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917|回复: 130

智者的曲线[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2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一

智者的曲线[小说]

(1)老艇长的晚餐

  “陆水根”。
  周熙文艇长的眼神不像是一个搏击涌浪的海军将领,而是一位慈祥的老太太。
  “好的时候,我们天天会餐;糟的年月,我们吃豆腐渣。”说着,周熙文把酒瓶递给了陆水根。是一瓶茅台。
  陆水根拿起酒瓶,熟练地打开盖子,给周熙文满满地斟上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上了酒。
  “首长请吧!”
  “你还跟我来这一套?”
  “你是老上级,我一辈子就在09上,你是将军,我现在肩上已没有星了,09的编外人员。”
  “这牢骚发起来,可以不分时候。”周熙文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笑意,在这背后,露出了一个同情的符号。在他的脑子里,陆水根就是一个幽默的小伙子。
  “我心脏不好,经不起冲击。有事,你找刘建军吗!他是个明察秋毫的家伙,年轻时就是一个追根抓底的脾气,不会亏待你的,回地方吧。”
两人举杯,眼神碰在了同一个点上,无言。
  “乒”,轻轻地一声。
  周熙文咪了一小口,放下了酒杯。陆水根看了一眼,也咪了一小口,接着,也放下了酒杯。
  菜是干休所的厨师到周熙文的家里来烧的,不多,就四个热炒菜,一个蛋汤。考虑到陆水根是江南水乡的根子,周熙文关照厨师小吕,专门做了一份清蒸鲈鱼,特地放了上好的火腿。
  一阵凉风吹来,窗帘被舞动了,空气缓缓地流动着,一股酒香渐渐地弥漫着,填满了整个房间,又伴着风儿,走向


[ 本帖最后由 乌鸦扬名 于 2009-1-21 10:45 编辑 ]
发表于 2009-1-12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艇长大概很喜欢陆水根,眼神都象老太太了。。呵呵,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3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2)阳光下的蠕动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二


(2)阳光下的蠕动

  坐在地平线上是一种幸福的姿势。
  从古到今,下级见到上司只能站着,有皇上的年月,臣下见着真龙天子要跪下,只听得大英帝国的战时首相温斯敦·邱吉尔说:养生之道,能坐着的时候,决不站着;能躺着的时候,决不坐着。
  在潜水艇里面,既使是躺着,陆水根感觉上还是涌浪波涛。海面上风平浪静,阳光非常眩目,琴岛港是不冻天然良港,虽然是12月25日,水上没有一丝冰,海水是这样的湛蓝,要是周译在这样的美景之下,说不准会赋诗。
  姥山湾的海岸线挺弯弯的,岸上丘丘连连,恍若高庄馒头,不论高高尖顶,还是低低乳沟,植被保护的不错,从飞机上向这一片土地俯视,绿绿的,没有人工划的线。
  凌晨3时许,周熙文艇长的手表可是准确,3时整,09艇启动了。
  整座山是空的,水下,09艇出击了,全世界的军眼都盯住09的,可,09艇的一切都注定是秘密,从艇长到普通水兵,都是09的儿子,陆水根也成为了秘密。
  地球上,一只蚂蚁从甲点走到乙点,蚂蚁自己以为走的是一条直线。科学巨人爱因斯坦看着这只蚂蚁,温和地说:您走的是一条弧线,因为地球是圆的。
  周熙文艇长的眼睛紧紧盯住面前的纸质海图,09艇的此次航行的第一段落,是从母港到B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3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小说

贴一起嘛,这样看起来多麻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4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三/(3)简约的B点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三

