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35|回复: 6

[转帖] 【杭州日报 · 西湖副刊】杭州开往文艺的地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6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ason 于 2017-6-23 23:20 编辑

杭州开往文艺的地铁
2017-06-16


我甚至期待在地铁里和我们这座城市的名人能够邂逅。

比如在西湖文化广场上让我邂逅白居易,他下车之后,很惊异地发现四周并不是西湖而是运河,那么他想应该给大运河写一首诗了吧。

在下沙站我邂逅了苏东坡,他是来讲课的,但诗人走出地铁出口后还是迷路了,因为一片大学城,他觉得每个大学长得都很像啊,他觉得西湖里的每一朵荷花也还要多一点个性吧。

还有我在武林广场站遇到了鲁迅先生,他想一坐就坐到故乡绍兴去,要不通到老余杭去看看章太炎先生总可以吧。

文/孙昌建

1

人群里这些幻灭的脸/ 阴暗黑潮树枝上的几片花瓣。

自从美国诗人庞德写下这两句诗之后,所有的诗人都不敢再写地铁了,包括我,但我在六年前就开始写一本20万字的关于杭州地铁的书,当时我把QQ签名改成了“不在地上,就在地下”,因为诸多采访必须在地下在盾构里完成的。我现在还记得在盾构里采访的两位帅哥,一位穿着工装,一位染过头发,他们都是开盾构机的,当时好像都还没有谈对象,他们说在地下是收不到手机信号的。当时也是我坚持要到地下的盾构机上去采访,虽然噪声极大,作为代价之一,我的皮夹克被划破一道口子,我想大概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我才能去划开这个城市的一道口子。当时我感觉盾构机就像男人的剃须刀,但它对付的不是胡须,而是岩石和泥土。

包括在试车时穿行在未装修的隧道里时,那个感觉是蛮奇怪也蛮欣喜的,我当时不会想到以后将会跟舒淇章子怡等在这里“相遇”,因为诸多的明星大头照是必须要光顾地铁车站的。我想起有一年我在南京搭乘地铁坐到苜蓿园站,文友老克介绍说这是一个“爱情小站”又叫七夕站,且这个名称是他先写出来的,当时我心里是小酸了一下的,我看到那里的壁画全是有关爱情的,这其中有梁祝有罗密欧与朱丽叶。我还记得珠江路站又叫糖果车站,因为出来就是一个儿童医院,我虽然早不是儿童了,但看到这个站名还是有一种水果糖般温暖的感觉,并由此对南京产生了另一种好感,同时我也已经在幻想杭州地铁的文艺范了。

我知道地铁最早出现在150多年前的伦敦,当时的伦敦不仅是雾都,还是一座堵城,据说某位律师先生是从一个老鼠洞得到了灵感,也许世界上不是他第一个想到火车可以从地下开,但他后来为此付诸了锲而不舍的行动。而我们北京的地铁最早是出于战备的考虑而兴建的,我记得1983年去北京时,当时用三元钱的公交月票就可以坐地铁了,那时北京只有一条线,好像是从复兴门开到苹果园的,但已足够让我大开眼界了,我当年是坐一站下来,再坐一站下来,不是因为好奇,而是一站一站上去找能吃上米饭的店,所以像我这样的南方人是不可能北漂的,除非我漂在米店写作,像一只老鼠一样。

自从写了杭州地铁之后,一度我也喜欢跟人说杭州地铁的前史,我说杭州在上世纪80年代初已经启动地铁的规划了,但由于各种纠结的原因,或者说杭州的运气实在不太好,总是被“宏观调控”关在门外,所以是起大早赶晚集,然后紧赶不舍挑灯夜战。其中有一个细节是,当年我们的王书记和蔡市长亲自跑去北京到发改委做工作,未果之后,王书记忍不住问蔡市长:你说杭州下一次还有希望吗?

