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70|回复: 110

我的画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3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邪术
我叫小唯。今年九百岁。我的老家在一座偏远的雪山上。那里终年冰雪,银装素裹,陡峭凛冽,沓无人烟。我不太记得我的父母是谁。从小到现在我就只有一个师傅。师傅告诉我,我是一个轮回的产物。我的毕生都必须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修炼。
所谓修炼,其实就是一天到晚不停地思索和参悟,然后练习一些法术。用尽毕生的气力把智慧和法术提升到极限。最后达到天、地、狐,合一的境界。我有些不解,为什么我这个轮回的产物必须要去做这些?师傅说,那是命运。
  说到我的师傅,其实我亦从未与他谋面。这话听起来有些奇怪,但却是千真万确。我只知他法力极强,修炼了大约有几千年,基本上与天地同庚。每次现身,他都会变幻成不同的物事。有时候是一块岩石,有时候是一棵树,还有时候是一朵奇形怪状的花。他时不时地会失踪好久。他只在我最迷惘的时候出现,为我指点迷津。
对我而言,他是一个神,一个偶像,但更是一个迷。
所以,我在雪山的日子是非常孤单且乏味的。无聊的时候我试图与冰雪对话,可是它们永远那么冰冷晶莹,它们怎么会懂得一只雪狐的心事呢?
傍晚,我望着那一轮美丽金黄的醉日沉沉下坠,心里就有了点哀伤。我不想我的生命中始终都只有一种银白色。听说山下有繁花似锦的春天,热闹喧哗的人类。我象暖阳中开始复苏的蛇一样蠢蠢欲动。
终于,到了第九百个年头,师傅告诉我,我自由了!说这话的时候,师傅正化身一只火鸟,周身红艳的颜色,晃得我眼睛发花。他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小黑眼睛,神态颇有些诡异。他说去吧,去山下找你想要的生活吧!
哦,我的天哪!这可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呀!我含着些泪花拜别了我的恩师,便独自屁颠屁颠跑下山去了。

山下是一片桃红柳绿的美景。正值暮春时分,空气湿润而透明,草木苍翠欲滴,蔷薇花呼拉拉开满了墙。有许多穿着衣服的人类荷锄而归。男人们在擦汗喝水,女人们在生火做饭,小孩子们在玩耍嬉闹。炊烟袅袅,笑语喧哗,好不热闹。
师傅告诉过我,人类,自认为是天地间最高级的生物,智慧非凡。自远古以来他们繁衍,成长,至今已创造了相当的文明。这倒没什么,关键在于,他们自恃人多势众,总是妄杀我们狐类。扒下我们美丽的皮毛制成大衣,装模作样地穿在身上,以显富贵。真是可恶之极!
我对人类这种生灵充满了各种莫名的情感。好奇、新鲜、痛恨,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艳羡。是啊,他们可以三三两两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多么幸福啊!
我想了想,悄悄幻身成一个年轻女子的模样。袅袅娜娜走上前去。
一位花白胡子颜面可亲的老伯告诉我,只需沿着村边的溪水,顺流而下,再翻越两座山,就能到达最繁华的京城。
谢过老伯。我施展遁术。不消一刻,京城,已跃然眼前。
一切如此新鲜有趣。
正自眼花缭乱之际,一队兵马急速驰来。最前面的那匹白色骏马上傲坐一人,眉目俊朗,英武逼人,一派气宇轩昂。随从亦个个英姿飒爽。那人从我面前疾驰而过,微一颔首,目光正与我相对。他一副漠然表情,向我投来淡淡一瞥。
后面一架马车紧随其上。白色纱帘微启,一妙龄女子探出头来,容颜如玉,秀发如织。她冲着人群微笑。
后面有人悄声议论,嘿,那是王将军和王夫人!真是一对神仙眷侣!
我的心念动了动,随即又有些丧气。拿过边上小摊上的镜子照了照,便更加郁闷。那摊主人见状趁机向我兜售铜镜,姑娘,买一面镜子吧!我的镜子越照越漂亮!
懒得理他,我纠腰一扭,自顾走掉。开始后悔当时在雪山没有勤加苦练,我现在的功力只能幻得此等平平资色。我不甘心,我要变得比那车中女子更美!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做到。
是夜,我览遍全城女子,遗憾的是,漂亮的不多,绝色的更少。最终,我在一家正在办丧事的大户人家里发现了一个丫环。容颜清丽脱俗,眼神灵秀动人。虽不施粉黛,却绝对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好了,就是她了!
当我将她的皮囊披在身上时,顺手取了她的心来吃。热乎乎的,带着一股甜腥的味儿,那是一颗青春的柔软的心。是的,从此以后,为了这副美丽的皮囊,我必须要常常吃心。虽然我不会老,可是它会老。为了让它不老,我只能如此。
这是我背着师傅偷偷学的旁门左道。邪术总是比正术来得便捷。只是有些残忍。

