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1585|回复: 7

[转帖] 【杭州日报 · 城纪】话说崇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3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说崇光

座城

2018-04-13


                                         

                                         

                                         

                                         




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杭州的山在全国来说,高是上不了榜的,但因为有著名佛刹,所以杭州的山,便也自古有名,蜚声四海。半山,即是其一。半山在历史上,又称为皋亭山,不仅是兵家必争之地,还是古代杭州人与天神对话的重要场所之一。一千多年前,白居易曾在此敬神祈雨,并作有《祈皋亭神文》。半山成为旅游目的地,宋已极盛,累代不衰。崇光寺的建成,更为半山增添了亮色,谱写了佳话,留下了传奇。

任轩

1.缘起:一把意外得来的禅椅

拱墅区半山街道有一条因古刹崇光寺而名的道路,叫崇光路,东西走向,也是杭钢生活区的一条重要道路,那里的社区也叫作崇光路社区。20世纪50年代建杭钢时,崇光寺被拆了一部分,余屋改作仓库。1979年,半山区筹建工作组借杭钢的招待所、仓库为办公室,崇光寺的余屋即在其中。1980年上半年,由于连日下雨,某日夜半,余屋倒塌——至此,崇光寺的“肉身”彻底不存,它曾经的辉煌和影响力之深远,也随之被人淡忘。

我也是两年前方从陈旭伟先生处得知半山有崇光寺。2008年,一个机缘巧合的周六,他如往常般去逛杭州最有名的古玩交易市场“二百大”,在二楼一家叫“同庐”的店里,幸遇崇光寺湮灭后流落民间的一把禅椅。后来,他告诉我:“说来也巧,那天我进去就坐到店里靠墙的一张座椅上,那是典型清末民初风格的靠背椅子,由于受北窗外光线的影响,椅子靠背呈现逆光状态,起初我并未发现木靠背上刻有文字。”这张椅子正面刻着“崇光禅寺”字样,反面有漆字“康公3-11”。新中国成立后,崇光寺划入康桥公社范围,“康公”即康桥公社简称。

经过一番仔细考证,确认无疑这把禅椅乃崇光寺之物。2017年,经王益坚先生推荐,他把禅椅无偿捐给望宸阁。禅椅成为半山佛教文化兴盛之历史的微乎其微但意义重大的实物见证。两年间,陈旭伟先生又陆陆续续与我谈过几次崇光寺。我也逐渐明白禅椅得以重见天日并去了该去的地方,实在是造物和机缘之神奇。我一方面为此惊叹,钦佩先生之真知灼见;一方面也开始留意崇光寺的历史记载。随着手头资料渐增,便有了作这样一篇文章的念头。然而,崇光寺乃半山佛刹之翘楚,一篇文章又怎能介绍其万一。所以,我的这篇文章,顶多算一种“素描”,我的能力也只能勾勒出粗浅的崇光寺的几条历史脉络,以就教于方家。

2.景致:从前人的文字中触摸

1932年,邵祖平和友人专程游半山,他在《皋亭山纪游》中写道:“到拱宸站,即赴铁路码头雇舟。……登岸处有二,一即崇光寺,一为半山庙头山门。……步行路迂回,骑马乘驴则岸旁小树丛棘颇碍人,故往皋亭,只有舟行一法。……一点钟登舟,三点到崇光寺之智德桥。崇光庙宇甚新,辛夷盛开。” 崇光寺是近代到半山的船码头,也是半山的门户之一。

除了民国文人的作品,现今也还能读到一些明清文人游崇光寺而写的诗歌。厉鹗、梁启心、吴锡麒、施学韩等均作有《由金家堰步至崇先寺》诗。汤右曾有一首《崇光寺楼怀吴允哲》,诗云:“十七年前我到时,老僧犹指旧松枝。依然竦竦竹侵径,不改潺潺水入池。桃李秾华收昨梦,风埃蓬勃入新诗。一杯茗叶山楼上,几度思君与共持。”汤右曾,康熙二十七年进士,曾任吏部右侍郎,老家在富义仓边的霞湾,旧亦称“牙湾”、“衙湾”。崇光寺的松,是有名的,清末书法家诸宗元写过一首赋,题为《至皋亭山看桃花不得而崇光寺外夹道有松可为杭中之冠归过水村桃方盛开为流连久之赋示同游》——单从题目便可领略崇光寺的松景。再如沈峻曾的《崇先寺》:“皋亭山下崇先寺,十里桃花间李花。碧水湾头余白雪,青峰影里遍红霞。舟行小港多歧路,人过孤村有几家。疑是天台仙迳近,飞花片片杂胡麻。”从沈峻曾的诗中,可以感知到通往崇光寺的路上桃树和李树很多。其实何止路上,便是崇光寺内,也是如此。南宋周必大曾于乾道八年二月初,夜访崇光寺。他在《乾道壬辰南归录》写道:“寺中梅零落,桃烂熳,郁李芬芳,城中略不知春色。”可见寺中不仅有桃、李,还有梅。

