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周译you912

智者的曲线[小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19)金角湾的鱼子酱

智者的曲线/(19)金角湾的鱼子酱

                 

  太阳下山了,海波泛金。卡文斯基中将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欣赏着军港之暮景,心里不禁一阵感慨。
  从小在涅瓦河畔长大,从小时候起,小卡文斯基就与小伙伴们在旧海军部大街玩到太阳下山。
  岁月如梭。
  又是一天。卡文斯基收起了文件,静静地望着前方。当上了将军,实现了父亲的期望。老卡文斯基是一个老布尔什维克,参加过残酷的内战,乌法战役的开始不久,死在高尔察克的部下的机枪弹雨之下,抛下了老婆和六个儿女。
  卡文斯基打断了自己的回忆,还没有老,周熙文算什么!一根小鱼刺而已,我的海军短剑,你有吗?说着想着,卡文斯基的面前站着顾小雪,见鬼!20年过去了,她应当是另外一副模样了,中国女人不会老,有驻春之术?真是神秘。
  车来了,警卫在等他。卡文斯基保持着自己的节奏,目视着前方。
  天慢慢黑下来了。
  “将军同志。”
  “我安排好了。我一直在等您,将军同志。”一声柔和的女音。
  “上车。”
  年轻的警卫利索地拉开了轿车的门。
  “您先请上车。”
  “不,将军同志。”
  “好吧!”
  “我们出发。”卡文斯基海军中将满意地扬起了头。
  女人是温柔的,穿着海军军装的女人也是温柔的。
  “科芭耶娃中校同志,我请您吃黑鱼子酱和冰淇淋。”
  “我很感谢您邀请我,将军同志。”
  “哦!到了,下车。”
  金角湾上空的天幕,有了星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同根来了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同根来了

(20)同根来了

  “国庆,还在复习。”
  “同根阿哥,你来了。”
  “阿姐,我来看看小毛毛。”
  “同根,今朝休息。”
  “哪里哦!晚上单位里值夜班,领导看我一个人,挑挑我。”
  陆同根一面说着,一面把手中的几个纸包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我买了一罐奶粉,给小毛毛的。还有十只蛋糕,有一斤饼干。”陆同根又从黄色军用挎包里摸出一本厚厚的精装书,递给了诸葛国庆。
  “简明英汉词典。”
  “我在上海的新华书店买的。排队买的。”
  “谢谢你,同根阿哥。”
  “我这个中专生是只识得ABCD,单词都忘光了,今年,国庆考上大学,我也立一功。”
  “红梅呢?”陆同根转过身来。
  “同根阿哥。”诸葛红梅从凳子上立了起来。
  “喏!吃蛋糕。”陆同根用手撕开了一个纸包。
  “中午同我们一道吃饭,同根。”诸葛菊芳一面说,一面往玻璃杯里加了一撮茶叶。
  “我自己来,阿姐。”陆同根麻利地用手接过杯子。
  “国庆,拿把热水瓶给同根阿哥。”
  “兰珍呢?出去了?”
  “兰珍去买菜了。”红梅小声地回答。
  诸葛菊芳看了小妹一眼,没有作声。
  “我去看书了。”国庆拿起了书,慢慢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阿哥有信来砝?”陆同根看见五斗橱上面有一把热水瓶,就拿了过来,左手拿掉瓶塞,往茶杯里加了一浅杯热水,又盖上瓶塞,双手轻轻地把热水瓶放回原处。
  “坐,坐。同根。”诸葛菊芳的声音放轻了许多。
  “小毛毛在困觉?我来看看,有没有大起来。”
  陆同根与诸葛菊芳是同年生人,月份是诸葛菊芳大三个月,所以,陆同根一直跟着兰珍、国庆、红梅这几个弟妹叫“阿姐”,没有按辈份叫“阿嫂。”
  周译:中国人的家族里,叫法大有讲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21)共进晚餐

智者的曲线[小说](21)共进晚餐

(21)共进晚餐

  大厅,灯火通明,与门外的景象完全不一样。
  这座厚实的两层楼建于1968年,石头做的基座有两米多高,外墙很厚,有70多厘米,宽大的窗框是钢制的,有三层玻璃,沉沉的窗帘使足了劲,遮住了所有的亮光。
  卡文斯基海军中将下了车,科芭耶娃海军少校紧跟了几步,轻轻地挽住卡文斯基海军中将的右臂,脚步不断地加快,科芭耶娃觉得自己必须走5步,才抵得上卡文斯基所走出的3步。
  卡文斯基海军中将向衣帽间走去,一进室内,就感到暖意,温度超过了25度,使人舒适。
  科芭耶娃松开了手,跟在海军中将的后面,距离慢慢地拉开了几步。
  “您好!将军同志。”衣帽间管理员奥尔洛夫,迎了上来,帮助卡文斯基脱下长长的呢制大衣,挂上了大沿将军帽。
  “海军少尉同志,科芭耶夫海军少校是我请来的宾客,请安排好她的衣帽。”
  “是,将军同志。”
  “请跟我来,海军少校同志。”
  奥尔洛夫少尉率先向大厅另一边的一间衣帽室走去,引领着科芭耶娃。
  科芭耶娃自己取下了海军帽,脱下了长长的海军呢大衣,递给了衣帽间管理员。
  “海军少校同志,这是给红海军的将军夫人来时专用的衣帽间。”奥尔洛夫海军少尉一面往衣架上轻轻地挂呢大衣,一面小声地说。
  卡文斯基海军中将站在不远处,想着今天下午所看到的红海军总政治部签发的命令,科芭耶娃的肩上要增加一颗星了。
  电梯的轿箱被擦的一尘不染,灯光很亮,科芭耶娃微微地眯上了眼睛,她觉得太亮了。
  二楼,卡文斯基海军中将走出电梯,就轻车熟路地往2号小厅走去,齐涅夫海军上将到首都红海军总部开会去了,还在莫斯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二/(22)圣诞树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二/(22)圣诞树