 楼主| 发表于 2008-11-3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唉,排版怎么成了这样?

先发一点点,投石问下路。没人理我就自得其乐。
发表于 2008-11-3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很有新意。看过一路画皮,都有不同之处,各显神通。期待中
 楼主| 发表于 2008-11-3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王段

二、王段

我在郊外某处幻得一座小宅。此处风水甚佳。门前有柳,柳旁是一池碧水。草木葱郁,野花点点。
每隔三天,我必须要吃一颗人心。这对我来说易如反掌。我只需一个眼神,一个浅笑,一副脉脉含羞的表情,几句莺啼婉转的话语,自是有男人送上门来。男人,都是好色之徒!
我发现人心真是一种绝等鲜美的食物。而且不同的人,心的滋味亦是不同。书生的心纤细柔软,味道偏淡;武士的心强健豪迈,味道偏咸;农夫的心粗放淳朴,有一股子泥土的芬芳;商人的心色泽偏暗,滋味辛辣。最难吃的便是一个江湖骗子的心,那厮口口声声说自己会降妖除魔术,还说跟了他一辈子尽享平安。遗憾的是却没瞧出我这个妖中的极品。哈哈,他到死都没明白我究竟是谁?他的心,腥臭冲天且有一股子糜烂之气。想必是平生说尽谎话,作恶太多。
你觉得我残忍吗?不,要说到残忍自私,当首推人类。他们身上穿的衣物,每餐吃的食物,无一不来源于自然界的各类生灵。他们为了满足自身的需要滥杀无辜,还目空一切,说什么弱肉强食。既然如此,我能取了人心来吃,那就说明我比人类强,所以他们应该死得无怨无悔。
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感觉到厌倦。那种雪山上的疲惫和孤单,总在午夜梦回时向我深深袭来。细数那些被我挖心的男人,个个面目模糊,言语乏味。我开始怀念起那个在白色骏马上傲然挺立的男人。他们叫他做王将军。他生活在深府大院,荣华富贵。他生得面目俊秀,举止潇洒。他应该和他们会不同吧!
春末夏初,燥热难当。我索性褪尽薄纱,跳进门前的水池里。
我决意找到那个王将军。
很快我便探得王将军的府邸,他姓王名段,平素喜好狩猎。
某日风和日丽,王段与一干亲信来到郊外的罗山打猎。我一路尾随前往。待到他将箭射向一只无辜小鹿时,我佯装失足从坡上滑落。于是那支箭便不偏不倚射中了我的肩头。我立马娇唤一声,晕厥过去。在我闭眼倒地之际,耳旁响起一个好听的男中音,快!把她扶起!明明是只鹿,怎么转眼就射到人了呢?

悠悠醒转,已是日暮时分。我躺在一间布置淡雅的卧室里。粉被素枕,纱帘低垂。有缕缕暗香自桌上香炉袅袅升起。烛火摇曳。
在我假装晕睡的过程中,我听见王段和他老婆说,小贞,这是我在山中不小心射伤的女子,我看她独自一人,就先将她带到府里,等伤好后我们再给她些银两送她回家。
他的夫人小贞温婉地答,好!你不必担心,这几日我来照顾她便是!
我掀起眼帘偷偷看去,那小贞身段窈窕,青丝及腰,背影便已美仑美奂。我发出轻微声息,小贞转身上前,问我,姑娘,你醒了。感觉如何?
我问,这是哪里?
小贞对我道出事情的原委,然后问我,你怎么会独自一人在山上呢?
我低头轻轻抽泣,我叫小唯,家住河西汪村。父母都是耕田织布的老实人。那天我上山采药回家,只见屋中一片狼藉,父母兄嫂全部惨死在土匪的刀下。我举目无亲只得独自出逃。不想在山上又遭遇冷箭。我越说越伤心,说到此,已是泣不成声。
小贞轻拍我背,既然如此,你便安心留下养伤吧!
我抓住她的手,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夫人,你是个好人!你发发慈悲就留我下来吧,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
小贞一双清朗的大眼睛盯住我,她说好,你留下来。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了!

