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段小青

我的画皮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1-5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了,

今天发完它!
 楼主| 发表于 2008-11-5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五、对峙

夏日迟迟的午后,我倚窗绣一幅鸳鸯嬉水的绢帕。我要把它送给王段。他今日被皇上急召进宫。想必哪里又有了紧急的战事。我要赶在他征战之前把帕绣好,让他带着它上路,让他时时看到它,时时想到我。
一针一线之中,我恍若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小女人。心底有一些甜蜜荡漾起来。窗外的柳树哗啦啦随风起舞,玫瑰花的清香四处飘散。
王段的身影飘忽至窗前。他低低唤我,小唯!
他的额上尚有被火烧伤的痕迹。脸色憔悴了些。我忽然心中一阵牵痛,伸手轻抚他的额头,还疼吗?
他轻拍我的手背,没事了!倒是你,晚上一个人要格外小心。关好门窗,熄灭火烛。要不我再叫个丫环来陪你!
我抬眼看着他,他的眼神象水一样清澈。眸子漆黑,似一口深深的井。我就要被沉溺在井底。
窗外一只小小的画眉鸟歪着脑袋,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俩。
我不由自主将头伸去,轻轻靠在他宽阔的肩上,闭上了眼。
突然,小贞的声音鬼魂似地自耳边响起,小唯!
我忙睁开眼睛,心虚地四下张望。王段亦是吃了一惊,陡峭的鼻翼上渗出晶莹的汗珠。
小唯!原来声音出自那只画眉鸟,这久居香闺的宠物,何时也学会了人话?虚惊一场。
王段定了定心神道,明天我就要出战了。你在这里和小贞互相有个照应。千万要小心保重!
我点点头,将绢帕递给他,这个你带着吧,是我专为你绣的。
他将绢帕放入怀中,谢谢你,小唯!我很快就会凯旋而归!

王段走了。三天的时间已过。我与小贞相安无事。
只在某一个夜晚,我照例去猎杀一个路人甲时,有一团火自我眼前嗖地飞过。差点将我的皮毛烧着。但我不能确定那是小贞所为。尽管她会捉妖术,却毕竟只是一个肉体凡胎。任何的捉妖术必须要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单凭她一人根本无所作为。
我也不是没想过趁此机会了结了小贞。但说真的,我对王夫人这个头衔毫无兴趣。我也不能保证自己就愿意一辈子深居王府。说不定哪天玩腻了说走就走了。我只是对眼下的美色、新鲜、浪漫,刺激的感觉有些兴趣罢了。所以我实在是没有必要非杀了小贞不可。
但小贞却要杀我。
就在王段走后的第七天夜里,我因口渴起床拿水喝,迷迷糊糊喝下肚,直觉那水有些不妥。但为时已晚,斗大的汗珠自脑际淌下,五脏俱绞。来不及细想原由,忙坐正屏息,想用内力将毒药逼出。
突然,一团白光闪电般“刷”地窜出来。身形之快决非人类。我拼尽最后的气力与那团白光纠缠撕杀起来。
当一切风平浪息后,我大口喘气倒在地上,奄奄一息。那白光幻化成人形。是小贞!
她看着我,面色清冷,淡淡道,今天我让你死得明白。实话告诉你,我也是一只雪狐。不过我的功力比你强。我修炼了一千三百年。三百年前我离开雪山来到人间。几番人世伦回,王段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人。无论长相、身世、学识、人品、武功。我很珍惜与他的相守。一心一意要做个好妻子。而你,说穿了不过是为了好玩而已。就因为你的好玩,却破坏了我的幸福。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是你逼我非杀你不可!
我冷笑,找了三百年,也就找了这么个花心大萝卜!
不许你这样说他!小贞怒斥。顺便给了我一脚。
姐姐,我气若游丝,既然我们是同类,又何必为了一个男人自相残杀!你也说了我对他只是好玩而已,并无真情。你又何必害怕我会夺走他?
小贞的脸色变了变,似有些犹豫。我趁胜追击,我看这男人虽说条件优秀,但本质上也与其它男人无异,都是好色花心乱性之徒。我担心姐姐你一腔痴情热情真情,最终还是要付诸东流。不如咱们与他做个试验。看他对你究竟是真情亦或假义。
小贞斜睨着我,你想怎么样?
我一五一十说出想法。小贞思索片刻,也好!今天我且饶过你一命。量你也不是我的对手。看看王段究竟是更爱你,还是更爱我!
小贞自信满满。
人人都有逃生的本能。狐狸也不例外。更何况是一只修炼了九百年的雪狐。我与小贞当时的情景若是被人类看到,他们肯定会笑着摇头,呵呵,两只狡猾的狐狸!

