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白条鱼

三角荡巷的小屋(不断更新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13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52路电车上的“幸子”

  那一年,我19岁,刚参加工作。我所在的厂在郊区,每天得坐52路电车换乘厂车。

  52路是热线,又是上班高峰时间,每次都会挤的我脸通红的。我很不喜欢我的工作,常常想,能不能找个路近点的,可对我来说,太难了。

  车上的人抱怨着太挤了,女人们在不停的骂人,男人们说着无聊的话,使劲的往车里钻,时不时的听到尖叫声:“你撒流氓啊。”

  男人就挪渝着说:“恩,你还不够我资格呢。”

  接着就是女人的怒骂声,男人的轰笑声,车就这样停停开开的爬到了望家门。

  夏天的时候,那混杂着的汗臭味,劣质香水味,狐臭味,会让人窒息。我只能在寻找着中缝隙偷偷的呼吸一下。

  只是我前面的男人个儿太高了,他总是挡着我,车就像汪洋中的船一样,颠簸着前行,我被拥挤的东倒西弯的。不知什么时候,一直大手拉住了我:“你到我前面来吗。”

  是那高个儿的男人,他让我站到了他的前面,靠窗的位置。他像墙一样的为我挡住了人流,让我得以有喘息的空间。我感激的朝他笑笑,国字脸,长的很端正,穿着劳动布的工作服。

  以后的日子里,他总是像墙一样挡在我面前,如果车上有空位的话,他让着我,当然,我还是习惯于站着,在窗口的位置,偶尔有风吹过,还可以看窗外的风景,时间也过的特别快,每次都是早早的赶到厂车。

  我一直以为他是偶然搭同一辆车的,哪天,我起的晚了,差一点赶不上车。等我气喘吁吁的跨上车的时候,他就在我后面。

  “你今天来迟了,我等了三辆车了,我想,你再不来,要迟到了。”

  我惊讶的看着他,不知道是感动还是什么,我傻乎乎的说:“我在某某厂。”

  “我知道。”他笑着看着我。

  车空了很多,有坐位了,我们都站着

  “我知道你同事还叫你幸子,就那热门的《血疑》里的女主角呢。”他先开口

  “大概是性格像吗,我长得一般般的,那有这么好看呢。”我想,他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呢,而且你好像很少说话的。”

  “没有啊,我说的是真的。恩,我喜欢听她们说话,你不觉得她们很漂亮,蛮活泼的吗。”

  他可怜的看着我,我就像回答不出问题的小学生,不由自主的脸红了,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听他说着:“我在肉厂工作。”

  “屠夫。”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

  “不是,我是机修工,我还在读夜校的”

  那一天,我们并排着跑向厂车

  半年后,我被调到了两班制的工作,我怎么也碰不上他了。趁一个调休的机会,我特意去车站,我一直等着,等着,看到他过来了。

  仿佛是自言自语,我告诉他:“我换了班了,现在是上早,中班了。”

  “哦。你们中班很晚吗。”

  “晚11点。”

  “晚上回家注意安全啊。”

  “恩。”

  车来了,他上去了,他招呼着我,我跑了几步,还是停下了。他在车上大声的说:“我下周骑车上班了,我来接你好吗,”

  我摇摇头。

  白天的三角荡巷人来人往的,到深夜的时候,家家的墙门都铁实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孤独的脚步声,那些邻居大哥讲的鬼故事,时不时的浮现在眼前,活灵活现的。瓦楞上有野猫一穿而过,叫声如婴儿哭声般。

  巷口的厕所的灯好像坏了,如鬼火般的一闪一闪的,糟糕的是,所有的鬼故事都和茅坑姑娘有关,我一溜小跑的过去,大冷的天也会惊出一声冷汗。

  夜深,路也长,寂静的小巷。只有那婴儿的哭声和母亲的安抚声,还有那,透过墙门缝隙的灯光给我于一丝温暖。

  