三天后我的伤口愈合。我开始帮着小贞打理花草,挑选织布,调理胭脂水粉。
管家老李对我说,小唯姑娘你好福气啊!王将军和王夫人都是一等一的大善人。他们平素都从来不把我们这些下人当下人看的。你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啊!
夏天到了,王府后花园中的玫瑰开始竞相开放。红的白的黄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幽的香。我一边修剪着枝叶一边盘算着晚上该去哪里取心吃。只听得一串雄纠纠的脚步临近。抬头,王段已玉树临风地站在我面前。他穿着一身雪白的衫子,英气逼人。
他冲我微笑,小唯,这几日住得可好?
我也微笑,很好的!多谢将军和夫人收留!
他的眼眸漆黑,在晨光中亮若星辰。他向我走近,我感觉到他的气息与心跳。不由自主地,我的脸颊竟有些发烫。心跳亦随之加速。
那真是个俊美的男人!无论样貌亦或身姿。我无法忘怀当日在马车上他自上而下的淡漠与不屑。而如今,他目光灼灼。
我与他对视片刻,心里悄悄漫上一阵欢喜。于是我又微微地低下头去,我想象自己雪白的脖颈,粉红的腮,有微风中暖阳下如一朵含羞欲放的娇艳玫瑰。
忽地耳畔响起他温情的声音,小唯,你比这园中的玫瑰更美!
发表于 2008-11-3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王生轻易不能夸人的~

要是金城武夸我漂亮,我恐怕也有点把持不住~哈哈~何况是个道行不深的小妖~
发表于 2008-11-3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吃人心那段真够血腥的~

我都直接跳过去了~
发表于 2008-11-3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我本来也写写吃心来着,后来一想,光题目冰清姐姐就怕了,治好作罢!今天看到这个,不有感觉写这个内容你比我更合适写得也更好
发表于 2008-11-3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写得比较妖气~

小青写的细腻写实多了。
发表于 2008-11-3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血羽 于 2008-11-3 17:50 发表
我喜欢,我本来也写写吃心来着,后来一想,光题目冰清姐姐就怕了,治好作罢!今天看到这个,不有感觉写这个内容你比我更合适写得也更好


呵。小羽还记着我
发表于 2008-11-3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妖气!难道我也成妖人了还是妖怪亦或是妖精什么的!怕怕
发表于 2008-11-4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段,  快请继续啊~~
发表于 2008-11-4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妖,是因为你写的东西不按常理

是形容词,不是贬意,知道了吗?
发表于 2008-11-4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嘿嘿!我比较喜欢妖怪
 楼主| 发表于 2008-11-4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小贞

