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杭州网论坛 返回首页

西湖小妖的个人空间 https://bbs.hangzhou.com.cn/?2834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莲----雅舍胡道长作业(小说体)

热度 5已有 1244 次阅读2014-8-28 11:14 |个人分类:妖编故事| 梅林, 山青, 柔弱与坚强

警察学校毕业的山青被分配到市郊区的X街道办事处派出所。

7月中旬,他带着派遣证去报到,在街道办事处派出所的办公室刚听完所长的安排,门外传来一声“报告”。

“进来----!”所长话音未落,一位身着制服的年轻民警满脸喜气地正步走进来,冲着所长干净利落地行了个军礼:所长,按照您的指示,我今天把人带来了。说完,一个侧转身向门外伸出手摆出请的动作。

一脸严肃的所长忍不住笑了:陈放,你小子搞什么明堂?

山青有些拘谨地站在所长办公桌边,见所长的笑容僵在脸上,眼睛的亮度也突然提高,人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山青随着所长的目光向门口看去,不觉也呆了:一个齐媚留海、脑后翘着马尾辫、身形娇小玲珑的小女孩婷婷立于端正魁梧的陈放身边,目光如水,笑靥如月,身穿一件合体白底荷花真丝百摺连衣裙,裙上的青花色莲枝荷叶及淡朱砂莲花疏密有致。

陈放见所长半天不说话,连忙向小女孩子介绍:梅林,这是我们所长。小女孩颔首问了声所长好。声音轻软透亮。

所长睁大眼睛问:陈放,你这是干什么?领个小女娃到咱们派出所干啥?

陈放绷着脸不让自己笑出来:所长,这是我未婚妻梅林。前段时间您不是说要见过本人后才给我开证明领证嘛?

所长坐回座位,沉着脸低吼:胡闹嘛!诱拐未成年少女!

梅林抿嘴一笑看了看陈放。陈放先红了脸低下头,随后又啪一声立正敬礼:报告所长,梅林是83届大学毕业生,今年已满22岁,到了国家法定的结婚年龄,请所长明察!

所长忍不住走到陈放面前,又回头看了看梅林:真的?看见梅林笑着点头,所长指着山青警告陈放:我可告诉你,以后和你这好看的小娃娃未婚妻出门,随时带上盒子枪啊!要不然,看看我身后这位一米八的后生,不抢了去才怪。

从看到梅林的那一刻,山青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遗憾的是,梅林除了礼节性地看所长外,其它时间眼光一直在自己未婚夫身上。

 

国庆节,陈放和梅林在街道办事处的礼堂举行婚礼,单位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去了,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山青主动要求留下来在办公室值班。山青惆怅莫名,不想去凑热闹。

也不知道为什么,陈放和其他的同事打成一片,可对山青总是冷冷的,尽管山青作为陈放的手下非常听话,工作也没的挑。山青看起来人高马大,行事却安静低调,对陈放的冷淡也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偶尔想想梅林,想着陈放一定很爱她,心下暗暗欣慰。派出所的同事经常会在陈放面前羡慕地提起梅林,打听梅林的情况,最后免不了说:咱们没有陈队长的福气啊。一开始,陈放很是得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再提梅林的时候他会不耐烦地差开话题顾左右而言他,渐渐地梅林的话题便没人提了。山青却无端地忧伤起来。

轮休的时候,同事都会去街上新开的KTV消遣。老百姓谁都怕警察,他们去多是白吃白玩。山青总以自己家里有事为借口,休息时常去五里之外的莲花公园去散步。莲花公园中央有一个荷花池,池的西面有五、六株悬铃木,树冠连在一起如一座绿色的宫殿。山青喜欢站在悬铃木的树冠下看莲花池里的莲花,一年四季,荷荣荷枯,都有无尽的姿态。

读警察学校的时候,山青满脑子想着将来可以为老百姓除暴安良,或者推理破案抓罪犯。可到了X街道办事处的派出所才发现,老百姓并不都善良,警察并不是与罪犯之间界限分明。工作不到两年,他已厌倦了这种生活,开始复习准备考取公安大学的研究生,打算离开这里。如果说这里还有值得留恋的,就是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甚至都没看过他一眼的梅林。

