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鬼姐姐

紫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4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看完了,不禁长长呼了口气,好纯净清新的文章!
    现在的小说,已经很少有能让我一口气看完的了。在这之前,还看了段小青的,心下便有了些计较(其实看了两位楼主大人的小说,打心眼里的第一反应就是——为什么狐狸精都是女的?嘿嘿……大概最近俺DM小说看太多了,有点腐)。
    咳……咳……(一脸严肃状)俺开始要正经起来了。(再作个揖:两位楼主,本人纯就事论事,如有不当之处,请表介意)
    如果是发表的话,估计主编会选段小青的,因为其笔锋力道很老练,故事的架构描述措辞几乎没什么毛病。就个人而言,我喜欢芙蓉蝶的,有些生涩,却很流畅,自然而然,没有太多思考地就下笔写了,用的还是第一人称。
    看了这么多小说,用第一人称的不是没有,但很少,写的好的更是少之又少,因为用第一人称很容易会让读者感觉啰嗦。
    俺这个人,理智排第一,感觉排第二,当然,我所说的感觉不是EQ,而是一种直觉。能让我感觉到一份出自于内心表达在字里行间的真(这个“真”字包含着“心”、“性”、“情”,至少在当时LZ写的时候有这些“真”),就是我所承认的好。
    至于zhenzhen所提的意见,感觉又是在挑人刺儿。说真的,我也很想如LZ一样,问你那三个问题。尽管我不常上杭网,有时上了也不说一句话,你的经典贴子还是拜读过的。有一点,不得不佩服你,因为你说的你提的,十之八九都是一针见血又言简意概,而我做不到。
只是为什么总感觉你对芙蓉蝶特别严苛?是因为她水平比一般人来得高,所以就严苛,还是其他原因来着?
    在看《在时间之外》就感觉到你们的针锋相对了,在这里感觉还是这样。但愿我是受了《在时间之外》的影响,更但愿我的感觉是错误的。
发表于 2008-11-4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的点评,请多给批评才好,才有利于我的提高,以免有"小圈子"之嫌.
其实,ZHENZHEN对我算客气的,很少一针见血,多是点到为止,可能是怕我这破鼓一敲就炸
发表于 2008-11-5 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我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的。我早说了,我不是拿了钱专门给人挑毛病、找不痛快的。提出一些自己的意见,纯粹就事论事,我干嘛非得针对某人?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们生活中认识吗?工作上有冲突吗?哈哈……

至于对楼主提出的意见嘛,当然是有感而发,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你也犯不着在里面找什么情绪化的东西,这个我是没有的。

是不是对楼主要求特别高?哈哈,是啊。当然是特别高。有些文章是不值得这么去说的,因为没有进步的空间了,而我看到楼主还有,所以多嘴说几句而已。
发表于 2008-11-5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问题,我试着回答吧!

如果只是想写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当然楼主是做到了,但是仅仅满足写一个故事,又有什么价值呢?一篇文章是要有思想、灵魂的,这样才能够触动读者的内心。要做到这一点,当然要非常小心安排自己的情节和细节。

从头到尾,我只看到狐狸在一个个男人身边穿梭。

起初,她想要在人间遭遇真情。第一次她遇到太子,太子却把她卖了,于是她害死了太子。她由此得到什么教训呢?没有。她经历了这样的破灭的初恋,似乎对她完全没有影响。她只是得了一个诅咒而已。然后她就匆匆往前走了。

接着,她又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一个诗人。毫无悬念,诗人爱上了她,但是却有一个莫名其妙的蒙田来横插一杠子,甚至杀死了诗人,坏了她的好事。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情节,为什么蒙田非要杀死她的爱人?他又和狐狸没有谈恋爱,就嫉妒成这样了?难道这样安排,只是让她更倒霉?

