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15|回复: 19

北京味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13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月12日
有朋友和我说,北京的韵味浓得化不开,一千公里外都能感受得到。这么个说法让我想到这韵味是一种气味,好比姜花,香味很浓,老远就闻得到,当然隔的远味儿也清淡些。

上次去北京在年初,倒是接触到一点味道,不是香味也不是韵味,是满嘴的沙子味。住的地方在新城区,道路宽阔,楼宇林立,走在天桥下面,一阵风吹过来,冷得一啰嗦,风里面一股灰土的味,天也是灰蒙蒙的。心想:这就是北京阿,风里都有沙子。

这次去北京,提前让北京的一位朋友帮订宾馆,她说:听我的,没错,让你好好感受一下北京的味道。我当然相信她的品味,不过上回才尝过沙子味,至于北京的秋天怎么美,我还是持怀疑态度的。在我看来,风中没有草叶的香气,再好的地方也打了折扣。朋友说:这回让你住胡同,保证有意思。胡同,听听有点意思了,城南旧事的小英子,京华烟云的木兰,骆驼祥子们不就是穿梭在这样的胡同里么,胡同里还有深宅大院,花木扶疏,比那几十层高,只看见云天的高楼有意思多了。

我们到达北京的方家胡同口,已近黄昏。这一带全是平房,大路是安定门内大街,街边种着梧桐,延街边一溜特色小店,店面普遍不大,有的窄窄地夹在中间,窗上高挑出醒目的红灯笼,并不显得局促。卖饼的,小吃店,衣服店,相邻相安。方家胡同则和大街呈垂直状,也就是我们南方所说的巷子。两边各一溜灰墙或白墙的平房,门窄窄的,可以看见里面的小院,有的沿墙根晾着大白菜。银杏叶黄澄澄地映上灰瓦,巷子里安静着,偶尔几个行人.

窄门里有什么香气飘出来,来自东北的同伴马上说:我闻到我们那里的气味了,北方的味道。 我说:啥味道? “葱香味阿”。她又说:我想家了。估计这味儿在东北也是到处飘的,闻香而思乡,倒也有趣。我又问她:这里的确和南方不一样,你瞧那小院里晾着的大蒜,北方人也爱吃蒜吧,听说生吃都不怕。她笑了:啥呀,那哪是大蒜阿,是大葱。原来北方的大葱个有这么大,难怪并不细巧的我到了北方,见到的人都说我长得小巧玲珑,南方的葱到这里估计也算是秀气的葱了。

同伴又说了:你瞧见没,北方的老人和南方的不同,走路慢慢的。仔细打量了一下,果然是的,慢悠悠的,说是挪步更合适,穿得也鼓鼓的。不过等听到他们见面打招呼,中气那个足,嗓门那个亮,和这蹒跚的步态形成鲜明的对比。语气中透着悠闲舒朗的劲道,说的平常家常话,五米之外听个一清二楚。走到我们住的墙门那里,一群玩沙的小孩出动了,听他们彼此说话,同样如此,嗓音虽然还稚嫩,一样亮堂。

墙门里接待游客的院子和胡同稍有点不同,灰色的墙上挂着绿色的招贴画。右侧则设有一个小小的咖啡吧,门廊下一样挂着红灯笼。院子里种着几棵树,稀疏的叶子显示秋深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墙门文化么,中西合璧。北方的疏朗和所谓西方的情调搭配,不觉着突兀。尤其后面天色暗下来,红灯笼一个个亮起来时,我终于理解为什么北京人这么爱挂灯笼。清寒的夜,远远看着这红灯笼,视觉上的温暖带给人心理上的安慰,果然搭配得妥贴。