 

十月的傍晚秋风如水,稍稍拂去了山青胸中的一些郁闷。他信步走向莲花公园的悬铃木,远远看见树下的石凳上侧坐着一位女子,手捧着书在读。她身着浅色连衣裙,坐姿优雅,神情恬静专注。山青心下诧异:在公园能静心读书还真是少见!不觉得加快了步子,当他看清女子纯净的脸时,欣喜异常:竟然是梅林!两年未见,她目光依然清澈,一副不着纤尘的模样。只是脸颊有些瘦了。山青一时定在五米之外,不知今昔何夕。

突然,山青眼前一黑,原来夕阳一瞬间落山了,天色骤暗。

别看了,伤眼睛。山青回过神来对眼前的梅林说,却发现梅林正好收了书站起来,冲着自己安静一笑表达谢意。天色已晚,我送你吧。山青有些冒昧地请求。梅林只是露出吃惊的样子,脸上并无怀疑的神情。山青解释:我是陈队长的手下山青。梅林又是安静一笑,不用的,晚上九点还有回我单位的车,谢谢。说完轻盈地向公园外走去。

 

1987年山青如愿考上了公安大学研究生,三年后毕业分配到市公安厅,接受父母的安排与省领导的女儿陈蓉结婚成家。正因为省领导看中了山青,才愿意将他安排到市公安厅,方便以后再提拔。

山青本性纯厚,工作踏实肯干,就是不愿意用手段向上爬。新婚甜蜜的日子没过几天,妻子开始不停地在他耳边吹风,今天要他去这个领导家送礼,明天让他陪那个领导去打牌,后天安排某领导一家去渡假,见山青吹不动,开始跟他吵,三天一大闹,两天一小吵。婚后不到两年的一个周末,妻子让他开着岳父的公车带自己玩,在车上她动起手来,山青的方向盘没把住进了逆行道,迎面而来的车撞到了副驾驶位,妻子受了重伤。

 

你是山青?山青在市附二院住院部护士办公室前查看妻子的诊断书时,一个中等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试探着问。

山青抬头仔细一看,连忙伸出手:刘海鹏,你好!你好!你怎么在这儿?

刘海鹏的把握住山青的手:真是你!一走五、六年都没消息,在这儿见着了。嗨,我那淘气的儿子把胳膊摔断了,来住院。你呢?

山青面带愧色:唉,不是不想回所里看大家,而是这些年事情太多缠得走不开啊。我的那一位出车祸了。你小子行啊,都有儿子啦。对了,陈队长现在咋样?

刘海鹏诡秘一笑:你是挂念你的陈队长呢还是队长家嫂子?

山青佯推了刘海鹏一把:你瞎说什么呢?

咱也别站在这儿说,来,坐下我给你慢慢说。刘海鹏拽着山青坐到走廊的一排靠背椅上,滔滔不绝地说了一番话,惊得山青不知如何应对。

你知道陈放为啥冷脸对你吗?他喝大了的时候对我们说,你对他老婆有贼心。他老婆是个仙女一样的人品,和我们只是笑,一句话都不多说。你呢,看起来人高马大,其实骨子里是个乖娃。不是我说,陈放那就不是个东西,守着那么个仙女,还整天跟KTV那些丑八怪纠缠不清。可人家有能耐,会拍领导马屁,整天陪着领导成夜打牌、玩女人,要么给领导开着公车去黄河滩打猎。这不,你走后没几天,人家就升副所长了,现在是X街道办事处的派出所所长了。听说不久还要升呢。

那他老婆呢?山青本想问那梅林呢?话到口边却变成他老婆。

刘海鹏指着山青笑问:你是不是打过人家老婆的主意?

山青脸一热:怎么可能?人家到现在都不知道我是谁呢!我只是想,那么一个莲花一样的弱女子,遇到陈放这样的人,日子怎么过啊?