希望一直是在的,我们一直在朝希望努力。前不久在杭州城市工作会议上,杭州已经提出在2022年亚运会之前,要开通十条地铁线,这远远超出了五年前的规划和人们的预估。

2

不少朋友都跟我说起在欧美坐地铁的情形,他们都说老牌帝国的地铁真的不能跟杭州相比,有的地方那甚至是有一股像是从厕所里出来的气味,当然仍然有吹拉弹唱,有艺术涂鸦等。有一年我在印度的新德里,是很想去坐一坐他们的地铁的,因为都是发展中国家嘛,但是很不好意思,我连出入口也找不到。2014年我在台湾的宜兰去看了几米公园,那火车的模型,那可爱的造型,还有“向左走向右走”里的巨酷巨酷的拉杆箱,不仅少男少女会去拍照,不少老头老太也去合影,这好像在告诉人什么叫文艺,什么叫文创,什么叫想像力,然后怎样将想像力变成现实可视可感的一切,虽然宜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地铁。

在我以往所看的地铁题材的电影中,主要是有两大类,一类是美轮美奂的文艺味,比如以港片《地下铁》和徐静蕾的《开往春天的地铁》为例,还有一类就是极端草根的,这可以吕克·贝松的《地下铁》和《地铁风情画》为例,它是表现底层生活,取了地铁的比喻和象征意义。当然还有一类,就是“劫铁”枪战的故事;还有就是将地铁站当作故事发生的一个场景或节点,比如特吕弗经典的《最后一班地铁》。这也正如某一本电影的片名叫《乞力马扎罗的雪》,其实它跟乞力马扎罗无关,也跟海明威的同名小说也无关,只不过那电影中有一首歌,歌中有这么两句——你的白围巾/就像乞力马扎罗的雪……这样的句子一生写出一句就够了,这就如同庞德写地铁的句子,虽然绝大多数人可能并理解,我也一直试图在理解,比如在升降梯上,在出入口处,或者以水平线的视角来看一条条腿迈出车厢的一刹那。

是的,中外的“铁情”是有所不同的,即中国的地铁车厢里人是很挤的,由此产生了不少的段子,令我印象最深的有这么一个:一北京的哥们说他妻子在车厢里不幸流产了,而上海的一哥们则说他女朋友在车厢里被怀孕了,这是在调侃地铁的拥挤……还记得“9·11”事件的那些天,上海地铁站里的报纸卖得很俏,我就见到有的卖报员穿行于各节车厢之间,他们的吆喝很有噱头——一颗导弹打过来了,美国人勿晓得导弹是啥地方打过来的,《环球时报》晓得格……

回到杭州的地铁,它还没有产生令人印象深刻的段子,但是它的文艺腔已经越来越浓郁了。特别是当初我得知武林广场站将会有大幅的向日葵作站厅壁画时,我就知道只要美院在杭州,那一切皆有可能。虽然作为一项超大的工程,有关文艺的预算在其中是微乎其微的,有的乍一看也上不了台面。但是一座城市的文艺腔,真如雨季一定要到来一样,那是你怎么捂脸都捂不住的。自从一号线开通四年半以来,包括二号四号线的相继跟进,杭州这班开往文艺的地铁终于势不可挡了,正如游鸿明在《地下铁》里所唱的那样——

我的终点永远在你下一站

你赶快睡

轻轻靠着我的背

这些年早就习惯送你的挥别

你也一直以为下面才是我的终点站

我在下个出口等待最后一班回程的地下铁

3

我相信坐过杭州地铁的人都已经感受到了,至少是我,会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拍照,不仅仅是拍美女,拍升降扶梯时一条条的美腿,还要拍一些令人新鲜的画面。比如上个月的某一天,我在地铁站里看到有彰扬工匠精神的形象广告,是杭州铜艺传人朱炳仁朱军岷父子的工作照。特别可喜的是,杭州的不少公益活动,在地铁站里都有那么鲜艳而漂亮的展现,有的是将某一辆车,某一节车的车厢都做得无比动心,比如关于无偿献血的主题,那些平时只在手机上电脑上看到的话语,似乎带有一点点调侃和满不在乎,但是在地铁上读到,却令人动容,我们再怎么装酷装傻,还是会会心一笑的——那几年我把献血证藏得比情书藏得还好,生怕被发现。直到有一天我妈跟我show她的献血证(一张油条)。

还有前不久当浙江大学在举办120周年校庆时,浙江理工大学也迎来了她的120周年校庆,那天我坐上一辆开往下沙的地铁,我发现整列车都是理工校友的寄语,这个感觉特别好,好像他们跟我们这个城市分享了校庆的快乐,这种分享就是一次乘坐,一次邂逅,一次偶然中的必然,其实大学存在于这个城市也就是这样,它时不时地要给人一种新鲜的冲动和力量。

