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23|回复: 27

[系列连载]等花火手记(争取天天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7-18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7月18日 晚22点30 有点闷 昨天下的雨 ]


我听披头士《in my life》,2升雪碧因我基本告罄,有一点动静我就写不下去,完美主义可以至人困境。

近来喜欢的杂志,〈作家〉。是因为封面一句话较牛-----中国的〈纽约客〉。我那天在西部电子商城的报亭,报厅离文理学院较近。报厅老板在我张望有何杂志时,指指窗口挂在显著位置的〈商界〉,我没有去翻,而对10元一本的〈三联生活周刊〉感兴趣,但只买了张〈环球时报〉,华商报在那些天天天买,那报印刷一般,搞的我天天一手因触摸报纸而粘的墨黑,大何报没有,当然杭州 上海的报纸也没有,去年我去的时候买的几份当地报纸还留着,记得看了一归程,他们的报纸都没几版,和大河报一样大,华商报是我接触的报纸中最大的,但也是综合类报纸里最好的,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有几同学在那里供职,其中一个很牛,天天在Q上看她挂着,没事北京、上海的跑,看照片,越来越女人、漂亮,天天嚷工资不够花,其实比我们这一伙哪个都挣的多。

前几天可给我找着个好博客------洪晃的,这位颇文化的大姐愤青加嬉皮到骨子里,颇和胃口,但一看她在上海做的英文节目那英文流利劲儿,惭愧的赶快退出那一页,看她充满个性的文化散文,她说姜文,而我那天半夜刚看了姜文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他在里儒雅着、幽雅的光脊梁,徐静蕾用毯子捂胸歪一边幸福的酣笑…… 我总说多看点文艺的片,下了很多,〈十诫〉,老说看,老没看,登网站上,见了新近的张楚照片,四张人了,仍清清楚楚的孩儿脸,记者问,你不打算过那种归隐山林,田园牧歌生活?张楚说得了,就是田园牧歌,乡野人生,不还要与乡邻接触,与现世接触?我觉得他过的正是我想过的,他过不上我更过不上,理想主义是一回事,现实是一回事,有多少愤青,就有多少坑,等着埋葬他们的一个叫dreaming的器官。那器官一个个掉入坑穴,然后那些不再愤青的人拿起掀,一点点静默着往坑里填土,埋完后,那些被划入“好人”行列的失掉器官者,又接过那些人的掀,等着下一批受刑的愤青者来。就这么延续。

上个月我看了部好记录片〈国殇〉。一共好几集,我把一共好几集看了后,心中很沸腾,思考了很多,那时我在车站等公车,往回去,往沙井村去,我想,小说不是编个牵涉爱情、友情故事,并戏剧冲突剧烈这么简单吧? 写东西的也应扛起一个叫道义的东西,我当时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小说不是用个针把脓包挑开,好了,没我什么事儿了,小说是等脓血流完了,然后让大家明白:哦,为什么这里流脓血,以后怎样才能不在这里流脓血,并让越多范围的人了解此越好。

报纸还是当地晚报,环球时报,参考消息这些上学时喜的报纸,我01年开始正而八经浏览互联网时,颇喜军事频道,啥也不看,就看一些战史,和20世纪以来本国军队内参,我坐在网吧,那时上网是两块一小时,网速极慢,那时文化水平低,吃完拉条就在那看古惑仔、黄片、周星驰,也不管辣不辣,拉条五块一份,牛肉多,我就爱吃牛肉,吃的时候,嚼的时候,嘴舒适的扭动,发出微微个绷声,我那时已经能分辨出哪些黄片里的人是真进行,哪些只是做做样子,糊弄老百姓。并教会了几个身边伙计。我那时在电台吃香的喝辣的,抽烟喝酒放屁拉稀,坐看人进人出,在21世纪第一年好好活着,滋润活着,去录象厅看2块钱不限时录象,〈百变星君〉,吴镇宇,黄秋生,出来的时候赶紧深呼吸,里面实在乌烟瘴气,但是打发时间的好方式。我那时没文化,做着周武正王的事,倍受力不从心的压抑而无计可施。

