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静思斋

静思斋诗歌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6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出路

出路

打开一扇窗
有人说,这就是拟定了出路
视野正在穿透
山峰与关隘古老的钝角
交割的目光
趴伏在羊肠小路
春天正在窥探
路边习惯的青嫩
汗颜的天空
可是走出了书香与纸张
唱出了那首《东风破》
是否还能洞悉夕阳和晚晴
一切的来,一切的往
记忆长出的老茧上,有没有我青春的历史,在诉说韬晦与流亡

           2010-2-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6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荷

东方荷

我不想谈论
什么清流与浊水
你探出了无水的头颅
长发亦如秀女的飘逸
我只能仰视
以一只井底之蛙的角度
看天,看云,看雨
看和煦的风吹乱馒头乌发
我不想谈论
什么妩媚与自然
我只知道乡野中的女子
自能传承更多的母性
阴柔的一颦一笑里
我无缘拥揽一副玉树临风的胴体

         2010-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6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冻土地带

冻土地带

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可偏偏有人断言
寒冷的空气
可将沉睡的泥土,一冻到底
让那些探求生命的人,无从寻觅
死的血腥,弥漫在周边躁动的气息
酒醉后的迷离
在幻想着旧日回现
无法还原的路径,依然伸展
睡在草丛之内的溪水,与残雪交谈
关于早年的犬吠
曾经将潜身于黎明的身影,撕咬得粉碎
今天,只有在一场雾霾中
凭借记忆的魂魄,游离出一首诗的葬礼

           2010-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8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全部是老兄的帖子,不如放在一个帖子里比较妥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9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完颜不破 发表于 2011-8-18 21:16
全部是老兄的帖子,不如放在一个帖子里比较妥当。

终于合完了,方便喜欢诗的朋友来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解药

解药

下毒了
终于有人肯说明情形
但为时已晚
花该开的,已经开过
毒花与毒草
一度让人赞不绝口
忘记了
曾经有人说过
香水有毒
但花与草,因何要闯入是非
摘了,品了,炫耀了
至今我的手上,依然残留洗不掉的味道
莫非,这一切都是春天的假象
莫非,这美丽的背后,总会有世故伤情

            2010-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空壳

空壳

掏空了的现实
还能遗留下什么
记忆中的诗章
只不过在作茧自缚
爬不出来的篱笆墙
只为祖辈留下的老井
我只在信守着
一张嘴,诉说出的空想
迂腐的真实
睿智的对抗
是谁在高唱着主义和思想
让光明成就希望
我习惯了沉溺于真善美的雄辩
但时至今日,熬白了头发,欲望苍茫

            2010-2-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空中的云朵

空中的云朵

单纯,也是一种别样的风情
就像风,就像雨,见怪不怪
游走的,不再仅仅是活动的生命
我看见,太多自愿放弃的呼吸
被封闭了鼻孔,丢弃在她们选择好的墓地
留些干尸吧,让时间证明,何以成为不朽
而我却喜欢用火,去偷袭他人的快乐,去焚烧自己的痛苦
酒色,迷醉不了黑夜的意志
妄图虚幻的梦境却始终要睁大瞳孔
去轻松地洞察世界变幻
去心情沉重地面对世间祸福
我究竟是谁,被风折断过的翅膀
却依然期待风,期待雨
等待振聋发聩的霹雳,让我乘坐在空中的云朵之上,清醒

           2010-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2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雷峰塔

雷峰塔

晃动的周身
并不是源于地的动怒
只在于情和于理
不该招惹是非
却偏偏多了断桥流水
几千年,太久太长
而今,我只留下一声叹息
情节被偷换
景色被概念取代
深处的风景
被篡改成动情的诗
究竟是谁在恪守着无法割舍的情愫
倒下的是永久的病痛
站立的却无药可医

          2010-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星雨

流星雨

哪里会有足够的沙滩
以成殓所有的流星雨
自上而下的坠落
还能彻底燃烧成细腻的沙粒
还原出原始的样子
是否,能够有朝一日再重返星空
以达成我尚未实现的心愿
石头会开花。这是否只是一种神话
飞身潇洒的片刻
可否有无数的欢颜笑语
闪烁着的死的灵性
是否,可以追溯生命的始末由来
面对一种极致灿烂的流火
请问,这样的造访,将会衍生出怎样的灾难

        2010-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落花

  落花

逃逸的雪
只为一乡春色
无外乎永恒
无所谓持久
融化与凝结
何须固守同盟
我只愿那份流淌
醉了北疆
不想谈论情色
什么落花无情
我只想记住色彩
此时,窗外已无芬芳
鞭炮声,并不是一种终结
我听出来,她们都在忙乎着——迎来送往

         2010-2-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22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逃逸的雪
只为一乡春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4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场雨》


我不想臆断那就是偶遇
没有风的导引
情况下,惊现霹雳
震怒的风云,因何而来
我实在无法,寻找其中的隐情

疾驰的脚步,越过黎明
忧郁的思绪,因何徘徊在晚晴
一场无缘的梦幻
是谁偷换了我前方的启明星
以致身边的黑影,都丢下我远行

我不想说出阴雨和晴空
那些都需要自然不假思索的判明
我不说渴望该是怎样的态度
有的地方干旱,有的地方防范着洪峰



           2010-4-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26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你把你的诗歌以后写到这个集子来,方便喜欢的人阅读,今天有时间读了几篇你的诗歌,很有韵味,最赞的是坚持写诗歌,保持自己喜欢的,是最美的。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7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朵寒花的隐情》