智者的曲线[小说]
(3)简约的B点

  空调器出口送来的风是快速运动的,陆水根坐在工作台面前,眼睛紧紧地盯住声纳屏,呼吸非常的匀称,修练的效果开始显现出来了。
  头脑的一切细胞按指定计划运动,周熙文艇长的面部显出了胸有成竹的符号,眼神没有离开面前的海图。
  陆水根的脑海中忽然闪出想回头看看艇长的念头,一晃,就没有了,声纳波是如此的美妙,在连续的跳舞,美!连最漂亮的姑娘都比不上。
  南方,陆军的一线部队都已经在战壕中,弹药堆放在公路边,象一座座山。北方,三个指向的炮位,昂起了头,雪下在兴安岭的密林身上,西伯利亚深处的寒风总是不停,似乎无穷无尽。
  舰队的20艘柴电常规潜水艇已经组成了五个支队,如一把珍珠,被撒在这条海上大道的周围,而关键的B点,尤如是诸葛亮六出祁山的第1次进军中途的街亭要地,核潜艇09号,这一次受命在海中街亭,当道扎营,盘整出全部的舰队实力,用强悍的水下攻击能力,支持水面舰只,威慑远东的任何海上力量。
 “政委,来杯咖啡?”周熙文艇长轻轻地问。
 “不用。”奚政委同样轻轻地回答。
  周熙文艇长抬起左手腕看看手表,指针又一次走向了3字。12个小时过去了,一半的航程过了,其实,B点是简约的,离开海岸线的直线路程,在海图上看,不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4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作者继续精彩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4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作者编辑大题目,把后面的一去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5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5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6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四/(4)金子做的核潜艇

(4)金子做的核潜艇

  09号核潜艇是“独养儿子”,只有这么一艘,这09艇是用金子做的,价值连城,不,应该说是无价之宝,有了09号核潜艇,海军的脊粱变硬。
  艇长周熙文和政委奚保定都是正军级干部,虽然,都是50岁,年龄相同,但是,周熙文的花白头发使得外表上看起来要比奚保定要老相,
  在奶白色的灯光下,周熙文艇长的脸显得很白,与近1米80厘米的身材相比,周熙文的脸形略微小了一些,鼻梁很高,两眼稍下凹,有穿透力的眼神好象要把前面的人与物全部洞穿。
  短短的头发是周夫人顾小雪的杰作,从结婚的那一天起,不,实际上是公开恋情的那一天起,给周熙文理发的,就只有顾小雪。
  “我去小便。”奚保定站起身来,走了。
  十分种以后。
  “报告艇长,B点到了。”副艇长黄军陶向周熙文艇长报告,
  “保持静默。计划不变。”周熙文艇长没有正眼看着黄军陶副艇长。
  当黄军陶副艇长的背影对着周熙文的时候,周熙文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左手腕上的手表,指针过了3字。
  这么准?简直令人困惑。
  欧几里德说:三角形的三内角之和等于180度;黎曼说:三角形的三内角之和大于180度;罗巴切夫斯基说:三角形的三内角之和小于180度。
  周熙文的脑海转动着:09号的航迹不是一条用任何数学函数式可解析出来的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五/(5)元旦的快活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五
(5)元旦的快活

  元旦不知不觉地来了,海面上,泛着深蓝,是一个阴天。
  云儿一会象孩子的笑脸,一会象母亲的脚掌,低低的,不停的变化着花样。
  陆水根是水乡东湖县人,父亲陆家福在县城厢镇中学食堂当厨师,从小,陆水根最喜欢吃鱼,真是一条水中长出的根子。
  09号核潜艇就象是一条庞大的虎鲸,静静地在洋水中游弋着,巨艇的周边,鱼群环绕,海水中的生灵不担心这一粒黑黑的钢铁水滴,似乎知道,钢铁水滴来自人类的手艺,不同寻常,非我族类。
  陆水根已经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没有吃鱼了,当然,不知道B点的天空有没有阳光,生活在奶白色的灯光里,脸色变得越来越白,一根根黑色的胡子在嘴的上边和下部越长越带劲。
  天上靠雷达,水下依声纳。没有眼睛,“泰达尼克”号撞上了冰山。
  声纳的力量在海洋的深处,波的运用,鱼儿可是走在人类的前头,在咸的水中,鱼儿没有一丝不适,睁大了眼睛,寻找自己的游路。
  新年到了,奚保定政委走遍了所有的战斗岗位,与在地面上的表现迥然相异,没有说一个字,没有用手拍任何一个值守干部、战士的肩。只有那一双丰富的眼睛的神情里,吐出了三个字:元旦好!
  来到了潜艇的后部的生活舱,奚保定终于说话了:“在玩什么呢?”
  “华容道。”机电长刘建军第一个回答。
  周熙文艇长的娱乐项目,就是09号的一切娱乐,中国经典游戏――华容道,就是09的元旦的快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9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六/(6)舰长的定规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六
(6)舰长的定规

