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665|回复: 75

紫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3-31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紫玉

我姓赵,叫赵紫玉。我是来自昆仑山的狐狸,我已在人世修炼了千年。

现在恐怕已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五百年的狐狸,多半姓白姓康,千年的狐狸,多半姓张姓赵。其实,这个秘密早在很多年前一个叫戴孚的人曾在他的一本书里透露过,可惜今人多不信。

也许我说的是个童话,一个虚幻的故事,对现在的人而言。人心不古,无边无尽的欲望早已蒙蔽了人们的心灵,天地鬼神都已远离,人原本的灵性几乎灭失殆尽,只能在天真无邪的孩童身上,还能找到一点纯真质朴的心魂,可惜,随着他们一天天长大,那残存于童心的质朴天真也终于要被世俗的险恶所磨灭了。

但我一直活着,在人世之外,也许,我的世界就是被人们称为桃花源的地方。许多人对我的世界梦寐以求,可笑的是,他们的心灵藏满邪恶,他们的眼睛堆满污垢,又怎么能找得到那个梦中的世界呢?

人是不能永生的,而人一旦变得贪婪狂妄,就不会再在桃源安居了。所以,千年之后,现在的桃源,只有野兽没有人。

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住了多少年,对那滚滚红尘里的人世,我早已厌倦,但我又不能回昆仑,只好留在这里,讥餐落英,渴饮山泉,孤独地耗费着我千年的道行。

我多么思念昆仑的白雪啊,旭日的光辉里,满月的清辉下,白雪深处,有我的姐妹和我眷念的家园。而昆仑之巅,就是西天极乐之国。

此刻,我拥着一袭华美如月色的轻紫的白袍,独自坐在一株盛开的桃花树下,任花雨飞逝,落进池塘,击碎我水中孤单的影子。

越来越怀念昆仑。越来越想念姐妹们。可是,要想回昆仑,就必须得离了这桃源,再去那污浊人世走一糟。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姐姐的那个诅咒!


(To be cont......
发表于 2007-3-31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意境很美。。。。。。对JJ的才情隐士PFPF!
发表于 2007-3-31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隐士1978 于 2007-3-31 14:12 发表
意境很美。。。。。。对JJ的才情隐士PFPF!

隐士都PF滴偶更加PF
发表于 2007-3-31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偶也发点玄滴东东...很久前的...
发表于 2007-3-31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鬼姐来此

灯火辉煌
发表于 2007-3-31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姐姐的文字,就一感觉:空灵.
发表于 2007-3-31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特别的感觉,期待下
 楼主| 发表于 2007-4-1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翠

        我的姐姐小翠,她的故事曾经被一个好事的老书生写进书里,因而在世间流传。

        很多年前,小翠的母亲因触犯天庭,在荒途中遭遇雷劫,被一个路过的叫王太常的年轻人无意中庇护,逃过一难。虽是无心之德,可小翠的母亲却念念不忘,终于在小翠修满五百年修成人形后,送到这王家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这时候,王太常以是中年,身为朝廷小吏,家中只得一痴呆儿子,叫做元丰,小翠嫁去做了他家的儿媳。   

        王太常本是个憨厚老实之人,根本不适合官场的尔虞我诈,却迷恋高官权势,是我姐姐运筹帷幄,几番度他于危难,让他得以平步青云。姐姐还不惜耗费自己苦修所积元阴,治好了他儿子的痴病。元丰倒也是个实心眼的人,每日跟我姐姐恩爱斯磨,形影不离。姐姐本也心满意足,想这样享受人伦快乐,安心陪伴他们一家,却不料王家老爷太太见儿子的病好了,又巴望着他能金榜提名出人头地,开始怪姐姐耽于玩乐不孝不贤,渐渐看她不悦。后来,姐姐不小心失手打破了一只玉花瓶,王家父母终于大发雷霆,骂她是败家子丧门星。姐姐伤心至极,离开了王家。

         那时候我刚刚修得人形。从昆仑下来找姐姐,好留在人世继续修行。
        人们大概都以为狐狸成仙是很容易的事,可实际上,这是一个艰难的历程。狐狸是百兽中最有灵性的一类,而我们之中也只有极少最具天赋的人才可以修成正果,位列仙班。而那昆仑之巅的天庭几乎遥不可及。