(22)圣诞树

  琼小心翼翼地将中国小陶瓷茶壶用洗洁精漂洗了两遍,陶瓷茶壶的褐色表面上刻着细细的梅花图,真漂亮!这些梳辫子的中国人的手很巧。
  琼想到自己的查尔斯敦娘家,母亲有一套银制茶具,虽然,父亲不喜欢喝茶,但是,母亲的下午茶从来没有间断过,有时,贝蒂姑妈过来,两个女人一人一本小说,一面看着,一面说说小说中的有趣人物。
  切斯特打开了电视,起居室的一棵大圣诞树提示出盛大节日的隆重气氛,彩色电视机的画面非常清晰,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正在接受电视评论员的专访。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建交了,提前宣布,从1979年元月1日开始。
  琼往小陶瓷茶壶里加了一茶勺的中国茶,又把小陶瓷茶壶轻轻地搁在厨桌上,等待不锈钢水壶发出沸腾的声响。
  “我们的老实人总统干了一件惊天大事情。”切斯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您的中国茶。将军。”
  “我们的总统是我们佐治亚人,他给我批得特别快。”
  “海军少将,请喝茶。”琼坐在切斯特的身边,茶壶放在低矮的木茶几的中间。
  “让水浸泡10分钟。”
  “中国人是这样吃的?”
  “你以为他们还梳着辫子?”
  切斯特朝圣诞树看了一眼。
  “每年的圣诞,总是使我回想起奥利佛的那句话:‘中国人的军号声仿佛来自地狱。’”
  “我从没有听你说起过。”
  “是的,我不想给你和孩子们带来不祥的感觉,圣诞是美好的。”
  “快30年了,那次,我们的‘企鹅皇后号’潜水艇在日本海的西部,离岸有一段距离,给我们下达的任务是监视金角湾海域的苏联海军的一举一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三/(23)谈心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三/(23)谈心

(23)谈心


  党委会结束了。
  副艇长黄军陶坐在那里,用左手把钢笔套飞快地拧在钢笔上,右手合上了笔记本。
  “军陶,坐一会。”奚保定政委非常亲切。
  “政委,有事?”
  “没有专门的,谈自己的。”
  “哦!”
  “老首长去边境啦?”
  黄军陶的父亲黄阳是赫赫有名的老将军,担任过许多要职,奚保定投笔从戎进入革命的大熔炉时,黄阳已经是兵团司令,名震中外。
  “老头子刚恢复工作没几年,就坐不住,听说南面要打响了,几支老部队都上去了,非要到前线去,中央也同意了,都72岁的人了。”
  “当年,老首长带着我们去朝鲜,才40刚出头,把美帝的海一师猛揍一顿,那时,我根本不知道其他,就是消灭敌人,往前冲。”
  “政委,我父亲一直记着你,后来知道我在你的艇上,又说起你在朝鲜的事迹。”
  “羊连长要是活着,也有57岁了,会有孙子了。”
  “老头子出来工作以后,一直想去朝鲜看看,那些牺牲的同志们。”
  “我们一起去,跟着老首长。”
  “我二弟这次上去了,副团长了,脾气有点象老头子,越来越象了,个头不象,象山东老娘。”
  “我从来没见过老首长的爱人。现在,身体好吗?应该也有60多了吗。”
  “65岁啦,大弟死后,她的身体就垮了,老头子那时还靠边站着,风风雨雨几十年,什么困难都没打倒老太太,儿子死了,就不一样。”
  “我听说过你大弟弟的事,从来没好意思问你,毕竟是一件痛心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四/ (24)马梅的脚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四/ (24)马梅的脚