  周熙文是南方人,父亲周松乔一直在南京的官办铁路工厂当工程师,受父亲的职业影响,周熙文从省立第一中学毕业后,就直奔之江大学电机系,那是日本人投降的2个月以后的事情。
  西方的海军人士曰:“朝炮声方向驶去就是舰长的不成文的规定。”
  周熙文艇长知道,元旦以后又是七天过去了,身后的一个柴电潜水艇支队回撤了,再靠北,同样,剩下了一个支队,09号的压力陡然上升。
  陆水根从不玩“华容道”。除了闭目养神,有了一个新的爱好――收集邮票。这一刻,陆水根躺在铺位上,拿着自制的邮票册,睡着了。
  30岁的陆水根是09号的老兵了,与年轻的伙伴们不一样,陆水根不但有老婆,还有一个女儿,已经3岁周岁的陆雨燕。去年的11月,老婆又下了一个崽,陆家是添了一个丁。09号核潜艇出海的那一天,儿子陆冰宏刚满月,名字都是舰队的宣传科长甘定祖给冠名的,雨有水,冰有水,水有根。
  每一次,坐在声纳仪前的陆水根,呼吸匀称。可是,那一天,收到儿子出生的电报,手都颤动了,喜极而无泪,陆家传宗接代,后继有人。
  “人生不够百,久藏千年忧。”奚保定政委坐在周熙文艇长的旁边,脑子里在独白。
  空调器的出口在有力的送风。
  去年8月底,周熙文曾经回过一次家,顾小雪对儿子靠上大学是高兴得了不得,午夜里,她问周熙文:“拿什么谢我?”神情中,有姑娘般的纯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0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七/(7)小雪的温暖

(7)小雪的温暖

  8月份,二儿子周立方考上了北方电力学院电机系,周熙文回来送别。
  身材矮矮的顾小雪是的学俄语的军校学生,还没有毕业,就成为外军专家的翻译,课堂上,她站在粗壮的卡文斯基海军中校旁边,就如同是一个小女孩子。练则熟,越说,她的语言天赋越是展现的超强,与此同时,对海军,特别是舰艇的专用名词、术语,滚瓜烂熟。
  潜艇学员们来自五湖四海,周熙文原来学的是英语,初次接触海军潜水艇的军事指挥知识,己经使他把所有精力集中到一个点上,军事技术和动手能力越来越强,语言功力陡然下滑。
  周熙文自嘲是能量守恒,长了人中,短了鼻子。学院的同学们则笑话周熙文,说他被顾小雪迷住了,潜意识里把她当成自己的另一半,学不了这门外语了。
  玩笑是开不得的,这一说的后果是周顾恋情的大爆炸。建军节的前一天晚上,会餐,周熙文这个南方佬的酒量不弱,开场不久,就敬了卡文斯基海军中校一杯。
  “周周,您要把顾顾从我这里夺走?没那么容易,如果你把我干掉了,才行。”卡文斯基海军中校一边说着,一边又朝自己的酒杯满满的加上了一杯。
  “有什么哪?不过是几杯伏特加,熙文,加上!”顾小雪站起身来,又打开了一瓶。她的身体靠着周熙文。
  已经30岁的周熙文一下子感到了女性的体香,顾小雪拥有饱满的酥胸。
       章院长和徐政委都走过来了,专家组的外军讲师们围过来了,人们一下子鸦雀无声,盯着首长的脸。
  列夫·托尔斯泰:“天气突然变了,变得闷热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八/(8)娱乐的晚餐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八