出走的夜晚
月光是否随行
一杯孤独的美酒
是否也会注满伤情

感伤的韵脚
生活于平仄之间
这些是否都是诗歌行走的路径
我需要等待,那些我尚未知晓的必定

白日里的桃花开放成海
我的思想尚停留在梦域
冬日里的一朵寒花
是否也会在深邃的夜晚,独叹隐情

我不想让所有的幻梦都大白天下
我已如花般,学会了在春天里,左右逢迎



          2010-4-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7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隐秘的抒情》


我需要专注
在陌生的道路
学会释然
学会抒情
学会用爱辩解不爱

午夜风情
一群蚊子的闹剧
那群生灵的演绎
我失去了嫣红的血
洁白的床单上,留下生动的血迹

正午的墓碑
几行犀利的文字
正在雕琢是非
我不想丢下永久的伤痕和记忆,原来生活有时只不过是供人临摹的碑帖



           2010-4-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7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与一场夜雨聚然相逢》


悠闲的芭蕉,数不清沙粒
沙滩上的足迹,被雨冲刷
记忆是否已经遗失
手撑一把油纸伞
遥想当年

苍凉的心底
赶不走绿意
蜂蜜的时节
谁能把恋爱伸张
回想一次远足,火车的匆忙已消失了踪影

告别,不是为了油菜花满地
多想带来一身黄白
让静雅与芬芳,无处不在
我现在还能在记起什么,我们曾与那场也于骤然相遇



         2010-4-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30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流泽(之一)


芬芳吐露,那是自然的造化
你不用对季节过分苛求
寒冷不会太长
温暖的时节,总会到来

颜色被风分解
朔风的白,南风的绿
你来自北方,却身披金黄色的丰硕
我爱樱花之白,更爱油菜花黄遍野的清香

我把永恒归结为对幸福的祝愿
妖娆的花朵,并不是花的错误
我采撷美丽的时节
有人微笑不语,有人心花怒放

有一种爱,在沉默中流动
心怀与拥抱爱的人,无需声张



           2010-4-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流泽(之一)


芬芳吐露,那是自然的造化
你不用对季节过分苛求
寒冷不会太长
温暖的时节,总会到来

颜色被风分解
朔风的白,南风的绿
你来自北方,却身披金黄色的丰硕
我爱樱花之白,更爱油菜花黄遍野的清香

我把永恒归结为对幸福的祝愿
妖娆的花朵,并不是花的错误
我采撷美丽的时节
有人微笑不语,有人心花怒放

有一种爱,在沉默中流动
心怀与拥抱爱的人,无需声张



           2010-4-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流泽(之二)


前世的筋骨,在今生历练
挺直的脊梁,在承接久远
祖先在遥远的天国,祈祷
爱的流泽,便把人间普照

我不想探求前世今生
那分明是占卜者最大的俗套
习惯了风尘滚滚的恩怨
说什么得与失,那都是自相情愿

谁会是我生命中的太阳
我只知道,成为一株向日葵,已经太久
洞察了诸多光明的流向
我只愿在西山苦等,那落日前的辉煌和灿烂

幸福的细节,被生活孕育
追求时尚的人们,该怎样寻找那条脱落的胎盘



           2010-4-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流泽(之三)


我就是那活跃于夏夜的萤火虫
你不用为了苛求黑暗中的光明
去尝试偷窥那并不算是伟大的屁股

一点点的光影
可否,照亮前行的道路
我只是与你同行的路人
去前方实现俗世当做的事情

说什么爱与不爱
你常说冰冷的石头,也会开花
你不知那高山之巅的雪莲
已在生活的园囿中,谋划成一束玫瑰勾魂的眼睛

三月的春风,已来了很久
你可知道,那条涓涓的溪流,只不过曾是拒绝融化的冰



           2010-4-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流泽(之三)


我就是那活跃于夏夜的萤火虫
你不用为了苛求黑暗中的光明
去尝试偷窥那并不算是伟大的屁股

一点点的光影
可否,照亮前行的道路
我只是与你同行的路人
去前方实现俗世当做的事情

说什么爱与不爱
你常说冰冷的石头,也会开花
你不知那高山之巅的雪莲
已在生活的园囿中,谋划成一束玫瑰勾魂的眼睛

三月的春风,已来了很久
你可知道,那条涓涓的溪流,只不过曾是拒绝融化的冰



           2010-4-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5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流泽(之四)


恰当,我尚未找到那样的词义
既坦然处之,又诚惶诚恐
红尘中的二两清风,三两明月
那些只不过捕风捉影和托词

迷离的眼神中
还有哪些未曾得到明确的答案
也许是永远,也许是暂时
也许是安居,也许是逃离

春风,已步步为营
我已在南风挂起时
准备好足够的绿意
就像我已备好了青春的激情和豪言壮语

冲动是魔鬼
但我已无法抑制,爆发和疯狂,已不是沉默的潜台词



         2010-4-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5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流泽(之五)


流光,不远千里
我怎能溯源
手臂,怎样攫取
那萌生的青涩

吻,别或离
兴奋与感伤,在所难免
说什么海枯石烂
那流逝的光影
已物是人非

枕着,夜晚睡眠
我可是在你的梦里
爬行与蜷伏
我可否偷借你的心怀
要你的温情和暖意,让我告别那场死掉了的庄严的婚礼



            2010-4-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8-12-13 22:15 , Processed in 0.12296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