在漫长的历史中人类给大自然增添的景色难免发生变化,加上崇光寺本身也历经兴废。所以,从前人的讲述中,我们感受到的是崇光寺的“历时性”积淀挥发出的“共时性”魅力。历史上崇光寺有过的看点还有很多,例如寺内有因宋高宗赵构洗手而成为胜迹的浴龙池,寺后有喷玉泉。清雍正《浙江通志·卷之九·山川一》载:喷玉泉“在皋亭崇光寺后。味清甘,石壁旧镌‘喷玉’二字。”再如嘉靖《仁和县志》、《武林梵志》均有载的无尽堂、万工池、东翰堂、桃花坞、西毘庐阁、龙游洞、云锦亭、圆音堂等。明代卓明卿写过一首《华严寺石洞》:“已著登山屐,凌里宿雾收。径深千树合,洞古片云留。白日寒犹薄,阴崖水自流。老僧西域至,趺坐对浮沤。”石洞所指,即崇光寺后的龙游洞,当代有地名志亦写作“游龙洞”。

3.烟云:靖康耻的一个见证

崇光寺南宋初名叫“崇先显孝禅院”。为何叫这个名字?南宋曹勋《崇先显孝禅院记》中说是:“崇东朝之先,以昭东朝之孝。”又云:“皇太后所以致崇先之甚者则见天子事亲之诚也得,显孝之甚力者则知天子奉亲之孝也。”绍兴二十八年,赐“崇先显孝禅寺”为额,嘉定十二年改充华严教寺,后来宋宁宗又改禅为教,御书“皋亭山”三字及“崇光显孝华严教寺”八字以赐。这说明皋亭山的山匾,当时是挂在崇先寺的。因此,该寺又简称崇先寺、华严寺、显教寺、皋亭寺。

北宋靖康二年三月,北宋都城汴京被金兵攻陷,徽、钦二宗及一干皇室后妃被金兵押往北方,宋高宗赵构生母韦太后也在其中。南宋绍兴十二年四月,经历十五年俘虏岁月,年已六十三岁的韦氏同徽宗和郑皇后的棺椁一起归宋。八月到达杭城,住入慈宁宫。韦氏回到临安后,专心奉道念佛,于绍兴二十九年去世,享年八十岁,谥号“显仁皇后”,葬于半山桃花坞中。《咸淳临安志》介绍崇光寺称:“旨充显仁皇太后功德寺”,周必大《乾道壬辰南归录》云:“崇先院,盖显仁皇后功德院也。”功德寺、功德院都是坟寺(院),即于坟侧修建的寺院。自佛教传入,中国的祖先崇拜和祭祀很快与之结合,出现了于坟旁建寺,追荐祖先的现象。佛教寺院开始具有祭祀祖先,寄托孝思的功能。因是依靠僧人管理运作,有田产维持,即使家族衰败,家族祭祀仍可依靠僧人保持长久,所以功德寺院很受欢迎。功德寺院和中国孝道文化密切相关,南宋朝廷敇赐的崇光寺额中有“显孝”二字即为一例。崇光寺因为是宋高宗母亲的功德寺,地位自然也不一般,在当时或仅次于赵家陵寺。所以规模不小:“上栋下宇,翚飞轮奂。大自佛殿、云堂、钟楼、经阁、法堂、寝室、库司、香积、水陆、藏殿、官厅、童行寮、后架、浴院、囷仓、作屋、舩坊、旦过,以至前资、延寿应用之所,无不毕备,小大楹檐凡一百七十有四。”

崇光寺的建立,对半山佛教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崇光寺于绍兴二十一年建成,而韦后于绍兴二十九年去世。这是在她生前就选定地方并造好的寺院。这座寺院,后来也成为了韦氏家族的寺坟。除了韦后,后弟平乐郡王韦渊及其二子谦、谠之坟均在崇光寺之外,“相继诸韦氏与凡韦族有不幸者,皆以次序置茔列冡。”根据史料显示和当地人见证,崇光寺主建筑遗址即今杭州钢铁集团行政办公楼。按曹勋所记,崇光寺之前,此处已有庙址:“选去城不远有皋亭山地极秀润,形势朝揖,得故伽蓝基址乃建刹,为追严道院。”那么这个庙址是哪座庙的?很可能就是皋亭神庙址,即白居易祈雨的地方。

4.寻踪:桃花坞在哪里?