最近一直去图书馆借战争一百年系列碟片,今天看的是摩萨德,看他们如何把 黑九月 幕后的10个人用近10年时间陆陆续续全部干掉。下次该借 北非 隆美尔了,那个抹掉军帽是个小秃子的帅哥,最后被老希毒死,全是因为让老美老英从诺曼底把第三帝国裤子弄差个大口子,老希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不,就把他宰了,君叫臣死

下了〈马路天使〉。有一面没下下来。周旋16岁已那么可爱。上海女人有味。我前两天看完介绍1920---1930年有关〈申报〉广告的一本小知读物,看看人30年代的广告意识已颇强,印象尤深的是那个时候上海不管男人女人都吸烟,而且对汽车很是青睐,没汽车就到照相馆抱着汽车摆姿势咔嚓一张,其中有很多名媛、翘楚、才子、文人。

take care ,I want to sleep。

californiadreaming……

天热我一天洗3次澡甚至更多,老婆说你倒积极,我哼哼着说是,威胁她再说再说我再洗!极度心疼电的老婆终忍住,我遂洋洋自得……

我们那天躺在大床上看书,我在西安给她买了张小娴小说全集,她另人气愤的不到两个自然天数给翻完了,然后嚷着让我给她找本儿造一点儿的,用北京话说牛逼一点儿的,她等着我去书箱里翻,我噔翻着本在西安买的安妮宝贝全集,隔电脑以抛物线的形式扔给她,她接着,一看,索然,翻了翻,脸往里一扭,往下扒两件套短衫,说我睡了我睡了,我想摸她两团凸出处被她打掉,我不便继续讨扰,继续拿起莫言看起来,今儿写我爷爷如何把我奶奶拉到高粱地里愣个儿蜜,完了我奶奶她爹还晕晕呼呼的说,闺女,你这一泡尿咋尿恁长时间?

我某一天特想听马休连恩,下了好多,但都没我三年前在西安屋里用CD听的那几支超爽的,那些乐曲多么迷人陪我度过曾经的漫漫长夜,另我独处的时候不寂寞。我今儿中午在公车站候车的时候,耳机里响起〈恨情歌〉,我喜欢前面的吉他前奏,很随性,很亲民,不像周哼哼哈兮,不像王脑袋都是你,我很想和一下,只和一下便好,旁边站了一骚首弄姿的割双眼皮熟女,拿余光时不时扫我,我蹲在那里,阳光照不着我,有遮阳顶,熟女穿着牛仔短裤,脸上带着类傲慢,也就是不光她有,是她这类女的都有-----大老粗,会化装,照着林志玲的上凸出处整,猴急的用耳朵勺挖出孙俪、李湘般的酒窝,结果挖深挖大了,一喝汤就漏,一喝汤就往外渗透。我们这个省的人说:淤了。
发表于 2008-7-20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看就想起于坚这个老兄来。他是诗人你也是。
发表于 2008-7-20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乌鸦扬名 于 2008-7-20 10:35 发表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看就想起于坚这个老兄来。他是诗人你也是。


他是诗人这个也是诗人,你也是诗人。
 楼主| 发表于 2008-7-21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两位
 楼主| 发表于 2008-7-21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7月21日 雨过有云 晚风轻弥]

老婆穿着黑短裤兢兢业业的写完了博客,告之另个屋的我,我写完了,爱看不看,不看是要挨板子的,我识相的用充满期待的语气曰看,她脱起了衣服,也不把卫生间门关上,我合上毕淑敏,看完其博,夸耀一番,听见卫生间喷头的水声响。

给她借本毕的,还有雪小禅一长篇,她擦擦头发,把小脑袋悬过来,瞅着书本儿,洗发水味儿灌进鼻子里。

写作是项孤单的事业。我翻了克鲁泡特金开头,有点烦,毕竟22岁时很是看了番马克思,他跟人家是小巫见大巫。也可能是译的不好,插图很
 楼主| 发表于 2008-7-25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7月25日 多云 大口呼吸 美滋滋的流浪文字中]


