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深紫如黛

妖折(作者:一枚糖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6-7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还没更新啊
发表于 2006-6-7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了很久,到处都只写到这而已,不会又是个坑吧?!
发表于 2006-6-7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还没有更新啊!!
楼主在睡懒觉吧!!抗议!!!


[ 本帖最后由 浮云草 于 2006-6-7 16:00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06-6-7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折(作者:一枚糖果)

  (三十一)下集
  
   付成群的手接触到席伟剑瞬间,佛灯的火焰烧过去,他仍是在冤鬼堆中抽泣,为何我不能解救他们?
  
   地藏阎君至,前方顿时光明,身披袈裟,全身鎏金。右手握锡杖,左手托宝珠,赤脚立于莲花基座上,形体丰满,让人敬畏。真是“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思犹如秘藏”。
  
   席伟剑行礼,桑叶云有点紧张,这位老大以前在天上听其他神仙提起,说是深不可测,赶紧行礼,几乎要贴着地面那么低。
  
   “听过了。自己已堕落,缘何解救别人。”
  
   “他们为何受如此煎熬。”席伟剑微微抬头,菩萨既是菩萨,肯定比那些狗屁神仙通道理。
  
   “一切自有轮回,有如你来我地,人活,富贵贫贱,都由命安排的,一年四季,寒暑风霜,无非催人老死,临终一口气呼出就了结,人命同朝露,瞬间消失自有定律。”地藏挥手,桑叶云升起,托起席伟剑缓缓前行,“这男,前世吹灭过佛灯,这女,前世见人上吊不救。”
  
   “那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停止受苦?”席伟剑回头看了看付成群,他在挥手,苦笑着凄厉的挥着。
  
   地藏一笑,桑叶云恢复光明,席伟剑也回复本来面貌,赶紧从云上下来,跪地,“我本是叛逃之人,却得拯救,却无以回报。”
  
   “这里都是鬼,哪里有人?”地藏带他走向地府,呵呵一笑,“文殊果然没有说错,你是浊水中的清鱼,你手里这灯放我处,我自会交与那金刚明王,你安心在此地修炼罢了。等下自会有地狱使者安排你的安歇处,既然天宫不留你,你也是与我有缘,破除一切妄念痴迷是正道。”
  
   “我都以为有大把神仙会到这里来追杀我们。”桑叶云愉快的在席伟剑身边绕啊绕,想不到这里有人罩着,真开心。
  
   地藏阎君一笑,“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很重要,其实大家都很忙。”
  
   席伟剑道谢。
  
   地藏离去时留下一叠经文,说道,“若不度尽地狱众生,我不成佛。”
  
   而此时的刑博特卷起袖子,对着那只无辜的蜥蜴超超道,“我今天不教训你,我不姓刑。”他抬起了脚。
  
   付天怜过去推他,她不再是以前的弱小女孩,现在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刑博特的脚一踏空,倒在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脸涨的通红,“我什么都给你,对待你胜过我自己,但你却和韩旭接吻了。”
  
   付天怜的头哄的一声响,“胡说,你胡说!”
  
   刑博特哼哼的从地上爬起来,也不忘记从地上拾起他的眼镜,晕倒在地上的超超一动不动,它在观察。
  
   刑博特从房间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别人拍的照片,你说你没有?”
  
  “你,你,你你……”付天怜说不出话来。
  
   “我要告诉爸爸,你,早,恋,了。”刑博特拿着那张照片,嫉妒的眼神落在照片上的两个人身上。
  
   付天怜夺门而去,门差点被摔破。
  
   刑博特的眼泪掉下来,再回头看那只蜥蜴,不见了,它看见付天怜离开,赶紧跳在她背后。
  
   天是黑,风是凉爽,我是流浪,城市灯光千万,我却没有一扇窗。
  
   付天怜准备打出租车,手又缩回来。
  
   离家出走的同学敬请注意,出门记得带钱包。
发表于 2006-6-8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忽然跳出来付老大和席老大见面了哦
觉得剧情连接上有问题耶
难道是我不懂跳跃思维?
 楼主| 发表于 2006-6-9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二)上半部分
  
   手指触摸到口袋里有冰凉的感觉,原来是一块钱硬币,真好。街头到处是公用电话,到处都是人们游离的目光,但躲在电话亭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
  
   给谁打?
  