你也是瞎操心。我们啥时候见着她,她都是那仙女样,不食人间烟火。三十岁的人了,还像十七、八。没有知道人家是咋想的。也许是陈放哄得好,她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吧。

这也是陈队长的本事。山青无奈地笑笑,心道,她好,便好。

 

妻子出院后,只能在轮椅上过日子,山青因私用公车,也被降职处理,从市公安厅转调到省里刚成立的考试管理中心当普通职员,埋头一干就是四、五年。这四、五年里,他除了用心做好本职工作外,就是无怨无悔地照顾着轮椅上的妻子,自己的爱好除了读书就是运动,但又不能外出,买了台跑步机放在家里,既能锻炼又能陪妻子。

妻子陈蓉出身省领导家庭,从小心高气傲、目中无人又自命不凡。她心中的丈夫应该是权高位重、呼风唤雨式的人物。谁知父亲看走了眼,相中了中看不中用的山青,他除了一米八挺拔的身板儿之外,完全没有父亲那帮人的政治智慧和手段,无论自己和父亲怎么调教都入不了门。现在,自己坐在了轮椅上,他倒是很贴心地照顾,但这样的人生是我陈蓉想要的吗?这些年,她坐在轮椅上冷眼旁观,山青似乎很是温柔体贴,好像比她健康时对她更好。一向以名利心度人的陈蓉不免疑心,他为什么要对我好?一个身体和生理都正常的男人,对一个残废的女人好,只能有一种解释,他在外面有女人!要不然他怎么能这样安静平和地对待我?尤其是山青在跑步机上运动的时候,陈蓉的心更不是滋味。山青除了前额有些谢顶外,他身材均称健美,动作敏捷舒展,运动带来的快感使他的面部生动性感英俊,特别像前段时间电视剧里的关云长。别说自己无数次被打动,就是在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眼里,他也具有足够的吸引力。山青对她的好,加上自己高傲的心性,她不屑于追问他,但又受不了嫉妒心的折磨,在一个六月的早餐后,趁着保姆外出买菜,自己伏在煤气管口,结束了自认为寄人篱下的屈辱日子。

和陈蓉的婚姻生活说不上幸福,但山青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尽管他无心于士途,可还是非常感激岳父和妻子在这方面对自己的帮助,无论他们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受益者毕竟是自己。再说这几年在照顾妻子的过程中,觉得生命是如此脆弱。陈蓉那么霸道的一个人,坐上轮椅后变得沉默孤独无助。他觉得有责任和义务维护这个曾经强悍的生命,希望有一天陈蓉能站起来。然而陈蓉放弃了,他的希望随之破灭。送走陈蓉后,山青发现自己再也感觉不到阳光的温度了,无论何时何地,他的身体会不自主地打冷颤。

 

山青在单位勤恳踏实严谨,在情感上温柔敦厚,这些无意中铺就了山青的士途之路。陈蓉走后的第三年,省考试管理中心任命他为综合处处长,全盘保障各命题处的安全保密工作。走马上任不久,全省自考命题工作开始了。考试中心要求山青山配合好命题二处,组织全省高校命题专家,确保命题工作的顺利进行。

200467早上九点,全省抽调来的命题专家将在省考试中心办公楼三楼会议室集中开会,会后山青将把这些专家秘密送到终南山某会所。为期两周的命题工作将在那里完成。

山青所有的工作均已安排妥当,自己还是早早来到办公室等待命题动员会的召开。他在办公桌前坐下,照例打开当天的报纸,开始浏览头版内容,当看到标题为《Y市公安局长执法犯法获判刑  夫妻双双入牢笼》的新闻内容第一句时,他的心狂跳起来:Y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放因执法犯法,同时指使妻子非法经营色情服务场所,夫妻双双获刑。怎么可能?说陈放执法犯法他信,说梅林经营色情服务场所简直匪夷所思!山青急不可待地读下去,Y市公安局副所长陈放就是他刚走上工作岗位时X街道办事处派出所那个陈放,而经营色情服务场所的陈放之妻,则是一名小陈放十八岁的名叫付红娜的女人。原来真的不是梅林,那梅林呢?虽然报道中没有梅林半个字的消息,可山青明白了:梅林早已不是陈放的妻子,他刚平静下来的心又急跳起来:陈蓉那么强势的女人,只不过受了伤坐在了轮椅上,我并没有背叛她,而且她完全有站起来的那一天,可她却没有坚持住,自己走了。梅林那么柔弱,又不谙世情,陈放的丑陋让她如何面对?陈放的背叛令她情何以堪?她即使活着大概也是行尸走肉了吧?山青见多了离过婚的女人,个个活得了无生气,三、四十岁就已老气横秋、满腹妒恨,不是骂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是刻薄地辱骂所有比自己年轻的女性。梅林倒不会似这些女人,但一定消沉得如一枚枯萎的荷叶,未老先衰。

