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杭州网论坛 返回首页

西湖小妖的个人空间 https://bbs.hangzhou.com.cn/?2834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云姐作业之----故乡,一些拼凑起来的记忆影像(散文体)

热度 9已有 468 次阅读2014-10-15 19:27 |个人分类:岁月暗香| 故乡, 怨淡情多, 温暖

 有人说故乡就是生你养你的地方。还有人说如果那个地方满足两个条件方可称得上是故乡,一是埋着你的父辈,二是你的孩子在此出生。我以为还得满足一个条件,就是那里的人认可你的存在,换句话说那个地方非但让你容身,而且可安放你的灵魂,哪怕这个地方已成了回忆,灵魂也可以乘着回忆的不系之舟在记忆的河流中恣意逍遥。
        
        我出生在一个叫韦南的渭河北小乡村,基本上是在这里长大。我的父亲已长眠于村西边石川河东岸上。女儿虽然出生于渭河南,但小时候喝过韦南村奶牛的乳汁。所以,这里应该算是我的故乡了。但我内心深处一直抗拒着不愿承认这里是我的故乡,因为这里不认可我们家是村里的成员。

        我们家是在我出生那年从骊山上迁移下来的,当地人欺生,他们不允许外来人口比他们强。我父母一个是高中生,一个是初中生,这在当时都是有文化的人。我们迁下来不久,我父亲当了村会计,我母亲当了临时小学教员,这无疑抢了当地人的风头,于是就有人开始故意找茬生事,加上我父母不谙渭河北的人情世故,经常被打得头破血流。当然,村里也有同情我们的人,但我弄不懂的是,他们昨天还到我家好言好语劝慰我的父母,明天又站到找茬人那一边大骂我父母。渐渐地我长大了,明白了这些人是故意欺负外来户。于是更是想发愤读书,将来长大了为父母报仇。甚至想着自己真正强大了,就带着父母家人迁到一个如桃花源的地方去幸福地生活。

        不知在我多大的时候,父母将寄养到渭河南外婆家,又不知几岁回到了父母身边,小学一年级的下学期先是被父亲送到大姨妈家,后又被三表姐送到三姨家,目的是想让我读条件好一些的学校,一年半以后父亲没有给三姨打招呼就带我回家不再送去。我结婚时三姨大闹我家后,父亲才说了当初接我回家的理由:一个冬天父亲给三姨家送粮食,三姨一家四口坐在热坑上,没有锅台高的我爬上去蹲在锅台边洗熬过玉米渣的锅。呵呵,其实我倒没觉得什么,反正在三姨家上学那一年半,感觉三姨和姨夫对我还是挺好的,三姨让我做什么家务我都会去做。三姨夫时常笑着喊我河北狼、狸狸猫,我也从没有往别处想过,觉得他是一位好脾气的长辈,心里很敬爱他。我有一阵真的觉得这个称作于李村的地方可算是我的故乡呢。直到三姨为我张罗婚姻大事时我才真正看清:三姨看重的是通过我的婚姻给她家带来的利益,当我的简单无知不谙世故人情的行事方式不小心破坏了她的如意小算盘时,她是如何的无情。有时候真相真的很残酷,亲戚的爱,背后往往隐藏着违背亲情常理的功利目的。

        对于骊山老家的印象很浅的,记不得爷爷奶奶是什么模样,依稀只有两件事有点儿模糊的影子留在脑海,一是我和奶奶蹲在门前的崖边,她告诉我要小心狼的事情,二是父亲背我走在山路上仿佛一直走不到头儿似的,那次是爷爷去逝,父亲从外婆家带我去奔丧。长大后回去过两次,那里已没了亲人,唯有与父辈相识的邻里乡亲。他们待我倒是亲近,可看我的眼神却是无比的羡慕,因为我不再是山里人。