   这真是个悲哀的问题。鼻子一酸,硬币掉进那个黑洞,清脆的响声,嘟――嘟――嘟――
  
   接电话的是李岚,韩相宇不在家,总是在家的男人赚不到大钱。
  韩旭在洗澡,洗白白,一边YY,听到电话响,差点在浴缸里摔倒,内裤没穿披着浴衣走出来,浑身散发热气,头顶也是,电话却已经挂了。
  
   “是找我的吗?”韩旭一边擦头发。
  
   李岚道,“你的同学,说找你问今天的生物作业。”
  
  “男的女的?”韩旭心虚的抬抬眼皮,漫不经心。
  
   “女的。声音细小的。”李岚一边接过毛巾按着他的头帮他擦着,“不是有女朋友了吧?”
  
   韩旭赶紧打过去,嘟嘟嘟的无人听,看着窗外黑的天,“妈妈我出去买点东西。”
  
   “买什么东西?”
  
   “我不想告诉你。”
  
   “为什么不想告诉我,你有约会吗,你才十五岁。”李岚站了起来。
  
   “这是我的事,我出去了。”韩旭进房间换衣服,门是反锁。天气热,穿了短袖的黑色大T恤,牛仔七分裤,不穿袜子,运动鞋里赤裸的脚,再往上看去,小腿上已经有明显的男性特征。鼻子很骄傲的耸了耸。
  
   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160。
  
   查出来的位置是广利路三十号附近,而生物老师的作业是个借口,因为生物老师从来不布置作业,小小的秘密,想到这里,韩旭一边甜蜜一边焦急的催促司机,“快点。”
  
   前方有车祸,韩旭等了半个小时,恨不得生出翅膀。
  
   半个小时后,前方无数红灯,今天晚上这个城市庆祝香港回归N周年,放焰火,香港人民也看不见,但这需要花很多钱。到处都是出来看焰火的人们,等待那一时刻到来,免费的,绚烂的,瞬间的,消失的。
  
   司机却是守本分的,让他闯红灯,他不会这么傻。
  
   韩旭终于说脏话了,“他妈妈的,该死红灯,以后老子开车一定闯。”
  
   焰火在天空燃烧,等了一会,以为没有了,抬头又有,以为下一秒还要辉煌,却真的停止了。许多人等待,然后叹息离开。
  
   原来真的结束了。天空一片死静,热闹后的死静,让人怀疑一切都没发生。
  
   付天怜蹲在电话亭下看焰火,真好看啊,散去的人群说说笑笑,他们去哪里,他们都有家吧,刑永宪如果看到那样的照片会很失望的,把我领养回来,不好好读书,却和男生玩亲嘴,但愿刑博特是开玩笑的,也许他不会把照片拿给叔叔看,那我回去吗,不要,那不是我的家。韩旭不会来了,我要是有粉笔就好,可以写字在地上。然而我没有家。
  
   她的肩膀是蜥蜴超超的家,它睡着了,头耷拉着,无辜的健忘的小东西,以为睡着就不会饿了。
  
   刑永宪听到刑博特说付天怜离家出走,酒醒了一半。打电话联系警察,应该不会走远,对着哭着的刑博特道,“当初你自己说会对永远对她好,怎么现在又不喜欢了,要气走天怜。”
  
  “你不知道,她先气我的。她……”刑博特紧紧的攥着那张照片,上面全是汗。
  
   “她是女孩子,你是男的,你真是气死我。”刑永宪头有点痛,酒后驾车,虽然交警那有关系,但今天很累了。累又如何,丢了的东西,最好赶紧去找,否则找不回来了。
  
   付天怜就是他的亲女儿,他觉得。
  
   柏华子的门打开了,付天怜眼睛有点红,“老师,我打搅你一下。”
  
   屋里有人比她先到,在沙发上笑。韩旭。
  
   付天怜很开心,“你也离家出走啦?”
  
   柏华子到门外给乱按喇叭的出租车司机付车费,然后故意在楼下看星星,韩旭忽然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师。
  
   原来爱情是毒品,初试是好奇,渐渐上瘾,让人忘却烦恼,仿佛世界上的人都不存在。为你,忘记自己。吻着,脚尖踮着,舌尖碰着,鼻子蹭着。
  
   初恋,真好啊。柏华子老师想着,打了个哈欠。可怜的,明天还要上课。
发表于 2006-6-10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过瘾啊
 楼主| 发表于 2006-6-11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折(作者:一枚糖果)

(三十二)中
  
   那尸体,仿佛那座年久失修的烂尾楼,在风雨洗刷中露出丑陋的骨架,恶臭已消散,苍蝇已经没兴趣,蛆虫不愿多看一眼。尸体只剩斑驳骨头,似乎是数年前遇害。
  
   无名尸,安静死去,无头绪,骨架小,无衣服,应该是全身赤裸而死,DNA测试显示是女尸。
  
   任泽锋看着公安局递过来的内部资料和图片,心里一阵恶心,这个案子的消息要封锁,查是要查,暂时不能公开。怕引起不必要恐慌。这座烂尾楼在推倒建新厂时发现尸体,要是被投资方知道,影响还是不大好。
  