胡同里住下,该办的正事办完了,恰逢周末,可以顺便闲逛一下。同伴和我一起去了慕田裕一趟,当然冲的是长城和红叶。登上了长城,我得承认还是当不了好汉,因为没费多少力气就登上六号塔楼了。天气不好,山顶上寒气逼人,一道长城远远的逶迤到更远的山岭。半山的树或红或黄,笼在淡淡的烟雾里。如果今天是丽日晴天,这高高的山脉,红黄的树林,宏伟的长城看起来一定更加壮丽,但是在这阴冷的天气里,我感觉是到了古诗中的塞外,寒气之外添了分悲凉。山脚下房屋显得那么小,眼前的城墙又是这么厚实冰冷。北方的严峻,严峻的北方!我同情起古时守护着长城的士兵,即便怎样壮丽的景色,看久了也会视同平常,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应该更想念飘着葱香的胡同,门廊下一溜红灯笼,银杏叶飘满的院落吧。

下了山到吃烤鱼的地方,热腾腾的室内,感觉从里到外暖和起来。邻桌已经坐了一桌,嗓门一亮,马上知道是一家北京人周末出游。这里鱼头酥脆,烤鱼香香辣辣,价钱也不高。我们吃完结帐时,邻桌的北京男子和服务员说:她们走了,正好把臭豆腐端进来,见到我们有些疑惑的样子,那人笑着和我们说:这臭豆腐和上海的不一样,味道很重的,怕你们受不了。原来如此,北方人怎么就看出我们是南方来的,难得人家还这么替人考虑。我们离开时,服务员端进去,擦肩而过,果然其臭无比,而且是绿色。又是一奇!
离开怀柔的慕田裕返回京城。秋色从远远的山岭弥漫到田野,黄叶遍地。同伴拿了才买的柿饼让我尝尝,咬一口味道清甜,比新鲜的柿子更有味儿。京城越来越近,还有世界上最好喝的酸奶--蜂蜜酸奶在排队等着我们呢,还有高大的红墙,热闹的王府井等着我们。

我终于明白,所谓的北京的韵味对不同的人是不同的。短短的时间,我所感受到的北京味儿,和长城上士兵思念中的相仿,是青灰色胡同的烟火气,红色的灯笼下的家的色泽,是蜂蜜酸奶和柿子的清甜味,还有人们说话的味道,透着从容和悠闲。我喜欢这样的京城,当车子经过一条大街,高大的树从灰墙内亮出半个身子,疏展的枝条大叶子,对了,就是它,和上次来北京看到的不同,这一回我看见了树,不在街边,而是站在人家的院子里。

树高过人家的院墙,这也是京城最让人愉快的景致!

发表于 2008-11-13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夏草好!

看来妖是最懒的,北京去了两次,只把感觉放在心里,就是不想动笔。
我最喜欢听北京老人说话,见了年青人,都一付待自家小孩子的温厚口气,听来舒服极了。
发表于 2008-11-13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夏草的文章总是图文并茂~

让人赏心悦目。

不同的风景对不同的人,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是用不同的眼睛与心情去接受周围的一切啊!

我对北京的感觉,是比较糟糕的。空气当然不好,吃的也粗糙,北京人服务意识也差,眼高手低得厉害~好的是什么呢?当然是那些古迹,但这古迹搬到上海来也是一样好的。何况也不是北京人造的。

仔细想想,在北京七八年,有什么留下来了?也许是看报纸的习惯,因为会关心时政。这点在上海就比较少。上海人喜欢看娱乐和财经报纸的比较多,而我,以前会买环球时报、参考消息、南方周末。当然现在都停了。
发表于 2008-11-13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夏草给我的感觉

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子,性格应该是比较不温不火的,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
发表于 2008-11-13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感受到的北京味儿,和长城上士兵思念中的相仿,是青灰色胡同的烟火气,红色的灯笼下的家的色泽,是蜂蜜酸奶和柿子的清甜味,还有人们说话的味道,透着从容和悠闲。
------------妙极了!