命题动员会没有山青什么事,他的职责是将命题专家安全送入机场安检,专家的行李通过安检之后,再将他们秘密送往命题工作地点,并全程保障专家的生活起居及试题的保密工作。早上看过报纸新闻后一直提不起劲,直到命题专家都上了专用空调大巴,他才打起精神上车去清点人数。

2829……303132,人数齐了。师傅可以出发了。山青站在车门口从后向前清点人数,点到前排第29位时有些走神,发现人数不差,命令司机开车后连忙下车上了开道的EVICO。这是一位坐姿端正优雅的女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黑发及肩,一只顶卡将额前的头发向后束住,光洁的额头下一双安静的眼睛微微下凹,目光清澈,圆脸尖下巴,象动画片里白雪公主的样子。这个女子就如二十年前他第一次见梅林一样,就一眼,心便动了。不可能啊,二处处长说过,这次请的专家除了一位30岁的女博士外,其余都40岁以上了。坐在EVICO上的山青纳闷不已。

 

机场安检处,山青首先站到安检大厅门口监控所有的命题专家下车。29号第一个提着行李箱出来,在车门口站定,亭亭玉立,随后一弯腰按出行李箱拉杆,一个漂亮的小旋转,牵着行李箱迎面走向安检大厅。她黑色连衣裙的面料看起来极好,款式中像世纪的法国女郎的着装,腰细下摆宽。她走路的样子,轻盈得如一只窈窕的黑蝴蝶在飞动。脚下不是风情万种的细高跟,反而是登山式镂空牛皮凉靴!整体上是一种稍带天然山野气息的柔美。

专家全部进入安检大厅后,山青站在安检队伍的最后,看她不急不烦安静地排队,虽然不与别人搭腔,却丝毫没有孤单无聊。她的眼睛里时不时地有欣喜闪出。山青总也找不到她究竟是看见了什么才欣喜起来的。他看她舒展地站到安检人员面前,微笑着接受检查。他看她过了安检去跟门外的安检说话,他看她上了二楼,知道她去上卫生间。他看她又站到他身边,于是温和地问:怎么了?他看她并不看自己,微笑着说又得过一遍安检。他给她放行:不用了,你就在外面等着,车一会儿来接你就是。反正车会出来的。

 她道声谢谢,又一个轻巧的转身就出了安检大厅。

梅林!他突然从“谢谢”两个字听出了是她。十几年前在一个叫莲花公园的地方,他冒昧地说天色晚了,要送她回去。她说谢谢。山青忙转身回看,是梅林,没有错,还是那张干净的脸,还是那双清澈的眼睛,还是那轻软却透亮的声音,不同的是,她更精致了,前额饱满光洁,袅袅婷婷的身姿如盛夏湖面上一株亭亭净直的莲叶。刚才清点人数时没认出来,是早上的新闻令他在脑海里把梅林定格成了一枚枯萎的荷叶。

命题专家在命题期间是没有人身自由的,只能在自己的房间与命题工作室活动,房间里没有任何通讯设施,出了房门一举一动都受山青提前设置好的摄像头监控。在会所饭厅用餐及餐后半小时的会所门前广场放风,也在山青和他安排的六名武警战士形成的包围圈中进行。

山青常常站在会所门口的台阶上,所有在广场上活动的人都在他的视野之内。他的目光更多地跟着梅林转,偶尔捕捉几句从他眼前走过的人留下的话语。不想那些人竟然不时地谈论梅林。

姓梅的那个法律专业老师她结婚了吗?当然结了,这次命题除了西大那个女博士外,都四十开外了。不像啊,她身上的味儿不沾一点人间烟火,这个年龄的人不是她这样的。那说不定她老公特别宠她,你看她那样儿,走路像杨柳拂风,声音里透着水气,娇小姐一个。嗯,一看她就是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罪的人。唉,像她这样有福气的人还真少。