好吧,就算她实在倒霉,爱人忽然被杀,她一怒之下,杀了蒙田、被投入监狱,原先的情节忽然中断了,新的故事突然开始了。而在前一段情节中,我依然没有看到狐狸得了什么教训,也就是说,她的心理是没有发展的,她身边发生的事情,和她本人是割裂开来的。是作者的硬生生的安排,让她遭遇一连串的不幸,其目的,不过是让故事好看,仅此而已。

于是,狐狸继续往前走。年轻的时候,遇到的总是男人——果然,原来授她玉珏的男人出现了。
这是第三个男人了,我们似乎总会期待这个男人有什么不一样,能给狐狸带来些什么?
经过一段缠绵的试探与心灵沟通,两人相爱了。但同样是爱情,我不知道这段恋情与前一段与诗人的恋情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如果仅仅重复一段相似的恋情,那么为什么要写前面一段呢?
但是,我承认两人之间的试探写得颇有波澜,也很吸引人,这段完全可以独立作为一篇文章,但是,与前后文又有什么关系呢?一篇故事,情节总是要有脉络和发展的,而不仅仅是罗列和陈设、为了故事而编故事而已。

最后不能在一起的理由似乎也很牵强,不管了,总归是悲剧,狐狸离开了那个她最爱的人,也没有破解那个诅咒(似乎这个诅咒的存在没起什么作用),之后就是500年以后的事情了。

这一次,狐狸遇到了轮回了爱人,但是却被此人害死了。最后一段是最突兀的,看得我一头雾水。不知道想要通过这段告诉我们什么,是狐狸终于认清楚人类罪恶的真面目了吗?那她在太子身上就应该看清楚了,不会要经过四个男人才懂吧?
所以,我怎么都找不到这个故事的主题是什么,而楼主想通过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我只看到这只妩媚的狐狸,几百年来在人世间匆匆忙忙穿梭着,从一个男人身边到另外一个男人身边,蜻蜓点水般发生了深深浅浅的情缘,最后她一无所获。也许剩下的只是“人间的美好和罪恶都铭刻在了记忆里”而已。我们作为读者,也随着狐狸的脚步,匆匆到了各处一游,也无所收获,也许只有阅读时文字的优美与快感而已。但是,这就是楼主写这篇文字的目的吗?

[ 本帖最后由 zhenzhen 于 2008-11-5 01:22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5 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实在没有找到这个主题,所以

也不知道如何明确这个主题。这应该是作者写这个故事的初衷,如果没有想好,根本就不会有这个故事吧!但是这篇故事就在眼前,看完了让我猜测下——是想告诉人类是不可信的?人间是很痛苦的?情爱是不长久的?又或者是,爱情是甜蜜的?人类是有善恶的?在认清楚人类真面目前,不要轻易赠予凡人爱情?……

这个故事的主题,真是捉摸不定啊!

这个狐狸的个性也比较模糊,善良?傻?认真?执着?冷静?头脑简单?意志坚定?心软?……除了漂亮外,我还真没看出她的主要性格特征。倒是赠她人间的玉珏的林虚,颇有几分可爱。一个世故的官僚爱上一只狐狸,冒着风险保护她,还是颇有意思的。其实就这段单独拿出来写,确定主题、完备细节、填充情节,倒或许是另外一番天地。

写完自己的感想了。我没有学过什么文学理论,书也读得不多,只是凭自己的直觉写点感想而已。若有胡言乱语的部分,请勿见怪!
我再说一遍,楼主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这点也是我一直羡慕的。提出意见也是希望作者能带给我们更多好文、美文。也欢迎楼主提出反对的意见。
发表于 2008-11-5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不要这样说

原帖由 zhenzhen 于 2008-11-5 00:17 发表
我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的。我早说了,我不是拿了钱专门给人挑毛病、找不痛快的。提出一些自己的意见,纯粹就事论事,我干嘛非得针对某人?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们生活中认识吗?工作上有冲突吗?哈哈……

至于对楼主 ...