        我先在昆仑的雪原深处经受了五百年的历练,先学会了所有的鸟语,又学会了变幻所有的事物身形,最后才修得人形,慢慢学会了人类的语言,这就耗费了五百年啊。想那人类,何德何能,竟可以一降世便具有了我们需要苦修五百年的修为。他们常常自诩为天地之间最灵惠的动物,可惜却不知道珍惜上天的后爱和恩赐,尽做些伤天理,暴天物,害天地的事情。

        不过那个时候我还小,不曾涉世,不懂得人世险恶。好不容易修得人形,终于能混迹于这万物之长中,终于能看到那么多红粉绿衣,我曾经欣喜不已。

         姐姐离开王家时,我已身为太子殿里的一个丫鬟。姐姐深夜来找我,叫我跟她回昆仑,她说,永远不要相信人心,永远不要贪恋人世,否则你得到的只会是伤害和仇恨。我没有听她的话,还笑话她不过是遇人不淑,我说,怎么可以因为你遇到一个不明恩怨是非的人家就把所有的人都抛弃了呢?我往纤纤玉手上点染着豆蔻的红汁,不理会她的苦口婆心。我说我不走,我才来不久,才开始我人世的修炼,我也要找个好人家,好好享受一番人伦快乐呢!

        我的样子大概是让姐姐失望之极,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当时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陌生和无可奈何的哀怨,在她转身离去之前,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不要忘记了,你是只狐狸!
发表于 2007-4-2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最近原来在看聊斋啊。。。。。。
我印象最深的,也是最喜欢的是婴宁。
发表于 2007-4-2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鬼姐姐的才

顺便偷偷地开心一下,小隐有麻烦了,什么风什么铃正在摆桃花阵呢!哈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07-4-2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皇宫

姐姐说,不要忘了,你是只狐狸。当时我并不以为然。而我混迹于人类,很多时候,确实忘记了自己是个狐狸,错把自己当成了人,当我从皇宫逃离后,才明白姐姐这句话的意思。皇宫,这个人世间最富丽堂皇,也最罪恶深重的地方,教给我最多的不是人类的美好情感,不是人类所独有的灿烂华章绚丽知识,而是人类的诟病恶习,我一度变得虚荣,贪图享乐。但我却永远也学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而这恰好是人类最致命的弱点。我也因此逃出了皇宫。

进入皇宫本不是我的选择。我刚从昆仑来到人间,根本不知道在人间就有着天堂和地狱之别。我们狐狸毕生所追求的是无尽的知识和无边的法力,荣华和富贵,在我们眼里无非是昆仑山上的春雪。可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却把荣华富贵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多么可笑。皇宫,人世间权力和财富最集中的地方,是人眼中的天堂,可我最后发现那才是人间地狱。

那天,我从昆仑下来,从森林中穿越,忽然见鸟兽惊慌逃串,我询问一只急飞的黄雀,黄雀说皇家的猎队来了,还不快跑。我还来不及躲避,只听得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乱箭齐发,我的肩上忽然锥心地疼起来。我情急之中闪到一株大树背后,隐了原形,变做一娇弱女子,卧地哀泣。

不一会,来了一大队人马,一个粗莽的武士找到我把我抱起送到一匹马前,我不敢睁开眼睛,只听见他必恭必敬地说,陛下,不知道哪里跑来一个女子,被乱箭误中了。

马上传来询问,语音不急不躁,气度雍容:你看伤得如何?
还好,就是肩上皮肉之伤。

我听见有人下马的声音,接着就有鼻息呼近我的脸庞,多新鲜健康的人的气息啊,带着珍奇的馨香,我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大着胆子睁开了眼睛,我面前是一位英俊的少年,戴着金缕编织的发冠——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原来人竟那么美好,我不由得满心欢喜,不由自主向他微微一笑。

这个被称为殿下的人没有抛下我不管,而是命人将我安置在他的车舆中,把我带回他的家,皇宫。我因此相信他的心灵和他的外表一样美丽。后来我知道,他就是当今的太子,将来的皇帝。

我在皇宫养伤。太子对我这个出现在荒野的女子格外恩宠有加,特地命人为我在他的宫殿里安排了单独的寝室。我知道他派人去打探过我的身世,当然是一无所获,他也曾亲自来试探我的记忆,可我不能告诉任何人我是只狐狸,我想了想,皱着眉为难地说,殿下,我只记得,当我醒来就见到殿下,其他我都不记得了。

