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歪嘴和尚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4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山公寓贵不贵的,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6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山是个好去处,不光环境好,他的素斋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6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山公墓,楼上你说素斋是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7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歪嘴和尚 于 2008-9-26 18:57 发表
南山公墓,楼上你说素斋是什么?!



笑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7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的故事孤独而漫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0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歡喜>>

BY:寒僧曰橋者


20081010午間三點鐘改訂待發杭網BBS




歡喜在火車上給我發消息,"我在車上過金華了我是歡喜".歡喜
的手機丟了上車前她買了手機換了新號碼歡喜要去的是麗江古
到了昆明換乘,忽而改了拐到大理看了看歡喜最近的QQ
簽名是,"兩個人的風景現在要一個人看了".我不知道意識到這點
悲涼的歡喜,到底是什么表情.

歡喜告訴我說,她帶了兩包,一包衣服:一個相機.依我的看法,美好
的風景就該存放在心里,實在想不過的時候再跑去看看.歡喜卻說,應
該被記住的美好總是容易被遺忘.那些應該隨風去了的總是忘不了.歡
喜還告訴我,她身上帶了煙,帶煙的女青年可以跑車廂之間的過道漫漫
抽.歡喜說,隨身帶的孫子兵法,越讀越是枯燥.

我拿了本2008年版的<中國古鎮游>和歡喜一起旅行.我告她,別忘了
去科貢坊和木府大院.<木氏宦譜>發行的超多,搞得我以為這麗江小
地方的頭人就是大明洪武皇帝的養子沐英的一支.可是,歡喜卻說,我
告她的那些個旅館找起來很吃力,所以只好隨便找了家酒店入住,然后,
吃到了過橋米線.我忽然希望歡喜給我帶個銅制的水煙袋回來

無聊的和尚,拖了條長凳坐客廳抽煙,房東阿姨就問抽的什么牌子聽我
說抽的大前門好多年了就說應該少抽點抽好點我就說抽煙為了溫暖喉嚨
什么牌子的都不打緊.話說完了,房東阿姨就拿了套衣服我看,紅套衫,
牛仔褲,房東阿姨說,買了燒她媳婦的.還給我看了媳婦的照片,結婚
照上的她不艷麗,很秀麗.

我跟歡喜說,聽了個故事,等她回來的時候告她歡喜就一直在問,我
答,想抱抱她.我想更重要的是:我得千萬記得將來告訴房東阿姨的孫
子媽媽是多么漂亮.還有在他十歲這年的夏天,我這個浪跡天涯的和尚
耳聞的秘密,他的并不蒼老卻已白發蒼蒼的老祖母親口告訴我:媽媽是
在寶寶周歲生日後的二十一天去世的,那天是十一月二十七號.


[ 本帖最后由 歪嘴和尚 于 2008-10-10 19:43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0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何滿子》






英典書店租用昆山圖書館西館的底樓,店外石頭長椅邊好多的銀杏。
我在這家書店讀到的薛逢的《何滿子》,然后抱了這本《唐五代詞
賞析》還有《李杜合集》,然后一路走回觀音凈院,教房東的孫子
讀。

《何滿子》薛逢詞云:系馬宮槐老,持杯店菊黃。故交今不見,流
恨滿川光。串講曰:把馬系在宮墻邊的老槐樹上,槐樹已經很粗了。
進得店來,叫了酒菜,捏著杯子,在廳堂里踱了兩圈,看到庭外的
菊花已經繽紛含香,想想那些個不能再見的朋友,滿心滿臉的憂傷
散落在寒江之上。

后來揀了第二首《何滿子》講給孩子聽:

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距離自己曾
經熟悉的山山水水足足有三千里的行程,獨處深宮,臥看牽牛,扇
撲流螢的無奈生活也有二十個年頭了,忽然有人對我念道《何滿子》,
那熟悉的鄉音,引動我內心深處的無名感傷。叫我落淚的,不獨是
深鎖在二十年寒宮里的,對三千里外家國的渴想啊。