[ 本帖最后由 段小青 于 2008-11-7 13:00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5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段小青 于 2008-11-5 12:18 发表
那王段是个急性子呗。武将嘛,缺少点书生的文绉绉。想怎样就怎样,干脆利落型的。
哈哈,其实这样的男人,很阳刚。很吸引女人的。

急色鬼?哈哈哈
发表于 2008-11-5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存在就是合理,哪怕多么荒诞!就像福尔摩斯说的出去所有的不可能剩下那个最不可能的就是答案一样!只要在文章里呈现出来的任何变化,也许现实不可能但是那已经成为可能
 楼主| 发表于 2008-11-5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血羽 于 2008-11-5 12:25 发表
只要存在就是合理,哪怕多么荒诞!就像福尔摩斯说的出去所有的不可能剩下那个最不可能的就是答案一样!只要在文章里呈现出来的任何变化,也许现实不可能但是那已经成为可能


握手!同学。
王段无非就是个好色的男人。如此而已。而且他也非常真实地表达着自己。就这么简单。
个性嘛。不是每一个鬼故事的男主人公都如书生一样的,闷骚。
其实细想聊斋,不也是书生看到个美女就心猿意马的。不过个性被动些,就慢些。个性主动的,就快些罢了。
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08-11-5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真假

六、真假

十五日后,王段凯旋归来。同行的人马多了一个女子。王段解释说,那是他从蛮夷手中救下的汉人孤女。那女子对着小贞盈盈下拜,姐姐,我叫小幻。
小贞的脸色很平静。她已经修炼到喜怒不形于色。在那一刻,我突然很想笑,那小幻明眸皓齿,面若桃花。王段的桃花运也实在太好了!
小贞道,也好,我身边还缺个丫头。绿烟,带小幻去换身干净衣裳。
私底下我问小贞,姐姐,你觉得王段会喜欢小幻吗?小贞没有正面回答,她说如果我能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就不用再费神和你打那个赌了。我看她神情颇有点落寞,于是安慰她,那小幻没你漂亮,身份又低微,王段应该不会对她动心的。
小贞叹气,我在人世三百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都说咱们狐狸狡猾,但我看,最暧昧莫测的,还是人心。

其实小幻真是个讨人喜欢的丫头。笑起来一脸的单纯,心无城府的模样。嘴甜手巧人勤快。每每见到她,我都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她也喜欢来找我,和我一起绣花,染胭脂。小贞闲来无事便在府里开了个绣坊。于是我们三人便时时凑在一起讨论女工。看起来简直比亲姐妹还要亲。
我曾偷偷问过小贞,有没有觉得小幻有什么不妥?她说,你怀疑她也是我们的同类?不会的!小贞的模样极度肯定,我都一千三百岁了,是人是狐我还分不清吗!
我又向小贞道出心中积存已久的疑问,你这身皮毛?小贞瞄了我一眼,我这身皮囊就是我自己的。因为我法力比你高,不用去学那些旁门左道之术。
看着小贞一脸清高的骄傲姿态,我颇有些惭愧地低下头去。
事情至此,渐起了些微妙的变化。因为小幻的出现,我与小贞之间似乎有了某种默契。原来打的那个试探王段的赌,反而被暂时搁浅了。
暮夏。烈日炎炎。后花园中的玫瑰有些蔫头耷脑的。偶尔我会恍惚地忆起那个夏日明媚的午后,王段深情若许的眼眸。
空中有大块云朵密集,炽烈的天色忽而变得阴沉。远处隐隐传来隆隆的雷声。人间的天气真是变幻莫测。难得如此清新。我撑开一把伞,闲闲出得门去。
行至一片荷塘,一股清香随雨而来。我突然转身,厉声喝道,是谁?
身后那人一身白衫,手持一把油伞。正是王段。
他向我走来,小唯,我见你独自一人外出,便一路尾随而来。我好想你!
我的心突然象这雨中的荷塘,潮湿温暖起来。嘴上却故意使着小性子,哦,你想我么?你有了小贞,现在又多了个小幻。你还会再想我么?
王段拥住我急急表白,小贞是我发妻,她与我有恩,我对她有责。小幻,我不过当她是个妹妹。你才是我心中最爱!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绿色珠子,这颗极品翡翠是我特意留下给你的。代表我一颗爱你的心。
荷塘的水一圈一圈荡开快乐的涟漪。你才是我心中最爱!这话要是给小贞听去,不知她会作何感想。我忽而自信心爆涨。看来我不仅比小贞小幻都美,我还比她们有魅力。不用试验,这个赌我已经赢了。
我倚在王段胸前,听见他的心脏有力地怦怦跳动。忽然又不合时宜地想,不知他的心是否也格外俊秀鲜美?
我忍不住偷偷向小贞炫耀,一五一十将那天荷塘边王段的话和盘托出。我还将那颗绿珠拿出给她看。小贞的眼色渐渐喷出火来。我急忙收敛住,姐姐你放心,我们说过的,无论他爱不爱我,我都会走的。
小贞说,哦,他真是这么对你说的?可是他却在我的枕边告诉我,你在他眼里不过是个丫环,下人,远不及我温柔贤惠,知书识礼,美丽高贵。他心中最爱的永远会是我!说着小贞取出一颗红色珠子,这颗红珊瑚价值连城,是他特意命人为我打磨的。
我一时愣住。一股无名火蹭蹭往上窜。
一红一绿两颗珠子躺在我们的掌心,各自散发着温润美丽的光芒。恰似一双迷茫的眼睛,嘲笑讥讽地看着我俩。
许久,我们各自沉默。想必都在思忖对方的真假,以及王段的真假。