(24)马梅的脚

  海一师的炮开始发狂了,009兵团的战士在排山倒海般地涌来。
  隐士湖战区的形势逆转了,奥利佛上尉奋力地一挥手,下令射击,可是心里明白,不久,就要撤退了。
  真是不甘心,胜利就在眼前,战斗会在圣诞节前结束了,现在,奥利佛感到一头撞在坚硬的墙上,眼前一片金星。
  雪停了,阳光微微地露出了一丝,丝毫没有给冰天冻土的隐士湖畔的双方阵地以一丝温暖,视线好了,海一师的炮弹打出的越来越多,无名高地上沉默了。
  奚保定到了师部,章师长递上了一个搪瓷茶缸,里面有两个土豆,还有点温度。
  “吃吧!奚干事,不做饿鬼。”
  “谢谢师长!”奚保定一手就拿了过去,两天没吃东西了。
  “到15团高团长那里报到,20个人马上走,你带队,你知道他在哪里,去吧。”
  炮火,炮火,又是炮火。
  “跟上我!”奚保定大声嚷着。
  一块石头擦着耳边过去了。
  “老子还不想当烈士!”奚保定骂出了一句。
  男儿的勇气出来了。
  越过低低的山脊,就是15团的团部,但是,这条山脊是海一师的封锁线,前天,15团拼出全力争了下来,向前推进了5公里。海一师用炮弹来报复,不让活的东西留在山脊之上。
  无意之间,奚保定一阵惊愕,自己的脚旁竟然是一只毫无血色的脚,小小的,皙白的女人的脚。
  难道是马梅?奚保定的心里揪了一把。15团只有卫生队有一个“二道帽子”,叫马梅,她死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五/(25)半天芦灰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五/(25)半天芦灰

(25)半天芦灰

  中饭,陆同根与诸葛四兄妹一起吃。
  小毛毛睡得很香。
  空气中似乎飘来一阵阵的细沙,不时地,使得饭桌周围的人儿感到呼吸有一点不十分舒畅。
  “我去看书了。”诸葛国庆名正言顺地站了起来,第一个离开了。
  “恩,复习是抓紧哦!”同根应了一句。
  兰珍快快地拔完了最后几口饭,站了起来,往床前走了过去。
  “小毛毛还困着呢!”同根看着兰珍的背影,小声说了一句。
  诸葛菊芳放下了自己的饭碗,对红梅说:“等一些,你去洗碗。”
  诸葛红梅朝诸葛兰珍瞥了一眼。
  “我来洗。”兰珍有话说,声音不大。
  “红梅去洗去。”诸葛菊芳早就打定了主意。
  陆同根放下了碗,右手摸了一下上衣口袋,习惯性动作。
  “再吃一碗。”
  “吃饱了,阿姐。”
  “现在我不吃香烟了,向阿哥学习,向解放军学习。”
  陆同根摸着上衣的表袋,掏出来了,是两张电影票。
  “什么电影?”红梅停住了吃饭,望着同根。
  “是罗马尼亚电影,‘橡树,十万火急’。”
  “有啥看头,外国电影,没头没尾的。”诸葛兰珍掴了一句。
  “我要看的。”诸葛红梅急起来了。
  “你去洗碗去。”诸葛菊芳严肃了。
  “好好僬读书,给我考上中专,把户口迁到城里来。”诸葛菊芳声音响起来了。
  “不要紧的,红梅介聪明的,以后考大学。不要象我,工农兵中专生。”同根连忙打圆场。
  “还要吵叻,小毛毛都要被你们吵醒的。”兰珍轻轻地拍拍着开始动弹的小冰鸿。
  “呷好叻,红梅、兰珍去看电影。我晚上在单位值班,下午想困一觉。”
坐了5分种,陆同根走了。
  “半天芦灰。”诸葛兰珍说了一句。
  诸葛菊芳听见了,没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六/(26)小心的提问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六/(26)小心的提问

(26)小心的提问

  课间休息了。
  周熙文站了起来。
  天有些热了,不时,从学院的主要道路两侧的树上,断断续续地传来知了的叫声。
  顾小雪将水杯递给了卡文斯基海军中校。
  “谢谢!我等会再喝。”
  顾小雪微笑着将水杯放回了原处。
  卡文斯基对着学员们做了一个笑脸,怪怪的,一面向着教室外的走廊慢慢地走去,步履轻松。
  走廊很宽,很高。
  房子是新建的,“老大哥”的建筑风格。
  空气非常流通。
  周熙文走出了教室,后面跟着顾小雪。王方、金可良等人也陆续走出了教室。
  “海军中校同志,您的爱人好看吗?在远东还是在老家?”王方是一个油嘴子,会越问越多,一个三个儿子的父亲。
  顾小雪笑着将王方的问题一字一句的翻译成俄语,不过她把“爱人”译为  “妻子”,把“好看”译成了“漂亮”,将“老家”译成了“列宁格勒”。
  “哈哈哈哈……”卡文斯基海军中校大笑了,一面笑着,两眼几乎望着走廊上的天花板,一面从军服的大口袋里掏着什么。
  “喏,喏,喏。这就是我的、我的妻子。”
  一个皮夹子,照片一张、两张、三张。
  “我的儿子,这是我的女儿,现在,全家都到旅顺了。”卡文斯基把照片给了周熙文。
  “让我瞧瞧。”顾小雪过来抢。
  “应当首先给我看,是我的问题。”王方不肯善罢甘休,挤向周熙文。
  人群一拥而上。
  “他们都在列宁格勒,我姐姐也在那里。”卡文斯基海军中校提高了嗓门,非常自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七/(27)莱尼亚湖边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七/(27)莱尼亚湖边