孩子問,后來這首詞的作者是薛逢的朋友嗎?和尚說,可以當成是,
也可以當成不是。你可以認為薛逢獨飲的小酒店就對著高高的宮墻,
長陽衰草,水落石出。前詞悲愴,后者悲傷。薛逢通篇,講的是無
與言者,或者說,無人會意。後一首,是遇到了,即便不是朝思渴
想的人,起碼是相關的,只是萬端情懷,一時難以言表。

孩子說,懂了。希望有女子見此文落淚,我必娶之。然后生個孩子,
并且將來也能讀懂上面的話。

20081010寒僧曰橋者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0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看和尚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1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歪嘴和尚 于 2008-10-10 19:15 发表
歡喜說,隨身帶的孫子兵法,越讀越是枯燥


欢喜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1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歪嘴和尚 于 2008-10-10 19:16 发表

孩子說,懂了。
...


是个聪明的乖孩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1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和尚原来在等人呀,而且一等就是六年,超有耐心的,祝和尚早日等到心上人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2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谁我都不等

谁我都不等,
等谁我都不屑
我爱大自然,
其次就是艺术
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英·兰德(歪嘴和尚  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2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喜之二》

灯火的版主多了几副新面孔,愈见热闹了。细雨风铃妹妹写了个关于喜欢的帖,
引动一堆的男人女人们跟风说也要写。巧极的是,寡人也写了一篇,《欢喜》。
不过几乎没什么喜气。风铃喜欢地说,原来和尚是在等人。和尚说,谁我都不
等,等谁我都不屑。

说说欢喜的话题。早年甚喜《迎像哭像*上小楼》,还有木皮散人的鼓词,《聊
斋》,<<疯话*妄谈>>。<<长生殿>>现在常常可以听到蔡正仁先生唱了。<<聊
斋>>也新拍了一些。唯唯木皮散人的鼓词一直没有新印,将来到山东周村走走,
顺道看看齐鲁书社还有没有存货.

以上是喜欢和喜欢去做的事情,写下来. (应景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3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一个人,用文字的方式,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13 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歪嘴和尚 于 2008-10-12 20:36 发表
>>。<<长生殿>>现在常常可以听到蔡正仁先生唱了。<<


小孩偶现场有听过他老人家唱,然后就成了他的粉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8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寡淡>>




在只開了個頭的<<心慟如水>>的短文中,男人寫道,"那晚,男人夢到自
己站高高的坟臺上,總也接不住下面拋上來的繩子,折騰大半夜,總是在
接繩子,結繩子.打開窗,心慟如水."寫完這個開頭,男人把開頭發很給幾
個很遠的還算相知的朋友,再也沒有寫完.

男人做這個夢的那個晚上,住樓下的房東阿姨的公公過世了,享年八十
六歲,臨走那晚還吃了媳婦端過去的一碗餛腯,老爺爺走的時候沒有人
知道,夜間不知不覺就睡過去了.姑娘們趕來奔喪,看到老爺爺滿面笑容,
面泛桃紅.和尚見了說,老爺子好大的福氣,好大的福氣.

老爺子五七的那天,房東阿姨早早招呼我晚上早點回來吃飯,那天去淀
山湖出差回來很晚,上床差不多十二點了,早上起來索水喝,摸個茶杯倒
水就喝,想不到,這泡了十幾水,放了近一周的茶葉,仍然能喝出寡淡的味
道,因而有了下面的話.

有天看報導,說是十多年前的少年神童寧鉑近年長期駐錫蘇州楓橋東的
西園禪寺.這個寧鉑,大學里教文獻檢索的劉老師經常提起:他是冶院附
中的學生,年紀青青去的中國科技大,是第一批的少年班學生.他的父母,
是我學校的老師.不想這個寧鉑,竟然費盡心機出家了事.

后來想起了虛雲老和尚的一樁舊事.那是光緒二十七年,老和尚世臘六
十二歲,大雪天老和尚在茅蓬里清修,一天說要吃煮山芋吃,芋頭丟鍋里
就跏趺入定,單等芋熟.不想這一定就定到新年的正月,鄰棚同修的老師
傅以磬開靜,老和尚才想起鍋里的芋頭.開鍋子一看,芋頭都長白毛了.

我在寫這些的時候,只想到寡淡,想到遠方陽光下的清澈見底的小溪,或
者隨風亂舞的知名不知名的花兒.我能想象的最美麗的寡淡,應該是有
個風姿綽約的女子,既黑且瘦,披件米色風衣,挽著我手,談談笑笑,從太湖
大橋一路往我們在西山的名流公寓走去............