放关淑怡《忘记他》。翻唱邓。又回想起《堕落天使》里李嘉欣走在黑夜里。我也曾走在同样的黑夜里,我也能被一首曾经的歌曲捞起。

今天跟老婆去买泳衣。她嫌一件两件套的露的多。我们买了个布料最多的,也就是在两件套里包的最严实的。老婆昨天把雪小禅看完了。说是个悲剧。我说基本上都是悲剧。她说那我们呢。我则赶快扯起了呼噜。

又骑电动车去老城吃佰人王。扎啤打不满。店员说我们那是青岛的,好喝,我说啥不好喝,女服务员愣了一下,遂说啥都好,只是,我们的更好喝,她说的时候,我光想往她大屁股上踢一脚。

喝了四杯。她泯了十几口,其中有一口很大,看出了她的决心,主要是我那句“美女原来都没酒量哇”起了作用。叽叽复叽叽。喝酒、仰头看天花板上灯、跟着脑里的一首歌往东往西、我说吃不了多少,还是创纪录的吃了150根,我回去还想喝,但她管着,她说莫再喝,再喝不利于你晚上对我老爷们,我吓坏了,不能对她老爷们儿,难不成,她对我酒多后的能力表示怀疑?于是晚上对她好是老爷们儿了一把,不一会儿,她昏昏睡去,我乐滋滋的想着刚才浪漫的事,想着我原来在喝了几瓶的状态下,还是能肆无忌惮的老爷们儿的。这对我很重要。
发表于 2008-7-30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大,还天天呢。。N天啦
 楼主| 发表于 2008-7-30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下雨了,我借了本关于丁克的书,叫〈丁克家庭〉,我以为是几年前在华商报上连的那篇,谁知道不是,那篇是庸人写的,这篇我翻了15页,赶紧扔到一边,坐起来,想着今儿可真闷。

老婆给我推荐的歌我不太听,其中有爱乐团的〈死而无憾〉, 马天宇的新歌,我让她听新下的摇滚,她忍着怒火听了一分钟,蹦起来把音响关小说不想活了?遂找着保罗西蒙的《寂寞的声音》在千千静听上狠放。

我如今听着《喜欢你》,与阴霾的天气在一起。吴宇森还是适合拍枪战,拍古典不是其长项,场面宏大而无特别壮观之感,对白无惊艳之处,诙谐与严肃没有很好揉在一起,不伦不类,下集百分之六十不会认真看。诸葛亮让金演是败笔,怕他自己也会认为这是他从影以来最不满意的形象。

借了《鲁迅杂文精选》,没看又还了,给她借了《面包树上的女人》,昨晚没怎么看,我看了国奥跟塞尔维亚比赛,打的不丢人,但实际上本来应该更好,让某些管理层耽误了,我不深说,因为全白搭,李承鹏尚且只是以卵击石,旁的更是挠痒痒。

要下雨了,天阴的像哭泣的小孩脸,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穿着褐色的衣服,下雨了,我在大风中挣扎,不愿回去,我想就在这里结束吧,结果一直结束不了,那次除了烧了7天、喝了一箱感冒药、被母亲从月初呵斥到月底外,我并没有得到别的,哎,本来无一物,何必惹尘埃?
 楼主| 发表于 2008-7-30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乌鸦扬名 于 2008-7-30 09:38 发表
老大,还天天呢。。N天啦


来咧,俺来咧
发表于 2008-7-30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完毕等候下集
 楼主| 发表于 2008-7-31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7月29日-30日凌晨 写的顺畅,像所有的水珠掉在地上,澎溅起来,你能看清那一粒粒透明水滴,然后消失]


我喜欢听钢琴曲《黄河》,最后是《东方红》《国际歌》高潮部分,我觉得国内作曲的,谭盾是个天才,他自己也这样说,在中央音乐学院,有一界出了最牛的三个作曲的,其中有谭盾,喝过洋墨水,在最前沿的圈子里混,耳濡目染,艺术需要熏陶,向高处走就得向高人学,首先得有接触高人的机会,要不那么些心里存着艺术二字的,都往北京扎堆儿呢。我要在北京,今儿到人艺看了话剧,明儿到国家大剧院看个《大河之舞》,眼界不宽才怪,精魂不广才怪,我在这儿只能在晚间新闻里看几秒钟片段,然后高兴的拍拍手唏嘘。