(27)莱尼亚湖边

  琼靠着切斯特的肩,睡着了。
  58岁的女人,不会熬夜了。
  时钟已经指向12点,标准的午夜时分。
  布洛克海军准将轻轻地在琼的右颊吻了一下,慢慢地用双手扶住琼的双肩,用右臂抵住琼的头部,一面站起身来,一面让琼慢慢地平躺下。
  威廉·切斯特·布洛克环顾四周,没有合适的寝具,只能轻轻地走进卧室,拿了一条毛毯,看看琼一点没有醒的意思,就把毛毯盖在她的身上。
  切斯特摸了一下头顶,头发又变薄了,55岁的男人,算老人了吗?
  看着琼安静地睡着,切斯特想起了40年前的莱尼亚湖边,那时,“倔小子”威廉靠着琼的大腿上,睡得真香。
  要是把太阳拉住就好了,不让太阳下山,威廉就这样睡着,高中生琼的心是如水晶。
  没有白马王子在莱尼亚湖畔出现,等到了一个亚特兰大的“倔小子”。
  莱尼亚湖水是绿色的,静静的湖面。水杉,长于水中,沐浴着阳光,湖边弯弯曲曲,当风儿掠过的时候,会听得见水声,那是水拍打着湖岸松松的泥堤。
  1939年的夏天。
  小威廉还没有离开过亚特兰大,在他的脑子里,水就是莱尼亚湖。
  大海是蓝色的,小威廉是从书本的诗歌里学到的。
  “你怎么啦?”琼醒了。
  “你醒啦?”
  “我睡着了。”
  “是啊,十二点十分。”
  “一起睡吧。”
  “我想到莱尼亚湖。”
  “真的。”
  “四十年,不过那是夏季。”
  “我是放暑假来的。”
  “我后来就没去过,一方面发奋读书,一方面我知道你也不会再来了,回查尔斯顿了。”
  “所以,莱尼亚湖对我们,永远是仙境,永远是那么美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八/(28)嗷嗷叫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十八/(28)嗷嗷叫

(28)嗷嗷叫

  初夏,江南的春色还未完全退去。
  “羊更生,准备夏练三伏啦。”
  “哦哟,老政委,你去军里啦,今天还来看我们。”瘦瘦高高的羊更生被阳光直射得眯起了眼。
  “什么时候解决个人问题,抱上小羊羔啊。”非常关切的语调。
  “革命还没到底呢。”
  “哈哈哈哈”徐东水主任爽朗地大笑起来,在羊更生当连长以前,徐主任就是他的团政委,老领导来了,羊连长是乐呵呵地。
  人围拢来了,一片笑声。
  “老政委,渡过台湾海峡,打一个大胜仗,向国庆一周年献礼,革命就到底啦。”
  “这么有把握,你这黑旋风李逵,先得变成浪里白条张顺。”
  “同志们都嗷嗷叫,俺过得了长江,就过得了台湾海峡。你就放心吧。”
  “好啊,到时候,你羊更生这爆破大王,打冲锋少不了你的。”
  “那是当然,共产党员吗。”
  毛泽东:这支军队要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
  009兵团是善战之师,三个军的部队满员集结在江南大地,巨大的冲力正被积聚起来,只要一声令下,雷霆万钧,前赴后继。
  “老政委,中午就要到了,和咱们一起吃吧。”
  “你小子有什么招待我。”
  “现在,条件好了,大米饭,管够吃。有肉,有鸡蛋,再烧个鱼给你吃,你们南佬好吃鱼,也管够。”
  “有酒吗?”
  “你喝酒?老政委你不喝酒。”
  “我喝,今天我陪你羊更生喝,看谁先倒下。”
  “一言为定。”
  “同志们,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老政委带咱们喝酒,大家来,排起队来敬敬老政委。”
  “老政委,这位同志是?”
  “哦,他叫奚保定,从北平大学里来参军的大学生,外国话说得刮刮叫。军政治部的宣传干事。”
  “原来是白面书生,欢迎。”
  “向你学习,羊连长。”
  欢笑,有时只有这一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29)达尔尼之梦

智者的曲线[小说]

(29)达尔尼之梦

  银制餐具在柔和的灯光下,一丝反光都没有。
  整个餐厅很宽畅,卡文斯基海军中将是这里的主人。
  “请坐,喝点什么”
  “您喝什么?将军同志。”
  “今天,我喝格瓦斯,本来应该来一点伏特加,祝贺你,科芭耶娃。”
  “谢谢你们,齐涅夫海军上将同志和您都是我的父辈。我应该为苏维埃祖国努力工作。”
  “您喝一点日本清酒,东方酒,你们东方学者喜欢吗?”
  “和你一样,我喝格瓦斯,将军同志。”
  菜是丰盛的,两位年轻的海军中士动作非常利落,微笑着摆放停当了。
  “这么快?一道一道来,要想莫斯科餐厅那样。”卡文斯基海军中将笑了。
  其实已经晚上8点正了。
  “祝您健康!将军同志,”
  “祝您!海军女中校。”
  “海军少校。”
  “齐涅夫海军上将同志一回来,会宣读红海军总政治部的命令。”
  卡文斯基对两位中士做了一个鬼脸,这两个人一阵风一样的消失了。
  周末,一切是那样的和祥。
  “将军同志,您熟悉达尔尼吗?”
  “我1945年12月后就在那儿,一直到回舰上。”
  “想回去吗?”
  “当然,我的尤丽娅就出生在达尔尼,我对那里的泊位、航道了如指掌。王方、周熙文、金可良他们是一手带的。”
  “这是黑鱼子酱?我想尝一尝。”科芭耶娃拿起了一只银勺,小心地挖一点。
  “吃吧。”卡文斯基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拿起了杯子,一饮而尽。
  “我最佩服的人里,伟大的海军学者和统帅马卡罗夫,就是死在达尔尼,要是他在,俄罗斯远东舰队不会失败。”
  科芭耶娃望着她所熟悉和尊敬的长辈,虽然,卡文斯基每天都认真地刮胡子,但是,岁月不饶人,她还是看出,他的胡子根多数是白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30)走向海上