哈,我和两个朋友去了北京回来。感觉北京变化很大,最显著的是空气好,比杭州还好。
一直很喜欢北京的大气,那种大气不是一般城市能有的,那是好几百年历史氤氲得来的。
小妖说的没错,北京的老人都极和蔼。我最喜欢和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聊天,是一种享受。

[ 本帖最后由 芙蓉蝶 于 2008-11-13 18:40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13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看到夏草细腻的文字了
    很温馨的文字!读过之处淡去很多烦心的事情!剩下淡淡的温暖的味道
发表于 2008-11-14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夏草的文章到哪。我想也想去哪,其实去过北京了,不过只顾着名胜古迹了,时间太短。胡同真想去,看了文章更想去。
发表于 2008-11-14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我都去过NNN次了,还没玩玩呢,哪是一次就能玩过来的。这次芳汀去也是,这里也想去,那里也想去,呵呵
发表于 2008-11-14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都没去过呢。。
游记要写得好其实也挺难。
你写的真好。
发表于 2008-11-14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夏草适合写说明文!
哈哈
感觉她写说明文肯定不会让人感觉枯燥
 楼主| 发表于 2008-11-14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了,大家都这么捧场阿. 也像各位问好.冬天到了,大家都穿暖和点阿,呵呵!
北京还是值得一玩的,关键要去对地方.
ZHENZHEN说俺的性格不温不火,我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基本温和,没多少上进心,随遇而安呢,嘿嘿
发表于 2008-11-16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随遇而安很不容易呢~

我的判断,一是境遇比较稳定;二是性格也比较温和,三是自己有自己的一方天地,这样才能随遇而安呢!
发表于 2008-11-16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勾起我的思绪了~

等空闲我可以写写我的“北京回忆”~

苦涩大于快乐吧。夏草的图片每一张都见过,至今看到还是觉得一种凉意。
 楼主| 发表于 2008-11-16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ZHENZHEN你快写阿.怎么就勾起凉意来了,冬天里还是红泥小火炉那样暖和点好.
听说你到杭州来过好两趟了,啥时再来了通知一声么.我要问你非州的事呢. 呵呵.
发表于 2008-11-16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遇而安,因所思者天下皆喜!
眼中看到的是生活的乐趣,

很想歌德所说的
我们的眼睛是用来发现世界上的美丽的
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是就该看看这些美丽
不用那些挑剔的
甚至吹毛求疵的态度来看待生活呢
发表于 2008-11-17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凉意~

是从遥远的过去吹来的冷飕飕的风,一直吹到骨头里。禁不住打个哆嗦,冬天的意味又上心头了。

北京的夏天其实不是很热。当然90年代有几年是反常的,白天夜晚没啥温差。白天四十几度,晚上就是三十几度。那几年真是活受罪。后来慢慢正常下来了。

北京的春天很不好,而且非常短暂。似乎还是冬天,一眨眼就是夏天了,当中的过度微乎其微。叶子刚成新绿,转眼就疯长成大树叶了。而且春天风还狂大,眼睛都睁不开。

秋天是北京最好的季节,红叶一堆,而且也不下雨,天比较高阔。但是昼夜温差太大,阴影里寒森森的,太阳底下又出汗。天天在两重天里熬。

我至今记得手上的土腥味,因为灰大,一会儿身上就是一层土。你可以闻得到。皮肤干燥,白白的一层皮,象缺水的贫瘠土地。路太长太远,逛街全无心绪,动不动成了远征~

呵呵,都是不好的回忆。下次再详述吧。

[ 本帖最后由 zhenzhen 于 2008-11-17 10:50 编辑 ]
发表于 2008-11-17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抽象的东西我搞不懂的~

我的想法就是不回北京去就上上大吉,幸好事实也如此。现在想想没关系。虽然也不喜欢。夏草的文章勾起旧回忆。觉得有点寒。
 楼主| 发表于 2008-11-17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怪我上次早春去,感觉就是你说的这样,满嘴灰沙似的.
这次秋天去还爽的.不过的确像你说的那样,太阳底下会晒出汗,阴影里呆会,手冰凉.
发表于 2008-11-17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

很有味儿
发表于 2008-11-17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中都带着那股子京腔的味道
嘿嘿!
感觉不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15 08:16 , Processed in 0.05997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