   这时李甘如正会见美国小财团的CE0,这年头,光喊口号,经济上不去也不行。
  
   来投资吧,雁过拔毛,毛连着皮,皮连着血肉。
  
   皮具厂、皮鞋厂,他们授权商标、投资,工人和厂房是现成的廉价,刑永宪的英语还是不错,当他说完“Our city ,which has batter location, find environment and high-tech community,with no revenue,expecting your investment.Our workshop is building now, we welcome your coming in advance. ”时,李甘如欣赏的看了他一眼,于是自己的手和毛孔粗大KEN的手握在一起,现场的记者的聚光灯喀嚓喀嚓的闪。
  
   宴会开始时,任泽锋说要回去,方草一个人在家害怕。刑永宪道,“这样重要的场合没有你也失色不少。”
  
   任泽锋道,“有你和李书记在就够了,我这人不习惯热闹。”
  
   “是吗,慢走。”刑永宪举起酒杯。
  
   左右逢源,八面玲珑,刑永宪喝得糊里糊涂回家,又糊里糊涂开车出来,现在的小孩,就这么受不得委屈,男孩女孩都一样。
  
   路过工地,看了一眼,修个厂也好,至少可以解决不少下岗工人的饭碗,一边想着,眼皮要搭拉着,我要去哪里找付天怜,学校?福利院?还是找个借口漫无目的的出来?
  
   她是孤儿,我们每个人都是孤儿,被遗弃,被遗忘。
  
   谢雯也是个狠心人,除了偶尔给儿子打电话外,硬是不肯见自己,这几年电话也少了,大概过的太如意了,大人反而不如小孩那样有人情味,见她最后一次是拿离婚证的时候,悄悄的就分了,那时候刑博特还在幼儿园,狠心的女人。他妈的。
  
   眼睛一花,好像身边谢雯就在旁边坐着,看着自己。
  
   算了,还是找一个新的,但不知道两个孩子是否喜欢又。
  
   好像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付天怜对柏华子道,“老师,给我叔叔打个电话,说我在你这里。我怕他担心。”
  
   “好。”柏华子问着电话号码。
  
   韩旭一脸的不高兴,玩着蜥蜴的尾巴,“接你回去?又让刑博特那小子欺负。”
  
   付天怜也摸摸蜥蜴的脑袋,“他不是欺负我,他是生气了,看见那照片。”
  
   “我看他是爱上你了吧。”
  
   “我看你才是爱上我了吧?”付天怜一脸得意。
  
   柏华子很想快点让这两个小祖宗离开,晚上12点还约了蜥蜴MM过来的。电话一通,响了很久才听到迷糊的一声“喂。”
  
   “我是付天怜的班主任,她现在在我这里,您别着急,我会送他回来的,不用来接了,是,是,不用谢。”
  
   刑永宪挂了电话,满头的血,车已经毁得差不多,人却还活着,打了120,很快就到。喝酒后撞车,能幸存下来,而且伤不重,纱布包扎了头皮,连着胳膊,象个烈士。
  
   柏华子把送付天怜回家的重任交给了韩旭,司机看了看付天怜,对韩旭笑道,“旭啊,这是你同学?”
  
   韩旭坐在后面,拉着付天怜的手,对司机道,“从现在开始,你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司机点头,忍住笑,一边开车从反光镜里看两个家伙亲嘴。
  
   韩旭又道,“开慢点,看着正前方,注意交通安全。”
  
   开始又要人家开这么快,还要闯红灯,现在知道交通安全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老师家?”付天怜躲开他的嘴唇,好奇问。
  
   “这里。”韩旭指指自己胸口,笑得很含蓄。
  
   崔雪没有想到那张照片反而让付天怜和韩旭更贴近了。
  
   付天怜听见刑博特说对不起,也没再生气,只是淡淡道,“叔叔因为出去找我受伤了,你不要再拿什么东西去刺激他了。”
  
   刑博特一个人睡在床上,看着那张照片,叹了口气,撕成碎片,在马桶里旋转,旋转,再也找不到了。
  
   早点睡吧,刑博特安慰自己,明天又得排队去学校旁边的小店去买那限量版的鸡蛋煎饼,是她喜欢吃的。
 楼主| 发表于 2006-6-13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折(作者:一枚糖果)

(三十二)下集
  
   崔雪辩解说,“我只是拍着好玩。”
  
   付天怜拍拍她的脸,崔雪最近在涂去斑霜,大概里面含有少许腐蚀性成分,脸蜕皮,红红的。“别担心,傻瓜,我不怪你,这件事情迟早会发生。”
  