我喜欢舞蹈。也跳。但是胖了后就少为之。我的肚子在跳动的过程中屡次想脱落,还有屁股,一不留神就要bia到墙上。我做小伙子的时候,神气勃勃,极喜杰克逊,跟MV模仿过,自个儿在家豁出去了跳,觉得还像回事儿,我母亲很爱舞蹈,国标跳的很好,她几次要教我,但我刚一动胯便觉筋骨十分抽紧,我没有坚持力,做任何事,我只是浮光掠影,初恋妞曰:马,你是啥都会,但啥都不精。我对她在18岁的年龄便对我有如此精辟深刻之了解深表钦佩。我在小城。我若在北京,上海,先去看《云南映象》《大河之舞》,百老汇来了,看看《猫》,听听布莱曼前夫做的这音乐,再看一遍《芝加哥》《雨中曲》,捎带着再看下《红磨房》,看看妮可,有40了吧?脸上无辙还恁白,我愿她永远年轻,但不用“万寿无疆”,我第一次见她便觉秀气,那年21,有次用BT乱下,下了她和克鲁斯因之成因缘的那片儿,妮可露两点穿土黄色睡衣在床,汤哥光上身露胸毛十分威武的抚其胸,然后不知何故没再往下看,转而再次看了张国荣《夜半歌声》,《一辈子失去了你》,后来在UC上玩K歌时,老唱那首主题曲,“只有在夜深,我和你才能,敞开灵魂去释放天真”。 真是风华绝代的男子,有才的紧,前段看他和靓靓(袁咏仪)演的《大三元》,已不再年轻,简直无法和那个“阿杰”放在一起比:时光如此磨折在一个光秀人的脸上,曲高和寡者,惟有问一句“夜阑静,有谁共鸣”。 前两天在聊天室,一男提起邱淑贞,我对其印象最深一是:《鹿鼎记》里和韦小宝躲在康熙桌下抓着他鸡鸡用手指着他惊喜的嘻嘻笑(哦原来)—— 一是《愈堕落愈快活》里被那男的顶在电梯间里露点ML, 关锦鹏导的, 印象最深:在出租车里几人一起跟着音响唱王菲《暗涌》,车奔驰在桥上,四周很黑,但不是黯淡到没有一点光,我忘了当时是个黎明,还是傍晚。

留在我记忆里的印象深刻的电影还有:《大撒把》,《本命年》,《阿诗玛》,《茶花女》(嘉宝版),那片很老,后来看画报说里面的阿尔芒是罗伯特泰勒演的,就《魂断蓝桥》里的罗伊,少时便觉他跟盖博有些像,但盖博看着比他更风度、成熟,特别是他演的白瑞德,小时在《环球荧幕画刊》上看过他60岁那年与格蕾斯.凯丽的一张电影画报,在水池前:他的下巴顶在凯丽头发上,轻轻揽着,那眼睛藐远、深沉的看着远方,和她的目光,他们的目光看着同一个地方。 当时在那画刊上还觉得不错的有:盖博的妻子卡洛朗白,二战时空难死去,盖博从此一蹶不振。约翰韦恩,格兰特(下巴上有一道那个,不是休格兰特,虽他也不错),雪儿(尽管脸有点长,但有种韵味)。我那时还很喜欢山口百慧,觉得很纯、很秀气,于是和他们一样嫉妒三浦友和,我看过《伊豆的舞女》,感觉日本片都那味儿,不愠不火,海风潮湿的吹来,女的穿着和服跪在塌塌米上,双手放在跪着的大腿、膝盖上,男的拉门儿进来,喝的醉熏熏的说去你妈的…… 去年白岩松看日本里有几期专门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电影,《幸福的黄手帕》《追捕》,我没完整看过〈幸福的黄手帕〉但看最后一点高仓健和那寡妇在火车上时用黄手帕传达生活信息时,也禁不住热泪潸潸,我想,川端康成的作品拍成的电影才叫好看,才能集大成日本美学元素吧,但别拍〈千只鹤〉,拍了我也不看,太乱,儿子搞老爸的情人,并令那个女人为自己而死。