[ 本帖最后由 白条鱼 于 2007-11-14 11:10 编辑 ]
发表于 2007-11-13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完   有空再来拜读
发表于 2007-11-13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角荡巷在中东河的流域?
中河东?东河西?现在的十五家园
福华丝厂,三角荡巷,文龙巷,那地方那个现在唯一的老房子,就是杭高的几幢老教室了。。。
我是九十年代初来的杭州,曾经在那住过,东河边上的那片老房子都没了。。。再下去就拆迁到了西湖大道南那片了,梅花碑那块还有不少老房子,快了,拆了,就看不到了!
发表于 2007-11-13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醉卧西山头 于 2007-11-13 19:33 发表
三角荡巷在中东河的流域?
中河东?东河西?现在的十五家园
福华丝厂,三角荡巷,文龙巷,那地方那个现在唯一的老房子,就是杭高的几幢老教室了。。。
我是九十年代初来的杭州,曾经在那住过,东河边上的那片老房子都没了。。。再下去就拆迁到了西湖大道南那片了,梅花碑那块还有不少老房子,快了,拆了,就看不到了!

眼睛看不到事小,心要看得分明
发表于 2008-1-31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知识青年再教育教育出这个样子,笑死。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7-26 17:15 发表

回墙门的大哥大姐们带一点农产品外,也带来很多新鲜的话题,只是我那时候看来,他们好像个个都又黑又瘦的,绝对不像当时宣传的那样,长高了,长壮了.他们常常给我们讲鬼故事,
发表于 2008-1-31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连林黛玉都要堕落的。。。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7-29 13:15 发表
五:爱玲和金子
若干年后,知青们陆续的回来了,有人说起金子,有人说她是被辱而愤而投江的,也有人说她是不畏强暴而投江的,我宁愿相信后者,那时候,只听一个女知青恨恨的说:"那地方,连林黛玉都要堕落的,我那时候真在看<红楼梦>实在想不出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林妹妹都会堕落的是什么地方,我不寒而栗.
多年了,她们的坟墓应该长出凄凄芳草了吗,如果有墓志铭的话,那应该是历史,历史真是兼容性强,所有的血腥,苦难,幸与不幸都可以装进去,然后被抹的干干净净,好象从来不存在过一样.
可我怎么能忘记她们呢,花一样的年华.爱玲那年二十出头,金子二十不到吗



哭。。。
感谢白姐姐的作品
让我们触摸到这块历史
发表于 2008-1-31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起敬。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7-31 12:50 发表
七:盘头的外婆

我有时候也会跑开去玩,那天,我跑的太远了,和外墙门的叫阿宝的小孩去了巷口的煤渣堆上了,阿宝爬了上去,我在下面问他叫好,可我还没来的及叫出来,阿宝从煤渣堆上滚了下来.他和他气势凶凶的妈妈找到了外婆,说是我把他推了下来,他是男孩,又比我大啊.我哭着对外婆说,我没推他.外婆说,我知道.可她还是把在阿宝妈的数落声中,在旁人不解的议论中阿宝换下来的衣服洗干净.

外婆是何等自高的人,可她为了我却屈辱的帮别人洗衣服,我看着她一弯一弯的背影,盘头的发松松的,像老老的野杨梅树的枝叶,对强权的憎恨和对弱势的同情就这样溶在我的血液里了


好娘娘,好孙女。
发表于 2008-1-31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对历史的陈述,我们看到希望。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8-1 12:59 发表
小锡人和锡匠

苦夏是这样熬过的

。。。。。。


希望真是个好东西,她让无论孩子还是老人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发表于 2008-1-31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隽永。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8-5 22:44 发表
十:我要读书

那年的下雪天,我一直没能出去玩,我的脚太大了,原来的套鞋穿不下了,可妈没给我买新的.建民哥哥在天井里用雪堆了座桥,他让我走上去,我没走到中间,就陷了下去,原来,他中间挖空了.我在床上坐了一天,等着外婆用铜火充把我的棉裤和棉鞋烘干.妈下班看见了自然是一顿臭骂,连外婆也帮不了我.