(8)娱乐的晚餐


  “八一”建军节的晚宴加上了周顾卡文斯基的三角会战。庄严之后是热情。
  “中校同志,我敬您一杯,我的师长,我的朋友!”周熙文镇静地走到卡文斯基的面前,用俄语说,举起,一仰而杯中见底。
  顾小雪走到卡文斯基海军中校的右边,双手搂住他的右肩,踮起了脚,轻轻地吻了他的右颊。她挽着卡文斯基的右臂,动情地看着他那双淡蓝色的眼睛。
  卡文斯基用左手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一片掌声。
  “周熙文,是你挑战中校的,卡文斯基海军中校同志应战了。”徐政委笑了。
  “我们鼓鼓掌,给卡文斯基海军中校同志加油!”章院长心里明白,周熙文是卡文斯基海军中校最欣赏的学员,今天,他要为周熙文赢得顾小雪。
  “加油!乌拉!加油!乌拉!”里三层,外三层,欢声雷动,桌上的空酒瓶一只又一只。
  会餐的主角不是周熙文,不是卡文斯基,而是顾小雪。
  “周,我的永运的好朋友,我会祝福你和顾的,她是一个好姑娘,你要好好照顾她。”满脸通红的卡文斯基对着周熙文的耳朵轻轻地用英语说。
  周熙文感到一股热气涌入头顶心,酒劲上来了,对着顾小雪,倒了下去。
       6个月以后,组织上批准了,婚事真的成功了。
  专家组回去了。卡文斯基海军中校在周熙文与顾小雪进洞房的7天前,回国了。
  “最合适的战斗武器,而且建造速度又快——与建立一支舰队相比――那就是潜艇。”德国海军总司令兼潜艇部队司令卡尔·邓尼茨海军元帅。
  课堂,周熙文听顾小雪在翻译老师的讲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1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九/(9)诸葛菊芳的四兄妹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九/(9)诸葛菊芳的四兄妹
(9)诸葛菊芳的四兄妹

  “我们水根的儿子!”
  诸葛菊芳抱起儿子,裹起了“蜡烛包”,儿子还甜甜地睡着。今天是元旦,南方的冬天是湿湿的冷,天上,微微露出一缕阳光。
  “兰珍,你去菜场买点五花肉,再买一条鲫鱼回来,油冬儿菜拎一把回来。”对二妹诸葛兰珍作了指示,菊芳走出门来,顺着走廊,到转弯边楼梯上的小房间,看看弟弟国庆有没有在看书复习。
  瘦瘦的国庆在诸葛四兄妹中排行老三,穿着一件海夫绒领子的蓝棉大袍,坐着,在看书了,两眼稍稍有一点红。教授数学的吴昆仑老师不是吃素的,东湖县中学数学界里的一只鼎,诸葛国庆非常崇拜吴老师。戴着厚玻璃深度近视眼镜的吴昆仑说一不二,布置在20张大纸上面的习题要求学生们在元旦期间做好。平面解析几何的题目有20道,国庆心中想着,要好好再看看书。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诸葛国庆一心报考空军气象学院,或者和姐夫陆水根一样,去报考舰艇学院当海军去。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麦哲伦的航行使欧洲人对南方大陆幅员的辽阔有了模模糊糊的认识。”
  1970年代末的中国青年,对于自己的未来有极大的梦想,但是,广阔天地尤如新大陆,每个人的发展道路不是自己事先能设计好的。
  小妹诸葛红梅刚刚起床,不声不响,拿着牙杯牙刷牙膏,走到公用自来水池边。水管上绕着稻草绳,没有结冰,红梅拧开水龙头,“嘘嘘”,一股汽先被挤了出来,然后,水流出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10)我要考上大学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10)我要考上大学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