   韩旭一边喝着泡沫红茶,“下次,麻烦不要拍成逆光的。烂技术。”
  
   崔雪尴尬的笑,她的脸越来越红,福利院合并以后,她也被收养了,养父母开了一家小制衣厂,一直无生育。
  
   柏华子曾经说过,恋爱可以,不要做那种事情。
  
   照片风波结束,谁都希望有个好班主任,早恋的苗,拔得越欢,长的越欢,小心存在着,施肥,修剪,适当隔离,将来可以开花的。
  
   立秋第一天,崔雪第一个到教室,见无人,只是面带微笑,从书包里拿出手绢,帮韩旭把课桌擦干净,嘘了口气。坐下早读。
  
   刑博特和付天怜到了学校,鸡蛋煎饼的香气弥漫着,右手拿着牛奶,付天怜的心情不错,对着牛奶盒子吹空气,然后吸的滋滋响,空盒一抛,一道弧线,标准的落入垃圾桶里。
  
   刑博特赶紧笑着,竖起拇指,“真准”的意思。
  
   有时候我们就是喝剩的牛奶盒,吸空了就被扔了。
  
   韩旭在上课铃响前一分钟从前门进来,全班女声一阵惊叹,他的脖子上纹了一条蜥蜴。黑色,细长,从脖子到肩膀,校服有点大,(他当时固执的要领大号的),黑色的校服敞开着。里面是黑色长袖T恤,图案是彩虹乐队。
  
   付天怜回头望着,这个纹身真漂亮。点点头,韩旭就骄傲的眨眨眼睛。付天怜喜欢蜥蜴,上课的时候虽然不带,但一放学就要回去取,柏华子老师那有好吃的好玩的,超超喜欢和他的伙伴在一起,讨论自己的主人八卦事件。
  
   语文老师仍然是王海贝,从小学进入初中,她不想当班主任,觉得责任比年纪大,课文讲完,黑板上写了8个题目作为随堂测验填空题,同学交卷合格后方可提前下课。
  
   而刑博特的是满分,五分钟就出去了,还有一张纸条丢给了付天怜。
  
  1、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2、(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3、海日生残夜,( 江春入旧年 ) 。
  
  4、(乱花渐欲迷人眼 ) ,浅草才能没马蹄。
  
  5、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
  
  6、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7、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
  
  8、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后来,只有韩旭一个人在教室,其他的同学都交完了卷子,王海贝走到他面前,看了一眼,脑袋三条黑线,背景是秋风卷落叶。窗户外付天怜看他苦恼的样子。
  
   他终于交卷了。
  
  1、见贤思齐焉,(只要你过的比我好 ) -_-!
  
  2(刚拿到一付好牌),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_-!
  
  3、海日生残夜, (天黑真是早 ) -_-!-_-!
  。
  4、 (滥砍滥伐真过分),浅草才能没马蹄。-_-!-_-!-_-!
  
  5、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这个他知道付天怜总是在耳边唠叨
  
  6、天上的明星现了,(地上的人们困了)-_-!
  
  7、待到重阳日,(一起去爬山)-_-!
  
  8、(无可奈何上学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_-!-_-!
  
   从教室出来,付天怜赶紧走过去,“你全答出来啦?”
  
   韩旭不好意思的拍拍自己后脑袋,“老师开始很生气,后来就笑了。”
  
   “为什么?”崔雪一脸好奇。
  
  “她说,如果不能讲道理,懂得讲笑话也不错。”韩旭嘿嘿的笑“看来我的语文成绩挺不错的。”
  
   刑博特推了推眼镜,“你以后考不上高中怎么办?”
  
   韩旭摸了摸脖子上那条文身,“考不上高中叫我爸爸买。”
  
   放学的时候,柏华子要她练习防御术,付天怜提起了条件,“现在没人攻击我,但我额头上长了颗痘痘,你教我消痘术我觉得更实用些。”
  
   柏华子从来没听过什么消痘术,先放付天怜回去了,自己慢慢查书。相信小孩的鬼话的大人很单纯。
  
   付天怜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还在提那条文身,希美丽给她夹菜,“你真的喜欢文身?”
  