就这样,我在太子的宫殿里住了下来。我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却得到了太子特别的眷顾和关照。我的身份似乎是个丫鬟,可我不用做任何事情,除了陪太子聊天下棋散心。我曾略施小技用箫音引来一群喜鹊,并在秋千架上和着喜鹊飞舞,让太子和所有的宫人都将我惊若天人。

终于,我的到来引起了一些人的不快,首先是太子妃丽娘。不知道她是哪里得到的风声,居然在背地里大骂我为狐狸精。一开始我以为她是个聪慧的女人,所以才被智慧的太子看中选做自己的妃子,我以为她看出了我的原形,后来我才知道,这不过是人类骂人的口头禅而已。人们把自己害怕和怨恨的人,特别是面目娇好的女人一律斥为狐狸精,好象狐狸就是他们唯一的天敌。而那太子妃也不是什么贤良之人,她不过有个在朝中做宰相的父亲,他的父亲又给皇后送了若干巨礼,才得以让自己愚蠢的女儿当上了将来的皇后。

太子来看我的时间越来越少,唤我陪伴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我可以在他眼中发现一种复杂的感情。那时我还很不了解人类的心灵,我们狐狸只知道,爱必定如火如荼,恨必定冷若冰霜,而太子的眼神,时而温暖如阳春的煦日,时而冷漠如寒山的冻泉。当我看到温柔的阳光,我相信太子是喜爱我的,这个俊美的少年,这个有着高贵而聪慧的额头的少年,他当然知道我比整个皇宫里最美丽的女人都要美丽,我比宫中最博学的女人还要富有才华。五百年的苦修啊,人再有天赋,也不是他们几十年内可以达到的。他没有理由不爱我。

可当我触及寒泉,我又很明确地感到太子的不安和烦躁,一种混杂着犹豫,害怕,懊恼和怨恨的情绪萦绕在他清秀的眉目间。令我不寒而栗。我不明白,太子既然爱我,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的顾虑,难道仅仅是因为我的身世不明?难道人类在乎那些无足轻重的细枝末节更甚于他们的本心吗?

或者,我甚至以为是因为太子妃的抗拒,这到是我可以理解的原因。可不久,太子妃的父亲因故获罪入狱,太子妃禁不起这样的变故在宫中自缢而亡。我看见太子并没有什么悲伤,也许这样的婚姻本来就只是一场政治的戏剧,也许太子还因为终于可以摆脱他傀儡的角色而有几分庆幸。但太子对我,阳光并没有热烈,寒泉却越加深重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2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逃离

我曾在夜深人静时悄悄潜入太子的寝宫,守侯在这个熟睡了的俊美少年身旁,我为能一入人世便得遇见这样一位高贵的少年而高兴,不管怎么样,太子可比姐姐的傻姐夫好多了。我不求荣华富贵,甚至不求什么人主地位,只要能这样陪伴在他身旁,我已心满意足。

我守着熟睡的太子,轻轻的吸他强健的鼻息,以此充盈我的精气。这是狐狸修炼的一种方式。
我们的修炼分成三个层次,最高层是吸取日月精华,在体内炼结金丹,最后羽化登仙,但这需要极高的修为和智慧,非千年狐狸不可为。其次是采补之术,也就是与精气旺盛的人相媾和而趁机采吸人的精气元阳。这个要特别主意所采之人的精气是否纯正,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变成邪门歪道,所以,这种方式也只有心术不正的狐狸才会采用。最后便是趁人熟睡之时吸人鼻息,象蜜蜂采蜜,这种修行虽辛劳而漫长,但无损于人又能修炼自身,是最可取。
当我忽然记起我是个修炼了几百年的狐狸时,我就守侯在熟睡的太子身旁,吸取他的鼻息。这个娇贵的少年,周身洋溢着珍奇的芳香,令我遍体舒畅。

有一次,也许是我的发丝拂在了他的脸上,他从睡梦中醒来,看见我惊慌的模样,疼惜地笑了,他说,你守着我做什么?
我羞怯地低下头,轻轻说,我喜欢看殿下熟睡的样子,不想任何事来打扰了殿下,所以就夜夜守侯在这里。

太子忽然收了笑容,满腹思虑,他握着我的手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殿下,因为我爱您啊,您救了我,还使我衣食无忧,恩宠有加,而我却无可报答,唯有爱。难道殿下不曾动心么?
太子热情地笑了:你这个神仙般的女子,谁能不爱你呢。那么你告诉我,你愿为我做任何事么?