(10)我要考上大学

  快到中午,整个楼道里是很热闹了。
  邮局职工的宿舍,两层楼的砖木房子,楼梯从中间往上,走破了一楼,所以,一楼七间房有7户人家,二楼多了一个楼梯间,有8间房,也住着7户人家。
  “全靠我们水根!”
  诸葛菊芳刚刚从城厢镇邮政所上调到县邮局机关的晨光,东湖县人武部孙南樟部长就代表县委领导找到县邮政局曹财福书记,特别的照顾,分给她两间房。
  诸葛国庆已经连牢两年高考未中,在第三次高复了。
  第一次高考,差了50多分,怪不得国庆,一直在乡下的区中心中学读到高二,水平有限。第一年恢复全国高考制度,全国的大学只招了30余万人,这个“文革”运动搞得国家都已经十年没有正式高考了,大家拼着性命一道轧独木桥,国庆是应届高中毕业生,吃亏了。
  第二年,国庆的成绩大有长进,活跃的思维力被激起了,姐夫陆水根在琴岛市新华书店排队买了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寄给大阿姐转送给诸葛国庆,使他充满了拼搏的动力。
  狄更斯:“顽强的毅力可以征服世界上任何一座高峰。”
  五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国庆放下了数学习题纸,闭了闭有点模糊的眼睛,站起身来,拿起放在饭桌上的竹壳热水瓶,拔出软木塞,往自己的搪瓷茶杯里加了满满一杯开水,一口一口的喝起茶来,茶泡得很浓,有一点苦味。
  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人人都甘撒热血写春秋,诸葛国庆努力争取考上大学,这实际上关系到以后,自己是穿草鞋还是穿皮鞋的根本路线问题。
       事在人为。国庆排除一切杂念,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一/(11)翻身得解放哦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一/(11)翻身得解放哦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一

(11)翻身得解放哦


  周熙文的三个儿女之中,长子周平方高中未毕业就入伍了。军人出身的周顾二人把军队当成培养儿子的大舞台,希望平方从基层当兵做起,报读军校,可是三年下来,周平方压根对部队没有情感,报读军队院校是谈都不要谈,只想复员回地方。
  老二周立方是顾小雪的骄傲,从小是一个数学天才,放学以后,马上能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做完了。一次,期末考试的两道一元二次方程题解错了,立方在整整一个暑假里闭门不出,钻研方程的运算,查漏补缺以后,周立方在学校的两次数学竞赛中都获得二等奖。
  顾小雪深深地感到舒了一口气,整个夏天,就是围着儿子转。
  8月下旬,周熙文回来这一天,周立方和考上大学的几个同学外出旅游去了,想趁开学前的十几天,彻底放松一下,家里只剩下顾小雪和女儿,正在读初一的周春炯。
  午夜,月光非常明亮,小雪关了灯,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只听得电扇的叶片转动的呼呼声,熙文靠在床沿上,微微眯着眼睛,脑子里是少有的一片空白。
  “哎!你要怎么样谢我?”
  “为你服务。”
  “去你的,还不是我为你服务。”小雪笑了。“今天你在下面,我要翻身得解放哦。”
  “服从命令听指挥。”借着月光的余亮,熙文看到了女人的身体,顾小雪人矮,主要是腿短,才42岁,两只圆盘形的乳房只是微微下垂,极为丰满。
  小雪拿出了做姑娘时的热情,掀掉了盖在熙文身上的毛巾被。“啊?原来已经光了!”
  “不打无准备之仗吗。”
  “你这家伙!”
  房龙:“北方人明白只有快活的鹅才能生出叫人欢喜的宝贝金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二/(12)春炯的红眼睛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二/(12)春炯的红眼睛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二