我是一年级的饿小学生了,我是有文化的人了,阿爸不会再骂我了,大哥哥大姐姐也不会不理我了,我是有知识的人了.太阳总是每天升上来的,可太阳和昨天的不一样了.雪也是那么美了,我在雪地上写下了我的名字,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我要读书了.


...
发表于 2008-1-31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8-7 17:17 发表
十一:看得见天空的老虎窗和阁楼女孩
我终于可以看见老虎窗了,可我无论怎样睁大了眼睛,从早到晚,也没看见哥说的彩虹,晚霞,我只看见排排的瓦片,还有瓦片缝隙里的瓦楞草,偶尔露出一角饿晒的过高的衣服,孤单的风中飘着。
蓝天上无边的白云,总喜欢和我捉迷藏,变换着奇异的美丽,天空真是个好东西,它能藏的下果树,牛羊,梦想和快乐,也能藏的下痛苦和忧伤,有时忧伤太多了,天空实在放不下的时候,就会掉眼泪的。你就可以把它写在日记里,我一本牛皮纸做的日记,我把它藏的好好的,可后来藏的太好了,我也找不到了,我已经不需要了,我看到了更广阔的天空了


我阁楼是很矮的,最高的地方刚刚能直起身,我们这年龄的人个儿都不高,是因为常常不能直起腰,


我们这年龄的人个儿都不高,是因为常常不能直起腰,

——————————意味深长。
发表于 2008-1-31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别样风情的雨巷。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8-13 22:20 发表
十三:雨巷
三角荡巷是不漏底的巷,从三角荡进去,一条泥泞的小路,越走越低,越走越窄,后来小路铺上了煤渣,可改不了低矮.
一到下雨,水沙沙的倒灌着进来,除了雨水,还有个种生活用水,在浮着泡沫的水上,你不时可以看到烂菜叶子,没了帮的鞋子,还有血腥味的鱼内肠,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捉到几只掉水里的小鸡,但总能找的到主人的,假如是几只麻雀的话,那在小朋友中可以吹牛好几天了,



如果你没在开春的时候盖好漏,或者你你没看见漏在哪儿,你的瓦只有一层.而瓦楞草又疯长了.这雨会顺着瓦楞渗下来,晚上睡觉的时候,你会听到滴答,滴答,滴答的滴水水声,就在你的蚊帐边上,等你起来看的时候,又没有了.就想你常常会听到的老鼠磨牙的吱吱声,你想找,只看见小小的尾巴一闪,你永远也不知道老鼠洞在哪儿,可你无时无刻感到它的存在.
早上醒来的时候,你会看到昨儿放的好好的鞋子搬家了,你千万不要马上生脚进去,你会发现,或许鞋筒里多也东西了,当然你不会喜欢的.



莲总是和我一块儿上学去的,她没雨伞.我的雨伞破了一块,莲用自己的旧衣服补了上去,雨大的话,还是会漏的.
发表于 2008-1-31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巷女子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8-15 23:04 发表
十四:自杀了两次的敏终于出嫁了

  我第一次感受到比死亡更强大的爱情,我始终认为这种爱情只有在小巷的女子身上才有,而她们所爱的男人往往选择了逃避。小巷的女子,纵然心比天高,比地宽,也逃不出巴掌大的天井

  这是个秋风肃杀的季节,大把大把的叶子舞倦了,随风而去,有飘的很远很远的,以为终于飞出新天地了,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阵风,一阵雨,重重的跌落在小巷里

  打湿了的叶子能飞的多高?
发表于 2008-1-31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巧的宿命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8-19 22:27 发表
十五:七巧