智者的曲线【小说】(30)走向海上
(30)走向海上

  “大开眼见,今天是第一次登上老大哥的鱼雷艇,不虚此行。”
  王方非常兴奋,又开始不停地说。
  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革命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周熙文参干以后,马上被分到新组建的海军部队,他没有寻找偶像的企图,海上英雄是空白的,中国从来不是一个海上强国,历史上有无数的军事名将,没有一个是海上的。
  学理工,实业救国,周松乔的道路是断了。当周熙文回家告诉自己的父亲,已经离开学校,参加革命,而且是参加解放军人民海军部队时,周松乔无限感慨。
  “百年海军。”周松乔目视着前方,但眼睛没有特定的目标,有些朦胧。“应该说,海军当数英国和荷兰,美国的技术现在赶上来,你的路长着哪,要有做铺路石的准备。”
  周熙文的全身是一腔热血的往上涌,他觉得父亲老了,背时了。一种扬波万里的豪情不能自制。
  “现在,革命形势的发展已经不可阻挡,通过我们的几年努力,我想一定能建立起强大的海军船队,没有克服不了困难。”
  “我在学铁路以前,学过船政,对造船知道一些。在海上,与在陆地有很大的不同。火炮的射击要考虑船速、浪的颠涌,海上的风特别大,你以后会遇见许多困难。”
  “谢谢你,爸爸。我一定记牢了。”
  周熙文不想再与父亲说下去了,他站了起来。
  “你妈去买菜了,她想一道吃晚饭,送送你走。”
  “不用了,我晚上还有一个学习大会,发言稿还没有写呢,我去林书记那里要点学习材料。”
  听到王方的话,周熙文的思绪被打断了。
  “你这个油嘴,小心教官打你的巴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20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31)扫雷

智者的曲线[小说](31)

(31)扫雷

  步入九月的长江三角洲,秋老虎依然猖狂。1950年的初秋。
  周熙文躺在高低铺的上铺,一闭上眼,就觉得象在“八一”号扫雷舰上,武松口的涌波使他心跳加速,五脏翻腾,真的有心脏病了?
  整座大都市的气氛不象是秋高阳照。市面萧条,以最低的能量在维护吸气吐气,仿佛提前进入了冬眠。
  这座东亚工商业城市面孔朝着大海,身体连牢长江,如今,武松口那一颗颗飘飘荡荡的水雷,尤如一把把钢刀,将城市的嘴巴和屁眼戳了个烂稀,吃不进、喳不出。
  白的大米、棉花运不进来,黑的煤炭运不进来,工厂烟囱不冒烟了,做工人家里的火厂开不出,可滥真要吃西北风过日子。
  周熙文在“八一”号上已经有20多天了,这艘25吨的登陆艇改装成扫雷舰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土制的扫雷器是大家智慧的结晶。
  努力了!水雷却一颗都没有被捕到,可是,进出武松口的大型货船一艘又一艘被炸沉炸伤,船上的物资进贡给了龙王。
  周熙文呼地坐起身来,下了床。
  “他妈的!周熙文,吵的什么?”下铺的孙二虎被惊醒了。
  “住嘴!我有事。”
  “谁不急?就你急。”
  “我在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明天跟队长拉话,干嘛非晚上搅和。”
  “我不和你说了,你睡吧。”
  “老子扫过雷,但这水里真他妈头昏,要是地雷,我就是趟雷也过去。”
  周熙文不说话了,他走到门口,刚想出去,只听得一声:“站住!”
  值勤哨兵看见了周熙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20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32】飘动的水雷

【32】飘动的水雷

  失败是成功之母。
  早上,起床以后,周熙文一面刷牙,一面不停地想着定深与区块的问题。他打开自来水龙头,把毛巾放在水下,两手不停地搓柔。他不喜欢用洗脸盆,而是喜欢流动的水,周熙文认为流动的水是活水。
  “周熙文,你浪费自来水,不珍惜工人同志的劳动,关你禁闭。”
  周熙文侧眼一看,原来是魏奋,一面打着赤膊,一面不停地往自己身上浇水。魏奋是个老广,洗欢冲凉,要是时间允许,他真会干这事,因为时间紧,只能过过水瘾。
  “一二一,一二一”随着口令声,干部、战士列队齐步走,走向食堂,吃早饭。
  傅胜大队长站在食堂正中央,严肃地看着大家,好象要打仗。旁边的副大队长李德贵和政委贾育才还是微笑,和往日相同。
  “听好了,同志们,在早饭前,我请三位同志上台,他们有话要说,有屁要放。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低上诸葛孔明。他们讲了,大家再想想,请政委总结。孙二虎、魏奋、周熙文,接着上,简单扼要。啊,开始!”
  “水雷是动的,始终在动,我们的艇不能停,人停艇不停,我建议全队分两组,从内往海口梳出去。”孙二虎脸不红、心不跳,不到一分钟就下来了。
  “我的想法是,扫雷索太细,定深可能有问题,马上改制加粗,做试验,重新定深。”魏奋如同平常,面带笑容。
  周熙文走到中央,用眼扫视了全场。
  “我们的艇太小,建议马上改装大艇,以抗涌浪;第二,再仔细核对图与实际情况,划分出区段。如何划分,取决于大艇的数量。
  经验是成功之酵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20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33】好时巧克力