       基于上述原因,我一直避谈故乡的话题。现实告诉我,我是一只无根的浮萍,水流到哪里停下来,我就暂时歇歇脚,风吹到哪里累了,我就趁机喘口气。我想,我从小有了想走遍万水千山的念头,成人后一有时间便东走西游,不过是想寻找一种可以使灵魂安详的氛围。2005年4月,阴差阳错去了杭州,游西湖登六合塔。这一次杭州之行唬蒙了我这个自诩的无神论者。在西湖景区,随处可见我梦里呼不出名字的美树,六合塔里,我听到了千年老木撕裂般的苍老笑声,回西安后体验到了什么是魂不守舍。那时正好看到人有前世的相关文字,恍惚间相信自己的前世一定是杭州人。随后又在杭网结识了几个心意契合的姐妹,间歇往来,自然随意,轻松欢畅,从此天高云淡风轻扬,再无人间烦事扰。渐渐地,也从儿时不爽的记忆中,觅得不少与故乡情愫有牵连的诸多回忆。
    
        无论是那个长久视我家为外来户的韦南堡子、给了我失败婚姻的于李村、还是记忆模糊的骊山老家,如今回忆起来倒是怨淡情多。岁月的暖意,其实是由一些不能忘却的鸡毛蒜皮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积蓄而成。

        仅是我家村西头的那条石川河,不知给我单调的童年添了多少乐趣。

        那时又盼又怕的是涨河。妈妈说我是从河里捞上来的,我就想看看涨河的时候有没有放着小孩子的笼漂在河上。涨河的时候,大人们欢呼着涨河了,成群结队地扛耙举叉奔向河边,兴奋地喊着捞柴喽!捞鱼喽!那时父母是不允许我去涨了河的河边,只能在家门口看着村里人一拨一拨地走过,拉着一车湿漉漉树枝,树枝里能看到翻着白肚皮的小鱼。看到平时待我家比较好的叔娘,我会问他们:河里有没有碎娃漂下来给你们捞?他们不回答,只哈哈大笑。后来大一点,父母允许我去看涨河,那情形真是壮观!平时三、四丈的河面,竟然快铺到河对面几里远的村子边了。还好我们这里有高高的土地崖,不过也只差几尺就漫到我家地头。河西河东挤满了捞柴捞鱼的成年人和半大小子,平时不大往来的两岸人这会亲得跟一家人似的,相互吆喝着打召呼、喊号子,热闹极了。等水流不急、水面下到土崖根时,一些胆子大的青壮年一手提笼、一手划水在河里捕大鱼。这些人在我眼里那真是英雄般威武。父亲个小体弱又不会游泳,但也想让我们吃上大鱼,便走到离村比较远的河滩地,那里有一片杨树林。父亲一手扶树,一手提笼下了水向河中间走去。我害怕,就喊爸不要走远了。父亲笑着说没事,看见顺水流过来的鱼用笼一拦再一提,一只大鱼就在笼里面了。父亲慢慢走回岸把鱼放在我们准备好的盛水脸盆里。这种捕鱼法成功后,父亲很兴奋,笑着说咱不会游泳也能捞到鱼吃。更让我们兴奋的是,我父亲捞的鱼是无鳞少刺的鲶鱼,并且在数量上远远胜过别家。涨河虽然很有趣,但我却从见了涨河的情形之后,时不时地做梦河水要淹了我的家,因为我家离河最近。

       春夏的雨季也值得期待。下雨天父母不让出门,雨一停就会吆喝我们去河边捡到地软。三、五天的绵绵雨水,可以在绿毯似的河边草地上催生一层密密黑色菌类植物——地软。它软软的,滑滑的,和豆腐一起拌包子馅吃起来特别香。雨后的河边风是有些凉的,但我非常喜欢在凉湿的空气里一边呼吸一边体验不断看到大个头地软的快乐。有时呢,会有蜗牛背着壳在没有绿草的地面上爬行。我会长久地观察,想不通它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房子、长着那么柔软而又美丽的身体。常常一看就是一大晌,直到妈妈站在问口喊“离骊,回来吃饭了!”