20081017周末記

(完)


[ 本帖最后由 歪嘴和尚 于 2008-10-18 18:21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8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乌鸦的归来

乌鸦从辽远的南方回来了。不知道回来了的乌鸦是否还有一个人背个背包远行
的打算。乌鸦这样的女子一直都是在路上,总想着自己是个没有家的孩子,离
开爷娘到远远的地方。不过,通常总是在30岁以后才知道,在路上的随便哪个
可以洗脚洗面的地方就是家,可能是个古寨,或是一条地图上没有的明净小溪。
乌鸦回来了,乌鸦是在家里更幸福地做她的灯火版块的斑竹。乌鸦的妈妈是个
和我和尚一样喜欢听戏的,不定还会继续宠她的这个有点向哥萨克的女儿,泡
杯茶,空调温度调高,下厨做菜给女儿一个人吃。以上都是我的想象。其实我
没有见过乌鸦的妈妈,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泡茶会不会做饭。不过我知道,乌鸦
如果有天不做我们灯火的斑竹了,那么一定是找一个有最温暖灯火的地方找人
生孩子去了。乌鸦回来了,灯火的喜事,我的喜事,0571bbs的大事。乌鸦回
来了,悄无声息,也无征兆,乌鸦象只燕子,说过的事情都记得,都能做到。
我知道:还有很多人为她的回来欢喜,所以我写下上面的话,欢迎乌鸦的归来,
并向所有关心乌鸦,乃至关心我的朋友们道声谢谢~~~~~~~~~~

她的上一次决定归来,是2007-11-23 20:59:29

[ 本帖最后由 歪嘴和尚 于 2008-10-18 22:06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8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寡淡之文,挂单之人。

原帖由 歪嘴和尚 于 2008-10-18 18:20 发表



我在寫這些的時候,只想到寡淡,想到遠方陽光下的清澈見底的小溪,或
者隨風亂舞的知名不知名的花兒.我能想象的最美麗的寡淡,應該是有
個風姿綽約的女子,既黑且瘦,披件米色風衣,挽著我手,談談笑笑,從太湖
大橋一路往我們在西山的名流公寓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米色风衣的黑且瘦的女子现在回来了却和我一句话也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9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新加了个标题《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哪些人被收罗在我们的队伍里,那些徘徊在
历史与现实之间的,那些行走在远方的,那些眼神里有矜持勇毅不害怕被离开与被
背弃的,还有那些把梦想丢了为人妻为人夫带了孩子安心过日子的,都是我们的同
志。我们的领队,是写了十年《一刀倾城》还没有结篇的歪嘴和尚老师傅。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7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二)

这几个月,太阳都落的很早,下班回来就不见了,很是落落。有个兄弟就问我,老婆
找好没有?和尚说,听蔡正仁正开心呢,哪里顾得上讨老婆。后来,就得了本于丹签
名盖章的《游园*惊梦》,读来很是欢喜,那兄弟又叹道,有什么好看的,浅薄的很。
和尚就说,当散文读没错吧。那兄弟接着说,方便面一样,没什么营养。和尚想想还
是告诉他,要营养你找你老婆去,关于丹甚事。

佛單委的同志通知我開會那天,在公司的圖書館看到這本<<靜水深流>>,著者李小琳.
然後,廠區的東門正式開放,東邊的楠樟路,西側的楠梓路也熱鬧起來了.我想起那個叫
楠楠的孩子,很長的時間里,她喜歡以靜水深流的名字出現.2008年8月19日,0571bbs
新注册了一个"楠楠12345 "的ID.後來在公司的論壇上,發現一段饒有趣味的話,"我
一直都有個疑問想請教一下:關于每次打飯時的雞腿,那雞是不是全部因為營養不良餓
死的啊,雞腿小得跟患了小兒麻痹癥的麻雀腿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7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卡萨布兰卡

今天看了篇《卡萨布兰卡》,我想起蓝山咖啡,还有一首老歌,有句歌词是“你离开了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27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是很酸的样子,莫不是吃了没成熟的桔子或石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0-28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雨做的云 于 2008-10-27 21:25 发表
总是很酸的样子,莫不是吃了没成熟的桔子或石榴?