当然,殿下,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只要能使你高兴。

不久之后,宫里张灯结彩喜庆异常,皇帝的寿辰到了。太子要为皇上的寿辰献上普天之下最华美动人的舞蹈,当然,这个舞者非我莫属,我曾跟百鸟之王学过霓裳羽衣舞,那是只在王母的盛宴上才会出现的妙曼。我剪来数里彩云作我周身的披帛,又收集无数的奇花做我脚下的祥云,我在轩庭之中唤起春风,引来百鸟争鸣。我才不在乎龙颜大悦群臣欢呼,我只看到太子俊秀的脸上神采奕奕容光焕发。我开心地看到,我的太子从来没有过的欢欣。

我知道太子是爱我的。他看我舞毕,怕我太过劳累困倦,亲自送我到一处富华如锦绣的房里休憩,他怜爱地俯身看我,眼里满是爱慕和渴望,他说,你真是人间少有。

不知道寿宴是何时结束的,当我从困倦的睡眠中醒来,看到的不再是太子俊美的面孔,却是一张涨如猪肝肥硕而苍老的脸。他竟是太子的父亲,当今的皇帝。他见我醒来,得意地笑了,那笑容是我看到的人类最下流淫亵的表情。
原来,太子把他所钟爱的女人献给了他的父亲,以换取他自己不倒的君王之位。因为一直以来,其他王子就对他谗言不断秽语有加。

我惊慌失措中分明听见皇帝点头自语:看来真正对我忠心的还是太子,别的几个逆子怎么肯把你这样的神仙人儿送给我呢。

就在皇帝老朽而沉重的身躯向我压来时,我灵机一动化作了一具森森白骨,让那皇帝一时间魂飞魄散,我才得以从那可怕的地狱逃出。
皇帝不久就死于惊吓,他临终前几乎已不能语言,但还是留下了最后的旨意——杀太子。
发表于 2007-4-3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西湖小妖 于 2007-4-2 10:49 发表
顺便偷偷地开心一下,小隐有麻烦了,什么风什么铃正在摆桃花阵呢!哈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07-4-3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西湖小妖 于 2007-4-2 10:49 发表
顺便偷偷地开心一下,小隐有麻烦了,什么风什么铃正在摆桃花阵呢!哈哈哈

啥叫桃花阵?好不好玩呢???
发表于 2007-4-3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以为是像鲁迅的《故事新编》,原来是玩奇幻的啊!

[ 本帖最后由 denghua008 于 2007-4-3 10:4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4-5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诅咒

可怜的太子,隐忍着自己的感情而把他心爱的女人献给他的父皇,想以此求得信任和稳固的地位,却不想最终还是死在了他父亲的寝宫门口,被他父亲的侍卫用刀分了尸。弑杀亲子,或者杀父弑母,残害弟兄,这是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最会做的事情。为了那缈如烟云的荣华富贵,人们不惜抛弃最纯真的感情,甚至不惜背叛自己的灵魂。

姐姐说过,永远不要相信人心。可我当时不以为然。姐姐说,不要忘记,你是只狐狸,可我却差点以为我修成了人身就可以在世为人,我不知道人的残酷冷漠,人的恶毒和无耻,是我怎么也学不会的东西!
当我从皇宫逃出,我才理解了姐姐最后对我说的话——我是只狐狸。而我来到人世唯一的目的并不是来做一个人,而是要继续修炼自己。

我追赶到通往昆仑的森林,想追寻姐姐的身影,姐姐已经早已远去了,也许她已在昆仑完成她的修炼,升入天庭,也许,她仍在雪原等着我,想看我什么时候才能翻然悔悟。我在那片森林里寻寻觅觅,没有找到姐姐的踪迹,却发现了她留下的诅咒。