还有特别是在四号线的市民中心站里,时常会有一些公益的招贴,在灯箱的作用下,那传递出来的不仅仅是一种正能量,还有温馨浪漫的感觉,所谓都市化所谓现代化,我想不一定牛仔裤上都是洞洞。当早晨去坐地铁,手拿一张《城报》会有一种小确幸;一天工作下来,头昏脑涨欲说还休,而一到了地铁站好像有了一点新鲜的刺激,有了一种平和与平衡,因为回家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包括你在换乘你在排队你在等车时,心里始终是有一个家有一个人的。

我甚至期待在地铁里和我们这座城市的名人能够邂逅。

比如在西湖文化广场上让我邂逅白居易,他下车之后,很惊异地发现四周并不是西湖而是运河,那么他想应该给大运河写一首诗了吧。

在下沙站我邂逅了苏东坡,他是来讲课的,但诗人走出地铁出口后还是迷路了,因为一片大学城,他觉得每个大学长得都很像啊,他觉得西湖里的每一朵荷花也还要多一点个性吧。

还有我在武林广场站遇到了鲁迅先生,他想一坐就坐到故乡绍兴去,要不通到老余杭去看看章太炎先生总可以吧。十多年前,有人提出坐着乌篷船游绍兴名人故居,那么地铁时代可不可以坐着地铁去遍访名人呢,这应该是可以了吧。

这些名人可以是“扮演”的,不可以吗?

也许你会说这是穿越,是的,地铁的特点就是穿越,这也是地铁文艺的特点。《哈利·波特》有个著名的桥段,那就是哈利·波特走进9又3/4的那个站台,那是在火车站,这个9又3/4,就是灵光一闪。在根据几米漫画改编的香港电影《地下铁》中,便也有一位老设计家住在车站里睡在长椅上的……这都给人温馨且超现实的感觉。所以当有一天我发现杭州地铁2号线的延伸段有一个站名叫杜甫站时,我想我应该写一首诗,因为我曾经给城西的宋江村写过诗,现在我得抓住这个无中生有的机会,也让我们穿越一次吧,于是我写了一首《地铁杜甫站》且作为本文的结尾——

地铁杜甫站

儿子借钱不还,女儿借钱不还

子子孙孙都不还,不还

然而千里江陵一日还

李白坐上地铁要去杜甫站

是那个茅屋为秋风所破的杜甫吗

是房价比茅草长得还快的时代吗

拆吧拆吧,门泊东吴万里船

地铁沿线,窗含千秋不下雪

刷一刷,就可回吉尔吉斯斯坦

一个车厢可挤进多少创客高靴

从跨湖桥到良渚,少壮要努力

一带一路,杭州露出马甲线

一号线二号线,李杜诗篇在

喝过的酒不能带,喝过的水

要喝一口,再咽下口水万千

从大唐到南宋,朝野皆好喷泉

把头抬起来,就取仰望姿态

把轨道铺到天上去吧

杜甫站到了,相邀李白

让我们在杭州一起望月飞天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的很有意思。
不知道那本20万字的关于杭州地铁的书有没有出版?书名叫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6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将站点以名人名字命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6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站外再搞一些名人事迹介绍或雕像之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6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1,杜甫村还真的和杜甫有关系;
2,宋江村和宋江说是没关系,是一个谐音错误,但宋江村历史上属于西溪湿地范围,而西溪湿地现在一直鼓吹是老施就客居西溪写出的水浒传,而水浒实际意思就是西溪?
3,凤起路站到时可以改名为小车桥站,然后墙壁刻满岳飞、风波亭、白居易、断桥,保俶塔、蛤蟆峰、少年宫……让人知道它是距离西湖名人最多的一个站!
4,龙翔桥站不说了,地铁口出到东坡路上,文化墙全部搞成苏老二的主题好了!
5,定安路站,勉强扯上御街?
6,西湖文化广场赶紧改名吧,本塘人都一头雾水,何必戏弄外地人呢,你和西湖有啥关系?主题墙全改成运河遗产展示吧?
打铁关?继续岳飞主题好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11: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ycksidi 发表于 2017-6-19 10:11
1,杜甫村还真的和杜甫有关系;
2,宋江村和宋江说是没关系,是一个谐音错误,但宋江村历史上属于西溪湿地 ...

凤起路离小车桥太远了,而且去西湖肯定龙翔桥首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7-6-26 08:09 , Processed in 0.03734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