”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这样的话太生硬了,不好。如果我们希望别人对我的看法给予相当的'在意"的话,那么,对别人的意见也应刚给予足够的"在意",不是吗?  实际上,没有根本不在意别人看法的人,越这样强调不在意,已经说明你很在意了。 我是很在意有些人的看法.呵呵,因为我知道他是真诚地为我好。之所以在论坛上发帖,除了和朋友玩闹,不就是想得到一些有意义的看法么。一味的你好我好大家好,虚情假意多无聊。

我们在工作中不认识,生活中也就见过两面。哈哈,但在灯火,我们认识久矣~~~对某些人有自己的看法、甚至有点成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就不否认,我对一些人是很不感冒滴,虽然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连影子都没见过。

我想,每个人都有可以提高的空间,但想不想提高是自己的事情。很多人没有把心思放在写作上,也就是没事了玩儿,以文字交交朋友,目的不在文字的好坏,更多是心情的表达和交流。在灯火的多半这样。对此提高的要求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就好比,我们每天都要烧饭吃,不必要求人人都成大厨。

我很欢迎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空洞的批评。空话大话,容易给人无端找茬的感觉。所以,我希望别人提意见时,能直接明确地指出”什么样才好“,而不是简单一句”这样不好“——这样的批评言之无物,谁都可说,还 对 谁 都可说,也就等于说了白说不如不说了。  

呵呵,我也是坦率话,请不要介意。

[ 本帖最后由 芙蓉蝶 于 2008-11-5 19:38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5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答ZHENZHEN

谢谢你那么晚了还上来回复我的问题.希望你睡了个好觉.
可问题是,你只是继续强调了你的疑问,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我没有看到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啊.
我来解释一下你的疑问.


主题

这个狐狸,化作一个年轻的女子,来人世进行她最后的修炼,前文介绍过,她修炼了五百年了,很多知识已超越了一个人几十年的生命里能够掌握的东西.她到人间所要修炼的,无非是人伦人情人性而已.这是她从别的地方学不来的.试想一个年轻女子,对她来说,爱情无疑是最吸引她也是最神秘莫测的人情了.

这个故事显然是爱情故事.篇幅也不长,我尚且不具备在这几万字的小说里展现整个人生画面的能力.这是我的不足.但话再说回来,最伟大的小说也无非紧紧围绕着人生的两个命题,一是爱恨,二是生死.我写这个故事,就是想用一个狐狸在人世的爱情遭遇,揭露人性的丑恶卑劣.我想读者完全可以在文中找到很多关于此主题的议论和暗示.狐狸满怀憧憬来到人世,不顾姐姐留下的忠告,一心要在人间寻得一分真爱,但最后她是失望透顶.当然,她并不是始终所遇非人,诗人、林虚都曾对她真心相爱,可惜人间容不得这种美好的感情,人的自私,占有的欲望,对美好事物的嫉妒诽谤和诋毁,都足以扼杀狐狸对人世的希望。她接触认识了一连串的人物,从皇宫太子到青楼乐工歌女,其间还有流连青楼的诗人,监狱里的狱头,洁身自好的官员。从狐狸的遭遇中,可以看出,狐狸(兽类)远比一些人善良、纯真,有原则。她完全有机会解破那个诅咒的,那诅咒就是要逼她和人类的爱为敌,她开始可以杀了诗人,后来可以杀了林虚,来求得她在人世的解脱,可她没有。难道ZHENZHEN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很多时候,人不如兽!————这也是几百年前那本《聊斋》的主题。

ZHENZHEN认为主题不够明确,这一点,恕我不能接受。我不知道这里看过此文的人还有多少和ZHENZHEN有同样的看法。呵呵。我高中的时候写的小说,都有一个非常鲜明简洁的主题,像一条大路一通到底。但现在我不愿意那样写了。

ZHENZHEN说,”一篇故事,情节总是要有脉络和发展的,而不仅仅是罗列和陈设、为了故事而编故事而已。“呵呵,说得好。我当继续学习和努力。

[ 本帖最后由 芙蓉蝶 于 2008-11-5 09:19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5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狐狸的个性