我在森林里孤独地闲逛。一只小狐狸跑来带我到一个湖边,当满月的清辉投注在湖水的中央,我看见月光里波涛碎集,几行字迹浮现在水面上,我听见天外有姐姐的声音传来,她说,你不听我的警告,偏要等吃够苦头才知醒悟,那么我就让你把人世看个明白。

我看着那水面上呈现的字迹,不禁噤若寒蝉。我很清楚,这就意味着,如果我不实现这条诅咒,就将永远滞留在这混沌污浊的人间,永远也不能回到昆仑了,那么我纵有千年的修行也是枉然。

我对人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好感,我知道姐姐更是被人伤透了心,所以才会下此诅咒,要让我历尽人世的艰辛。可我好不容易才离了人世的皇宫,人们爱慕的天堂,又怎么能够重新回到那滚滚尘烟里去寻找我回家的机会呢?
我看着那水面上的字迹发愣。那水纹写着:
你必将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你必将以人之阴戾恶毒杀了他,你才得以修满千年造化,重回昆仑!
 楼主| 发表于 2007-4-5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乐宫

长乐宫不是一座宫殿,它跟皇宫毫无关系,它是一所酒肆。我在森林里看到了姐姐留下的诅咒后,无奈之下,重返尘世,便隐居在这长乐宫里,成了这里一名舞姬。

人类的智者曾说过,大隐隐于市。我在皇宫闯下大祸,至今心有余悸,我希望在这灯红酒绿的闹市里能有个安全的居所,这里三教九流来来往往,也许可以给我个机会,让我早日回到昆仑。

长乐宫里重锦如花,繁灯如梦,富丽堂皇不在皇宫之下。而长乐宫的人也并不如常人说传言的那样,只在乎权势和金钱,饱学的寒士,多才的贫生,甚至仗义的武夫,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一席之地。在我看来,长乐宫远比皇宫美丽动人得多。我在皇宫看到的是勾心斗角、虚伪阴险、嫉妒和陷害、虚荣和傲慢,这里也有虚荣、嫉妒、尖酸,但我也看到了坦诚,看到了人类真挚的友爱。

我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个人,一个我爱的人,然后。。。。。。我不知道然后会怎么样。
姐姐的诅咒太恶毒了,她知道,我要让别人爱上我不过象秋风吹落叶片一样轻而易举,而我要爱上一个人、又不能让他爱上我,并且最终杀了他,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折磨!

也许,我将永远也不能回昆仑了,也许,我将永远留在这人间,一遍遍看阴晴圆缺风云流散。
长乐宫里日日歌舞升平,我的心底却渐渐充满忧伤。新的一个春天又到了。

花园里开满了桃花,客人们在花树下饮酒欢笑,我在露台上吟唱《桃夭》,舞姬们在我周围象桃花一样飞扬。欢快的乐曲掩盖了我声音中的忧伤,客人们陶醉于春风和美酒,丝毫没有注意到我歌声的异样,只有在西边树下,一位男子孤独而落寞地看着我,清泪盈眶,酒杯在他手里握着,酒洒落在他青色的长袍上,把他身边佩带的玉珏的穗子染得缨红。是我藏着忧伤的歌声触动了他的心事么?

桃之夭夭兮,其叶蓁蓁。
我在歌声中对他盈盈微笑。
一曲歌罢,等我再回身寻找他的身影,却已了无踪迹。不一会,一个使女给我送来一个白手绢的小包裹,说是一位叫林虚的先生让交给我的。手绢里面裹着那枚玉珏,红穗子酒香未褪,手绢上有诗,清俊而略带凌乱的笔迹:

春日在尘涯,尘涯不可家。
莺啼如有泪,应湿最高花。
 楼主| 发表于 2007-4-5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式

春日在尘涯,尘涯不可家。
这句话让我泣不成声。

桃花开了一季,我在长乐宫歌舞达旦,周旋于达官贵人、富贾学士之间,我知道他们喜爱我。我的身世隐秘,这让人们对我多了几分好奇和怜爱,但人们到底不过是把我当着人间尤物,爱我青春年华如花容颜,爱我婉转歌喉玲珑舞姿。没有人知道我是个狐狸,没有人知道我时刻在吸取人的精气,当他们陶醉于我的怀抱,贪恋着我的温存和欢笑,他们不知道他们的体力精气正一点点耗散,而我却越发变得面若桃花肤若凝脂国色天香,但同时,我也变得越来越冷酷,因为被我吸取精气的人们,在他们热情放纵的皮囊里只有一颗冷漠贪婪的心。

