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1181|回复: 4

  被揣走的幸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6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揣走的幸福

  以前,经常听东干脚的前辈说:在世吃顿饱饭,死了都甘心。那时起,我就知道到了,死是有要求的。我看到的死人,在死前,都没有要求。他们没来得及说出来,就用生命接受了那种不可抗拒的结束方式:悄然死去。我年青的五姑、我年迈的姑奶奶、我豆蔻年华的伙伴、到我那年纪老得心念成灰的奶奶,他们活着的时候说过很多话,都刚跟死亡没有关系。但是,他们用不同的方式一样的结束了生命:服毒、孤独而死、投水、失望。我们有悼念,有遗憾,却没有惧怕,因为我们是农村的。
  农村的人,其实是看着死人逐步长大的。在我的记忆中,我接触到的第一个死人,是我的爷爷。我当年三岁,爷爷六十三岁,死之前,他把衣兜里的最后一粒糖送给了我。我当时并非懵懂无知,而是大人哭,我跟着哭,大人跪,我跟着跪。棺材抬上山,不用跪了,我还爬到棺材盖上去坐着。后来,听到父母、叔叔、姑姑、邻居们说,我是爷爷最爱的孙子,爷爷因为看到我而感到心满意足的时候,我才想起自己的家境来。我家穷,爷爷因为一些言论过失一直受党的教育,由此而引发全家人受歧视。当人家骑到我爷爷脖子上,我出生了,像一粒火种一样,让爷爷暗地里有了对抗世俗的力量。爷爷死的时候,因为有我——他的孙子,而觉得自己完成了任务,可以撒手人寰了。
  听奶奶说,很久很久以前,爷爷曾是震惊一方的军火商,跟土匪打交道都不皱一下眉毛。解放后,即使爷爷落难了,爷爷的几个朋友,还通过不同的方式施以援手。奶奶说这些,一脸的平静。我们根本看不出,奶奶皱巴巴的脸上,有什么奇特。她唯一的一只眼,淡淡的眉毛,淡淡的光泽,似乎远离了纷争。但是,在内心里,我把奶奶当作了自己可以依靠的人。她虽然单薄弱小,虽然残疾,但是,她身上或心灵里散发出的温暖,就像阳光一样可以信赖。当然,这些来自以后我对奶奶的观察。
  这个时候,我要说他。当奶奶离开东干脚,跟着伯父去了河北,在六十岁的时候还离乡背井,奶奶的这种伟大的母性光辉,让我不敢把她当作一个乡村老太婆来看待。奶奶有奶奶的主意,而且坚定不移。然而,我要说他。他不是我家的邻居,但离我家也不远,他的房子跟我家的房子,中间只隔了一户人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长大的,我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十七八岁。我长到十七八岁,他还没有娶到老婆。在乡下,这是一个很不幸的现实。我父亲、我叔叔为了他的幸福,都参与了他的人生,帮他找媒婆,帮他找对象,除此之外,还委托所有认识的熟人,帮他留意一个合适的女人,然后,所有的准备与忙碌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继续单身。
  作为东干脚一个很早就失去父亲的男人,他却选择了挑战生活,四十岁那年,他选择了离开湖南,到广东打工。无论他能吃苦耐劳,无论他勤奋,但改变不了人生,他没有文化,所有的优点,聚合在一起,却令他更辛苦,起得要早,干活要多,收工要晚。于是,出门三年,他都呆在珠海的一个石场里,从挖土方、打石头、打炮眼,到点导火索,他一样没拉,成了石场里的土专家,攒了几个钱,却一样没碰到女人。即使每次回到东干脚,都有邻居帮他介绍对象,介绍的越多,越对不上线。我看着他,从一个英气勃发的青年,步入到颓废的中年。或许他会孤独到老,东干脚很多男女老少都作如是想。
  然而,这一年六月,他带回了一个女人,一个中年女人,乌黑长发,面目姣好,身材有点臃肿,但大家觉得到了臃肿的年纪,还是觉得样子算标致。他们回到东干脚后,就一起在火砖瓦屋里厮守,听录音机,打情骂俏,也结对上街,东干脚的人有些不适应,但都没表达不好的意见,都在等待他办喜酒。他们在东干脚闹了几天,女的走了。他在村口站了几天,也在一天不知不觉的走了。跟着他一起出去打拼的人回到东干脚,带回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跟他一起回东干脚的女人,是一个“鸡婆”。东干脚的人一听,吓了一跳,但人家主人爱的才是真龙,何必去操空心?所以嘴一撇,说:古时候还有杜十娘呢。无论那一种说法,都让东干脚安静不下来。
  八月末,那女人跟着他又回来了。他有些憔悴,看人的时候,偶尔会怔怔的灵魂出窍。那女人住了三天,然后又走了。据他身边的说说,这个女人在四川有家,跟她结婚完全没有可能。东干脚的人却显得很宽宏大量:这把年纪了,找过女人过过生活也算没白来人世一遭。然而,他掉入了死胡同,绝望起来,买了两瓶农药,写了一份遗嘱,然后在一个下午,孤独的喝下了两瓶药水,含泪而去。遗嘱里有一句交代:在他死后,把他和那个女人的合影都揣在他怀里,他要带走自己的幸福。
  他是东干脚第一个写了遗嘱才去死的男人,人们有很多的不了解,一个女人,是鸡婆,又是有夫之妇,值得那么不要命地留恋?没人懂,又过了十年时间,东干脚的人还是没能弄懂爱情,尤其是一个老男人的爱情。这无关紧要,因为我的奶奶回来了,我觉得我欠奶奶一个幸福,奶奶也表示过,她要跟我一起生活,等我成家了,她帮我看护孩子。我的希望却不是这样,我要让她好好的过日子,无忧无虑,充满快乐。然而在物质上,我又一直做不到,到她住进医院,医生说奶奶是机器老了,我也束手无策,陪着奶奶滑向黑暗暗的深渊。奶奶说没事,该死了。奶奶死了,我反复提醒自己,奶奶死了,我居然没有一滴泪。我想,我要疯了。
  奶奶离开我们很多年了,我知道,我们已经不能碰面,她也不再在东干脚的土路上守候,可是,无论我去哪,我都觉得奶奶就在我身边。我迷惑,我困惑,我悲哀,我沮丧,我选择……无论做什么,我会不自觉的合上眼,想想奶奶会是什么态度。当我逐渐变老的时候,我逐渐体会到,奶奶揣走了生活的经验,为我们留下了体验。在人间活着,或者说既然来到了人间,就理当不能错过人生五味,顺其自然。
  2013-11-26

  
发表于 2013-12-17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甚好,我觉得可以扩写成小说和剧本,希望楼主考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9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20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8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8-1-18 17:59 , Processed in 0.03285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