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64|回复: 9

旅途 在夜的大地上穿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24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旅途的目的地,不一定是风景名胜,我的旅途目的是生活。

  为了生活,我踏上旅途。

  宁远在湘南,是最大的农业县之一,地貌山岭田园交错,溪河星罗棋布。

  宁远也是湖南最古老的文化源头之一,九疑山因舜帝陵寝而名扬天下。

  当年,我只是一个懵懂的年轻农民,不想跟父辈过一样的生活,在宁远也没有更好的出路的时候,我只有离开,以到外面发展为借口。其时,很多青年人拎了大包小包离开,成群结队的凑在一起,一起离开宁远。而我的记忆里,我只是一个人,父亲把我送出门,他就去忙他的去了,我一个人踏上旅途。从宁远到广州,都是下午的车,次日上午到广州。上车,看窗外,青山和城市连在一起,桔黄的夕阳光辉洒在面前的空地上,心里很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苍凉酸楚。车里的老乡我一个也不认识,他们在一起,抽烟,磕瓜子,聊天,交换找工信息。我一个人默默的望着窗外,看着苍黄的阳光,即将远离的父母,即将碰触的远方,我一边惆怅,也一边告诫自己振作起来,别让人看到我的悲伤和落魄。

  这是一片美丽的大地。

  车出宁远,路在平地、田园、河畔和山间逶迤。

  两边的村庄,像一个一个沉默的母亲,无力的样子,揪紧了我的心。而田园劳作的农民,山脚下牧牛的孩子,那些大片大片在车窗晃过的油茶树李子树和枞树,像一张一张熟悉的面孔,在跟我依依不舍。我刚在这片土地上劳作过,撒下的种子,侍弄过的庄稼,都在身后了,我再也不能抚摸它们了。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一晃而过的山水,心里在呼喊,我一定好好的回来,我一定要好好的回来,不把自己弄丢了。

  过了蓝山,天色暗了。过了蓝山,就是广东,叫做他乡了。风带来的,都是离别的气息。

  马路上再也见不到行人,哪怕是一个落单的旅者。只见一方黑黑的天幕,和山的轮廓影子。

  我仍是那么望着窗外,看着车窗边一闪而过的树的枝叶,明白车已进了五岭中的古盐道,在狭窄的山沟里左冲右突,左盘右旋地,向广东进发。当车爬上山峰,看窗下海涛一样的山影,心里暗暗的祈祷平安。那时,路坑坑洼洼,常把人从座位上颠起来。而窗外的山沟深不见底,弯套弯,峰连峰,一个不经意的闪失,就是特大的交通事故,将万劫不复啊。所幸一路有惊无险,当车从山沟了蜿蜒出来,驶上广东宽阔平整的马路的时候,我们都悄悄地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外面仍然是漆黑的,但偶尔有路边店的灯光,温暖我们疲惫的眼睛。直到到了连州,才看到明亮照眼的灯河。车也开得快了起来,呼呼生风。我闭上眼睛,想,醒过来,就到了广州了。

  醒过来的时候,车到了漯冲围。

  车到漯冲围的时候,是广州的清晨,晨光薄明,路灯浑黄,路上行人依稀,广州似乎还没有醒过来。下了车,同车来的老乡们纷纷散去,我抬头四处望望,深呼吸一口,走上马路,找公车去省汽车站,一个人,继续下一程的旅途。我的目的地是潮阳,到了广州,只是一半的路程。到了省真买了票,也不敢离开候车室,而是一心一意的听着广播,等待那上车的通知。其实这段时间至少有六个小时,如果广州有熟人,完全可以去吃了中饭再行踏上旅途,可是,阔大的广州城里,我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一个人干坐在那,耗到下午三点多,才坐上大巴,向潮汕平原进发。

  广州像一座森林,有低矮的灌木丛,也有姿态各异的参天大树。

  闭上眼睛,人在广州,就像一只一只蚂蚁。

  车出了广州,是增城、博罗和惠州,青山绿地,阳光灿烂。

  外面的景色很好,却并不能见到多少行人。或许其时是上班时间,这片土地上外来工们正在车间的流水线上忙碌着,已没了欣赏这土地的心情。我也没有欣赏沿途的心情,我意识很清楚,我只是一个过客。当我看到那些连成一片的工业园的时候,我心里很遗憾,我为什么没有朋友在这里打工?如果有乡友,我也可以在这里停下来,在这里找一个工作。可是,这些都是假设,我只有前行。