桃花坞在哪里?桃花坞除了韦后及其族人之坟,还有什么?

《淳祐临安志》:皋亭山“宁宗皇帝御书三字扁于华严,寺之山腰有崇善灵慧王之祠,名半山庙,旁有水瓮及桃花坞。”乾隆《仁和县志》:“桃花坞,在皋亭山西。”清人厉鹗有诗,题为《入桃花坞至山半观龙潭中有蜥蜴数头咸淳临安志所云水瓮也》。厉鹗另有一首《南宋杂事诗》云:“天章灿烂半山霞,白石清泉有道家。谁到永和寻石鼓,多从水瓮看桃花。”嘉靖《仁和县志》卷十三:“桃花坞、皋亭山大字,在崇光明显寺(按:即为崇光寺,明显,应为显孝之误。)” 可见,崇光寺、桃花坞、水瓮是接壤的,同处一个区块,并且桃花坞和崇光寺都是韦后功德寺的组成。而桃花坞,除了有韦后坟,还有静照塔。半山宋代三高僧塔分别为:上,伏虎禅师塔;中,真歇清了禅师塔;下,月明清杲禅师塔。每座塔都建有相应塔院。下塔边还有柳翠塔。据清了禅师同门宏智正觉所撰《崇先真歇了禅师塔铭》,清了圆寂后葬于崇光寺西桃花坞,塔名“静照”,院名“悟空禅院”。桃花坞的位置亦进一步得到确认。真歇清了和月明清杲,既是同乡,又师出同门,还同时圆寂,一时传为奇事。《武林梵志》称“事闻于朝,命使臣建塔于桃花坞”。月明塔在桃花坞不仅有史可据,还有出土实物。2003年该地发现部分石塔构件,有形如石鼓的塔身主体构件,竖刻“月明祖师塔”。今西泠拍卖公司的叶为民先生,曾在杭钢工作,据其言曾亲眼见到这些出土构件,其中一段还刻有文字。另据当地人说,上中二塔位于杭州拱墅半山西侧杭钢制氧站境内,下塔位于杭钢焦化分厂境内。《杭钢志》(1957-2001)载:“厂址批准后……提出了两个建厂位置。第一个位置,在半山南麓,以月明庵为中心。……筹备处会同杭州市委书记王平夷、副市长顾春林……到实地复查,一致认为第一个位置比较适宜。”

可见,桃花坞、“三塔”的位置在原杭钢厂区内是确着的。曾有人著文说,“三塔”位于今江干区丁桥沿山村塔坞,塔坞即是因三塔所在而名,原名华桐坞。其实此说非也。嘉靖《仁和县志》上对皋亭七坞早有明确记载:“城外坞、桃花坞,并去城三十里;倪家坞、青草坞,并去城三十六里;蒲坟坞去城三十五里;花桐坞亦去城三十五里;塔坞去城三十八里。”可见塔坞、花(华)桐坞、桃花坞并不在一处。作者或手头资料不全而将山之西的“三塔”误“搬”到山之东,也在情理之中。

5.影响:半山成为日本曹洞宗寿昌派在中国的祖庭所在地

真歇清了,是崇光寺的开山祖师。韦后对他十分认可,非常推崇。绍兴十五年,诏真歇清了住持临安府径山禅寺。绍兴十七年,六十八岁的韦后游幸径山寺,赐度金炉及香盒、花瓶、水钟。绍兴二十一年,崇光寺建成,又诏真歇清了主席。真歇清了影响力极其深远,被奉为中国佛教曹洞宗十世法裔,普陀山禅宗始祖。阿育王寺列其为第十四代,径山寺将其列为十方住持第十五代,福建雪峰寺列其为当山第十六代。清了圆寂后,绍兴二十三,其法嗣德朋奉诏接任崇光寺住持。德朋,又作德明,得明,住持崇光寺期间,中途曾退隐去照顾年迈的守璋法师,期间由左街鉴义僧广因住持。乾道三年德朋圆寂后,慧远奉诏接任。慧远,号瞎堂,宋孝宗赐法号佛海禅师。后来慧远又奉诏住持灵隐寺。慧远的法绩今世人或许不甚了解,但他有一位弟子在当今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即人称“活佛”的济公。慧远离开之后的主事僧还有哪些人,迄今我尚未查考到。只知乾道八年时,寺务由知事僧净云负责,然亦不详其事迹。