(12)春炯的红眼睛

  门开了一条缝,周春炯被声音惊醒了,走过来了,这时,已经过了夜12点。
  这叫声是女人的,太陌生了,怎是这样的叫声?
  春炯没有穿拖鞋,赤着双脚轻轻地,顺着声音向发出声音的房间移动,一步,一步。夜静悄悄的,连平日鸣个不停的蝉儿,今天也休息了。
  春炯把耳朵靠近门,没错,父母的房间平日都不关的,周熙文回来的时间太少了,顾小雪是不关门的。今天,关上了?春炯的心越跳越快。
  到底在干什么?周春炯害怕,脚步轻轻的,整个身体在倒退了,回去吧!睡觉吧。
  走了几步,周春炯觉得脑子发麻,神差鬼使地移向了那扇房门。右手轻轻地握住球形门把向顺时针方向慢慢地、慢慢地转动,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春炯被床上的画面惊得定了格,这是她从未看到的父母的形像。
  轻柔的月光照着大地,顾小雪进入了亢奋的状态,她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快乐的世界,20年来,周熙文和顾小雪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不会超过2年。
       三个孩子出生时,周熙文有两次是到了孩子降生后,才赶到医院的。顾小雪一个女人带大了三个儿女,今天,周立方考上了大学,自己一下子感到轻松了许多,小雪啊!我要放声歌唱。
     “都成了一把骨头了。”小雪抚摸着熙文的前胸,看到他那花白的头发,心中一阵酸楚。
  “肉都给小雪啦。”
  “我才不要,我一直就多余。”小雪骑跨在自己男人的身上,拼力前后摇动着。
  春炯看着,心想,男人女人的世界是……
  公元前1世纪的罗马诗人克雷特:“在床上,任何状态都是被赞许的,因为这是人的秘密场所,也是人生的核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三/(13)解析华容道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三/(13)解析华容道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三

(13)解析华容道

    “我喝茶,要来一杯吗?”奚保定政委轻声地问周熙文艇长。
    “我喝咖啡,要尝一尝吗?”周熙文艇长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自己的不锈纲杯,大大地喝了一口已经变凉的咖啡。
  又是7天过去了。
  所有的人虽然不知道南方的战斗究竟在哪一天拉弦冒火花,但是,他们心中的预感是一致的,应当是快了。
    “我们两个人都不抽烟,倒是省钱了。”奚保定开了一句玩笑。
    “能省多少钱?我没算过。”周熙文笑了。
  历史学家黄仁宇:“吴国也不马虎将事,他们建造了水中障碍,还在江面窄处以铁索横贯。”
  大海无垠,深浅莫见,巨量的空间是潜水艇的回旋之地,可怕的危险就藏在海平面以下。时代变了,手段变了。
    “同志们在玩华容道,他们觉得这个游戏永运玩不厌。只是战士们总要问:关公真的放了曹操?”周熙文艇长聊起了天,他觉得应放松一下神经系统。
    “我的观点没变,是诸葛亮的主意,他认为若杀掉了曹操,北方将群龙无首,出现分裂,而刘备的力量太弱,不能制衡孙权,造成的局面是孙仲谋一家迅速发展而独大,三角的平衡会失去。”奚保定政委不加思考,慢吞吞地说。
       他是参加过朝鲜停战谈判的工作人员,投笔从戎以前,在大学里修过2年的世界历史,是时间与形势的拧结,把他从一个后备学者变成了职业军人。
  09号核潜艇又向深处下潜。
  这时,陆水根静静地躺在铺位中,进入了浅睡眠状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四(14)海水到底有多少?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四(14)/海水到底有多少?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四

(14)海水到底有多少?