  “那是流氓才弄的。你看他那流氓相。”刑博特在啃排骨,嘎吱嘎吱响。
  
   希美丽道,“不对哦,我的博士男友也有文身的,是XML,我名字的缩写。”
  
   付天怜一脸崇拜道,“哇,厉害厉害。要是有个男的这么对我,我就感动死了。”
  
   刑博特差点被排骨噎到。
  
   希美丽继续说道,“文身,是用针在人体全身或局部刺出自然物或几何图形,刺后有染色与不染色之分,一般用作图腾标志。文身,在我国古籍早有记载。如《礼记•王制》:“东方曰夷,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而岳母刺字,至今还传为佳话。现在,我国一些少数民族还保留着文身的习俗。不能说文身就是流氓哦。”
  
   付天怜道,“希美丽,你真是有学问。”
  
   希美丽在心里说,当然,当然,算你有眼光,但只是回答道,“论学问,我不算什么出众的。”
  
   刑永宪打电话回来,付天怜接的,“啊,叔叔不回来睡了?嗯,我会乖乖写作业的。”
  
   博特吃完饭从抽屉里拿了一小叠钱出去,付天怜道,“我也要出去玩。”
  
  “这次,不想带你。”
  
   斯文的偶尔发酷的时候和酷的偶尔温柔的时候是一样的让人产生一刹那的惊喜,所以很多人喜欢在做爱的时候说脏话,maybe让人兴奋的理由是一样的。
  
   那是一家著名的地下文身店,门口的音箱在放一首歌,大概地下歌手录的,声音嘶哑的飘荡在街头:
  
  已经牙齿光光的老虎
  守在糖果店的门前
  喊叫着,我的糖果,我的糖果
  窃笑的狐狸开着汽车驶入下一道盘山公路
  它看见老虎的悲哀
  在糖果店里,以不同的速度生长着
   或者老虎的愤怒 窃笑的狐狸开着汽车驶入
  下一道盘山公路 它看见老虎的悲哀
  在糖果店里,以不同的速度生长着
  或者老虎的愤怒 糖果店
  空荡荡的糖果店 我的言词像那只没牙的老虎一样
  已被遗忘。
  。。。。。。。。。
   刑博特有点犹豫,探了一下头,里面的灯光有点暗,几个文身男人朝自己笑着,而捏在手里的钱,已经湿漉漉了。
发表于 2006-6-13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加油,加油......
发表于 2006-6-14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已阅
 楼主| 发表于 2006-6-14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米更新了。。。糖果ID被封三小时ING。。。
发表于 2006-6-16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咋回事啊
发表于 2006-6-16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看完了,呜~~~还想看么
 楼主| 发表于 2006-6-16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折(作者:一枚糖果)

(三十三)中集
  
   “贴纸?贴纸?我是猪!!”刑博特绕着操场奔跑,后脚跟都要打到屁股。一用力,背后针刺的痛,今天早上还被某人拍了一下,要死了。
   到操场边缘,无人,抬头怒吼一声,“啊!!!!!!”
  
   奇宁仙在喂婧仙女吃长寿果,粉红色云朵遮着她的身体,一丝不挂的仙女,皮肤似丝绸。
  
   “好吵。”婧拿开奇宁仙探索的手,皱眉。
  
   桑叶云飘到席伟剑身边, 席伟剑急切问,有没有找到?
  
   “没有,问了小鬼,也偷偷翻了判官本,没有看见你说的那三个字。”桑叶云变成一条围巾缠在席伟剑脖子上。其实更象条白色蟒蛇。
  
   席伟剑把地藏经一扔,心里烦躁,一屋那么厚的经文,什么时候才能悟出个三五八万。什么多生多世的誓愿,千方百计的救渡,永远感恩的谦卑,不可思议的功德,承担佛嘱的重任,感召神鬼的护持,我才不想当他的接班人,我只想找到我的青珠,离开这里。
  
  “要逃脱地狱,就要超度饿鬼及畜生这三种恶道中所有受苦的众生,直到他们都成佛了,自己才成佛,你才能跑路。”桑叶云从席伟剑脖子上下来变成莲花状,咧开嘴道,“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正在郁闷中突然听到这朵云的怪论,扭头道,“天,你竟然懂那么多,那老头子给你施法了?”
  
   桑叶云把颜色变成微微的红,假装明媚而忧伤,“你看这本书上写着呢。”
  
   席伟剑几乎晕过去,真的是刚才自己扔掉的经书上写的。
  
   上课铃声响的时候,刑博特还是回到教室,毕竟是乖孩子。老师说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背很痒。
  
   如果痛和痒可以选择,刑博特宁愿选择痛。痒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却不能抓,只能呆呆的咬着嘴唇。
  
   付天怜踢了踢他的凳子,他没反应。
  
   “啪”的一声,后面坐着的崔雪用力拍了拍他的背,一阵剧痛盖过那钻心的痒,“老师叫你回答问题。”
  
   “哦。”刑博特痛的惊心,赶紧站起来,“请您再重复一次。”
  
   化学老师平时挺喜欢他的,他是乖巧温顺的学习优秀的孩子,更重要的是,他也很想评职称,而刑博特的爸爸是市委秘书长,还是个常委。哪天要不要家访一次,带什么礼物……
  
   “在酒,醋发酵过程中回放出热量,这是酒和醋的原料在发酵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而产生的?这种反应与燃烧有哪两个相同点?”
  