”这个狐狸的个性也比较模糊,善良?傻?认真?执着?冷静?头脑简单?意志坚定?心软?……除了漂亮外,我还真没看出她的主要性格特征。“

如果是写一个个性很鲜明的五岁小孩样的人,何必要她是修炼了500年的狐狸?我倒觉得对狐狸这个主人物的个性渲染得还太简单了一些,远不够复杂,毕竟才500年么,还很幼稚。

至于和林虚的一段感情,我知道ZHENZHEN  比较喜欢看哪类小说了。呵呵

[ 本帖最后由 芙蓉蝶 于 2008-11-5 09:56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5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此文的目的

第一。好玩。就像忽然看到什么动人的景致想要画一画,我就是忽然想到这个并不怎么新鲜的故事,想要写一写。

第二。练笔。可这篇三年前写的故事描写过于华丽,现在我已经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了。不过我一向认为,虽说”华而不实“不是好事,可不”华“又怎么能”实“呢?从”华“再归于”实“,我认识这是写作正确的历程。能华能实才是妙笔。很多”实而无华“的文字,坦率的说,我是看不上的。中国作家太多”实而不华“的文笔了,读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
中国也不是没有好小说,当然有,我喜欢的就很多,早的《红楼梦》,《儒林外史》,《金瓶梅》,后来张爱玲的几篇,钱钟书的《围城》.....都是我学习的范本。

第三。对人情人性的思考和感慨。虽然我的生活一直很平顺,好象没有什么不如意的大波折,但我对整个人类、社会、人生基本是持悲观态度的。我的小说多半是悲剧。我很欣慰的是,我的思考和写作并没有囿于我自己的一小片生活空间,我的眼光并不短浅。虽然我不可能去描写我并不熟悉的生活细节,比如,我写不了农民工,打工妹,但我肯定人性、人情、爱恨、生死的本质,并不因人所处的阶层不同而有任何区别。我喜欢这样的方式:从占绝大多数的最普通的人的生活中发掘深意,而不是那些过于戏剧化的最底层或者最高层的人群。真正能说明问题的,从来就不是另类典型,而是普遍现象。
发表于 2008-11-5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我还是想要知道

以ZHENZHEN之见,这篇小说作后部分该怎样来安排才好,该以怎么样的一个思路,来突显一个怎样的主题。

前一个问题是技术性的,后两个主观性较强,都不妨坦率说来。
发表于 2008-11-5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啊仁者见仁文章不必要有那么多主题,主题是什么呢!何苦要找到那么要抒发的。有的时候随性而起,随想所至才是完美,浑然天成不加粉饰
发表于 2008-11-5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回答在意不在意的问题

这是针对guanfengw回复的。他认为我对你有偏见、挑刺,哈哈,我不会在意的。

给别人说中了,那需要在意,否则有什么好在意的?

比如,我文章里有逻辑出错了,强词夺理了,写故事人物性格悖离了,情节生编硬造不符合常理了,而这些问题又给人捉出来了,那么我要介意了,惭愧脸红了,思过去了,琢磨着怎么改正了。如果仔细想想还是没有,当然无需介意。
发表于 2008-11-5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主题

我倒真没想到是这个主题。
原来主题是想说明人不如兽?说到底我也没看出这个推论的由来。兽的原则是弱肉强食,拿力量不如自己的动物来做食物。兽还分食肉食草呢,食草的是给人类做食物用的,一点都没有坏处。食肉的也怪不得它们,这都是造物主的设计。人类天天吃天上飞的河里游的动物,人类不坏吗?所以不能拿这个来衡量人和动物到底谁好谁坏。

至于和人类玩心眼,那世界上所有动物加起来都不如人类。如果狐狸在人类这里受了骗,大概也是智力上的差别吧。她不懂,这叫天真幼稚,玩不过人类是必然的,不要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我们做人不也是这样一层层过来的?也没有特别欺负她。