  小巷的女子放飞自己的心愿,难逃宿命
发表于 2008-1-31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少的忧伤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8-23 22:35 发表
三角荡巷的小屋(十七)----紫太阳

漂亮的女老师不教我们了,她要走了。我们在百草园的自留地旁送她,向日葵个个饱满,已经结籽了,可弯七竖八的躺在一边,在风中最后的挣扎,很快就要被铲除了,夕阳下的红蜻蜓在孤独的凄凉的盘旋着,找不到家了。女老师把葵花子一颗颗的剥下来,放在兰色的瓶子里:"我真舍不的离开你们,可我不的不这样做。"


太阳很亮,太阳很暖,红的晃眼,变成淡淡的紫色,我被太阳所伤,所有温暖的,明亮的,幸福的,有时也是一把利剑。当热情过于疯狂,当激情过于高涨,炽伤了别人也刺痛了自己

  心上的紫色的斑斑伤痕是太阳紫外线所晒还是血液的沸腾燃烧的
发表于 2008-1-31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长大了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8-30 22:56 发表
三角荡巷的小屋(十九)----不想长大

    人总是在不经意见悄悄的长大了,无论你欣喜还是惊慌失措。成长的每一个日子都是闪亮的珍珠,穿成了美丽的回忆。就像我在胡桐树下读的书,也在树枝上用红的黑的笔写下数学公式,英语单词,还有我自己才懂的符号.
发表于 2008-1-31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不知道的杭州。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7-9-28 10:50 发表
二十二:记忆之城

  记忆之城真是包容性强,所有欢乐的痛苦的不幸的幸运的都可以蕴藏,不会发霉,也不会消失。偶尔,你可以打开一条缝。慢慢的品味,阿龙他们的记忆之城是麦浪和小河,阿亮是明丽的杭州还是黑龙江,他不会回来的,吴老爹死了,吴家兄弟不会收留他的。金子和爱玲呢,如果有灵魂,她们会梦见哪儿呢。
发表于 2008-2-1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角荡巷的小屋》读后

坐了一下午,终于读完了白条鱼姐姐的《三角荡巷的小屋》。白条鱼姐姐说,白条鱼是很好吃的一种鱼。我听说西湖宋嫂醋鱼很好吃,可惜和尚生平不太吃鱼。大概三角荡巷之于白条鱼就是鲜活的水与空气,在这样的水与空气里,永远不想找出路。这样的河流沉淀下来的有过往、流年,还有不再了的老老的亲人,爸爸的花儿,树上的印记,还有属于那个时代的种种不堪,比如紫太阳,比如早早结束生命的那些小姐妹。有五年的岁月,和尚保持沉默,然后是大段大段的记忆空白。这样的文章让我想起过往,想起曾经。或者在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曾有过这样的小巷。

这样的文章如果能略做修饰出版,原是好的。

[ 本帖最后由 歪嘴和尚 于 2008-2-1 11:2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2-14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和尚你多化缘赞助姐姐出版吗
发表于 2008-2-14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出版?

先征订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2-15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出的话,就让和尚作序
发表于 2008-2-15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白条鱼 于 2008-2-15 11:49 发表
要出的话,就让和尚作序


这个姐姐说对了.这个序一定写得精彩!
发表于 2008-10-29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角巷。现在报经杭州市地名委员会批准,正式改名为:芙蓉巷。

原帖由 冰清2005 于 2008-2-15 18:00 发表


这个姐姐说对了.这个序一定写得精彩!
发表于 2008-10-29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施主如此尘念定能化身成仙`~好好写下去不要终至~~ 期待下文
 楼主| 发表于 2008-10-30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完了,原来还有没发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10-30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大红的拆字涂上了墙

过年,是小巷最热闹的日子,鸡,鱼,肉,成串的挂在屋檐下,成了一到亮丽的小巷风俗,看的出富裕和满足,这两年,生活好起来了,好多东西都不要凭票供应了,年也过得喜气洋洋的,从阁楼的小窗里,能听到邓丽君的甜美的歌声和台湾校园歌曲,偶尔有拎着四喇叭录音机的穿着很时尚的水磨牛仔裤的年青人夸耀的从巷头走到巷尾.