   当刑博特听到醋字。
   当韩旭听到醋字。
   当崔雪听到醋字。
   当付天怜听到醋字。
   当我们听到醋字。
  
   三秒钟幻想,回答,“他们都是化学反应,是氧化反应,都是产生二氧化碳,都放热放光。”
  
   燃烧,燃烧自己,产生有害气体,发热发光,照亮温暖别人。刑博特突然有个不好的感觉,所以回头看见的韩旭正和付天怜乘乱刹那交会的眼神。
  
   下课下课,放学放学。
  
   刑博特看见付天怜收拾课桌,大声道,“你今天别跟我一起回家了,我要出去办点事。”
  
   付天怜抬头,“呀,不巧,我本来约好韩旭,我们三个去溜冰的。”
  
   他去文身店涂药,因为他痛。
  
   她赶紧回家帮父母洗衣服。
  
   但他们手挽手去溜冰场溜冰。
  
   你们有多少幸福,就要伤害多少人的心,就要让多少人落泪。可惜,你们都是瞎子和聋子,你们听不见,眼前也是一片黑――除了彼此。
  
   崔雪在晒衣服的时候很开心,抹着头上的汗珠,“他向我借钢笔的时候真好看。”
  
   付天怜溜冰的样子更好看,韩旭的嘴巴张成O型,全场的人都缓慢的滑动,他们在看这个天蓝色短裙女孩,头发飞扬,身体象滑翔的蝴蝶,旋转,旋转,也贴着地面张开双臂,那时候的表情是认真的,然而又隐藏着小小的得意。突然跳跃,高得让韩旭的心脏跳出来,平稳落下,再旋转、奔跑,最后右脚后退外刃着冰停止,扑在韩旭怀里,“好看不好看?”
  
   “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的。”韩旭忍住惊讶,牵着她的手两人滑行。
  
   “这个是秘密。”付天怜看见溜冰场角落有卖冰淇淋的,舔了舔嘴唇,眼巴巴的看着韩旭,“有点口渴了。”
  
   “嗯,可以买,可是不准你下次穿这么短的裙子了。”韩旭一把拉过她抱在怀里,“会被别的男人看的,傻瓜。”
  
   旁边有个小孩在舔地上的冰块,凉凉的,他妈妈走过来说,“不能吃啊,涛涛。”
  
   “刚才看见有个姐姐在飞。”那小孩一脸认真。
  
   柏华子等到天黑也没见付天怜过来,不是说找到消痘术就继续学习防御术么,那只叫超超的蜥蜴趴在窗口等主人,怎么刚认识就不喜欢了?
  
   他们在城市的角落拥吻,等天黑,夜幕下,韩旭的手伸进了付天怜的衣服内。
 楼主| 发表于 2006-6-19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折(作者:一枚糖果)

(三十三)下半部分
  
   付天怜扭动反抗。
  
   却还是被抓住了,好吧,也不那么痛,只是有点触电的感觉―――想到是自己喜欢的人的手指,睁开眼看见他平时冷漠却独对自己温柔的眼睛,睫毛象蒙了一层雾气的朦胧,他此时一定觉得我是天使。
  
   而他有的只是手感,那一握,你便成了我的,早早的恋,早早的属于我。
  
  “爱你。”韩旭停止拥吻,只是抱着她,在她耳边很轻声很轻声的说。
  
   “多久呢?”
  
   “一万年。”
  
   笑的时候,是快乐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幸福存在,如果眼泪掉下来,那你吻我的眼睛。
  
   夜风吹抚,秋月高挂,没有下雨,芭蕉安静的舒展,高山榕树枝摇曳,也许这是个自私的世界,可爱的人儿就这样透支着放纵。然而只能到此而已了,天色太晚,夜长梦多,我们还小,还在发育,爸爸妈妈,等我回家。
  
   送到家门口的,付天怜抬头看了他一眼,韩旭的脸突然红了,大概为了刚才的冲动行为,掉头赶紧跑了,一边跑一边不好意思笑。
  
   他比我还紧张?付天怜进了家门。向门口保安做了个鬼脸,开心的时候,以为别人也开心。
  
   一看客厅的钟,吐吐舌头,十一点。开灯,刑永宪的房间门是敞开的,没有回。希美丽也不在家,最近美国商人KEN过来搞那些工厂,要求非常严格,经常是要彻夜陪着查那些数据,还有省里的领导,本地的企业,希美丽既要当翻译又要当公关,家里这边自然顾不上了。
  