  前所未有的紧张使陆水根很快就入睡了。他没有象往常那样要拿出邮票册,看一遍,再静静地做一次深呼吸,再睡着了。
  没有女人在身边,就和海上前辈们一样,就将一件替代的事拿来做安慰。在基地的宿舍里,陆水根把诸葛菊芳每次寄来的信的信封都小心的收集起来,每个月做一次细生活,用大剪刀把信封上的帖着纪念邮票的那一小部分都小心地剪下来,用自己的搪瓷杯子盛满清水,将一小块一小块的含有邮票的纸片轻轻地放入盛在杯里的水中。
  每一次,陆水根看着搪瓷杯子的水,就觉着这就是大海,而,那一块块的纸片,他总觉得就如同是一艘艘的潜水艇。开始,纸片们还都飘浮在杯中的水面上,慢慢地,纸片都吸足了水分,越来越重,沉下去,沉下去。
  陆水根看的水是够多了,泉眼、水溪、池塘、小河、湖泊、大江,都不足以拉动水根,就是海水最使陆水根感觉神秘,感觉振动。
  海水到底是哪里流出来?对陆水根来说,是要搞清楚的问题,可是,没弄明白。海水到底有多少?我们的潜水艇能躲着,使他(她)们发现不了我们。
  周熙文艇长有一次说,海水约有13380亿立方米,占据了地球表面的四分之三。
  诸葛菊芳有一次说,“水根,侬到底拉哈何里?”水根从来不说潜艇的事。
       现在,水根每月给菊芳寄150块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五/(15)还喝伏特加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五/(15)还喝伏特加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五

(15)还喝伏特加

  09号核潜艇依然是水下力量的中坚。四支常规柴电潜艇力量被分成两班在对倒,都是在回去补充燃料和食品以后再回来游弋。
  宽畅的海湾没有冰,早上,太阳积极地爬升起来,一点儿都不费力,似乎想快快地给这座军港以温暖。
  阳光照在白白的墙壁的下端,增加了暖意。
  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卡文斯基海军中将没有再看刚送来的密件一眼,而是,微微侧转头,用余光观察着宽大的立面玻璃窗外的雪景。
  军舰披着银装,昨夜是一夜的飞雪,水兵们正在清理基地的道路上的积雪,值班的军官在指挥着军舰上的水兵们扫除各处战位的白色,以便蓝黑的矫健的身形再现于港湾。
  周末的轻松还是浮上来了。
     “科芭耶娃少校同志,请留一下。”卡文斯基海军中将站了起来。
     “我想请您一起,共进晚餐,今天是周六,可以吗?”
     “今天,您不去舞会?”科芭耶娃海军少校有些惊呀。
    “今天的舞会?哦,我不去了。”
    “对不起,将军同志,薇拉和娜佳今天都要回来,我想和她们谈谈升学的事情。”
    “好吧!那就以后,我再邀请您。”卡文斯基中将心中有些失落,不过脸上还是泛出微笑,他转过身去,又回到自己的座椅,坐了下来。
  卡文斯基海军中将再一次拿起了舰队参谋部的情报部门送来的报告,全篇都是有关周熙文的潜艇情况的分析汇总。
    “这个猪娘养的!”心中狠狠地骂了一句。
  情绪发过以后,卡文斯基海军中将用左手拿起了咖啡杯,慢慢地喝了一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六/(16)没有想到奚在09号上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六/(16)没有想到奚在09号上
智者的曲线[小说]之十六

(16)没有想到奚在09号上

  用在大风口的呼啸声,风儿好象想证明自己是强有力的。
  天刚朦朦地吐出一丝白光,威廉·切斯特·布洛克海军准将醒了。但是,今天,他没有象往常一样马上起身,而是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双眼不紧张地注视着,一幕又一幕的场景浮现在眼的正前方。
  昨天是平安夜,布洛克海军准将去了303号潜艇,与值班的军官们一起喝了一小杯啤酒,算是欢庆圣诞,又走到一个一个的战位,与水兵们握了手,小伙子们情绪高昂,觉得很有意思,在军舰上度过一个节日。
  回家后,妻子在等他,因为布洛克已经对夫人说了,舰队司令悄悄地透了风,总统已经签署了文件,就等国会批准,布洛克准将要正式成为海军少将了。
  布洛克夫人倒了两杯香槟,祝贺丈夫事业有成,从亚特兰大来的小伙子一转眼都55岁了,她和他一起生活了33年,从查尔斯顿港出来的大姑娘都58岁了,将军比夫人要小3岁。
  常年的海上军旅生涯使布洛克的外貌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很多,花白的头发显得很薄,顶部的头发勉强把脑门掩护住,海风把布洛克的脸吹成了铜色,刻上了深深的年轮。
  琼·威廉姆斯·布洛克已经十年没有做有薪水的工作了,自从最小的儿子汤姆进州立大学以后,将军和夫人感到轻松了许多,琼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丈夫的身上,家庭生活的第二个初春开始了。
  “我没有想到奚在09号上。”
  真是巧!朝鲜一别都已经25年,奚保定,你肯定记得我,那个海军中尉布洛克。
  如今,我和你不打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之十七/(17)突然的喜好