[ 本帖最后由 段小青 于 2008-11-7 13:1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11-5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小幻

七、小幻

我在绣坊的晾衣绳上发现了一条似曾相识的绢帕。粉红玲珑的芙蓉,五彩娇憨的鸳鸯。帕底绣了一个小小的唯字。没错,这正是我送给王段的信物。可它怎么会被晾在这里?
小幻提着一桶衣物过来晾晒。我问她,小幻,这个绢帕是你的么?她的脸许是因用力提桶而变得通红,娇喘微微。点头道,是啊!
哦,这图案好漂亮,是你自己绣的么?
她摇头,不是。我就是因为想照着样子绣一幅,所以王将军才将这绢帕给我的。
我的心蓦地一沉,这绢帕是王将军送与你的?
小幻美丽的小脸顿时漾起春色,嗯!
可是他为什么要送你这个呢?我沉着脸问。
小幻的神情顿时无限娇羞,他说他一看到我就喜欢上了我。他还说,会纳我做小。会永远好好待我。让我享尽荣华富贵。
我的心事顿时冰裂。碎成一片又一片。我冷笑,他是不是还对你说,你是他心中最爱的女人。对小贞不过是因为夫妻之间的恩情和责任?
呀!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强压心中怒火。那一刻,我只想飞奔过去一把将王段的心连同肝一起掏出。一切如日昭昭。美丽的女子不过是他掌中的玩物,滥情的对象。他会因为我的美貌而爱上我,自然也会因为同样的理由爱上别的女人。这天下漂亮的女子太多,他的爱情也因此长盛不衰,泛滥不息。
我要把这一切真相告诉小贞。
终于,我,小贞,小幻,王段。我们四人面面相对。红珊瑚,绿翡翠,鸳鸯绢帕。王段的额上挂着斗大的汗珠。
小贞将脸转向王段,我只想问一句,你心里究竟爱的是谁?
王段不语。
小贞的语气有些凄楚,难道你真的忘记我们的相遇相知相爱了吗?还有我们的誓言,所有美丽的过往,动人的时分?
王段依旧沉默。
小贞潸然泪下。
我不耐烦道,姐姐,事情已然很清楚。多问何用!不若我们将他的心取下,看看他的心里究竟有谁!
王段惊惧地看着我,小唯,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说这样的话?
我哼了一声,你果然是待我不薄。将我送你的东西随意转送她人。还口口声声说最爱。你的爱情实在是太廉价了!
语毕我便要动手。小贞随即拦住我,不,小唯,我要听他说出心里话!
我气得跺脚,姐姐,你还是对他心存幻想。可他心中只有美色,根本没有你我。也根本无所谓是谁。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王段突然阴险地笑了。傍晚夕阳的光从窗棱里挤进,打在他的脸上,看起来竟有些狞狰可怖。他说,就凭你们俩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也想来取我的心?你们不就是想知道我最爱的是谁吗?我可以坦率地告诉你们,我三个都爱!但你们谁也别想用这爱情来束缚我!
小贞面如死灰。我则满脸鄙夷。而小幻,至始至终她未发一言。
王段继续道,你们很失望吗?我做人但求问心无愧。虽然我对小唯小幻都有情,但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现在哪个当官的不是三妻四妾?男人风流一点也在常理之中。我一介堂堂大将军,多要几个女人又怎样!
小贞颤声道,可你对我说,一生一世只要我一人。有我你便已经足够!
王段目光强悍地看向小贞。片刻,那强悍柔软起来,流露出温情,小贞,我答应你的话不会变。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我会对你负责。可是,你为什么要知道那么多呢?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我开始强烈地鄙视。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是,如果没有小贞和小幻,他是否会永远只爱我一个呢?我总觉得,自己是特别的,与别的女人是不同的。