   还好有钱,刑永宪的抽屉里放着钱,吃什么都可以叫外送,或者自己拿钱去外面吃。
  
   刑博特大概睡了,房门关着,这几天他似乎怪怪的,不大搭理自己,脸色看起来也不好。
  
   咕噜一声,肚子叫,付天怜走进厨房,开灯,把希美丽平时穿的围裙围在身上,打开冰箱,牛奶面包可乐告罄,酸奶水果啤酒俱全,裸面、河粉、通心粉三四捆、葱是绿蒜是白姜是黄,一个鸡蛋一个坑,西芹和提子做伴,还有那冷冻的猪肉,硬邦邦。
  
   女人不喜欢做饭没关系,但最好会煮面,这样夜半饿了不用求人――楼下的外卖永远没有自己动手的手工面美味。
  
   点蓝色火苗,水烧开,河粉是半透明的柔韧,在水中浮沉,如腰肢柔软舞女。鸡蛋和肉迫不及待碗中交融,慢慢的煮,是,有足够的热情,成熟。
  
   付天怜小的时候经常看付成群做饭,做那些简单而美味的东西,好吃的,就是在最需要的时候能吃到的。
  
   鲜肉的红已变成熟肉的浅灰,鸡蛋依旧是嫩,葱一撒,宛如湖面零碎的荷叶,红的辣椒圈是花,揭开盖,整个厨房香透。
  
   他吃到我做的面会不会高兴?每次都是他帮我买早餐,付天怜费劲的把锅子里的面分成两碗,一边又想起韩旭刚才那番举动,心烦意乱,几滴汤溅出来,烫到手指,却感觉不到痛。
  
   “起来吃面啦。”付天怜把面端到饭桌,很完美的夜晚一定要完美的消夜才称之为完美。
  
   刑博特的房间没有反应。
  
   付天怜先吃了一口,烫得咧嘴,真是太好吃了,那家伙不吃太可惜。
  
   敲门,没声音。
  
   推门,吱呀一声,门开了。
  
   开灯,刑博特趴着睡了,迷彩小裤裤裹着小屁屁(斯文的外表内心狂野)。
  
   付天怜的目光往上移,他的背,即使留着血痂,抹着消炎药,仍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文身图案。
  
   是她的照片,头发蓬松却微笑的样子,在动物园时拍的。
  
   在被人连拍两掌后,刑博特只有去文身店求助,脱下校服里的T恤时,血凝固黏着衣服,脱衣跟剥皮一般剧痛。
  
   “不要洗澡,不要抓痒,不要被人拍。”卿格拿药棉沾了蒸馏水擦图案附近的血迹,“那女孩搞定了吗?”
  
   刑博特叹了口气,“她不喜欢我。”
  
   灯光刺眼,刑博特从睡梦中醒来,付天怜的眼睛红得象兔子站在床边。
  
   “啊。”刑博特赶紧抓着毯子盖着自己的屁股,“我…..我不是故意的,我那个文身,没关系,过两天就好了,你不要告诉爸爸。”
  
   付天怜说不出话来,只是点头。
  
   “你回来了,吃饭没有?要不我去厨房煮点东西来吃?”刑博特擦擦眼睛,小时候付天怜这个时候来他房间,就是央求他陪她一起吃东西。
  
   饭桌上,两碗面吃的精光,就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刑博特安心的拍拍肚皮睡觉,不再叹气。付天怜说,并没有和韩旭恋爱,只是好朋友而已。
  
   凌晨一点,万籁俱寂,别有心事别失眠,失眠的时候听到陌生的脚步声不要问你是谁。
发表于 2006-6-19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发表于 2006-6-19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心的时候,以为别人也开心。
发表于 2006-6-19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看完,期待
发表于 2006-6-20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
发表于 2006-6-20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长啊`
不过看完了``
发表于 2006-6-20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更新啊今天
 楼主| 发表于 2006-6-21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折(作者:一枚糖果)

(三十四)上半部分
  
   清晨,刑博特和付天怜在洗手池化妆镜前相互一笑,泡沫看泡沫。
  
   付天怜一边挥舞牙刷一边说,“叔叔最近好忙,你看到现在都没回。”
  
   “是啊,这几天搞什么项目,害得我们还得自己坐车去学校。”
  
   “偶尔坐校车有什么不好,我觉得很好玩,你认为呢?”付天怜拿出洗面奶,挤了一小截给刑博特,然后在自己掌心留下一截。
  
   刑博特满脸的泡沫,他的额头长了一粒痘痘,“你喜欢坐公车我就陪你坐,还可以帮你抢位置。”
  
