只
是他和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以为只要有了房子,戒指,加上一心
一意就行了……而我们都是相信感觉的人,或许他更实际吧。
  我们越来越觉得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珍贵,每个夜晚我们都想把
自己完全献给对方,想把这一刻永远留住。
  激情过后,她总是会谈起婚姻,未来……
  而我总是选择逃避。我怕负责任,即使面对最深爱的女人,我一
向鄙视甜言蜜语的人,所以我实在说不出骗她的话,这样起码对得起
我的良心……
  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她是已经25岁的女人,已没有多少青春可以
等待,而我却是一个没有一点安全感的男人,我不敢留下什么承诺……

  在矛盾中,我们一次次醉倒在彼此怀中……
  转眼又到了17/1,我没有联系她。
  1 月17日,夜,21:45时。
  我与几个朋友在一家“XXX ”CLUB里庆祝生日。玫红色的液体一
次一次地从我的喉滑向我的胃,我的心……原来红酒竟然是酸的。
  整个晚上我没有说什么话,耳边充斥着干杯声,女人的浪笑声……
       整个感觉好象在王家卫的电影中……
  夜,11:30. 我的电话将我从迷离中唤醒,“1300XXXXXXX ”,
  ……
  十分钟后,说好不见面的诺言被彼此击的粉碎。
  那夜,我喝了很多酒,她一直在默默的看着我与酒精的交锋。我
竭力想让自己表现的象一个强者,最后,我输了,我醉了,在卫生间,
一直到吐完我所有的胃内容物,包括胆汁……
  她紧紧的从身后抱着我,我能感觉到有点冰凉的东西从我的颈边
滑落。“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她扶着我130 多斤的醉躯,在酒店开了房。
  于是,那一夜似乎是用红酒浸泡的,美丽,诱人,又有点酸……

  终于,我们还是走到了那一天,没有承诺,没有留恋,只是相约
如果都认为对方重要,等待相逢……
  她对我说:“你是第一个牵我手的人,其实我已经是你的。”
  我对她说:“爱只有一次,给了你,以后只有感情。”
  ……
  至今,我仍会在夜灯下回想那一幕幕,毕竟我们轰轰烈烈爱过,
真的在一起的人又有多少拥有那份感觉。
  已经不企盼爱情,远处又传来那首熟系的“既然爱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足球、妓女

真的和一个妓女一样

而且还是那种上不了台面的的路边野鸡。

被人强暴了,还拼命的说都是自己穿的太风骚了,不怪别人,要好好总结反省。

被折磨苦了,还伪装有那么点高潮,穿上已经不能遮体的衣服,假惺惺的说:尊重客人、尊重客人……

知道丫贱,还真没想到贱到这种程度,

咱们别谈什么中华民族了,别谈什么血性了,甚至连是非黑白都别谈了,丫也就一妓女,接什么客人不重要,赚钱才是硬道理。继续抛你的媚眼,继续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星座

也许一个30几岁的男人不该来说这个话题,但老是听单位太多的80后们整天在神彩飞扬唾沫横飞的大谈彼此的星座,就偷偷的用谷歌去找了找关于自己星座的解释。

山羊座[摩羯座]

  就像是只走在高山绝壁的山羊一样稳健踏实,会小心翼翼渡过困厄的处境。通常都很健壮,有过人的耐力、意志坚决、有时间观念、有责任感、重视权威和名声,对领导统御很有一套,自成一格,另外组织能力也不错。

  和其他土象星座一样,是属於较内向,略带忧郁、内省、孤独、保守、怀旧、消极、没有安全感,也欠缺幽默感,常会装出高高在上或是严厉的姿态以掩饰自己内在的脆弱。

  通常他们也绝少是天才型,但是却心怀大志,经过重重的历链,到中年期才会渐渐拥有声名和成功。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有安定的向上心和坚强的毅力,加上擅长知识和经验的累积,如此才一点一滴的达成目标的。

  虽然有时为了这成功的目标,也会用一些残忍无情的策略,但山羊座还算是有正义感的。他们擅於外交、好动、活力充沛、目标确定;重视现实利益及物质保障,具有宗教或神秘学上的理解能力及人文科学的逻辑概念,是属於大器晚成的类型。

