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267|回复: 4

湖塘情(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7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士荣 于 2020-8-7 09:25 编辑

湖塘情(小说)



1
向福村南边有口湖塘,直径百来米,四面水草丰盛,平镜似的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微风吹来泛起一片涟漪,靠在塘边埠头停着一小舟在微微摇晃,好像在诉说久远的故事。突然湖中扑通一声水花四溅,一条大鱼跳出水面又欢乐的游向水底。原来张嫂站在塘边投放鱼饵料,引起池塘里大鱼小鱼齐欢腾。
张嫂五十岁年纪,身板结实,稍有发福,脸蛋儿红噗噗,成天笑吟吟,里里外外忙个不停,一看就是个勤劳简朴的人。她正忙活着,兜里手机响了,她放下活儿接听,看她脸色从笑容满面到黯然失色,接听完后丢下手里的活匆匆往家跑去。
家不远,离湖塘不足一里地,摩托一阵风就到了。
刚才是儿子来电话。张嫂立即骑上摩托去找丈夫有才。丈夫张有才在当地农贸市场摆水产摊,除了卖自家鱼塘的鱼,也卖批发来的虾类海产。因夫妻俩心眼好,忠厚老实,肯帮人,所以在村里口碑很好。这个湖塘是张嫂向村里承包的鱼塘。可以说鱼塘是他们生存的基础、幸福的源泉。他们就凭这口鱼塘养鱼二十多年,培养了一对龙凤胎双双大学毕业,还盖起了小洋楼。
原来儿子张大超师范大学毕业后在省重点中学任教,前几日响应学校号召报名去西北支教两年,待组织批准就出发了。刚才电话里就将这事儿告知妈妈。张嫂心里咯噔一声,是心疼儿子远行还是担心一件事,所以急急找丈夫商量,意欲能否让大超不去支教。有才反应镇定,觉得很光荣,对儿子是一种历练,再说现在社会安定,交通快捷,西北虽然艰苦一点,也算不了什么,有啥事回来一趟乘高铁当天就能到家。”
“那,哪苗苗呢,我担心会黄了。”
这农贸市场熙熙攘攘,生意繁忙,有才的鱼摊更是应接不暇。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一边给顾客抓鱼过秤剖杀,一边说儿子的事,“我想不会黄的,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两人都有意思,怎会去支教就黄了,让他去。”
被有才安慰一通,张嫂心定了七分。丈夫虽没啥文化,但拿得住主意,分析有理,仿佛是张嫂心里的定海神针。见丈夫忙生意,就先回家晚上再说。不过令她欣慰的是,女儿张小超在省传媒大学毕业后应聘去了省电视台工作,记者、摄影、编导集一身,都有一手,工作非常辛苦,收入也不错,还说将来给两老在省城买一套房子,再不要养鱼了,该安享晚年了。想到这,张嫂抿嘴一笑,又赶去鱼塘继续喂鱼。
今年又到捕鱼时节,再过一周要忙了。这捕鱼是个力气活,也是技术活,要请专业人员指导众人拉网作业才能完成,而且约好鱼贩,鱼上了岸就过秤分装,完成交易。年年如此。在这么多环节中,过秤记账收钱是最核心的人物,这个人就是苗苗。苗苗高中毕业后留在村里,因积极上进,一心为振兴乡村谋划出力,办事能干,与老老小小搭得来,被选入村委会负责财务副业这一块。因与大超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加之两家几十年邻居,关系亲如家人,每次鱼塘捕鱼,少不了请苗苗去打理。而且更深一层的意义是,两家都想把大超苗苗撮合成一对,从邻居变成亲家。张嫂由衷的喜欢苗苗,做梦都想苗苗做自家的儿媳妇。但不知孩子心里怎样想。
临近捕鱼日的一个黄昏,张大超匆匆回家,告知学校已经批准他去西北支教,回来与爹妈告个别。张嫂临时杀了一只鸡,简单的晚餐权当饯行。饭桌上父亲的期望和鼓励,母亲的细细叮咛,不舍之情溢于言表,让大超倍感家的无比温馨。爷俩还喝了酒,从来没象今天喝得红光满面,张嫂看在眼里,原来不舍儿子远行的沉重心情一扫而光。
大超兜里的手机响起,哦,是小超打来的,声音清脆,有点儿急:“哥,哥,我去找你你不在,听说你要去支教是吗?”
“小妹我在家,跟爸妈说一声,过两三天就出发了。”
“哥,你怎么说走就走呀,很远吧?”
“现在交通快捷,距离不是问题。小妹,我走后爸妈你多照顾一下,常回家看看。”
“哥,放心吧,我就是不舍你……”
“好了好了,你哭鼻子哥也难受,我明天回来找你。小妹我挂了。”
一阵短暂的沉默。张嫂眼眶红了。
突然,大超说要宣布一个好消息。气氛阴转晴。
“啥好消息?除了不去支教,还有啥好消息?”张嫂不以为然,以为儿子在说酒话。
“老爸老妈,这个好消息你们听了一定高兴。”
“儿子,你说吧,啥好消息?我们听着呢。”
大超有几分醉意,舌头僵硬不听使唤,但非常清醒。他语气忽重忽轻地说:“爸,妈,我跟苗苗确,确定关系了。”
张嫂一时没有领会:“啥关系啊,儿子,你别酒糊涂说浑话吧。”
“就是男女朋友关系,我支教回来就娶她。是昨天在微信上敲定的。没来得及征求你们意见,所以今天赶回来,一是辞别,二是报告这个消息。你们同意吗?”
“呀,真的?儿子,太好了!我和你爸巴不得呢,我们正愁你去支教,我们的心愿要黄了,苗苗是个好姑娘。”
“老爸支持。你俩从小一起长大,都是好孩子,互相了解,有感情基础,不过怎么这么突然就敲定,人家姑娘答应啦?”
“开始她有顾虑,称自己是个农村姑娘,配不上我。我对她说就要出发去支教了,这个大事早在我心中摆定,想在出发前大声讲出来,希望我们从发小成为恋人,再成为一家人。我们聊了很多,几乎一个通宵。”
“儿子,你不会在说酒话吗,你到底有没醉?”张嫂摸摸儿子的额头,还是半信半疑。有才重重的点点头说:“好,儿子,爸妈支持你的抉择,也合我们心意。”
正说着,一个一身灵气的姑娘走了进来,她就是苗苗。
“伯父伯母,我来看看大超哥。”
“好、好,我们吃好饭了,你们难得在一起,好好聊聊。”张嫂向有才使了一个撤离的眼色,留“小两口”独处讲悄悄话。其实有才还没吃饭,既然张嫂说吃过了就算吃过了,于是拿起酒瓶跟张嫂去了厨房。大超牵着苗苗的手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说不完的悄悄话。
“我爸妈让你去一趟。”
“来不及买礼物,明天去吧。”
“啥礼物不礼物,我爸妈只想你亲口告诉他们,我们确立了关系,两年后你娶我。”苗苗非常大方地坦言道。
“好,我去!”
两人像小时候玩家家,手牵手一阵风奔出家门,朝苗苗家走去。




