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杭州网论坛 返回首页

林方秋男的个人空间 http://blog.hangzhou.com.cn/?25477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1977年我的那场高考

热度 8已有 995 次阅读2017-6-2 11:27 | 1977年, 高考, 回忆录


       一、广播说恢复高考了

       1977年10月21日上午,我还在田里干活呢,好像是十点多,大队广播响了,大喇叭里正在播发重要新闻,说马上要恢复高考了。

       翻看当年当天的日记,我是这样记的:“今天在小队做了一天的活,是挖麦沟。上午大队广播了高等学校招生即将开始的新闻,具体讲到了,年龄在二十岁左右,不超过二十五岁的工农子弟、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包括留城的尚未分配工作的青年)、干部、退伍军人,文科有政治、语文、数学、史地,理科有政治、语文、数学、理化,可以根据爱好报考两三个志愿,外语作为加试内容。招生工作在第四季度进行。……”

       此则新闻,对我们来说,无疑是平地一声春雷,虽然时值冬季。

       (有图无法配)1977年10月21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高等学校招生进行重大改革》,宣布恢复高考。

       二、仅一个多月的复习

       于是我一边劳动,一边复习。苦于资料缺乏,只好找出自己下乡时随身带来的几本教科书,边看例题,边做习题。有时一边烧灶膛,一边看书。

       好多知青也在复习,于是他们的复习资料,我就想尽办法去借,我自己有的也时常借给别人。借来的复习资料,成为我们的稀有珍本,所以抓紧时间去读去做。借来的都要归还,于是感觉有点重要的就先抄下来。

       白天还得干活,只得晚上苦读苦做。当时村里三天两天要停电,无奈之下先休息片刻,电来了再起身做题目。有时到了八九点钟电还不来,只好点起煤油灯(煤油都是从杭州凭票买来的),借助昏黄的油灯微光,一做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实在累了,衣服也不脱倒头就睡。片刻时辰猛然惊醒,再起身靠在桌上继续做题。有时到了后半夜,方才睡下。煤油没有了,就找蜡烛。当时蜡烛也舍不得买啊。

       第二天又得出工,不出工,一意味着工分没有了,二还要受到他人批评。我们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岂有有工不出之理。为了维护自身形象,为了对得起十小队父老乡亲对我的关爱,为了对得起我所在的市坞大队给予我的奖励,为了不辜负临天公社当年9月8日给予我的“农业学大寨”先进个人的那份荣誉,我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岗位,虽然工种只是修理地球。而且当时觉得自己并没有作好高考准备,更没有想到能考上什么大学,只是依样看样,人家在复习,那自己也得复习;人家在准备应考,那我也得去试一下。那年9月5日的日记里有这样一句规划自己人生的话:“78年7月至79年7月将是我终生重要的时刻,我要报考理科,美术学院也将设法去考。”可见,我只是企望来年好好复习,争取考上理想的大学和理想的专业。

       (有图无法配)1977年12月11日,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生精神抖擞迈入考场。考务费0.5元。

       三、初考只考语文数学

       当年考试时间是道听途说的,先是知青同伴在传,说几号几号要考。后来公社来了通知,最终确认考试时间为11月25日。

       11月25日那天我的日记这样记着:“一点起床,抓紧时间再看些书,背记公式。六点多与广成(姓马,同一个大队的一位知青)等动身。先考了数学,又考了语文,我觉得时间太紧张了。数学我觉得基本做出了,但总有几题做错的,时间会告诉我们的成绩。回家后便睡觉了,醒来后就烧饭。晚上一早就睡了。”可见当天心神疲惫,睡觉第一,晚饭第二。

       初试地点是锦城工农兵学校,大概是现在的锦城三中吧。

       四、等待中的失望和欣喜

       第二天,入住大队支书朱金荣家的知青好友于维亚来看我,一起谈了考试内容,我感到希望破灭了,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做好考试的准备,还感到自己在学业上已荒废了一段青春岁月,似乎觉得这场考试将给自己的亲友带来了某种耻辱。反思当中意识到自己该要好好自学,来年一定要好好复习,考上大学,不管生活环境如何艰难困苦。

       11月26日这天我还在等美院的音讯,看看自己还有没有一点希望。后来听说这次浙江美院招生只有十二个名额,心想完了,还是安心劳动吧。于是一边出工,一边种菜,一边洗衣,一边复习,一边等待。

       到了12月1日中午,我的邮件到了,是浙江美院退回来的我报考时上送的十幅美术作品以及相关证件。我的心凉了半截,曾经使我感到还有一丝希望的,如今已明白无误地化为泡影。白纸黑字,初试通过但复试无法参加的通知书摆在我的面前,我无言以对,只能通过日记自我倾诉,自我反思,自我宽恕。

       12月3日下午听说高考初试成绩将于次日公布,于是第二天一早我和好多同村知青一起来到锦城镇上,去临天公社查看成绩,但是还没有公布,只好外面一转。后来再去公社,还是没有公布,只好就地等待,等了整整一个上午,还是没有消息,只能先去吃午饭了。直到傍晚时分,路遇另外知青,说已公布了,我们几个加快步伐赶去。

