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05|回复: 3

244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9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44A,很简单的一组数字符号,广州市一路公共汽车的编号。从汇侨新城,到江南大道南。汇侨新城在广州的西北部,江南大道南在哪?在汇侨呆三年了,我至今没去过,只能估计在广州的南部。244A,从早上出发,可以穿越广州城,到达江南到道南。我在解放中下车,一起下车的有好几个,下了车,各分东西,像游进了大海的鱼,再上车,就见不着了。
  初冬,在家里感觉不出气温有多大的变化,出门,一转角,风一吹,才知道广州的风是很要命的。几个老北方嘟囔着,说广州这风是阴风,吹到骨子里去了。那风确实也冷得强劲,明明阳光明媚,也明明感觉到背脊被风吹得发凉。路上的人被风赶得步履踉跄,捂紧着乌着的嘴,眯了眼,也不再在乎头发乱了,而是想怎么像风一样划过去,直接到公车站。汇侨新城公车边,244A的候车客似乎一直都不少。自觉的,或者说素质高的,就去排队,一排,最壮观的时候,可以围着那个坪子绕一圈。没素质的,或赶时间的,也不去排队,三五个侯在最前面,自成一团,伺机上车。广州的老太婆不干了,在后面嚷嚷,嚷嚷也没用,不讲理的,不是嚷嚷几声就讲理了。于是,大家都不做声,或者对车站的管理已经司空见惯,对这乱象,已经熟视无睹。车上的司机只看着上车人的手,是投币,还是刷羊城通,而不管你是排队上来的,还是插队上来的,更不管你手的钱或卡,是从那里来的了。
  上了车,绷紧了脸,没上车的,焦急了脸,或茫然了脸。我觉得很奇怪,大家就住在这么一个小区,平常偶尔还能在小区的某一条道上迎头照面,怎么上车,大家都提高着警惕,都如陌人了?中国人向来就这么严肃,还是广州公交车上独有的景象?脸色轻松一点,或者面带微笑,就有那么难?真的很难,从春天到冬天,在244A上,我几乎没有见过一个温暖的面孔。谋生艰难,工作压力大,时间仓促,路上将发生什么、今天将会发生,都不可知,中国人的忧患意识,这时在公车上得到了强大发挥。一车活生生的人,像一车僵尸,活的眼,目不转睛的向着窗外,广州像连环画一样,被车窗千篇一律的照了一遍。
  车出了汇侨,有人下车,有人上车,上车的人把车挤成了罐头。所幸运的是,车内还是比较安全。敝人八月一天下班在广东工业大学站上280路车,车也挤,前门上不去,从后面上,上去就是一阵挤。过一站,一摸口袋,钱包没了。钱包里只有五十元多,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损失似乎不大,但是,补办一张身份证,却整整让我牵肠挂肚了两个多月!过了新市墟,244A也开始像其他的车一样便秘,下一个人,就像便秘的人排泄出一坨屎一样艰难。而上车的却不管里面如何挤,直接把244A当作了泰坦尼克号沉没后,水上的一块舢板。胳膊被车门夹住了,包包被车门夹住了,有人大喊,也有人以沉默坚持。司机只是一个工具,却负担几十条生命的安全,不能想,一想,就看见自己的小,如果有本事,怎么不去买私家车呢?作为小市民,或者民工,能每天按时的挤公交车,也是当下幸福生活的一部分了。
  争座位的人当然有,不过在车上已经罕见。排队的人,逐一上车,排在后面的人把车子前面后面都睃几眼,发现没座位了,就停止上车,等下一辆车。这样等座位的,有老人,也有很年轻的姑娘。车上的人,有座位的,见了老小残孕,还是能自动自愿站起来让座。也有人上了车,有座位也不坐,留着给需要的乘客。我一个朋友就很少坐,站着,有一天上来一个姑娘,他把自己前面的空间让了出来,自己伸了长长的手,抓住过道上最高的托手。那姑娘也看了他几眼,有很美丽的眼睛,有很干净的小脸蛋,也有很美丽的卷发。他不敢笑,即使他想表示以下友善,他也只是表现在心里。然后下了车跟我说,那姑娘真漂亮,下一次再遇到了,一定告诉她,自己喜欢她。如果是故事,或者后面有倾城之恋的风光。但是现实是,彼此能再244A上相遇,确实是缘分,但可能微乎其微。我坐了半年,也没有记住一张熟悉的脸。
  坐244A,半年了,也没去过江南大道南总站。我只是在解放中路下车,偶尔会坐过了头,在解放南路下车。我没有,从来没有想过要不要去江南大道南的总站看看。我在广州十年了,从来没有去过长隆夜间动物园,要不要去,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们在生活之外,生活的诗意,就像严肃的要求一样,已经被现代生活的节奏和消费文化所肢解。我们只有一些物质上的快感和忧愁。文明是城市的点缀,城市是需要一砖一瓦一条钢筋建设起来的,不是靠诗歌,也不靠口号,不是靠讲卫生建起来的。在城市里坐车,就像旅程,人生旅程。人生的意义,就是能禁得起反复的折腾。公交车就是,只要启动了,工作时间内都在运转。人生有不有目标,不重要,生活很重要,做一个高质量的人很重要。江南大道南是244A的目标?显然不是,还有汇侨新城总站,还有沿途的十几个车站,每一个车站下来的,都有不同的路要走,有不同的生活要过,有不同的娱乐自己的方式,也在用不同的方式建设城市。目标不一定在终点。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是生活,不管你乐意不乐意,你下了车,你就得接受。
  今天早上去坐车,汇侨新城总站244A的乘客还是往常那样,大部分人排着队,井井有条的伸长了脖子,一边有人在上车口挤成一团,准备跟排队的也拼一拼。这就是社会的缩影。抢上去的,有位置,排队的,没有位置。我前面的女孩上车的时候,旁边的男人也想插进去,司机站起来了,说:排队去,排队去。这是我半年以来第一次听到有司机勇敢的站出来维持秩序,我当时真的想举手向他致敬,但是我没有做,我很虚伪。上了车,像往日一样,找一个容得下双脚的空间,企稳身子,面对着窗,麻木着脸,看广州的风景。车开得很平稳,过沟坎的时候,司机还提前减速,我想,这司机这天气这日子……,我是不是越活越贱了?
  