2
苗苗把这次收网捕鱼的财务结了账,脑子灵活,手脚麻利,既没耽误村里的公事,而把张嫂家的账算得清清楚楚。除了上缴极少一部分,今年的收益超往年。张嫂搞了一顿鱼宴,招待苗苗一家。借此机会热络一下感情。苗苗心知肚明,心里一百个高兴。
向福村虽非贫困村,也不算富裕村,乡亲们要求不高,过得去就满足了。但苗苗不这样想,她认为无论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集体,安于现状,几年十几年一张老面孔,不符合时代进步的要求,不进则退,必遭淘汰。发展是硬道理。她无意间发现张嫂的湖塘十几亩水面,光秃秃一片,其实除了养鱼还可种一些水生植物,如荷呀菱呀茭白之类;因年轻人外出打工,很多地荒废了。若能把村里所有的湖塘和土地资源挖掘出来,不仅可以增加村里经济,也可让村里闲散劳力有活可干有钱可赚,特别是张嫂这湖塘周围一片沼泽,荒废几年了,结合建设美丽乡村,改造这片沼泽,未来的向福村肯定是超美超美的!苗苗在村里管财务兼管副业。她在想,如何让向福村变个模样,让乡亲们个个富裕,向福村早日成为美丽乡村。
苗苗年轻,思路新,敢想敢说。她就把自己的想法跟村书记、村主任作了汇报,深得领导赞赏。
“苗苗,你先搞一个计划方案出来我们再讨论落实。以后村里发展要靠你们年轻人啰!”老书记快退休了,带着感慨地说。
“是呀,村里有十几个池塘,上百亩荒田没好好利用,都能出真金白银的。村委是得好好规划一下。这也是一场改革吧。”村主任接着说。
苗苗得到领导的支持和赞扬,笑容挂脸上心里唱小曲,走路一阵风,更显朝气勃勃,灵气中透出妩媚。
苗苗妈见女儿这般高兴,便试探问:“大超来信啦,那边好吗?”
“现在还叫来信啊,邮差送的那种早没啦。现在叫微信,或视频。一摁键无论多远可以互相看到,面对面说话。大超好着呢。”
“哦,那就好!”
苗苗吃过晚饭早早进了自己的卧室,坐在案前思考这个方案怎么写。首先碰到的问题是,鱼塘属于村里的,要不要收回重新规划调整?要不要在鱼塘搞副业?说说容易做做难,有才张嫂会怎样想,如果知道了还是我苗苗出的主意,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我既得罪有才张嫂家,又会伤了和大超的关系,我这个准儿媳也必然当不成,带来终身遗憾!这个代价太大了!但反过来想,事物是客观存在的,如何盘活土地挖掘资源的潜力,即便我苗苗不管别人也会触及这个问题……当然,别人是别人的事,我就不一样啊!还有,要改造利用荒地沼泽,光靠两只手是行不通的,要有资金投入,要规划设计,这些现在都是空的。所以案前坐了几个小时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反若得一夜没睡好。
实事求是讲,向福村书记等着退休,村主任等着改选,这段时期谁也不想当出头鸟,怕万一出了纰漏晚节不保,苗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自己是个小小办事员,想多了说多了领导并不乐意,口惠而实不至。
苗苗与小超的关系不错,尤其小超悉知苗苗是未来的嫂子,两人的关系更同鱼水关系。此前双休,小超约苗苗去省城玩了两天。小超带她玩遍了市区的大公园、百货大楼、博物馆,地下大商场,在30层旋转厅吃饭,影视城看战狼2……真是大开眼界。回到村里,苗苗觉得小超的工作一直在舆论的前沿,见多识广,她打定主意向她坦陈自己的想法和种种犹豫,说不准能找到共赢的方案。