智者的曲线【小说】【33】好时巧克力

  天亮了。
  奥利佛上尉感到疲劳,马上又要开始行动了,这是撤退,尽管海一师的罗伯特师长讲是朝另外一个方向的进功。可是,进攻是打击敌人,朝另外一个方向的进攻是被敌人追击。
  一夜未睡的奥利佛打了一哈欠,发出了声音,但是,很轻轻地。士兵们纷纷走向野战餐车,从一格格的铝制抽屉拿出自己的军用饭盒,人多,但是,每个人都很有序,一点不乱。
  “上尉,你的。”里奇上士的声音。
  “哦,谢谢!”奥利佛连长看见里奇的双手各拿了一个饭盒,右手的饭盒是上尉的。
  “不过,我吃不下,先把饭盒给我。”
  里奇上士一怔,马上把右手拿的饭盒叠在左手所拿的那个饭盒上面,把右手伸进了上衣的口袋,似乎在拿什么东西。
  “好时巧克力。吃一块,上尉?”里奇上士是参加过太平洋战争的老兵。
  “谢谢!”
  士气即食物。
  奥利佛上尉撕开包装纸,拿起一条巧克力,咬了一大口。
  隐士湖战区的12月,实在是太冷了。
  凌晨,气温降到了摄氏零下40度,到了中午,最高能有摄氏零下20度。里奇和奥利佛都明白,大家拿着的军用饭盒里的食物,经野战餐车上加热,外面热里层还结着冰,吃了以后,经常拉肚子,天寒地冬,身着厚军装,真是备受煎熬。
  巧克力是最受士兵和军官喜欢的。
  “上尉,我们能走脱吗?”
  “看运气了。”
  奥利佛一口吞下了剩下的半条巧克力。
  “哎,现在,我真羡慕切斯特他们,只要呆在水下。”
  “空军的情报官们这次真是混蛋,几万中国人运动过来,一点没有发现动向。”
  “嗒镝嗒哒哒哒哒”
  中国军队的冲锋号声,这声音,惊天地,泣鬼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20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34】懊恼

【智者的曲线】

【34】懊恼

  “同根,介早就来了?”
  进了单位大门,同根的脸色有点儿煞白,一肚皮格懊恼。所以,传达室里老杜的叫声在他听起来,有如云里雾里。
  两张电影票给了诸葛兰珍、诸葛红梅,原来的单刀直入的战术失败了,只好吃饱中饭就到单位办公室,心里打算着翻格一下午报纸,晚上好好叫困一觉。
  房管站的旁边是“五一”针织厂,县城里头算一爿最大的厂,织机的声音是二十四个钟头不停格响,三班制的女工们是早中晚地倒班,人停机器不停。
  “同根,脸色介难看,吃杯茶哦?”
  “算了算了,我到办公室坐一些,看看报纸。”
  “做啥啦?对象又没找好?”老杜是一个复员军人,一只脚从膝盖以下5寸起截肢,走路靠假脚,在单位里颇有威信。
  “没啥好说头。”
  “啊呀!要求不要太高,自己十分,挑人家七分;自己五分,挑人家三分嘛。”老杜喝了一口浓茶,眯眯眼带着一丝笑迹,朝同根看着。
  “怎么样?要不要我托我老婆在隔壁厂里帮忙寻一个?”老杜的妻子是“五一”针织厂的工会干部,已经帮老杜的男同事们解决了多个终生大事。
  “吃不消,三班倒弄起来,我是白天夜里都搞不灵清。”
  “你到底有啥个要求?讲出来,我们好出出主意咯。”
  “我今天到我阿哥屋里去了。”
  “我晓得啦,你想同你阿嫂的那个阿妹找找看?是不是?”
  “人家是看不中,我是在扯空。”
  “哈哈哈哈……”
  “老杜,还是叫你的大姐帮帮忙,菝我介绍一个。”同根走进传达室,坐了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20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35】想找个大学生

