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杭州网论坛 返回首页

西湖小妖的个人空间 https://bbs.hangzhou.com.cn/?2834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隐士作业之记忆中的人--------愿他在天国里微笑

热度 6已有 825 次阅读2015-4-16 07:39 |个人分类:人物系列| 天国

        这是个很大的命题,写者往往难以下笔。能留在我记忆里的,自然是私心里的宝贝,自个儿觉得很珍贵,可写出来让他人读就不一定了。如果真的静下心来写,不知又要耗去多少时间、费多少脑力去反思。到底该将哪些记忆中的人写出来呢?思来想去,还是写写XT吧。他已不在人世三、四年了,而从小学三年级之后我与他再无联系。只所以要写写他,是我觉得欠他一份生的机会。

    认识XT应该是在上小学之前那段时间。在没有上学之前,我的日子真的好无聊的,快乐事似乎只有手指头能数得来的那几件:下雨天姐姐带着我去河边拾地软,可是姐姐说春天还远着呢,只有春天来了下雨过后地软才能长出来;河岸边有酸红枣可摘,可妈说那要过了年,春天开了枣花,夏天的太阳晒过了后,等太阳不那么热了,才能去摘;或者去河滩里的芦苇地里找鸟窝,可爸说那也得等砍过的芦苇到明年七、八月重新长出来才会有鸟搭窝。天气很冷,爸妈要下田,姐姐去上学,我一天到晚没事儿可做,整天就盼着什么时候到了春天,然后下了春雨,然后大太阳狠狠地照着绿酸枣儿让它们变红,新芦苇长得跟天一样高,鸟在里头搭起了窝……。等爸妈和姐都回来的时候,我经常仰着头生气地说:天咋这么长啊?啥时候才能到春天啊?他们都笑着不理我。
  临近过年了,姐姐放假了,爸妈也不用下田,我却天天不着家,也不生气地问天咋这么长了。
  因为我遇到了XT。
  有一天我刚走出家门,就看见家门口站着一个跟我一般大的男孩,苹果一样圆而光的脸,大眼睛里有暖洋洋的光芒,厚厚的嘴唇红红的湿湿的。这个男孩跟从天上掉下来一样,看见我后两只大眼睛弯成了月芽儿但眼里暖洋洋的光芒好像更暖了:我叫XT,跟我耍吧。我立即答应了。
  咱耍啥呀?我问。咱看蚂蚁的家在啥地方?XT歪着头看着我说。我一下子就好开心地笑了起来,XT看着我也笑得像个小太阳一样灿烂。我们就真的在我家门口然后同时蹲下来找蚂蚁。我先看到一只蚂蚁,XT马上用手捂住嘴小声说:别说话,让蚂蚁听见了它就不回家了。我马上点头,也用小手捂住小嘴。我们就这样看了一个下午的蚂蚁,跟着蚂蚁找到了它的家,原来是一个很小很小只能容一两只蚂蚁进出的小黑洞,小得就像我妈纳鞋底的针屁股。
  我似乎从来不问XT是从哪里来的,听爸给我讲神仙的故事后,我相信XT是哪个神仙派来给我当伴儿的。我惦记他的时候,就走出家门。XT准站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就等着我出现然后冲我笑,然后一起再看蚂蚁回家。从第一次见到开始,除了吃饭,我们几乎形影不离,然后做唯一的一件事:看蚂蚁回家。
  我们就这样过着两小无猜的快乐时光。我当时以为我们会这样过一辈子,可有一天XT说他要回去了,但他明年一定会回来。我没有哭,因为我那时真的相信XT说会回来就会回来,我只需要等着就是。
  一年过去了,没见到XT。幼儿的记忆总是短暂,我等不到XT,我们一起看蚂蚁回家的时光在我的心里淡了,远了。再一年的时候,我被爸送到外地读书,一年半后,我回来了,XT也回来了,和我成了同班同学,可他不再是那个长着苹果一样圆一样光洁的XT,眼睛还是一样的大,但目光不再是暖洋洋的,似乎有了些忧郁的秘密,也不像上学前时那样站在我的家门口等我,甚至常常假装看不见我。我呢,眼里除了书本里美丽的文字、奇妙的算式和老师们音容笑貌,很少再放别的东西进去。那些少年的日子,我特别痴迷于学习和考试,成为同学和老师眼里的焦点。焦点太炫亮了,容易忽略身边看似不起眼的人和物。虽然有一次期中考试XT的成绩超过了我,骄傲的我也没有回头给他一次注视。XT只读了一个学期又回去了。
  我读高中的时候,才从妈那里知道XT的“回来”与“回去”。村里大户王家大儿子解放初考上了中医学校,工作成家都在外地,XT就是王家大儿子的长子,我们村是XT的老家。我考上重点高中那年,XT因成绩优秀上了中专。我大学毕业工作后,妈说XT的三婶到家里来提亲,妈回绝了。我突然就想起我们小时候看蚂蚁回家的时光,就问妈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只是个中专生,你是大学生,再说他个子那么小。妈用世俗的标准把XT替我推得远远的。我心里倒是希望XT能亲自找我而不是提亲,我看重的是心的合拍而非其他,我很想知道XT是不是还像未上学之前那年一样,可以站在我面前坦荡如水地清笑?我甚至可以肯定,他回老家的时候,如果站在我的家门口,只需将一双眼睛弯成月芽儿问一声:一起看蚂蚁回家吧?幼儿时期的约定如今依然作数的。他到底跟儿时不一样了啊。
  我自己清澈的爱情遇到的却是欺骗与薄情、肮脏与背叛。我在疲惫中清洗自己爱情的时候,妈说XT的三婶替XT要我的电话。从XT说“我明年一定会回来”的那次离别后,几十年里除了从妈那里偶尔听一两句关于XT的消息外,再无接触,我寻不出他要自己电话的理由,就让妈回绝了。
  一次回老家看妈,说起XT要我电话的事,妈说:XT死了,就在要你电话后没几天,好像是生了什么病,自己想死,故意走在路上让车撞的。我只应了句“是吗?”就借口出去看门外的菜地,一个人站在我们一起看蚂蚁回家的地方,地方还在,但种了很多蔬菜。
    我无从猜测XT临走前的心思,更无法想像这许多年他是怎样珍藏着我们儿时的记忆。我只是后悔,当时我为什么要站在世俗实用的角度去想XT要我电话的事情而拒绝他?我为什么就不能想想一个几十年不联系的儿时伙伴是遇到了过不去的坎、仅仅是为了重温当初的那一份纯真的时光以减轻心理上的重负?看来我自诩离尘却终逃不掉世俗对我的污染。我本应该是让他能体验到生而为人终还是有一丝温暖值得留恋的唯一机会,可我的拒绝增加了他的绝望。
    愿他在天国里安好并能看到我的悔意,然后微笑。


路过

鸡蛋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冰清2005 2015-4-16 15:35
有故事的人。
回复 冰清2005 2015-4-21 15:37
我那个《岁月剥落》就是看了这篇文章,一定想要写点什么的冲动。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20-10-31 15:38 , Processed in 0.06256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