两个都是向福村土生土长的女孩子,从小到大陶冶在淳朴善良温馨的民风里,怀着一种感激和报恩,发展向福村是两个女孩的一致愿望。苗苗后来又去了一趟省城。经过充分交谈,小超非常支持苗苗的想法,她表示:“估计父亲没问题,母亲会有点阻力,不过你放心,我会做好父母的工作。大超那边没啥,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你是我的嫂子当定了!”
听了小超的话,苗苗内心说不出的感激:“小超姐,谢谢你,谢谢你!”。
“当然这事儿不能急,得统筹规划,一步一步来。”
苗苗点点头:“小超姐,你放心,我想原则上,无论怎么改,让多数人受益,不会错。但也尽可能不让少数人受损。”
“小妹,我有个想法,向福村经济平平,通过内部整合挖潜固然能促进发展,但只是小打小闹,如果通过引进资金或项目,哪就不一样了,很多矛盾可以迎刃而解。”
“小超姐,你说到点子上了,有这样的项目吗?”
“今天还没有,明天可能有。你想,向福村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村里闲置的荒地上百亩,加上鱼塘,是一笔不小的生产资料,现在荒废着,多可惜呀。有谁能投入资金盘活这片土地,必将获得第一桶金,而村里获益乡亲们都会得实惠。比如搞个农庄,搞个花海,搞个果园,搞个第二梯队深加工……”
“哎,小超姐,你比我站得高看得远。这才是大手笔。你工作到处跑,接触的人也多,给咱向福村多宣传宣传,有朝一日招得凤凰来。”
“小妹,从现在开始我会多长一个心眼,为向福村寻觅项目和投资!有好消息在第一时间告知你。”
“小超姐,就按你一步一步来的想法,没错。我想在你家的湖塘和村里其它池塘里养荷和种菱。现在水面一片光,太可惜。组织一个十人妇女队负责这项事。你看可以吗。”
“我支持,爸妈那边应该没问题。种荷养菱与养鱼不矛盾,相得益彰。但必须科学管理。”
“小超姐,有你这句话我就踏实一些了。”
苗苗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摸底,先去张嫂家。还没走到张嫂身边,张嫂就喜得合不拢嘴,老远就张开双臂欲拥抱她。
苗苗开门见山。把鱼塘种荷养菱的事儿征求她意见。
张嫂听了颇感突然,不太乐意。二十年来打理这个湖塘,湖塘成了她心中的孩子,每天与它面面相对,风雨同舟。她不习惯打破这种现在的平静,尽管说对养鱼没影响,她总觉着侵犯了她的大本营。
苗苗自有心理准备:能说成最好,有顾虑慢一步,千万别搞僵了关系。听张嫂说对水质和养鱼多少有些影响,再说原来这里非常安静,组织副业队就有人来湖塘作业,这鱼还养得好啊?
“伯母,你说得也在理,没关系的,不急,我再调研一下其他有池塘的人家,听听他们的意见。”
苗苗告辞后,张嫂茫然不安,心里象堵着什么,不是滋味。晚上有才回家,了解了这档事,表示非常理解、支持苗苗,还狠狠把张嫂批评了一通。
“你说把苗苗当亲闺女。人家第一次开口求你,你就没支持人家。她到别家去把事说成了看你怎样下台。再说这是好事呀,对咱养鱼没多大影响,只有好处。以后荷花开了,说不定成为全村最美的一道风景哩!”
“那,那怎么办?我……”
“她一个姑娘家,多不容易啊,想的是全村的发展,把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一步,把村里的水塘利用开发起来,增加大家的收入,我们理应支持啊,何况是咱未过门的儿媳。她工作出色有成效你不高兴吗?你呀……”