三、小贞

连日来,城中盛传出了个挖心大盗。每隔几日便有人惨遭毒手。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便成了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青面獠牙的妖怪。
县官来找王段,恳请他帮忙捉妖。王段豪气冲天一口答应下来。我当时刚巧拿着一匹织缎从厅前经过。那县官感激涕零之余,眼光色迷迷地粘在我身上迟迟不肯收回。哼,又是一个好色之徒!下一个就是你了!
说到做到。午夜十分,我飘飘然来到县官的居所。屋内只燃着一只暗暗的烛,那厮正在与他老婆亲热。我贴在房梁上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面红耳赤。转念一想,不知那王段与小贞是否每夜也都如此这般?越想越觉得不爽。
索性变身吊死鬼,披头散发,紫面黄牙,眼里滴着血,僵硬的舌头伸出老长。把那二人很干脆地吓得晕死过去。我将手轻轻一伸,嗬,又是一颗余息尚温的人心!
县官被挖心的消息,一昼之间传遍大街小巷。人人谈心而色变。
当侍卫告诉王段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窗前绣一朵芙蓉。王段孤单颀长的身影从窗前经过,我轻轻唤住了他,王将军!
他扭头看住我,小唯,你叫我?
是啊!这几天你看来似乎有些憔悴了。是不是因为挖心大盗的事?
他点头,这几日我都没睡好。那盗贼太猖狂。昨晚县官惨死。县官夫人据说是亲眼看到了那人,只是她神智不清、语无伦次。根本说不清楚对方究竟是人是妖!
我心中暗自窃笑,脸上却是一副关怀神色,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呀!
他深深地看着我,你也是。晚上睡觉一定要关好门窗。我再多派几个兵士来守护门院。怎么,你在绣花?他好奇地凑上来。啧啧叹道,真漂亮!小唯,你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子!
我娇羞地低下头去。他在边上呆呆地看着我,突然轻轻捉住我的手,似是有话要说。
我的心怦怦乱跳起来,有一种奇异的暖痒的感觉自指尖漫起。风吹着柳树,轻轻款摆,一切如此清新而美好。
不及他开口说什么,有人叫我。小唯姑娘!是小贞身边的婢女绿烟。王段忙松开手。
绿烟看见王段,急急行了礼。对我道,小贞夫人叫我找你去她房里商量点事!
当我与绿烟转身时,我知道,王段的目光一路悄然跟随,恋恋依依。我颇有些得意。虚荣心在夏日明媚的阳光里徐徐绽放成牡丹。
小贞那天穿了件雪白的纱裙,云鬃上斜斜插了枝银钗,素净典雅,美得不似人间。使我恍惚忆起雪山上的冰霜。绿烟不知何时退下,房内只有我与小贞两人。
小唯,我找你来是有点事情想问问你。小贞的声音仿佛从久远的雪山上飘来。
我定了定心神,微笑道,姐姐,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这段日子城里出了个挖心的妖怪,弄得人心恍恍。听说昨夜县官亦被那妖怪挖了心去。不知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我收敛笑容,心下有些疑惑,这事儿我也听说了。那挖心大盗实在是残忍。可是姐姐,你怎知他是个妖怪?
小贞看着我,目光有些异样,可以不用任何刀具,瞬间把心取走的,不是妖又是什么?
我陡然心惊,一股冷气直升上脊背。她看出了什么?可是怎么可能,凡夫俗子肉眼凡胎,她能看出什么!
小贞幽幽道,昨夜二更,我忽然想起那十字绣的回针法,想与你商量来着,可是到你房内找你,却空无一人!
我一愣,随机应变,昨夜二更?哦,大概我是去了茅厕。
我顺道也去了茅厕,怎么没见着你。小贞盯住我,步步紧逼。我额角微微出汗。她又道,其实,几日前我便派人去了趟汪村,村民皆否认有你这么个人。而一家人惨死在盗匪刀下一说更是子虚乌有。
我有些沉不住气,姐姐,我以为你待我如亲人,可是原来你一早就在怀疑我,打听我!
小唯,人与妖,毕竟是不同世界的。不如大家各居其所,相安无事。你,走吧!
不,我不要走。一切刚刚才开始,我怎么舍得走。于是我急急分辩,姐姐,我先前是对你们撒了谎,可是,我只是为了能够留下来。我喜欢这里!
小贞冷笑,哦,是吗?你喜欢这里?还是喜欢这里的某个人?实话告诉你吧,我自幼便跟了一位高人学习琴棋书画,还有,捉妖的本领。所以,你刚来的那天,我便知你非人类,而且,来者不善。
我低头思索,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小贞,取了她的心。但是,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会怀疑我,包括王段。这屋里,此时只有我与她。怎么办?
小贞似会读心术,她说,你想杀我么?也好,这样大家都会知道那个妖便是你!
我只有恨恨地退下。
小贞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
 楼主| 发表于 2008-11-4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七寸