这时小幻突然发话,怎么你们俩个还没有看清楚人类的真相吗?这纷杂芜乱的人间,这千疮百孔的爱情。想要一个男人把你当成永远和唯一,无异于痴人说梦,天方夜谭!
我和小贞都惊讶地看向小幻。她的脸隐没在渐沉的夕阳中,显得诡异莫测。她的声音变幻着,直至失去了女性的娇细。她说,你们都蠢蠢欲动。贪恋人间的温暖与美色。现在你们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了?一切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罢了。
说着,小幻渐渐失去了原先娇美的容颜,鸡皮鹤发,苍老不堪。
王段大惊,小幻,你怎么成了这样?
小幻飘然逼至王段跟前,你到底爱我什么?青春?美貌?丰润的身体?当这一切都逝去时,你还会爱我一如从前吗?
王段吓得面如土色,怎么会这样?我明明亲眼所见你是那样的貌美如花。
小幻大笑,声似破锣,亲眼所见又能怎样?你以为你的眼睛从来都不会欺骗你吗?眼睛所能看到的都只是表象。表象,不过是一副皮囊!
王段顿悟,原来你是妖怪!语毕欲去取桌上宝剑。小幻轻拂衣袖,转眼间,王段已被五花大绑至椅上。
我向小幻俯身下拜,师傅!小唯明白你的用心。你放我下雪山,是为了点拨迷津,助我修炼。人间如此丑陋,决非世外桃源。我愿意随你回雪山。
小贞面色苍白如纸,师傅,原谅弟子忤逆!我知人间亦非圣境,但万物皆无完美。我愿意接纳它的好,也包容它的不好。这么些年来总是快乐大过悲伤,总有许多值得留恋的东西。我,不想离开。
小幻叹息,三百年了,你还是执迷不悟。你真的愿意放弃所有的修炼,只为了与这个男人在一起?
小贞点头,面容孤决,我愿意与他一生相守。我愿意做一个好女人好妻子,相夫教子。我愿意在满头白发时,微笑着想起年轻时的甜蜜与美好,安享天伦之乐,再从容死去。我不要一个人孤单永生,我宁愿两个人共生共死。
魔障!
我对小贞说,为了这么一个花心的男子,值得吗?
小贞道,他在男人中已算优秀。人类都有弱点,都有禁不住诱惑的时候。但人类也有真、善、美。只要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我对他好,他会记在心里,也对我好。这便足够。
王段惊讶地看着小贞,转瞬,那惊讶里又生出了些悔意。颤声道,小贞!原谅我!
小幻微微颔首,也好。既然你已将一切看透。那我成全你!但愿王段这一生不会负你!
不知师傅用了什么法术,小贞真的就成了个凡人。成了凡人之后的小贞脸上多了些凡俗的色彩,气质也变得平庸了些。但却似乎很幸福。
我有些替她惋惜,一千三百年的修炼,就这么为了一个凡夫俗子,没了。
临走时我对王段吐出长舌,记住,你要好好待我姐姐!否则,我会再回来,挖你的心!

[ 本帖最后由 段小青 于 2008-11-7 13:34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5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啊!那样的好男人也不是没有但是很少罢了,或者说是当你见得多了反而见怪不怪了,见多不怪其怪自败!
发表于 2008-11-5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嘿,我就猜到师傅必将现身说法.
好看,尤其<真假>一段.
敢情这王将军就是一好色之徒,那小贞1300年修为真白搭了.还是小唯性情可爱.拿得起放得下,才可以游戏人间.
发表于 2008-11-5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真假一段精到之极。 厉害厉害
 楼主| 发表于 2008-11-5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芙蓉蝶 于 2008-11-5 12:47 发表
嘿,我就猜到师傅必将现身说法.
好看,尤其一段.
敢情这王将军就是一好色之徒,那小贞1300年修为真白搭了.还是小唯性情可爱.拿得起放得下,才可以游戏人间.