过年后,空气里骚动着不安.最早知道消息的应该是许先生他的大儿子,他也听他的同学的同学的说的,说我们这地方在规划里的,户口就要冻结了.

许家的大儿子结婚后一直和父母,妹妹住在一起,婚礼是在墙门里办的,那年头督这样的,这也是除过年外最热闹的事,只是好多婚礼都在过年的时候办的.物质紧张吗,什么都要凭票的,过年了,票多发点.再加上乡里乡亲的带点特产什么的,也可以办的响亮隆重的.宴席就设在各家里,大红衣服的新娘子挨家挨户的敬酒,也算是认了邻居了.

许家的新房就做在最大的房间里,说最大,其实刚够一张床和几个衣柜,他刚好和他的妹妹换了个位置,他以前住的阁楼,现在由他的两个妹妹住了.

他的儿子是生在墙门里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户口一直和他母亲在一起,据说那边的学区好.这次,他忙不迭的给老婆,儿子的户口迁了过来.

消息不知道怎么透露出来的,精明的许家牵了户口总有原因的,联想到,年前常常有当官模样的陌生人在小巷里转悠,隐隐的感觉到小巷有什么事要发生,应该是很大的事吗.这让人期待而不安.墙门里的人调动着所有的社会关系打听着.

墙门外的昌条儿突然花了1000块钱买了七巧家搬走后堆杂物的亭子间,就在楼上的拐角处,没窗户,因为七巧结婚的时候结构又改了一下,一进去是要侧身而过的过道,里面是最多能放一张单人床的小房间.七巧的婆婆最初还有点别扭,可因为昌条儿的价格让她出乎意料,也就答应了.没过多久,她就把肠子都悔青了.

昌条儿的反常让小巷的人议论了好长时间,他和他的新婚妻子就搬近了这没窗的发霉了房间,每天早上,可以看到漂亮的新娘子端着痰盂罐,拖沓拖沓的下楼,脸上笑眯眯.终于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出来,这小巷被例为旧城改造范围了.

可消息传的太迟了,很快,大红的拆字就写上墙了,小巷的人们第一次看到这大红油漆的字涂满了墙,血红的让人战战兢兢的,户口也被冻结了.除了娶媳妇,只出不进的.扩音喇叭又开始响了,不停的在播着这是市政府为民办的好事,请大家支持配合.

居民会议是在小学的礼堂开的,本来很宽敞的地方一下子显的拥挤了.虽然每家只能去一个人.操场里人头挤挤挨挨的,小声的交头接耳着.

以后的日子里,小巷在亢奋中度过的,家家户户都神秘的忙碌中,在忙碌的同时也在观察着邻居的动向,偶尔也有人来分喜糖,说的是那家娶媳妇的.第一个搬走的是许家的大儿子,他拿到第一个号的时候,开发公司的人大声的说:"先搬走的,可以先分房,前50号的可自由选房."

我缓缓的走在小巷里,到处可以看到搬迁后凌乱的景象,缸被搬到了天井里,雕龙锈凤的床被当成废品卖了.缺了胳膊的洋娃娃被抛上了屋顶,雕栏玉嵌的窗户支离破碎,怎么也找不到我曾经熟悉的感觉.

大红的拆字涂满了班驳的墙,在阳光下血一般的刺眼,从巷口一直通到巷底.那是有年头的老房子了,黛青的瓦片层层的叠在人字型的屋顶,枯黄的瓦楞草在风中无力的摇摆着,那墙头虽然很老了,可还是白色的.就连墙门外的野杨梅数突然在春天落叶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11 02:15 , Processed in 0.06366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