四、七寸

我决定先发制人。我跑去向王段哭诉。我先是承认自己日前撒谎,又随口编了个身世来历。然后说,小贞姐姐不知何故,非要一口咬定我就是那个妖怪,要赶我走!
王段睁大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惊异道,怎么可能?你这么单薄纤弱,温柔可人!
我越发哭得梨花带雨,我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幸得将军与夫人好心收留。姐姐如果不想收留我了,尽可直说,怎么可以胡乱说我是妖呢?
王段思索片刻,你先回屋吧,我去和小贞说。
我偷听了王段与小贞的对话。
小贞,听说你要赶小唯走?
哦,她都和你说些什么了?
王段将我先前向他编造的身世来历尽数复述给小贞。然后言辞恳切地说,我敢担保她肯定不会是妖。否则她在此居留多时怎么我们都毫发无损呢?
小贞叹息,难道你没看出来么?她对你有情。你呢?你也是喜欢她的吧!
王段沉默。
我贴在屋外的窗棱上,轻轻弄破窗户纸,企图看清王段的表情。只可惜他背对着我,他俊逸的背影此时象一团模糊暧昧的符号,难以言表。
小贞突然厉目看向我的方向,小唯现在就在屋外,要不要找她来当面问问清楚?
我大惊,来不及思考立马化作一团轻烟飘散开去。这女人也太厉害了吧,究竟什么来路?
第二天,我趁着王段陪小贞回娘家探亲之际,偷偷溜进他们的房间。左翻右找上下求索,企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到底想找到些什么,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我就是觉得小贞有些不对。一翻徒劳之后,空无所获。我疲惫地跌坐在地上。
目光散散看去,梳妆台上一个精致的首饰盒引起了我的注意。那盒子小巧玲珑,琉金的底子,浑身嵌满各色珠玉,别有一种异域风情。我拿在手中把玩,盒子上了锁。这愈发让我好奇。口中念念有词,打开,里面只有一颗发亮的珠子,青红相间,晶莹剔透。桔色的丝缎底子间一根细柔的白色毛发探钻出来。
我拨开那丝缎,原来不止一根而是一小撮。那样雪色的白,纤细而柔韧。我太熟悉了。那气息那色泽那手感。它并非来自我身上。那么,它,是小贞的。电光火石间一切了然于胸。原来,小贞,亦非人类。它也是一只修炼的雪狐!
我的心狂跳。我知道了小贞的秘密,仿佛正一手抓着她那条漂亮雪白的狐狸尾巴。忍不住得意狞笑。好吧,你装模作样自居人类,要我走,这下看我怎么赶你走!
夜半三更。我小心拿了烛火蹑手蹑脚来到小贞处。侧耳倾听,里面全无声响。想必他二人正在梦中沉睡。我狠了狠心,顺手放下一把火,然后迅速抽身逃离。
蛇有七寸。雪狐也有。雪狐的七寸便是火。所谓冰火不相容。只有在火中雪狐才能失去任何法力,还原真身。任你道行有多高。我自然不可能当面告诉王段他的发妻是一只狐妖。他会象不相信小贞一样不相信我。那么,我只能让小贞现出原形,当着王段的面。
看着火势借风蔓延,我在角落里恶毒地笑了。
没过多久,有人开始大叫着火了!接着是一阵骚动。风声,火声,人声,水声,很快便乱成一团。我趁乱混在人群里,做花容失色状。好戏终于上演了。
当各种声息渐渐平静,只见王段弯着高大的身子张开臂膀,似在极力护住什么。他披着晨衣,脚步踉跄自屋中走出。小贞,瑟缩在他怀中。青丝散乱,容颜惨淡。但惨淡的素颜依旧无法遮挡她无边的美丽。
她准确无误地向我投来淡淡一瞥。那淡色中有怨恨,更有不屑。是的,她都知道。可是,她怎么没有变回狐呢?我失望透了!