智者的曲线【小说】

【35】想找个大学生

  新上演的罗马尼亚故事片《橡树,十万火急!》吸引了县城的年轻人,元旦假期,许多中学生听说正在放一部打仗的外国电影,都筹集了一些钱,来县文化馆买票或等退票。
  售票的窗口关着,一角钱的门票,小贩们在卖二角五分。
  前两年的日本电影《追捕》,弄得老老少少的中国人是瞪起了眼睛,哦?原来日本是这样的?南斯拉夫的战争故事片《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桥》更使得男女们对英雄与战争有了另类的认识。
  “啊呀,柱子把我挡牢了。”
  诸葛兰珍、诸葛红梅坐下来以后,就听得旁边的一个人在抱怨。县文化馆有楼上楼下两层,有八根柱子,每一次放电影,总有那几个观众要吃亏。
  “我们运气。”兰珍轻轻地对红梅说。
  “小阿姐,同根阿哥没得看电影了?”
  “让他去,我们看。”
  “你不理他啦?”
  “谙,我不想同他好。”
  “大阿哥会不会不高兴啊?”
  “有可能,大姐在帮他。”
  “他人没有大阿哥长,吃香烟,牙齿都墨墨黑。”
  “他钱是不是很多,每次来,都买介多东西。”
  “我想他,肯定没大阿哥多,大阿哥是海军,每个月寄一百多块钞票给大姐。”
  兰珍若有所思。
  “红梅,我要想找个大学生。”
  “为啥啦?”
  “现在,大家都在考大学,过几年,都要有文化,单位里都是他们来领导了。”
  “他们会要你?”
  “不说了,不说了。看电影看电影,哦,呶!电影开始得勒!”兰珍发现坐在旁边的几位观众在听着自己与红梅的对话,就结束了话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22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36】海洋雄心

智者的曲线【小说】

【36】海洋雄心

  “什么时候我们自己有好钢,多造点军舰。”金可良沉浸在思绪里。
  “鱼雷艇不错,虽然小,但是,在海上跑得快,敌人打不着咱。”王方接着茬。
  “哎,我觉得有意思,老大哥的鱼雷艇那么小吨位,厕所倒是有两个,军官一个,水兵一个,为什么?”周熙文提问。
  “是哦!多放一点弹药可好,何必分两个。”
  “我想着他们注重条令,规定分开,就这样建。”
  “应从实战出发,有利于实战才是有用的设计。”周熙文的眼睛看着前方。
  “我看老大哥的潜水艇,设计的挺有水平。”王方把话题拉回主要方面。
  “那是我们才入门,什么都觉得人家好,还没有摸到细处。”金可良觉得有些累了,微微把眼睛眯了起来。
  交通船的速度慢了下来。
  学员们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聊着山南海北。
  太阳的光已经斜了,角度是越来越小,强度也是越来越小。
  港口里停着“老大哥”的军舰和潜艇,大大小小的商船也是“老大哥”的。
  “鱼雷艇太小了,只能在海岸跑,如果要跟敌人干,一定要用潜水艇。”周熙文一步跃上了岸,他的腿很长。
  王方走在后面,步子就比周熙文多用了好几步。
  “别好高骛远了,教官说了,没有十年,培养不出一个合格的潜艇军官。”
  金可良笑了,慢吞吞地说:“怪不得,所以厕所要分开,十年寒窗不能白白浪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22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37】水根探亲

智者的曲线【小说】
【37】水根探亲
  
       走着,看着,陆水根觉得街道的两旁,与离开的时候,还是老样子,没有变化。  
       从长途汽车站到家里有3、4里路,陆水根背着军用挎包,一只手拎着行李包,挺着胸,走得很神气,穿着蓝军装、一颗红星帽上正,革命红旗挂领边。  
       1970年的春节快要来了。  
       “我们水根是解放军。”   
       “我们水根是海军。”   
       这两句话是陆财福两夫妻的常用语,说起自己的儿子,做厨房师傅的陆财福是眯起了眼,比什么都高兴。  
       这顿年夜饭是陆水根探亲回家的第1顿晚饭。  
       下午,陆家的里里外外已经热闹了一番,水根家里早就摆好了所有的凳子、椅子,桌子上除了炒货,陆水根拿出了准备好的饼干、什锦糖,把已经打开的三个水果罐头放在桌子中央,每个罐头里各放了一个调羹。  
       高档的。
       陆水根一面招乎着来客,一面要给几个小学生讲战斗故事。  
       “水根叔叔,你打长抢还是打机关枪?”   
       “水根叔叔,你的军装是蓝的啊?”   
       一片热烈的气氛。  
       水根姆妈看着儿子,人长壮了,有一股以前没有的英气,高兴在心里,做娘的,总有一桩大事体挂了垳,就是水根的终生大事,要讨老婆的。  
       水根的婚事,做领导的,也记在心中,周熙文是再三叮嘱,趁探亲的10天,发扬敢打敢拼的优良作风,解决找对象的问题,安心在海军干,因为,周熙文知道,未来的09需要优秀的各路人才,陆水根是“金耳”,优秀的声纳兵。

[ 本帖最后由 周译you912 于 2009-8-23 11:29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23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38】扫雷大捷