元代住持崇光寺的高僧大德,可考者今有二位,即浦尚及其法嗣学古海。浦尚于元顺帝至元四年始,住持崇光寺七年。浦尚入崇光寺后,“益阐其秘,名闻于朝”,因而获赐“慈峰妙辩大师”之号。浦尚后来升住杭州慧因寺,获赐御制金裥袈裟。浦尚离开崇光寺后,学古海继任,事迹不祥。元末崇光寺毁于战乱之中。“明洪武十二年重建,岁久倾废,万历间雪松法师从瓦砾中重新殿宇。”雪峰法师不仅重修崇光寺,还重修了下塔院。雪峰禅师所弘之法为天台宗,因此,崇光寺历史上不仅是曹洞宗的重要寺院,也一度是弘扬天台宗的杭州重要寺院。然而,虽然崇光寺二度倾废均得到重建,但在明朝盛况已大不如前。直至顺治十四年觉浪道盛住之,崇光寺才迎来复兴的机缘。

觉浪道盛在明末清初颇负盛名,特别是在士大夫中具有相当高的声望。他在江南各地弘教传禅四十年,坐道场五十余处,著述百余种,被当时人誉为:“天下之盛,莫若江南;江南之大善知识,莫若觉浪。”明亡之后,倪嘉庆、方以智亦投在他门下为僧。觉浪道盛入主崇光寺之际,带有高徒观涛大奇。觉浪任住持,观涛为首座。顺治十六年,觉浪道盛回南京,九月圆寂。翌年,观涛大奇接任崇光寺住持。期间复建大殿、前殿、佛像、藏经、普同等。康熙《仁和县志》赞其“盛业超宗,重兴大殿,百废具举”。自顺治十三年担任崇光寺首座到康熙十年离开,观涛大奇在半山弘法的时间约16年,其中首尾计12年是住持。这在目前所知的崇光寺历任住持中,任期最长。因此,自觉浪道盛入主崇光寺,崇光寺便成为曹洞宗寿昌系中兴的重要寺院。

观涛大奇之后,崇光寺的住持依次为牧日、书堂,昙彦三位禅师。而几乎与观涛大奇同时期在崇光寺的,还有觉浪道盛的另一位高徒,即阔堂大文——东皋心越的师父。康熙五年,阔堂大文离开崇光寺,重建上塔院,并任住持。康熙七年,东皋心越适闽旋浙,亲觐阔堂大文,并于两年后得印可成为阔堂大文的嗣法弟子、曹洞宗寿昌派第三十五世。后东皋心越东渡日本,成为日本曹洞宗寿昌派开山鼻祖。半山因此成为了日本曹洞宗寿昌派在中国的祖庭所在地。

城言

城语

寻找时间里的 隐秘之门

李郁葱

桃花坞在哪里?“三塔”在哪里?在我们的这个版面上,曾经刊登过与它有关的文字,但今天所刊登的这一篇,其论据和观点都不一样。我们欢迎这样的争论,从某个角度去看,这显得有趣而带着一点神秘:因为时间已经落下了太多的尘埃。

本文考证说,桃花坞、“三塔”的位置在原杭钢厂区内是确凿的。嘉靖《仁和县志》上对皋亭七坞早有明确记载:“城外坞、桃花坞,并去城三十里;倪家坞、青草坞,并去城三十六里;蒲坟坞去城三十五里;花桐坞亦去城三十五里;塔坞去城三十八里。”可见塔坞、花(华)桐坞、桃花坞并不在一处。

这引出了地域历史学的一个话题,我们言之凿凿的很多痕迹,它曾经真的存在过吗?资料的散失和个人判断的差异,使得这些总有雾里看花的朦胧。

或许,手头资料不全是个人判断产生了歧义,这也在情理之中,但这门终究存在于时间之中。

它等着我们去推开。
发表于 2018-4-13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怎么第一反应是周崇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枯井底污泥处 发表于 2018-4-13 22:57
我怎么第一反应是周崇光

你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第一反应是城纪发错地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枯井底污泥处 发表于 2018-4-13 22:57
我怎么第一反应是周崇光

我也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枯井底污泥处 发表于 2018-4-13 22:57
我怎么第一反应是周崇光

你居然看小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hzk134 发表于 2018-4-16 18:21
你居然看小时代

但没有看过大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反应是崇光百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8-7-21 21:48 , Processed in 0.05476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