次日,小贞袅袅娜娜地来找我。她看着我的眼睛,一切澄明清澈,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我做了什么了?我故作不知。
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我?她柳眉一挑。
我索性摊牌,为什么我做的一切都不能瞒得过你呢?
你以为我同你一样?你错了!大火便是最好的证明。我告诉过你我随高人学过捉妖术。小唯,看在我们曾如手足的份上,你走吧。我不希望我的首饰盒中再多一撮雪狐的毛发。
你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好言相劝。也算是一个警告吧!
我不走!我赌气似地固执着,僵在原地,要走你走!
小贞的眼光利剑似地飘过来,她尽量放缓语调,你留在这里无非是因为好奇心。可是人的感情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爱情也不仅仅是因为色相。我与他之间有海誓山盟有生死与共有同甘苦共患难。这些你都能做到吗?你可以为他付出一切或者放弃一切吗?
我愣了一下,我没想过这么多。真的,我只是觉得我有点喜欢他。可是这点喜欢和爱情之间有多远的距离,我没量过。也没空丈量。
我看着小贞。她此时目光坦然,象一个人类的贞洁的妻。她不是狐。她会象任何一个执着的女人一样,誓死捍卫自己的爱情。我想起昨夜大火中王段一心一意护住她的模样。是的,他是爱她的。可他也爱我吗?他曾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曾经轻轻捉住我的手。
小贞仿佛看穿我的心事,缓缓道,男人都好色。但是,他被你的色相吸引并不代表他就爱上你,或者你们就适合,或者他愿意为你付出一生一世。明白吗?
我突然之间被激怒。算了吧,你以为你有几分姿色,他就会爱你到永远吗?这个好玩的游戏刚刚才开始,我不会放手。看他到底要谁吧!
我拂袖而去。
 楼主| 发表于 2008-11-4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血羽 于 2008-11-3 17:50 发表
我喜欢,我本来也写写吃心来着,后来一想,光题目冰清姐姐就怕了,治好作罢!今天看到这个,不有感觉写这个内容你比我更合适写得也更好



哦,我原来以为你是个女孩。原来是个男生啊!哈哈,共同努力哈!~
发表于 2008-11-4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看也不像女孩子啊!我写东西女孩子有的一样都没有呵呵!细腻找不到,精致也没点痕迹,唯一有的就是别致。全是些自己心里的小鬼作祟的缘故!其实我比较喜欢唯美,但是好像和我这样的男孩子挂不上边,也就没的发展了。看来看去发现应该写点比较有气势的东西
发表于 2008-11-4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_^

好玩好玩,两只狐狸要斗法啦!搬张板凳来看热闹~
发表于 2008-11-4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这位王生啊~

未免太容易被勾引啦!
发表于 2008-11-4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狐狸精最擅长的是魅惑之术,即使不用天生的魅惑能力是不会消失的除非用法力抑制
 楼主| 发表于 2008-11-5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zhenzhen 于 2008-11-4 13:41 发表
未免太容易被勾引啦!


你不觉得其实男人都是这样的么?有几个男人爱上女人,是因为看到她们的内在了。不都是外表么。
尤其是那些有钱有势自己又长得不错的,就更以为,美女对他来说是手到擒来的。
当然不排除少数有例外的。那也取决于他的天性与后天的修养。
比如电影画皮中的陈坤,他能撑到最后只对小唯说了句,我爱你!虽然有点晚节不保,但已经算是男人中的极品了。精神出轨反正别人也看不到逮不到,也不能算是完全的出轨吧。而且我觉得他还是比较诚实的。强过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发表于 2008-11-5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ZHENZHEN的意思是说,太容易上钩的男人倒显不出狐狸的魅力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1-5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芙蓉蝶 于 2008-11-5 11:26 发表
我想,ZHENZHEN的意思是说,太容易上钩的男人倒显不出狐狸的魅力了.


嗯,这个么,要是作长篇,我会多花点力气。短篇嘛,就免了吧。反正男人就那样。
只要赏心悦目,男人是很容易上勾的。只要是美女,男人是不会嫌多的。
漂亮的男人和漂亮的女人一样,喜欢玩魅力的游戏。以为自己可以怎样怎样。虚荣心。
发表于 2008-11-5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也有柳下惠的

其实,晚两段再让他动心就是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1-5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呵呵,

那王段是个急性子呗。武将嘛,缺少点书生的文绉绉。想怎样就怎样,干脆利落型的。
哈哈,其实这样的男人,很阳刚。很吸引女人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8 16:36 , Processed in 0.06566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