        盛夏,河滩的芦苇几乎站满了半条河面,煞是好看。我呢,更喜欢独自一个人在芦苇丛里寻觅一些惊喜,比如一只麻雀窝,运气好的时候窝里还会有麻雀蛋或者刚出壳的小麻雀,再比如临水处会杂生出几株丰美的水菖蒲,若能看到长椭圆形浆果,那是意外之喜了。

        秋季,河岸边密集的酸枣树枝间挂满红翠两色相间 的酸枣,一看见就馋涎欲滴,再不顾树枝上张牙舞爪的铁青刺,带着贪婪的喜悦恨不得将酸枣儿一下子摘光。

        从我上初中后,似乎再没涨过河,改革开放分地到户,村民们为了得到更多的土地来种能生钱的作物,竟将生命力极强的芦苇与水菖蒲清理得无影无踪。今年中秋节回韦南村看母亲, 只能在父亲的坟前采些酸枣儿来重温儿时难忘的时光。

       现在一提及于李村, 外爷
粗糙手心里的温暖便重生于我的后背,外婆摇着小脚在院子里边晒被子边笑骂“害祸儿”慈祥身影重现眼前。那时村里蚊子好凶,睡在蚊帐里的我照样会被叮得无法安睡。外爷一夜又一夜用他粗糙手心来回轻抚我的后背,直到我安睡。那时太小总尿坑,每天早上起来外婆都要将我尿湿的被褥抱到院子里去晒,常常边往绳上搭被褥边笑着对坐在院里晒太阳的我说“害祸儿”。睡饱了的我在暖洋洋的太阳光里快乐地纳闷:外婆,你总是说海花儿海花儿,啥是海花儿?提及于李村,还不能不想起于李小学的两位张姓班主任,一个小个子张老师,一个叫张玲的老师。那时她们都要习惯穿一身灰色的衣服,不知道她们的年龄,只记得她们似乎永远对我们笑,一个笑得灿烂,一个笑得温和。她们的脸永远是那种朴素的干净,让人一看就信任的朴素干净。我很喜欢听他们讲课,声音里充满爱与活力。我也能真切地感受到她们是真的爱每一个学生。我还喜欢看他们一笔一画在黑板上写字。她们写字的样子认真而轻松,写出来的字很美,跟印刷出来的楷体字一样好看。如今,于李小学已经消失了。对了,昨晚我还梦到了张玲老师当班主任时我们班上一对双胞胎大莲和小莲。

        而关于骊山老家,更多的是从父母那里听故事而产生的印象,虽然很浅却情牵甚浓。大约是自己的血脉终在那里的缘故吧。杭州于我则是后世于前生的重逢,应算是灵魂故里。

        行文至此,心情愈加轻松畅快。之前无故乡的失落感一扫而光。人生苦短,何必固执于某些定式。心有所安,便是故乡处。 

路过

鸡蛋
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周士荣 2014-10-16 23:32
好笔力
回复 联兴老刘 2014-10-17 13:19
故乡,永远的牵挂之地。
回复 西湖小妖 2014-10-19 09:46
周士荣: 好笔力
谢谢周老夸赞
回复 西湖小妖 2014-10-19 09:47
联兴老刘: 故乡,永远的牵挂之地。
其实很羡慕您!一直在故乡幸福快乐地生活着。
回复 联兴老刘 2014-10-19 11:27
西湖小妖: 其实很羡慕您!一直在故乡幸福快乐地生活着。
其实余杭也不是我的出生之地,八岁前我并不在余杭的!
回复 司令仪容 2014-11-13 20:40
小妖,杭州和西湖就是你的家乡,你在西湖就是你完美的人生传奇。
回复 西湖小妖 2016-2-26 09:14
司令仪容: 小妖,杭州和西湖就是你的家乡,你在西湖就是你完美的人生传奇。
今天阳光很好,来读自己的文字,然后再看您的回复,少有的感动和温暖从心头升起。小妖道声:春天好!
回复 西湖小妖 2016-2-26 09:15
司令仪容: 小妖,杭州和西湖就是你的家乡,你在西湖就是你完美的人生传奇。
今天阳光很好,来读自己的文字,然后再看您的回复,少有的感动和温暖从心头升起。小妖道声:春天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20-10-30 20:57 , Processed in 0.06555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