   “快点,要迟到了。”付天怜道。
  
   “你出去,我要撒尿了哦。”刑博特把脸冲干净,拿起付天怜的爽肤水往脸上拍,啪啪啪的响,有点象拍屁股的声音。
  
  “你要快点。”付天怜一边揉搓脸上的泡沫一边眯着眼睛走向门外,顺手关下门。
  
   再进去时,刑博特已经回房换衣服,那种淡淡的尿骚味道弥漫着,付天怜竟是熟悉的又习惯的,从小到大,早晨不都是这样度过?有点橙汁的味道,也许半夜刑博特偷偷起来喝橙汁了。
  
   幻想无处不在。YY无罪,SY伤身,QJ嘛,抓到就去坐牢好了。
  
   果然司机还没回来,只有在门口等校车,保安敬礼,对领导的子女素来不怠慢,虽然不是豪宅别墅,但在这里住的人,身家又有哪个不过千万。
  
   上校车,崔雪打招呼,“你们好。”
  
   她希望他们好,看见他们牵手上车心里非常开心,可惜韩旭不坐校车,不然坐在他旁边,刹车的时候可以故意倒在他怀里。这个镜头崔雪每次坐车的时候都要想无数次。
  
   付天怜吃着鸡蛋煎饼,一边喝木瓜牛奶,使劲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再过一个站就到学校了。早晨好多大人也上班,女人背着小包包,男人拿着报纸,每个人的眼神都是那么茫然,太阳照在他们脸上,也照在我们脸上,都是在为了什么而忙碌,而读书就是为了将来的好工作,修炼就是为了让自己不受伤害,还是复仇,柏华子,对哦,今天要修炼了,还有超超,都快把它忘了,这两天它还好吧,有没有想我呢,我可怜的超超宝贝。
  
   进了教室,快上课时,韩旭才到,有些气喘吁吁,昨晚失眠,早上才睡着,刚睡着,天就亮了,李岚把门都快踢烂,他才懒懒的穿衣服。付天怜见他时把目光迅速移开。
  
  “吃早餐了吗?”崔雪的位置在韩旭的左前方。
  
   韩旭摇头,“你有吃的?”
  
   崔雪从课桌里拿出一个热狗一袋豆浆递过去,“还有时间,你现在吃,我今天的早餐剩下的。”
  
   韩旭心情大好,一口几乎咬掉热狗的一半,豆浆还是有点烫,浓度比小蝌蚪稍淡20%,口感香甜,“谢谢。”
  
  “没事,也只是刚好有多的。”崔雪的去斑霜似乎有点作用,皮蜕了部分,新长出来的肉嫩嫩的白皙。她每天都会买多一份早餐,就是为了等今天的到来。
  
   我活了二十七年,你什么时候才能到来。(此句可忽略-_-! )
  
   柏华子进来,目光扫射一圈,付天怜有点心虚。
  
  “今天有位新同学,希望大家好好相处。”柏华子和蔼不失威严,他发现埋头在课桌下偷偷喝豆浆的韩旭,“没吃完早餐的尽快。”
  
   新同学穿的很时髦,戴着茶色眼镜,头发是金黄色,厚刘海烟花烫,额头前别了一个闪烁发卡,牛仔短裤,上面是露肩不对称的草绿毛衣,书包是LV。
  
   LV书包。
  
   班上女生议论纷纷,她的书包是真的吗,一万多块。
  
   付天怜抬头看那个女孩,这一看不要紧,冲过去紧紧拥抱着,“你怎么回来了,我是付天怜啊。”
  
   崔雪突然也冲上去哭,三人抱成一团。
  
   新同学叫孙小丽,美国国籍,十三岁,随uncle一同来中国,养父母舍不得,只有嘱咐KEN道,“你一定要让她好好学习中国文化,而且要保重她的身体。”
  
   KEN对姐姐道,“我知道的,交给我了,你想她的时候,随时可以过中国或者让她飞回去过周末。”
  
   这三个女孩哭完了又笑,笑着又跳,柏华子的鼻子也跟着酸了,虽然付天怜恋爱不修炼让他十分懊恼,但看见这样的情景,十分感慨。
  
   刑博特拿出纸巾给回到座位上的付天怜,“放学后庆祝一下吧。”
  
   懂事的孩子,不知道是否有好果子吃。
  
   而任泽锋睡前满脑子都是那具古怪的尸体,他有预感,他认识她,他感觉骷髅的黑眼洞里看穿他的心。奇怪而可怕的预感。

  
发表于 2006-6-21 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2:13
感谢作者也感谢转贴的人
发表于 2006-6-21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恩,看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13 20:52 , Processed in 0.06412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