从少年起我对京味电影坚定不移的感兴趣,去年在PPLive里看〈顽主〉,觉得跟王朔原著差的远,怪不得说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往往和原著貌合神离,电影和小说不是一回事儿,硬搞非出事不可,若出性交事故我可不管。印象深刻葛优那时就秃的厉害,但已见后来的葛式风格:镇定自若的抖包袱,把你逗叉气儿了他还跟没什么事似的瞪着眼睛。优子很文艺。我后来认一女大学生她姑姑有次为撮合我们请我们吃饭,饭局上说她在北京见过葛优,个子挺高的,确实瘦的不行。她说完,那女大学生吃一口火爆腰花,若无其事的看我们俩,那顿是在一海鲜楼吃的,那女大学生就说了一句比较经典的,“姜文指定比葛优肉多。”

我还喜欢〈有话好好说〉,喜欢里面京韵大鼓做的插曲,喜欢里面瞿颖戴着小墨镜对姜文说“我看你根本就不明白”,姜文结结巴巴的说,“明、明白,该明白的、全明白……”

我看过苏童20几岁写的〈妻妾成群〉,但对〈大红灯笼高高挂〉印象不深,印象最深是巩俐穿着大碎花红棉袄神气的坐在厢房里,然后就是有个雪天,俯拍的那个大院,红灯笼热切的燃烧,多少红颜睡着了……

姜文的片看的爽的有:〈芙蓉镇〉(印象深刻:他和刘晓庆在黑屋里那啥,还有他腿不利索的在大早上扫地,还有最后那个喊“运动了运动了”的疯子) 〈本命年〉(印象深刻:越狱的狱友从他家房顶上而至,他和那个倒爷在屋里看黄色录象,还有那个歌厅歌女(程琳演的),在舞台上穿红裙子,还有镜头里有80年代后期北京个体户们在街上摆的一个个摊,小年轻们烫着发,穿着喇叭裤,电影是时代的缩影……还有最后他被捅死后,树叶纷纷落下,觉得很悲,但觉得这悲不是因为他死了,而是一群人死了,被时代淹死了) 〈绿茶〉(印深:他在一混子哥们儿大房子里说他爱上一个人,赵薇戴着眼镜斯文的和旁边一起走的他说着父母的不幸事,晚上却变成歌厅里激情澎湃的歌女,穿着漂亮裙子,头发烫着卷儿的自弹自唱) 〈鬼子来了〉(里面被俘日本鬼子那句‘大哥大嫂过年好,你是我的爷,我是你的儿’常被我拿出来当压轴段子使,还有那电影的拍摄手法:黑白,最后他头落地后变成彩色,还有那头骑错了母驴的公驴)

从小至今,觉得最漂亮的明星还是那几个:费文丽,英格丽褒曼,格蕾丝凯丽,妮可基德曼。
印象深刻的还有:〈悲惨世界〉里的成年珂赛特,90年世界杯开幕式上的几个走场模特,〈勇敢的心〉里在英皇宫里戴着头巾热切等待吉布森消息的苏菲玛索,邓波儿在一老黑人面前跳舞,叶塞尼亚爱上军官时,还有电影主题曲,〈出水芙蓉〉最经典的最后在水中的镜头,罗马假日里派克在赫本把手伸进石头怪兽嘴里后,猛的吓她,把她终于吓的窜进他臂弯,她用英语说你这鳖孙,然后幸福的倒在其怀里……

[ 本帖最后由 等花火 于 2008-7-31 01:31 编辑 ]
发表于 2008-7-31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好

这个写的真是好看的。画片般的文字。
 楼主| 发表于 2008-7-31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乌鸦扬名 于 2008-7-31 08:54 发表
这个写的真是好看的。画片般的文字。


过瘾乎~
 楼主| 发表于 2008-7-31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法国轩尼诗红酒 于 2008-7-31 11:53 发表


 楼主| 发表于 2008-8-1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8月1日 今天有日全食]

上午往手机里下电影,鉴于网速,徐克拍的那个惊悚片《深海寻人》《快乐大脚》《庄子》(动漫)《魔比斯环》等下次下,下了滨崎步05-06演唱会,《暗花》,《地心游记》。