让我不安的是,在那些红烛紫幔间,总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
那天,京城最著名的诗人李式正在长乐宫庆祝他四十岁的生日,我和几个姐妹陪在他身边与他饮酒。这诗人骨骼清奇一表人才,天性豪迈达观,一直是长乐宫最欢迎的客人之一。长乐宫的姑娘们都以能陪伴他为荣。我想,也许我会爱上他,而这个风流成性的诗人也许就是我通往昆仑的台阶。

李式总是随身带着一把宝剑,那是他祖传的寒光衔血剑。我早就想一睹诗人手持寒剑的英姿,便对大家说,你们愿意看一场寒光粼粼的剑舞吗?
我说话时眼睛却娇媚地看着诗人,他停住手中的酒杯,好奇地问我:你会舞剑么?
我会剑舞。我狡黠地笑。

他把系在腰带上的宝剑解了下来递给我,脸上是兴奋又怀疑的戏谑般的笑意。
我接过宝剑,对他微微一笑,双手用力,一道寒光从我手上飞出,照亮了整个厅堂。这把宝剑的剑身用白金做成,光芒雪亮刺目,在剑的顶峰处嵌了一颗红宝石,所谓衔血,那红色的光芒正象鲜血一样洋溢开来。
我站起身,拿起剑走到了大厅中央。一时间寒光弥漫,彩云飘散,我好象回到了昆仑,在昆仑的白雪深处,月光之下,我忘情地歌舞:

月出皎兮佼人僚,舒窈纠兮劳心悄。
月出皓兮佼人懰,舒忧受兮劳心慅。
月出照兮佼人燎,舒夭绍兮劳心懆。

余音未绝,座上传来诗人开怀的笑声。他从坐塌上走下来,醉意朦胧:
哈哈,好一个剑舞,空有寒剑却柔媚无比,我这宝剑到了你手里不再是杀人的利器,倒成了媚人的工具了。
诗人伸手搂住我的腰,眼睛里星光闪烁:
再凶暴的敌人在你面前也会变得骨酥筋软失魂落魄。你就这样降伏人间么?
来,我舞剑给你看。

他在我耳边低语,神情迷醉。他的眼睛令我心慌意乱,我不由得羞转了头,这让他哈哈地笑起来,一只手接过宝剑开始起舞。
我和着他吟唱:简兮简兮,方将万舞。日之方中,在前上处。
他挥舞着手中的宝剑,抱着我快乐地旋转奔跃,他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我的脸厐。
山有榛,隰有苓。云谁之思?西方美人。。。。。。

这时,我听到有断弦之音,从门边的乐席上传来,然后我看到了帐幔间一张浮满阴霾的脸。
发表于 2007-4-5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精彩处了,继续吧,故事才开始吗
 楼主| 发表于 2007-4-6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流水如丝 于 2007-4-5 20:42 发表
看到精彩处了,继续吧,故事才开始吗

嘿,不嫌我罗嗦吧?
 楼主| 发表于 2007-4-6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蒙田

就是他,长乐宫的乐师蒙田!他象个幽灵时刻躲在阴影里,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的眼神里永远藏着我无法理解也无法看破的东西。

据说他的爷爷是个很有修为的道士,因此我一直对他有些顾忌,敬而远之,可他偏偏用他那双闪烁的冷酷的深奥的眼睛紧盯着我不放。

此刻,我看到他手下的琴上有一根断了的弦在飞扬,但他依然若无其事地弹着琴,在那残缺不全的音乐里,他正盯着李式怀抱里的我,眼睛里象要喷出火来。我如芒在背,不由得将脸藏进李式的肩胛。

紫玉,你怎么了?李式关怀地问。
我抬起头不胜娇弱:先生宛若九天神人,带着紫玉上天入地,紫玉如何消受得起?
李式快乐地笑:是你让人忘了人间凡尘。他的声音象梦里的呓语。

深夜,诗人已躺在我怀里醉入梦乡。我看着他熟睡的模样,忧心忡忡。
让我爱上你吧,但是,你千万不要为我动心,我只是一只狐狸,我要借你的神魂送我回昆仑。可是,诗人啊,我又如何舍得亲手杀了你呢?