发表于 2008-12-9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生活啊!

每次坐公共汽车就觉得毫无尊严、人生充满苦痛。因为司机总是满怀怨气,急刹车、急拐弯、遇到沟坎快速行驶,从整个车厢的人仰马翻中得到某些病态的快慰。基本上,上公交车就觉得自动沦为畜类,不再是人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9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助理昨天给我Q一个单,原来是他整理了我2008年在网上被平面媒体发布的东西,我看看,然后用括号说明情况,现跟在这贴里,心情很平静.

《雪落在湘南》2008年第一期作家天地杂志  署名欧阳杏蓬(网络留言)
《雪落在湘南 2008-02-05新快报     署名欧阳杏蓬(无通知)
《雪落在湘南》2008-3-20今日女报      署名不详(无通知)
《做好腊肉好过年》2008-02-06新快报     署名欧阳杏蓬(无通知)
《生命里的黄水寺》2008第23期社区          署名欧阳杏蓬(无通知)
《那个五月雨落如注》2008中国戏剧出版社 《龙门震语》署名欧阳杏蓬(有样书)
《鼓乐声》2008湖南电子音像出版社 《芙蓉花开》署名欧阳杏蓬(有样书)
《昌蒲 血鸭 雄黄酒  》2008.6《楚风》月报   署名欧阳杏蓬(网络有留言)
《昌蒲 血鸭 雄黄酒  》2008.6.4南国早报   署名欧阳杏蓬(有通知)
《水边的六月 》2008.7.11湘声报   署名欧阳杏蓬(无通知)
《野蕨 草蘑 清明花 》2008.7.11南国早报   署名欧阳杏蓬(有样报)
《 汶川  北川   我与你们在一起》2008.5陶城报   署名欧阳杏蓬(有样报)
《两块钱改变了这个世界? 》2008.3.13新快报   署名欧阳杏蓬(无通知)
发表于 2008-12-9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平静就好
能平静对待一切的人说明心境上已经超越了其他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7 00:06 , Processed in 0.05447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