  过了惠州不远,天开始暗淡了下来。

  又一个黑夜即将来临。

  马路上,却不再像湖南境内那样冷清,而是不时有车来车往,呼啸而过,耳朵和目光皆不再寂寞。透过车窗,还可以看到一些路边的景物,高大的树,颓废的村庄,新起的高楼大厦,荒芜的田野,延绵着扑进眼帘。过了惠东,进海陆丰,却是平地,除了农田,除了黑暗,除了错肩而过的运输的车辆,就只有路边防风树的影子一划而过了。这个时候,家乡已经远去,一车都是非常陌生的旅客,不同的来历,不同的身份,去向同一个目的地。车里很安静,除了偶尔的咳嗽声音,没有人交谈。我想着前面的潮阳,想着即将开始的新的生活,暗暗的兴奋,又暗暗的莫名心忧。我只有我自己了,这路上的一切,都是在告别。明天的不可预知和黑夜旅行的诡异,让我始终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在这片起伏不停的大地上穿行,等待黎明崭新的阳光,照亮我崭新的异乡生活。我祈祷着,也兴奋着,觉得身体里有一种张力,让自己对未来充满希望。

  从湖南到广州,从广州到潮阳,这路我走了好多次。

  每次在夜的大地上穿行,都带着恐惧和希望如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航行,可以看到景物的不断变化的形状,连绵不尽,又只有一片片跃起的模糊不清的影子迎面而来。但从风里,我能捕捉到变化的气息,是春天、是幸福、是拼搏、是血泪的混合味。每次到了目的地,我都如释重负,像诗人一样吟颂着“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的诗句,心情豁然开朗,而开始新的工作。虽然漂泊的生活不那么尽遂人愿,但是,相信自己,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光明的未来。
发表于 2008-11-24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哎……有时候,个中辛酸,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都市里的人,为着那纷繁杂乱的感情忧伤烦恼的时候,有些人,却只是为着生存或者为了想生活得好点儿,背景离乡,在外奔波。人跟人的差别,显而易见。
其实很想跟那些为着失恋而悲伤春秋的人说,比起“有些人”,你们幸运得太多了。
发表于 2008-11-24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喜欢楼主文字透出的那种感而不伤,哀而不怨的味道。
有时候,感到我们的经历是那么的相似——年少时,离乡背井,孤独地踏上行程,去寻找生存的门道。然后,在异乡的天空下暗暗挣扎,追求那个模糊的梦想。
我想,那时候,我们眼中看到的,头脑中想到的,大概是同样的东西。
人生是苦难的,奋斗的人生更加艰辛。但我们走过那样一段不寻常的里程,回过头来,会发现那是我们人生中最美丽的、永远也忘却不掉的珍贵记忆。。。。。。
发表于 2008-11-24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火车夜行~

过去已经抛下,未来尚不可预期,于是活在当心,莫名地安心……

但是到了目的地后,一切都要面对了。所以我喜欢还没有到来时片刻的安宁。
发表于 2008-11-24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字如同陈酿。很见功底的。
发表于 2008-11-24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的文字值得慢慢品读!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4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伙都在啊,谢谢哦
发表于 2008-11-24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隐士1978 于 2008-11-24 11:39 发表
感而不伤,哀而不怨


隐士这八字概括地极妙
发表于 2008-11-25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无聊,在上下班的路上,总会打开MP4听广播,几乎成了习惯。今天,偶然间搜到了102.1频道的广播,听到主持人在读一片散文,那味道,跟LZ写的相似,只是多了些落寞和伤感。

题:你是我一生永恒的距离
        总在落寞地等些什么,总在彷徨的对未来张望。远方的路依然迷漫。红尘之中,我无法唤醒久已沉睡的灵魂。岁月如歌,歌声如丝如缕,声声断人肠,使你感伤惆怅。
        来到邯郸已有四年多了,却怎么也无法融入这古老而又陌生的北方城市。是我执着,还是我自恋。心中的那道防线,是遥远海的彼岸。没有朋友,在异乡,我是孤独的过客。除了工作,空闲的间隙,那些难言的失落,总在试图冲破心的堤防。每日行走在家与工地的两点之间,除此之外,我无路可逃。没有人可以说话,只能自己对着自己,在网络里落寞的空想,留下些空洞的文字,何以解愁,唯有文章。
        九月的天气,堪是好时节,不冷不热,阳光也不刺眼。今天的下午,空闲的有些难过。也不知该往哪里走,向左还是向右,是继续前行,还是转身向后走。停车在繁华的街头,人潮如浪,来来去去,却无人打量我这落寞的男子。点燃一支烟,点缀自己伤感的情怀,也许,落寞是我的宿命,忧伤永远是我伤感的情调。
        傻傻地呆坐在车中,思绪在漫无目的的飘散。什么是我要的结果,前方永远有我无法看透的迷雾。此时,我在寂寞里独自沉醉,遥想与古人同饮寂寞酒,大江东流去,愁醉后来人。也许,在千年前的这方星空下,不知是否,也有和我一样寂寞的过客,在异地他乡对月遥感伤怀。不知不觉,天已黄昏,月上柳枝头,却无人约我黄昏后。今日八月十六夜,明月当空分外明。回家的路上,吾踏月色而行,感觉愈行愈近。其实,月儿始终在夜空未动。也许,前生早已注定,你是我一生永恒的距离。

[ 本帖最后由 guanfengw 于 2008-11-25 21:50 编辑 ]
发表于 2008-12-4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15 22:07 , Processed in 0.05743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