基本上被定位成了一个木钠,守财、不解风情,功利的典型,怎么看自己都不象这个描述中的山羊。真不知道是谁写的这些东西,怎么着也给点面子写的漂亮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3 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字

还记得大概10年前,那时候特崇拜老王,整天揣摩着怎么学他的风格把一些最简单的事写的更可乐些,也乱78糟的写了一大堆,怀着无比的热情和积极性,把这些文字邮寄给了N个我自己现在都不记得的杂志社,结果一切都如泥牛入海。那时候觉得自己特不可乐,花了本就不多的薪水去支付当时看起来不菲的稿纸、邮寄费,搭进去了当时引以为自豪的年少热诚,丫连一起码的鼓励都没有,还真不如幼儿园,起码还有个小红花呢!

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自己压根就不是一什么文学青年,这名字现在听起来挺背时的。
过了些日子,大概是99还是00年,又把自己陆续写的一些东西投给了RSX的网站,科技发达后,似乎投稿也容易的多了,那时候似乎RSX还没现在那么泛滥,什么文章都能发,投了后,等啊等,终于在某年某月的某天,给我一个回复的邮件,告诉我发表了其中的1个长篇1个中篇,3个随笔,其他的不符合要求!靠!什么要求!懒的说!丫后来过一个多月,又给我来一邮件,留了个电话,说有事。我打了过去,说是想把那中篇给改一下,有个什么文化公司想拍个短剧集。当时我那高兴啊,连他说什么都记不得了,连着说了几个,你们提要求,我来改吧!2天后,来了2个人找我见面,烟抽了半条,茶喝了N壶,我都还没搞清楚他们到底想改成什么样的。

那就先改吧!我象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一个星期,把基本按照他们提出的N多意见改好的发给了他们,2天后,电话告诉我说老板不满意,我说我又不会写剧本,我只给你写故事,丫在电话又是半小时的意见,继续改,又是一周,天知道,那时候哪那么大热情,把自己宝贵的夜晚全部奉献给了那堆白纸(那时候我打字还真写不出东西来)。没想到的是,后面居然是一次又一次,我连着改了4次,结果还是老板不满意。

靠!什么东西,爷爷不干了。我给他们发了邮件,要求把东西删了,好好的东西被改成我自己都不认识了,还不算匪类,第2天给我电话,说虽然没合作成功,大家交个朋友,假摸假样的给我汇了1000块钱,我当时就想,我真TMD的贱,小时候学写字,10年时间,到我好不容易算是登堂了,写字又不值钱了,您还别不高兴,这样的人全国大把,写的都不比你差。没想到,现在写文字也是一样。指望这些养活自己,这年头,还是算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8-15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这是一本近2年来难看让我安静下来看完的书,也记得了许知远这个名字,也许我们是一个年代出生的人,也许写的很多也真的是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最本质的事情,也许,仅仅是因为这个书名。

  忧伤,我一直很喜欢这个词汇,不温不火,又能恰到好处的把一切该表达的都表达出来。这次我是真的很忧伤,真的,是从心底的忧伤。

我一个朋友,我们从10几岁认识到现在,从20几岁他跟着我一起工作,但昨天他告诉我,他要走了。他要自己去搞点生意做。

我真的感觉很忧伤,淡淡的,或许说是一种习惯被打破了。昨天晚上,我很好的反省了这些年,是不是我给他的意见太多,肯定太少,是不是我真的没有能力让他赚更多的钱,也许我没有更多的顾及他的感受,心理上的感受,虽然那么多年我一直没把他当作自己的员工来看待,但事实上,可能给他的感受并不是这样。

曾经不止一次的和他说过,自己也是这么想的,这个世界永远是公平的,不管做什么,付出永远会比得到的多,更多时候,到了什么阶段才适合做什么样的事情。我一直不赞成他自己去做,只是因为我觉得还不到时候,无论财力,能力,阅历。

也许,真的让他走,未尝不是好事,但我总是不忍心,因为我知道他是个有很强依赖感的人,也知道他想自己出去做真的没那么容易。但有时候缘分尽了,也许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在这个忧伤的上午,只能衷心的祝福他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8-15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细品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8-16 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是胡言乱语,杂事点滴。楼主写起来却是得心应手,口气不容置疑。

欣赏楼主的生活积淀,感悟楼主的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7-23 17:24 , Processed in 0.124024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