我就猜到你会猜到。嘿嘿。因为我开始用了些笔墨写师傅。你又这么聪明的一人。
其实这世间的爱情呀,没有一个不是千疮百孔的。女人太看重情了,所以到最后往往负重的多。因为男人就是这样的,你要么接受,要么,潇洒离去。所谓的好男人,我指的是真正的从内心深处从一而终的好男人,是极少的。
王段好歹也是个真性情的人。花心与有情有义其实是不冲突的。小贞很明了,再好的男人也会有花心的一面。不过是有没有机会罢了。所以她不愿再在人世寻找。就王段吧,好歹已经相处了解,而且有了感情。
我不想再多花笔墨把王段描绘得有情有义。面对美色,你动心了就是动心了。

[ 本帖最后由 段小青 于 2008-11-5 13:25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5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俩这才叫装什么弄鬼呢!猜就猜到呗!哈哈,其实我比较喜欢小青这样的设计。至少他花心是在明处,远比花心却又假正经,到处寻花问柳强。至情至性至少是个好人不是,对自己是真心的管他有多少女人呢!别是为了把自己绑在身边当个玩物要好的多不是,有多少人骗取了女人的感情不过是为了一场游戏呢!
发表于 2008-11-5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间的爱情呀,没有一个不是千疮百孔的。


哈哈,我不同意这种说法,但我可以理解你.
任何论断,太绝对就不对了.凡事皆有例外,或多或少而已.
发表于 2008-11-5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题外话

花心与有情有义其实是不冲突的。---------同意.就像金庸笔下的段王爷,那么多女人,个个有情有意.


但是, 面对美色, 动心  跟  动手,绝对是两个有着本质区别的概念.
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圣人.
美色当前,能发乎情而止于礼的,就堪称君子,比如电影里的王将军;一来而去就出手的,还两面三刀, 那就是小人,比如此王将军.
当然,流氓也是有女人喜欢的,不足为奇.

[ 本帖最后由 芙蓉蝶 于 2008-11-5 18:59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5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读完!

好看!精彩!
喜欢小唯,不会因为爱情放弃了自己的升华。
发表于 2008-11-5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仅二字:好看!
发表于 2008-11-5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妖好久没写东西了呢
发表于 2008-11-5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血羽

天天在写,只是还没有发出来,还没写完。
发表于 2008-11-5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都是完美主意都要改了再改才肯发,为什么我写完东西都得一口气写完要么就搁浅了
发表于 2008-11-5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血羽 于 2008-11-5 20:01 发表
大家都是完美主意都要改了再改才肯发,为什么我写完东西都得一口气写完要么就搁浅了


这就是你,这就是我。不用问为什么,许多事情是没有答案的
发表于 2008-11-5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精雕细琢一下
发表于 2008-11-5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王生绝对不是仅仅花心而已

面对三个女人,被拆穿谎言的人,毫无愧色,侃侃而谈,这样的男人,也值得为他放弃一千年道行?狐狸的脑子,还是不太好使啊!

还有,王生一看到鸡皮鹤发的小幻就脸色大变,可见,他喜欢的不过是皮相而已。那么,狐狸失去了神通,不过也是普通女子,也会年老色衰,届时,如何能够挽回他的好色之心?到老被弃,岂不是更惨?她倒是想同生共死,只是到时候还不知道谁先死!

看到丑陋的真相还要装傻,实在不可理喻。这个选择太有悖常理,突兀而离奇。
发表于 2008-11-6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血羽 于 2008-11-5 20:01 发表
大家都是完美主意都要改了再改才肯发,为什么我写完东西都得一口气写完要么就搁浅了

啥子完美主义噢?是在写长篇,才写完了五分之一。
发表于 2008-11-6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不如出唱片吧!声色俱佳,一定有成效,美文当以佳音相配。
发表于 2008-11-6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血羽 于 2008-11-6 12:43 发表
长篇,不如出唱片吧!声色俱佳,一定有成效,美文当以佳音相配。

真会打击妖!俺五音不全,长相一般,既无声又缺色,出个唱片,恶心死人了 俺有自知之明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12 11:13 , Processed in 0.06340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