我初一时买过一盘日本经典旧曲盒带,当时买的是5块,里面有五轮真弓,松田圣子,我那时就很喜欢松田圣子的声音,觉得很纯,我喜欢一切很纯的事物,比如女子,我现在的老婆,我就觉得很纯,1米72,眼睛很大。里面有《空港》,不是邓丽君版本,在新浪播客上看过邓在日本颁奖典礼上唱此歌是哭的哗啦啦,要在台北、HONGKONG下面早感动哗啦啦,掌声哗啦啦了,日本人不卖帐,一点掌声没,邓愣是哭着唱完了最后了一点腰一弯来个“阿里亚多”,灰着脸站后头看下一个歌手唱了,回酒店指定要拿匕首朝自带的抱枕瞎戳20好几个洞,然后用闽南语大骂鬼子坏。

几年前看洪晃博客,知道“凹造”原来这么写。她的《我的无目的生活》近来老去书店没事翻几十页,发现一个漫画高手:王原。出的漫画集叫《大红脸》,本人隆重向全世界(带河外星系)隆重推荐。很有味儿,把人物身体比例画的奇荒诞,配的话语见功底,达到句句经典程度,当然论深度、哲理性,和丰子恺还差些档次,当然俩也不是一类型,老丰当时在重庆冒着日本炸弹在陋室用大毛笔那个画!我的意识是:两人肚里的书本储量不同导致的格局的不同,印象深刻丰子恺有一副画的是一只大雁被船上的人放锅里煮着准备吃,天上另一只大雁(指定是一对儿)在船边盘旋,久久不愿离去,发出无辜的哀鸣……

我还喜欢的漫画作者:阿根廷莫迪洛,《读者》上老选他的作品,画的小人儿都可逗,觉得圆嘟嘟的,《父与子》也很棒,很生活,想起曾经的童年时光。

中午在翻奥威尔《一九八四》,确实很吸引人,有点科幻性质,经典的一句:老大哥在看着你。

几年前喜欢过春树,觉得很野,叛逆的比较造,现觉的写的浅,就是用比较造的文笔宣泄叛逆情绪,大了,成熟了,便无甚可宣泄,无甚可依傍的了,这跟我很像。

大雨下在我的世界里
我只听见妈妈的棉花还没有摘
还没有摘
妈妈的
棉花
发表于 2008-8-2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有白话又意识流写法,精一个,鼓励继续写。
发表于 2008-8-2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而天天更新是吹牛,大概男人都喜欢吹牛,哈
 楼主| 发表于 2008-8-3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嘿,云舒姐笑俺~
 楼主| 发表于 2008-8-7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奥运前一天 雨停 闷]

我找了好音乐。《snow queen》。当我听着它的时候,我喝一罐COFFE--------
刚才下了雨,现在不下了,可乐那么冰,我的思绪任意递到另一个过去的下过雨、又停了的下午。
今天是七夕,我对老婆说:

我没有为你写文字了,好久,我总是想写最好的,最完美的,其实,我现在知道:哪里有完美,最真既最美。

让我们都平平安安的,看奥运,不止一届。让我们都幸幸福福的,看《男生女生》,我不喜欢左岩,但她着实机灵,智商、情商都高的吓人,我说完侧头去看你在黑暗中的脸:你也看着我,荧屏光照着我们,已是晚上10点……

让我好好的爱你,给你,当我的手在键盘上灵巧的飞奔,穿过一阵阵思维迷雾,我想象你是山里的神仙,水中花朵,总是那轻飘飘的事物,我舍不得摘,或者,当我有一天真的摘了下来,你稍微觉得疼,觉得不适,就好了,就可以了,我说:嫁给我吧…… 把你摘了

从前牛郎织女只在今天的这个份数见面,相思折磨着他们,他们曾遍体鳞伤,他们的爱长久,因为除了爱和等待,无外物,但是若有外物呢……若是还有个男,或女,在他们身边,而他们能天天见面……  爱在新鲜与谎言,谁诚实,谁觊觎永久,谁就跌落的早、频繁,但除了生理外,还有个叫良心的东西,关键是谁也不想伤害对方:当他把头枕在你的小肚子上,当他以可爱的面容正面、像从前许多次一样的凝视着你,用眼神告诉你:没有你,他将一无所有,打入地狱。

