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杭州网论坛 返回首页

林方秋男的个人空间 https://bbs.hangzhou.com.cn/?25477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纯美的一处植物园

已有 115 次阅读2019-5-3 16:03


       一早随儿驱车前往伍伦贡植物园(Wollongong Botanic Garden)。

       艳阳高照,依然是蓝天白云。公园南门一早洞开。园内大片的绿草,犹如绿色地毯,随意流淌于高低起伏的山坡。已是11月初,国内刚入初冬,而澳洲已为初夏,且夏无酷暑,冬无严寒。

       此园古木繁茂,绿树葱茏;百花争艳,蜂飞蝶舞;鹦鹉啁啁,野鸭悠悠。幽美的环境,温和的气候,清新的空气,予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植物园地处小城西北,依山傍海,伊拉瓦拉悬崖褶皱带的凯拉山踞其西侧,塔斯曼海临其东侧。此园占地27公顷(约405亩),开放已近50年。

       伍伦贡植物园,犹如维多利亚公园之于悉尼大学,其北紧挨伍伦贡大学。园子方正,呈矩形状,似乎瞬间即可走完。其实不然,花园内一个主题接着一个主题,让你无意中会静下心来,或安坐片刻,稍事休息;或徜徉其间,探究缘由。

       植物园最吸引人的,是它的天然朴素。这里植被丰富,花草树木种类繁多,无数蕨类植物肆意生长。有沙漠地带生长的巨型仙人掌,还有热带雨林生长的各种植物。有些区域展现予人的是原始森林的荒凉,置身其间,会全然忘却现为何时、此为何地。

       名曰植物园,其实亦为众多飞禽走兽之乐园。白昼,是栖息于树的各种飞禽的天堂;夜晚,是满地觅食的小型走兽的世界。

       植物园内有诸多主题花园,如玫瑰园、药草园、林地花园、杜鹃花河岸、多肉植物花园、热带雨林等。

       我先步入了花枝招展的玫瑰园。

       玫瑰园,一圆形小院子,中有一圆亭,据说此为举行婚礼之地。西方举行婚礼往往选取教堂或公园,以此凸显其婚礼仪式的庄重与圣洁。

       旁边盛开着各种颜色的玫瑰。花朵有的正含苞欲放,有的已昂头怒放,有的却低眉不语。

       玫瑰园内有一座圆形装置,咋看像是中国古代计时用的“日晷”,细看说明,果真如此。其原理就是利用太阳的投影方向来测定并划分时刻,通常由晷针和晷面组成,与“日晷”有异曲同工之妙。人们对于历史的探究和文明的演化总是抱有好奇心的,古今如此,中外亦然。

       据说植物园内一些开阔草坪时常置为艺术活动的一些区域,如户外电影院,或音乐会场地。

       园内路边设有露天读书室,你可自书柜中择取一书或一杂志,端坐一边,细读或泛读一番;你亦可带上自家的书或杂志,放入柜内,这样下一位来此读书的人就会读到你所推荐的一本好书。

       花园周围设有许多座位,供人休息。园内还设有野餐区,用围栏围起来了,孩子们可以在里面尽情玩耍。

       公园西侧一处山丘,有一座红砖结构的住宅,俨然为童话中的一座城堡。这是1938~1939年间澳洲钢铁大王悉尼•霍斯金斯所建,1978年被政府收购,1980年成了新南威尔士州音乐学院伍伦贡分校。

       一小溪穿行于整园,且入一小湖。湖里有莲,白色的和淡黄的,睡在水面上,煞是安宁。时多有野生鸟或鸭或缓步于地,或浮游于水,或栖息于枝。

       有一日式木桥,为川崎(Kawasaki)先生所赠。川崎先生日本何类人也,为何要赠一桥,均不得而知。

       踩在软绵绵的草坪上,瞅着多样的植物,似为一种享受。中国古人有言:“智者乐山,仁者乐水。”如今我踏上此一绿洲,有暇赏读连绵群山与浩瀚大海,可谓已得一瓢智仁矣。

      相较于西子湖畔植物园,直觉各有千秋。虽则杭州植物园面积要大得多,占地有248公顷。然此植物园能动我一心,源于其高处胜寒之品性。园林幽美之至,不以赏读之人多与寡而燥热与孤寒,此不正是中国古人笔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愿景么?

      软绵绵的绿荫草地,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森林味儿,也够醉人的了。

      据介绍,伍伦贡植物园会员办公室就设在植物园研究中心。红瓦白墙,绿树掩映,四周花草盆罐围之。大凡植物爱好者可在此相聚,且可申请入会,以交流植物培育之经验,探求生物多样性之途径。

      我感觉,这个植物园不只是栽些花草让人欣赏一下或散个步那么简单,而是有其定向的科研价值。如旱地植物园,大约就是研究植物缺水的情况下如何使之顺畅生长。还有一园区种了些药材,意在探究其生长机理。

      不一会儿,多肉植物花园来到了我跟前,推门悄入。温室里的各种植物虽经修整,但没有做作之感,整体觉还是很自然的。拍了十几张照片,就上两张吧。

      园北辟有一热带雨林,游人尽可穿梭其间,欣赏各种热带植物。这一景观,似乎其他植物园很少能见到。

      走着走着,脑海里勾画出了这样一幅画面:澳洲的植物园内分明安装着一座中国式的园林,不信请看——那红桥、那曲水、那兰亭、那莲池、那白鹅,浓浓的魏晋兰亭之风范,惜乎手中无有中国的书法或国画,如若挂上几幅,你尽可自以为置身于中国的植物园了。

      儿言学校与植物园比邻而居,故此园每为儿去校之捷径。

      清晨缓行于园,偌大一园,似乎为一对父子开放。大半日下来,还是感觉一种凄美与孤寒横亘眼前,愀然于心。

      然而植物园外,万千植物亦卓卓而长。人亦如此,不负重前行于河滩,何可灼灼其华乎山岗?

      2018年11月10日于澳洲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1-13 01:14 , Processed in 0.02751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