听大家这么谈话梅林,山青心下欣慰,不觉就冲着梅林的身影痴痴地微笑。偶尔,山青看见在广场里散步的梅林会回眸一笑,那笑脸如莲花迎风绽放,清雅明媚。刚开始是无意的,后来仿佛是回应他对她的微笑。

两周紧张的命题工作于620日晚上8点前已全部结束,第二天就是全省自学考试,命题专家到最后一场考试开考半小后才能离开命题地点返回省考试中心。

为了感谢命题专家,二处处长于620日晚上宴请了参加命题的32位专家,宴请结束后,又特意安排了舞会,让各位专家好好放松一下。

考试还未进行,山青的保密工作就不能松懈。专家们都在会所三楼的多功能娱乐厅唱歌跳舞,他和几名武警战士依然守在一楼前台,防止有外人进入与专家接触。

三楼的歌声舞曲响起没多久,梅林着一件白底银灰色碎花连衣裙依楼梯缓缓走下来,轻声问坐在楼梯口监视屏前的山青:你好,我可不可以在大厅里坐着看会儿书?楼上太吵了。

山青忙站起来,可以,别坐得离空调太近。

梅林道过谢之后,坐在与楼梯口对角线位置的藤椅上,专心读书,神情一如十几年前。

山青默默地坐着,眼睛没有离开过梅林,见她把书扣在面前的藤几上冲着门外出神时,起身走过去问:我可以坐下来吗?

梅林安静一笑,欠了欠身子,并伸出胳膊很舒展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山青坐定正要开口问她读什么书,梅林定睛看着他先开了口:很冒昧地问一句,我们是不是从前认识?

山青也看着梅林的眼睛,目光给了她肯定的答案,却忍不住好奇:为什么这样问?

大约是十几年前吧,我自己生活中出现了一些状况不知如何自处,就常一个人去离我工作单位不远的莲花公园读书以求自解。记得一个傍晚,不知不觉读到天色已暗。一位自称叫山青的警察说要送我回家。我知道他没有任何歹心,因为我感觉到他的气息如青山一样干净安全。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发生了许多意料不到的事情,但再难再苦,一想到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警察,就告诉自己:世间有丑陋,也有美好。我竟然一步一步走出了人生的困境,从一个街道办的小小收税员,变成了西北政法大学一名教师。我真希望有一天能再遇到山青,对他说一声谢谢。我不记得山青的样子,只知道他跟你个头儿一般,而你的气息与他一般。

山青第一次听到梅林娓娓而谈。她的声音柔和而清凉,你会不知不觉松自己;她是亲切的,一种清新得有些幼稚的亲切,这种亲切令人不得不滋生出一种不设防的怜爱;她又是安静愉悦的,似乎拥有一种能够主宰人生的秘密力量。她的这种安静愉悦,使她本就纯净的容颜超乎寻常的美,每多看一眼,就被她多吸引一份。山青听着,看着,眼睛不由得湿润了。

梅林安然一笑,还真是像。我是记不得他的样子,但我记得他的眼神,就像你此刻的一样清亮。

山青不敢再看梅林的眼睛,伸手去翻梅林的书,哑着嗓子说:你在读《老子》。不等梅林回答,他接着轻声诵读梅林翻开的那一页: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稿。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老子真了不起啊。7号早上读省报头版新闻,还为一位故人担忧,怕她活不下去,或者活得很苦。读了这段道德经文,方知,美好的,看似弱不禁风,其实却有无限的生命力。现在的她如此美好,我总可以放心了。

抬眼再看梅林,她依然美好如莲,此刻,美成一株六月带露的莲叶。

 

 [imgid=0]


路过

鸡蛋
5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白条鱼 2014-8-31 10:36
雅舍还在,总有人喜欢文字
回复 西湖小妖 2014-8-31 23:10
白条鱼: 雅舍还在,总有人喜欢文字
是啊白姐姐,雅舍一直都在,以另外一种形式。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20-7-9 17:23 , Processed in 0.02809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