紫玉,紫玉,你非凡间女子。
我听见诗人梦中呢喃,越加忧心忡忡。我忽然心生怨恨,把他重重地推到一旁。这世间的女人,没有一个不贪恋男人的权势和金钱,而这世间的男人,没有一个不贪恋女人的青春和美貌,也许我该将我的美貌换作无盐嫫母,看能不能在这人世间寻得一份真情。可是,真情于我何用?我要的是能打动我的铁石心肠,而他须不为我所动。

你这个狐狸精!
一个压抑的声音从门口的阴影里传来,随即出现了蒙田灰色的身影。他串过来,一把将我抓起,用他那双阴戾的眼睛盯着我:
这个人,他不过是看中了你的身体,你却愚蠢地对他满怀柔情!

那是我的事!

不,我不能忍受!
你?与你何干?我轻蔑地斜视着他。
我可以容忍你游戏人间寻欢作乐,可我不能忍受你真的爱上别人。
。。。。。。
如果你真的爱上他,他就会死!

蒙田扔下了一句恶毒的警告,象幽灵一样消失。
 楼主| 发表于 2007-4-6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叮咛

我在人世的这许多年,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人伤害同类、甚至夺取生命,可以仅仅因为嫉妒,嫉妒他的权势或者富贵,嫉妒他的才华或者荣誉,现在我知道,还有一种可怕的嫉妒,是嫉妒别人拥有爱情。

我决不允许谁伤害诗人!如果蒙田敢伤害他一根汗毛,我会吃了他!我相信我这样想的时候,眼里冒出了绿光。是所谓万物之灵长的人,逼迫我再次显露狐狸的野性,我修炼了五百多年想要去掉的兽性。

几天以后,我收到两个绢卷。一个是蒙田新作的乐曲,一个是李式为我写的诗,都是为宴荷节准备的。盛夏即将来临,一年一度的宴荷盛事就要开始了。
宴荷是长乐宫春日看桃之后的第二个盛大的节目,所有时常惠顾长乐宫的客人们都将被请来,在城外的无忧湖的扁舟上夜宴赏荷,无忧湖的中央将会搭起露台,长乐宫的女子们将在月亮升起的时候开始歌舞。姐妹们早就开始安排自己,歌曲和衣服,谁都希望在那个夜晚能象月亮一样辉煌夺目。

看着蒙田的舞曲,我想起了叮咛。
叮咛是长乐宫的乐女。我知道她一直对蒙田一往情深。她弹得一手绝美的箜篌,还有一副天籁般的嗓音,却偏偏在右边的额头上生有一块乌黑的胎记,那块胎记象白玉上天生的瑕纰,几乎所有人都因此忽视了白玉的美好。

叮咛一直默默地爱着蒙田,为了她热爱的音乐,为了蒙田神赋般驾御音乐的力量,也为了自己的卑微,她只敢在她身旁的乐师中间寻找一份感情的寄托。叮咛是那么小心地爱着蒙田,她恭敬地履行蒙田教给的任何差事,弹奏吟唱的每只曲子都是为了博取他的欢心。

我找来叮咛问,你愿意在宴荷节上弹奏蒙田的乐曲么?
叮咛兴奋又羞怯地笑:当然愿意,哪怕只是为你伴奏。
不,你不为谁伴奏,没有人把你当成配角,你将是那一刻露台上唯一的乐姬,你愿意吗?

紫玉,可是,我从来没有上过露台,没有人愿意看到我……
叮咛,相信我,我会把你打扮成神仙一样的女子。

很多天以后,宴荷节那天晚上,无忧湖上热闹非凡,一望无际的荷花丛里,一条条小舟挂着长乐宫特有的明黄色的灯笼。人们在丝竹声里对酒当歌,在荷风莲香里欢声笑语。就在月亮从东方升起时,荷塘中央高高的露台上,出现了一个翩翩女子,她披着一身白色的羽毛,脚下踩着月光般的薄雾,她的右额上贴了几枚紫色的莲花瓣,中心有一颗水晶熠熠生辉,她高高在上,伫立在月光里,让人们惊若天仙。