蒲老的主题也该翻翻新意了。

关于狐狸的性格

是太简单模糊了。而且心理变化非常缺乏。

最后一段

就像诗人和林虚的爱情不过是重复,而太子和庄主的恶,不过又重复了一次。以楼主的能力应该不至于如此。所以我猜想是你匆匆结尾所致,并没有想清楚。

[ 本帖最后由 zhenzhen 于 2008-11-6 00:17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5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批评~

陈嘉上是拍文艺片的,他也拍过好片子,画皮也给我等骂成这样。张艺谋拍红高粱、秋菊打官司时,何等才华!等到拍英雄、十面埋伏,简直把人恶心死了。陈凯歌,当初霸王别姬惊才绝艳,到了无极,直接变成了无聊。大导演都有失手的时候,给人骂到现在,何况是普通人。

楼主的文章的优缺点,恐怕自己也很清楚。在“写着玩”的人群中,已经远远超出了,但是与“真正好”相比,还是差得多。是处于这样的一个位置。而我的问题,大概是拿真正作家的标准来衡量楼主了,而楼主其实也并不想费这个心力、以卖文为生,写字不过是消遣,这点,的确是我的错。是我的要求太高了。

我摘录一段作者的话:“我想,每个人都有可以提高的空间,但想不想提高是自己的事情。很多人没有把心思放在写作上,也就是没事了玩儿,以文字交交朋友,目的不在文字的好坏,更多是心情的表达和交流。在灯火的多半这样。对此提高的要求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就好比,我们每天都要烧饭吃,不必要求人人都成大厨。”

如果只是心情表达和交流,倒的确不需要严肃的态度,也不需要什么要求,而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写到哪里就是哪里,反正也是业余的,玩玩而已!
对自己没有要求的人,别人当然没有必要硬要推着他往前走。
发表于 2008-11-5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建设性意见

我指出楼主文章中不足,楼主说无建设性意见,要我不但要诊病,而且要开方。呵呵,如果我能够有这个水平,不如自己写一篇给你做示范,何必多费唇舌。

我只能指出你文中不足,但不能替你写这个故事,正如我可以指出哪道菜味道不佳,但无法自己去烧。我只能对厨子说,这里不好、不好、不好,你将其改掉。至于加多少盐、添多少醋,却不是我可以指点的。

若楼主觉得我说得有理,自己想想,自有方案。我的看法已经放在点评中了。

我重复一遍,我没有学过什么文学理论,书也读得不多,只是凭自己的直觉写点感想而已。若楼主觉得有理,听了,是我的荣幸,若觉得无理,一笑置之。有兴趣,大家可以继续讨论。如此而已。
发表于 2008-11-6 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说了那么多.辛苦了.呵呵

晕啊  我错了   我终于明白你所谓的"在意不在意"了. 在意你的看法显然是愚蠢的.

[ 本帖最后由 芙蓉蝶 于 2008-11-6 08:52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6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_^

原帖由 芙蓉蝶 于 2008-11-6 07:34 发表
晕啊  我错了   我终于明白你所谓的"在意不在意"了. 在意你的看法显然是愚蠢的.


引一下,留作纪念,哈哈!
发表于 2008-11-6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大户。。

ZHENZHEN还很认真的看完了呢,我都没时间看那么长的~
发表于 2008-11-6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哼哈二将终于到齐
发表于 2008-11-6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她们一唱一和的!!
发表于 2008-11-6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羽知道个PI....嘻嘻~~
发表于 2008-11-6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两只乌鸦在一起肯定有意思,明天再去抓一只来
发表于 2008-11-8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血羽 于 2008-11-6 12:39 发表
她们一唱一和的!!

哈哈
发表于 2008-11-8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芙蓉蝶是来看我笑话的!看她们怎么教育我来了
发表于 2008-11-8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血羽 于 2008-11-8 17:51 发表
难道芙蓉蝶是来看我笑话的!看她们怎么教育我来了


哈哈,我笑是因为你童言无忌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12 08:55 , Processed in 0.06104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