3
小超自从知道苗苗的打算后,脑子里一根筋,想尽快找到投资项目进向福村,帮未来嫂子打开新局面。因此,她对曾经电视采访过的大佬、开发商、经纪人以及对搞农庄和高附加值农业的实力派人士,梳理了一遍,寻找其中有否合适投资开发的人。但都是一些搞房地产、大型企业老总、外资企业,纳税大户,不适合小小的向福村。
向福村属于江南水网地带,池塘遍布,小河纵横,交通方便,离省城50公里,国道从村旁经过,没什么特产,也没旅游资源,以农业为主,原来有些企业因环境污染或噪声,关的关,迁的迁,年轻人有点文化的外出打工,向福村成了一个空壳子。目前看,向福村的土地资源和湖塘水面可以利用,适合搞水产养殖和高附加值农业开发。其实呀,就是把土地出租出去就是一笔很可观的数字。
她想到了一个人,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叫龚长鑫,听说他父亲经营一家啥公司。但小超马上否定了,因龚长鑫追求过小超,小超对他没感觉,婉拒了他。大学毕业后也没联系过,现在去找他有点尴尬。
深夜苗苗给小超发来微信,询问项目是否有眉目。促使苗苗不顾尴尬前去找老同学。龚长鑫见了苗苗,那个从心底涌出的高兴劲着实让苗苗感动,至少说明他的感情是真实的。
“学哥,三年不见,你是大董事长了?”
“心不甘呀,想当一名播音主持,不想靠老子,不巧老爸得了脑中风,我只好子承父业帮爸爸管理公司。”
“哈哈,老子靠儿子了,是啥公司?”
“叫农业综合开发公司,种业,花卉,果园三大块。学妹你问这干嘛?”
小超把来意说了,龚长鑫说:“既然老同学看得起我,我一定尽力。抽个时间到向福村去看看。”
“好的,时间你定,我带你去!”
……
三年后。向福村面貌大变样。一百亩沼泽变成葡萄园,湖塘种荷养菱,水面养殖面积扩大十几倍……
苗苗被选为向福村的村委主任。
大超支教回来后与苗苗结婚,并生了个胖小子。
龚长鑫在向福村建立了农业综合开发分公司,追到了小超。
张嫂的鱼塘统一并入开发分公司,担任养殖部经理。有才继续摆他的水产摊。
在外打工的回村38人,由公司聘用。
向福村的明天更加美!

(2020.6.22)


发表于 2020-8-9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
发表于 2020-8-23 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9-9 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9-20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21-4-12 06:10 , Processed in 0.12149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