神曲里面有炼狱,算是中间阶层,介于地狱与天堂之间,也包括很多层,我们,不都在炼狱之中吗?有时候觉得升了,便到了天堂,有时觉得降了,到了地狱……那不过是虚幻的感觉,我们牢牢在的,我们一直生存的,只是炼狱,谁比谁高不到哪去,也低不到哪去,得到了这个,必失去了那个,而失去了那个,又会得到别的东西……

我希望你读更多的书,看我的文字看的高兴,我希望你,希望你……我只是希望你爱我,希望你,在你被蚊子叮的时候,对我说:没有你,蚊子光咬我,还是有你好哇……  不只说一次,我希望你每次,蚊子叮不叮,都想到有这么一个人,他希望假如蚊子叮他了就不再叮她,他愿意在她身边,就是叮的满身都是疙瘩,也是快乐的,他这么想,就会这么做。

[ 本帖最后由 等花火 于 2008-8-7 16:5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8-7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我如抛物线一般的意志状态。低谷和颠峰仅一秒之隔。
我为什么,走到雨中,去寻找火?


果丹皮,2升coca cola,当我对旁边的王端说我爱喝这个,他和我说完沙漠之狐,坐下来,一周后我把那本隆美尔还给他,初三我们坐了二个月同桌,他考上一高,我上了二高,他父亲是研究导弹的,他父亲是干什么的,关乎到他将来是干什么,遗传到的智慧与品质与优越感,或助他一臂之力。

他问我这个念什么,我说扣克扣勒儿,他说哦,扣克扣勒儿,不再理我。
说人人平等的那个家伙在哪?让我,揪住他的衣领,“亲切”的逼视住他,问他:你,可愿再说一次……

加缪《局外人》写的默而索。他发现哪怕他在自由自在的状态下生活了一天,那么若他真无自由,在被禁闭中,只需对这一天的事进行回忆,便可度过余下的生命。你闭上眼,开始在另一个自我的世界里生存:昨天,那个飘满鸽粪香的上午,你醒了。你首先睁开眼,发现四周无人,你惊的一叫,终于发出了凄然声音!而这竟是昨天,唯一的在你生存空间里唯一的声音,你不愿起来,在一个人里,没有任何人,不需要掩饰,不需要极力调动意识思维来应付外界、应付人际,你是你自己的,完全是你的自己的,你说,哦,好了,我开始过这种纯粹的个人生活了……你刚从棕色床头的床上下来,穿上拖鞋,一看,门下面的缝隙处躺着一张今天的报纸,你又往厨房走,你饿了,鸡蛋没了,无法吃煎蛋,你说没关系,我不出去,不看报纸,不打电话,不听MP3,看影碟,玩游戏,不回忆,我过我自己纯粹的生活…… 于是你只能继续躺下,不一会儿闭上眼。控制着回忆。一分钟后。你高兴了。因为死亡不过如此。

[ 本帖最后由 等花火 于 2008-8-7 17:22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8-7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玩的故事]

(1)

大狗去找二狗,说你别叫,你先别叫,人还不知道愁,不叫,你为什么要叫?

(2)

二狗耷拉着耳朵,觉得自己是猪。
大狗说你看你看,这是什么……  “母狗”“不对”“那是什么”“可以发情的异性同类”“哦,知道了……那么母狗呢,母狗是什么”“你不要问我这个,我只知道可以发情的异性同类是什么,却不知道母狗是什么,狗只知道狗该知道的,知道不了那么多” 大狗说完,“汪,汪”满意叫了两声。

(3)

二狗说,人,其实很简单:女人身体里是:一半男人的,没进化好的实质;男人也是,一半女人的,没进化好的实质。
大狗上去“啪啪”闪了二狗两巴掌,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二狗哭着说不对。

(4)

大狗说,假如一只母狗生了一大窝的劣质狗,而一只母狗只生了一只,但那只无论生理、精神上,都是可以为种族、为后代的未来贡献最优良的遗传精英的品种,你选哪一个?
二狗都不愿意理它,说那还用说。

(5)