智者的曲线

【38】扫雷大捷

  晚上,周熙文觉得极为闷热,是江南的秋老虎,还是情绪焦虑,自己也分不灵清。
  站着,坐着,又站起来,又坐下去。
  天上有许多星星,在闪烁,明月当空,中秋节快到了,周熙文想到了无时不刻关心着自己的妈妈,父亲的眼光又含着鼓励,出现在面前。
  “海军同志,侬放心!阿拉一定提早把事体做好。”
  周熙文一怔,造船厂的一位工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声音很洪亮,满怀着解放的豪情。
  一定是自己显得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使得工人同志们着急了。
  “谢谢你,同志!”周熙文站了起来,伸着双手。
  那位工人约四十岁出头,也伸出了双手,两双手紧紧地握着了一起。
  “阿拉姓于,是钳工,在沪滨造船厂做到现在,格点生活难佛到阿拉。海军同志,侬佛要急。”
  船坞的上下,一片弧光,胜过满天的星斗。
  周熙文拿起了自己的搪瓷茶缸,一口气喝下了半杯,定下神来,双眼紧视着面前的这一大堆图纸。虽然自己是电机系的学生,但是,造船的工艺还是头一次领教,脑子象一台雷达,将图纸上的粗实线、细实线、点划线们逐一扫描。
  革命人的力量是无穷的。
  四艘380吨的登陆艇被改装成扫雷艇,动力系统有1800匹马力,航速达八至十二节。
  扫雷大队的干部、战士们看到四艘大艇,不禁地欢呼起来。
  “小周,辛苦啦!”傅胜大队长拍着周熙文的肩膀。
  “苏联老大哥支援我们,拿到了十具扫雷器,又有了大艇,就有把握咯。”
  秋日的气爽,伴随着成功的来到。
  一枚,一枚,又一枚的锚雷,被捉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8-25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合并了看起来方便嘛。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8-25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28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

智者的曲线[小说]

[39]里奇的回家路

  枪声停了。
  飞机没有在天空中停留了,全部飞回去了,飞机是从海上的航母上面起飞的。
  飞机扔下来的凝固汽油弹依然在燃烧。
  能站起来的男儿们都站起来了。
  奥利佛连长看了看四周,没有里奇上士,他到哪里去啦?不是一直在并肩作战,打退了攻击者。
  在长长又弯弯的道路上,海一师的车队、人流在缓缓地向前滚动。白茫茫的雪野中,穿着力士靴的官兵们或坐在车上,或拖步行走,人人精神高度紧张,就怕从两侧的低坡上,不时地冒出一支支吹着冲锋号而来的中国战士。
  他们长着一样的脸庞,分不清军官与士兵,无畏而顽固,宁肯在弹雨中醉卧沙场,决不后退。
  太阳下山了。
  气温随着阳光的消失,又陡然下滑了。
  “真冷!”里奇上士觉得。
  靠一针吗啡,伤口的痛是好了,但是,想动弹一下,却是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
  里奇是佐治亚人,家乡是南方,再冷,也没有那么冷,有绿水翠山,秀丽的小镇。
  “上尉,我们能走脱吗?”里奇上士又想问问连长,我们现在到了哪啦?
  “我想回家啦!”里奇对自己说。
  奥利佛上尉知道,前面的路还长,到海边,才会有办法,海军的舰船,会带着大家离开这个陷井。
  “连长,上尉。”一声轻轻的呼唤。
  奥利佛上尉看了前后,觉得声音来自侧前方的那辆十轮大道奇卡车上面。
  “上士,里奇上士。”
  奥利佛连长急步跨了过来。
  “你放心,我会带着我的连队,一个不落地回去。”
  “我要回去。”里奇对着天空。
  十年了,自从扛起枪,里奇离开家乡己经有十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8-28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3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

智者的曲线【小说】

【40】马梅活着

  追击!追击!
  奚保定的眼睛红了。
  上帝保佑被追击者。
  在强有力的空中掩护下,有着优势火力的海一师官兵们终于冲出了重围。
  上帝没有保佑追击者。
  冻饿交加的009兵团的干部、战士眼睁睁地看着对手不断地闯关远走。
  看着在雪地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同志们,奚保定只有一个信念,追上去!
  就算你跑得再快,总快不过我的四个轮子。其实,快是次要的,关键是海一师的官兵们能在车上休息,恢复体力。有汽车,奥利佛上尉就有决心把全连的人,不论是死是活,都带到海边。
  009兵团的干部、战士,是特殊材料做成的。
  军首长的命令,集合起所有能战斗的人员,追上去,歼灭海一师。
  人的勇气被发挥到了极致。
  奚保定就是这群追击者的一员,他冲在第一个。
  是激动?还是饿?奚保定的眼前是模糊。那天,穿过被炮火封锁的山脊时,落在自己脚边的那只白晳的女人的脚,不是马梅的脚,这个明州姑娘的命挺大,前天,她还一瘸一拐地在照顾伤员呢,真勇敢。
  马梅活着,给奚保定增添了火气与情怀。
  马梅的笑很甜,一笑就是两个大酒窝。江南的海边,海风不是咸的,是甜的。奚保定的书生意识潜伏在深处。
  那么,这只脚是谁的?肯定是一个女人,她死了。
  “奚干事,听说你是北平的大学生,会说英语。”马梅对奚保定说过的唯一的一句话。
  “我,正在努力学习军事技术,手榴弹能扔45米了。”奚保定对马梅说过的唯一的一句话。
  那次,军政治部在15团进行摸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9-20 10:08 , Processed in 0.14933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