桔子或许还是长虫的。不过吃也也无妨健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9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書<燕雀堂記>後>>

寒僧去虔之七年口成心齋于昆岡之南口姑蘇之東口臨濟乎海上口乃顏
其額曰口燕雀堂口錫城黔君聞焉口欣欣然口燕燕然口若有所恃者口掇
僧遺事成文以寄口風其旨趣口蓋在陳王之燕雀九字口口

僧之齋口顧嫚之產也口僧自南海還口既絕舟楫口賃以居口昔余之往造
也口一丌一椅一床口壺二茗盞三口如是而已口僧之始居口置二煙盒于
丌上口恒供不少去口此金陵斢峇簆所產之靈山牌也口顧嫚之孫九齡口
即從僧頌何滿子者口每摩二煙盒不已口僧以此子肖己口弗假辭色口口

僧曰橋口南直桃源人口占籍京口口久游吳門口僧為徽國文公嫡裔口有
聲教于江南口為傭覓斗升以活口平居惟漠漠口然知者莫詳其所出口余
乙酉過江口嘗晤其人口得諸吳門北鄙之渡僧橋口僧立于橋首口意會神
馳口闌干拍遍口恒誦口渡僧橋橋僧渡橋僧渡處渡僧橋口不已口口

嗚呼口以是觀之口若僧者口一苦人也口然黔君之文成口僧有言曰口黔
君口親我者也口非真知我也口龍城瞿子詩雲口我是江南第一燕口為銜
春色上雲梢口待得春來口山花滿眼口何必問僧歸僧去口余聞是言已口
悲莫能禁口因錄秋白居士遷化集句以記口兼示黔君雲雲口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9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書<燕雀堂記>後>> 譯文



和尚離開讀書城市的第七年,找了個可以安心的小窩,位置就在昆山南
部,蘇州的東邊,離上海很近.他自己給小窩起了個名字叫燕雀堂,無錫

的黔君聽說了,很覺得開心,溫馨,就好像是他自己找了個小窩一般,收
集和尚年青時候的舊事,寫了篇文章,寄給遠方的和尚.揣摩他的的意思,
和尚取這個名字,是從<<史記*陳涉世家>>,"燕雀焉知鴻鵠之志哉"來的.

和尚的所謂小窩,是一個顧姓阿姨的產業.和尚從南海五十三參回來,把
用舟船都賣了.跟著租了這個房子.我曾經拜訪過(居住在這里)的和尚.
屋里一張茶丌,一把椅子,一張床,兩個水壺,三個茶杯,就這么些個東西.
(聽說)和尚剛住這的時候,就把兩煙盒擺在茶丌上,一直供著.這是南京
卷煙廠生產的靈山牌.顧阿姨的孫子九歲,就是跟和尚誦<<何滿子>>的
孩子,喜歡摩娑這兩個煙盒,和尚因為這孩子很像他與佛有緣,所以也放
縱他,從不為此責備他.

和尚的名字叫"橋僧(JACKSON)",是今天的江蘇省泗陽縣人,戶口落在江

苏鎮江,浪跡蘇州很久了.他是大儒朱熹的嫡系子孫,在江南有一點名聲.
靠做工養活自己,平時在人群里安靜的很,可是了解他的心事的人根本不
知道他的個人情況.我2005年過江,曾經拜訪過他,當時他是在蘇州七里
山塘石路入口的渡僧橋上,很專著很快樂的樣子,拍著橋闌干,反復念著:
渡僧橋橋僧渡橋僧渡處渡僧橋.

哎,從這些看來,和尚實在是一個可憐人啊.可是黔君的文章寫好的時候,

和尚卻說,黔君,是親近我的,卻不是了解我的.瞿秋白寫詩道,我是江南
第一燕,為銜春色上雲梢.待得山花爛漫,滿目春光,何必關心和尚究竟去
哪里以及和尚會不會回來的話題,我聽到和尚這番話,心里的感傷難以言
表,因此錄了秋白先生臨終的集句,并且發給和尚的朋友黔君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9-17 12:25 , Processed in 0.18150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