智者的曲线之十七/(17)突然的喜好

           

  琼发动了汽车,她记得城里有一家不大的超市,是一个香港人开的,里面有许多东方食品,是有中国茶的。
  布洛克将军今天是心血来潮,临走时,特别关照琼,他想喝点中国茶,是一种带茉莉花的小茶片,用热水将放在中国小茶壶的茶叶泡开,趁热喝。又想吃点大米饭,要琼去买点亚洲香米。
  上了大道,不一会,琼就到城里,拐过三个街区,就是那个购物广场。中间的停车区空空荡荡的,琼一面拔出车钥匙,一面侧过头,朝那家香港人的店面瞥了一眼,店开着。
  琼不紧不慢地走着,挺着胸,发胖的身材并没有减弱她的风度,她喜欢穿高跟鞋,可不喜欢香水,查尔斯顿港有海风,珍珠港有海风,从海上飘来的海腥味,她闻着,很香。
  一辈子,在海港打转,巴尔的摩、圣地亚哥、纽约,就是没去过中国,要是明年的夏天,有机会,去香港看看,品尝一下美妙的中国烤鸭,多好。
  “您好!太太,欢迎光临。”琼的思绪被一声轻轻的招呼叫停了。
  一个男人带着微笑站在店门外,花白头发,微微前倾,显得客气。店里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带着眼镜,笑着,站在收银机的后面。
  “我要买一点中国茶、亚洲米。”琼一面说着,走进店内,一面看着,货架上主要是食品,有中文、日文和英文的标签。
  “有,有。我们从香港华润行直接进货的。”男人走在琼的身边,保持着1米左右的距离。
  “太太,您要中国绿茶、乌龙茶还是花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9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者的曲线/(18)茉莉花茶

智者的曲线/(18)茉莉花茶

                  

  “是那种茉莉香的茶。”琼俯视了一下那个男人的眼睛。
  “茉莉花茶,我拿给您,太太。”
  “中国的大米,最好的。”琼看见大米的货架上品牌不少,就不想过去了。
  “有的,精米。”
  那个男人麻利地推起一辆小购物车,将米袋和一小袋茶轻轻地安入车里。
  “太太,您还要一些什么?”
  琼看见不远处是酒类货架,一种贴着红色包纸的酒瓶使她的目光停留了几秒钟,不过纸上的亚洲文字看上去象天书。
  “这是一种中国南方酒,叫做黄酒。是大米和泉水酿的。您觉得好吗?太太。”男人是精细的,琼的目光的短暂停留都没有逃脱他的扫描。
  “我听说中国酒是白色的。”琼是从切斯特的故事里听说的,布洛克曾经在中国北方的琴岛港呆了一年有余,会讲中国的故事。
  “有,大曲。您想品尝吗?”
  “好,好吧。来一瓶白色的中国酒,最好的。”琼不禁微笑了。
  不一会,老板来了,一手拿着一只白色瓷瓶,一手拿着一只红色包纸的小酒瓶。
  “我没要那个酒。”琼有些不快,眼睛看着红色包纸上的亚洲文字。
  “我和我太太送给您的礼物。圣诞快乐!”男人的眼睛里闪着隐约的泪花,不易察觉。
  “谢谢!我不能收。我要了,我会付钱。”琼感到有一丝歉意,对这对夫妻开始有了好感。
  “先生,您的英语很流利。”
  “谢谢,太太。”
  “结账吧。”琼一面说着,一面走向收银台。
  “哦,我差一点忘了,我要一把中国茶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7-20 02:41 , Processed in 0.13626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