没有人想到她就是叮咛,很多人,包括蒙田,以为她是我,只有那歌唱的声音让人怀疑,这么清亮的声音只有叮咛才有:
终风且霾啊惠然肯来
莫往莫来啊悠悠我思
 楼主| 发表于 2007-4-6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忧湖

我永远无法忘记无忧湖的那个夜晚。
诗人李式为了这次宴荷推掉了皇家的宴会,早早的来到了无忧湖。那天的诗人,一袭白衫,仙风道骨,神采飞扬。他采了一支新荷,亲自为我插在如云的发端,含笑左右端详着。

紫玉,你今晚不可以出这船舱啊。
为什么?
我怕你一出现在船头,荷花都不敢开了呢。
诗人是怜惜那些荷花么?我娇嗔地看他。
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怜惜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珍惜生命的每一段光阴。

诗人轻轻捧着我的肩,柔情无限,爱恋无边。
我真希望就这样融化在他的目光里,他的爱怜,足以令我抛下所有关于昆仑的思念。
紫玉,你一定是不会老的,而我终将衰老,紫玉啊,何处可得长生丹,令吾共尔消人寰?
诗人忽然心生悲哀,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凄迷,我不禁为他心痛。

人总是在艰难困苦时发愁时光的悠长,而又在快乐欢娱时感叹生命的短暂,不知不觉便在这长吁短叹间耗费了光阴。
我拉起诗人走出船舱:这里是无忧湖,在这里就不可以忧伤。你看,今夜的无忧湖多么美丽啊。
使女们早已在船头设下了香炉,摆好了美酒佳肴,远处高高的露台上叮咛正悠然吟唱,所有的人都陶醉在她的歌声里,也许蒙田也正躲在哪只船上看着高台上飘飘若仙的女子疑惑 不已,至少,他那阴戾的眼神暂时不会来打扰我,此刻,我的身旁只有我的爱人。
诗人正拥着我欣赏船前寂静的荷塘。风荷间的水面上波澜不惊,一轮水月在水中轻轻地徜徉。
荷花美人同相亲,明月酌酒不须归。
诗人醺醺然陶陶而吟。他紧紧地拥着我说,紫玉,此生能有此一刻,便已足矣!
我娇媚地伏在他怀里,看着他欣悦地举杯一饮而尽。
诗人,我要舞蹈了,为你,还有这一轮明月,你为我歌唱好么?
我为美人操琴瑟,美人带我上云霄。

诗人开心地随口吟咏着,一边扶我起身,一边恭敬地跪坐在船头。
我深深呼了口气,顿时身轻如燕,轻轻一跃,便离了船,站在了水中一片硕大的荷叶上,我向月亮舒展身体,仿佛要脱胎换骨般吸纳着月的光华,绫罗披帛纷纷飘拂在水面上,带起无数涟漪。我回身看诗人,诗人正呆呆地注视着我,我不由得灿然一笑,伸手撩起一串水珠向他撒去:诗人啊,我等着你的乐曲呢。
诗人被清凉的水珠所击,恍然醒悟,正了正身体,开始吟唱他为我写的诗歌:
世有长乐宫,绮丽不足珍。
爰来神仙子,度人入幻城。
纤手把芙蓉,旋身舞香尘。
淇水微不动,薄雾和琴生。
虚步履太清,飘拂上天衡。
众星列霓虹,广带罗秋纹。
回眸欲惊魂,恍惚伴梦升。
轻鸿凌紫冥,送我过云亨。
。。。。。。
我在荷塘中起舞,荷花纷纷开放,月光如注,照耀着我轻盈的身姿。我忘了这是在人间,仿佛到了西天的极乐之国,原来人类的爱情竟可以如此美妙,让人忘记所有的烦恼和忧愁,放下所有的欲望贪恋,甚至让人忘了自己。
我尽情地飞舞着,我要带给我的爱人这人世无上的美妙和快乐。

我沉醉于天地间的玄幻,而诗人的歌声却噶然而止,我还没有来得及停下舞步,就看见船头已没了诗人的身影,只有诗人随手放在船边的那把宝剑,船头酒杯倾覆,一片酒痕。
发表于 2007-4-6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嘎嘎,不嫌罗嗦拉,呵呵,我觉得好有味道哦,嘿嘿。继续吧
发表于 2007-4-6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狐仙,中国的神话美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20-9-22 01:59 , Processed in 0.08847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