大狗有一天,把二狗请到窝里,二狗问怎么了,大狗有些难为情,可还是说了,他要包“二奶”,二狗说直接说包“二狗”不就完了,大狗说你愿意,二狗说没什么愿意不愿意的,本来就是。

(6)

大狗用机器轧了点面,二狗一粒一粒剥了麦壳,用工具(磨)也弄了点面,大狗已经比它多吃6顿了。二狗不觉得,二狗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狗机器坏了,准确的说没有油了,去找二狗,二狗说你也磨,大狗说老慢,二狗说,总归有吃的,大狗说已经忘了怎么磨了,于是饿死了。

[ 本帖最后由 等花火 于 2008-8-7 18:09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8-8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烟灰弹在床上,那张我平时用来睡觉的床,我准备听《夜半歌声》,但还是坚持把《梦回唐朝》听完。
我曾写过一个句子:脸望着天上 看鸟儿飞翔……

9年前,或者更早一些,我,躺在家里我的10平米小房,打开60块钱德生收音机,听音乐之声,楼下有人声鼎沸,我这里只有音乐,声音不大,我开的不大,仰着脸,看漂浮的寂寞把自己击败。

我那天叼着烟,上铺的三儿哥说,哟喝,叼烟了老弟,我说叼烟了、叼烟了,他也塞上一支,用打火机点上,猛吸一口,说第一口叫挂香头,宿舍的电棒很亮,没有乌托邦,没有新衣裳,我的衣裳,成年不洗,三儿哥说揉一揉,你只须揉一揉,我看看他,只管吸烟。
军哥回来,说老弟也吸烟了,我说恩,吸了,吸烟了,和你们一样。

[ 本帖最后由 等花火 于 2008-8-8 00:5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8-8 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100年前跟100年后大不一样,100年前的经典跟100年后的大不一样,单单写人性出路不远,得掌握一种横穿亘古的方法。

我的爱情,一直漂浮在前方,我写着写着有了感觉,自由的感觉,舒服的感觉,但我想放下,我写的苦。
我是一字一句的,用我的生命去写,有些悲壮,但这是我的路。

生命减少一点,我的文字精彩一点,比如点燃一盏油灯,油在不断减少,灯在不断变亮。

有一个人,他走来,说孩子,明天,你可以站在舞台上了,我不敢相信,说别骗我,他说没骗你,你看——在你生命的最后一天

[ 本帖最后由 等花火 于 2008-8-8 00:4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8-8 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往那一站 就是一个悲剧 我的一生 就是为了证明这个
 楼主| 发表于 2008-8-19 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我想在驾乘时,该听着这些歌曲,轻灵的像白翅膀的鸟,羽翼微微掠过苍穹,但不似雕般暴虐、急遽,达于不愠不火:羽泉《烟》,刘若英《分开旅行》,陈绮贞《花的姿态》,王菲〈天使〉。〈催眠〉有点硬,有点达利,有点张晓刚。〈光之翼〉必须把音量开到最大,但我不敢,我怕三十个大妈把我挤到她们的世俗围笼里捶打一顿。

太电子的音乐趋近于嘈杂,我好久以来,不听词,最近有爱了,心思细了,也便听了。

只木吉他伴奏的音乐,陈升的真好,陈升的很多歌适合做独立电影时使用。罗大佑的词写的古典,而且他的歌词与众不同:往往不是一个音对一个字,而是几个字对一个音符,或一个字对几个音,节奏感极强,罗大佑的词,从真正的深度来看,多在“情”与“青春生命力得失”上转圜,少些对整个生存处境的直达关怀。他的做曲,30年来排最一流,只听一曲〈追梦人〉或〈滚滚红尘〉。

许多歌听了便听了,觉得好便觉得好了,然后放下,然后多久后,莞而拿出来听之,拿出来欣赏,依稀想起,当年懵懂模样。比如我现在听与非门〈梦蝶〉,我努力的在旋律里找超脱的感觉,类似的带古典韵味的歌还有〈醉清风〉,当然最精髓还是电影〈阮玲玉〉黄莺莺唱的那首〈葬心〉。

[ 本帖最后由 等花火 于 2008-8-19 00:49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9-12-15 07:39 , Processed in 0.06476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