       我终于看到了名单,我初试通过了,我高兴了一阵子,但同时感到好多时间荒废了,离正式考试只有十一天时间,复习时间够吗?焦虑之中我暗下决心,全力以赴,努力争取。

       (有图无法配)1977年12月1日中午收到的一份没有署收信人名字、没有公章的来自浙江美术学院的通知书。

       五、隆冬一场正式考试

       一眨眼到了12月15日,正式高考开始了,其实是我省高考的复试。那天我的日记里是这样写的:“上午八点半至十点半考语文,中饭在饭店吃。下午一点半至三点半考理化。回家路上想起了今日统考,心里不免凉了起来,要淘汰了,明年再来吧。明天考数学和政治,再加紧些时间,晚上复习数学。”第二天的日记这样写道:“上午考数学,下午考政治。数学有两题无法解答……”

       正式考试就这样过去了,只是感到自己考了很差,等待来年的复习吧。

        六、杂乱中的苦苦等待

       接着的日子就是等待,总不能傻等,于是去了化龙牢山大队下乡的小学初中同学王人学处一玩,于是去了杭州看望初中和高中要好的同学,其中包括也参加高考的同学,大家交流各自的考试感受,大多长吁短叹。我也自感前景不妙,但还能自我宽慰,于是闲暇时总是拿起书本来读,还是不断地做些练习。

       大概是因为我能参加高考,当时大队小学里的卢老师竟然来叫我代课了,我想也好,一来可以重温已有的知识,二来能好好地复习功课,三是不用干体力农活了。于是去了学校,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短暂的教书生涯。        

       七、欣喜与无奈的日子

       终于到了1978年的1月8日上午,高考上线名单公布了,市坞大队,我和于维亚,还有刘英,都上线了,中专上线的有大队里的卫萍和海华。

       那天上午就在工农兵学校开会,并取回要填的表格。第二天上送表格,第三天我们大队的几位到临天公社参加体检,我化龙的那位知青好友王人学则到玲珑公社去体验。

       在临天公社体检时,我们才知道整个临天公社大学近500名考生,最终只有15人上了大学分数线,中专技校有51人上线。

       后来上线的先后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日记上记载着,自2月25日开始,先是刘英收到了同济大学的通知书,接着王人学收到了青岛海洋学院的通知书,再是于维亚收到了浙江医科大学的通知书。我呢,没有,失望与痛苦如影随形,且与日俱增。经历了近两个月的痛苦煎熬,我竟也收到了一份通知书,是浙江师范学院杭州分校(入学时改名为杭州师范学院)。喜悦之中不免感到遗憾,因为我所知道的考上大学的几位当中,大概我属于最低层次了。记得当初我报考的是杭州大学物理系,猜想总是因为成绩不够,再加上填报时有“服从分配”这一项,竟然录取到了杭师院,而且又是中文系,而且只是大专。无奈与沮丧之情油然而生。不过想想有书读,总是件好事,况且还能跳出农门,所以最终还是欣然有加。

        (有图无法配)我的一份姗姗来迟的来自浙江师范学院杭州分校的通知书,1978年4月15日。(收信人名字隐去)

       过了好多年才知道,当年办学条件有限,全国570万考生中只录取了27.3万,录取率仅为4.8%,据说是中国高考史上录取率最低的一届。真可谓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啊。

       据查当年浙江省高考文理两科录取分数线均为200分,也就是说四门课平均分只要50分就能上线。我省录取率为多少,至今不得而知。但是这场中断了十一年之久的高考,却激励了成千上万的人重新拿起书本,加入到求学大军中去。

       八、非多余的三点感悟

       第一,人生遭遇十字路口时,选择往往比努力更重要。当年高考具体考了什么,全忘了,只记得那道作文题《路》,是复试的作文题。由该题我联想到每个人各自所走的不同的人生之路,问题是如何走好这条“路”。只有一条路,就该迈开大步走下去;遇到十字路口,就得甄选,看哪一条是适合自己的。如果当年我放弃下乡,就不可能有免费就读这所“农业大学”时所拥有的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也就无法品味大千世界另一番天地所特有的艰难困苦;同样如果我因自己准备不足而放弃这场突如其来的高考,也就不可能来到省城免费就读这所师范,更遑论终生成为人师一员,也就无缘相识临安众多学子和亲朋好友。

       第二,我们需从历史角度来审视当年恢复高考的价值所在。我以为,恢复高考,是国家对历史发展进程的一次正本清源,是对任人唯亲的教育选拔制度的一次拨乱反正,所以它是中国现代教育步入正轨的重大标志。沧桑巨变,40年来不知有多少人通过自身的努力而跨入大学之门,通过大学的求知与职场的求索,改变了人生轨迹,为自己为社会乃至为国家为人类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大小不等的辉煌。今天可以这样讲,没有当年的恢复高考,就没有今天社会巨变,就没有日下科技进步,就没有如今人民富裕,就没有当下国家强盛。1977年高考的恢复,无疑将载入中国史册,流芳百世。

       第三,日记能净化人的灵魂,能升华人的思想。日记,本是主人对自己言行举止及其人际交流等的一种无声刻录,它记录着自己是如何风雨兼程的,也记录着自己各种情感的流变。日记,日有所记,记有所得,得有所悟,悟有所思。每日一记,善莫大焉。或许是生活境遇的变迁,下乡后我开始了写日记。如今翻阅这些日记,有的写得强词说愁,有的写得悲惨凄切,有的写得莫知所云,但更多的是原汁原味生活的复制,以及对生活懵懂的认识与对信念淳朴的追求,折射出主人内心的省悟与求索、纠结与困惑。

       40年前的那场高考告诉我,信念总是苟活于苦难中,希望总是萌芽在死亡前,所以人生无需惊悚,活着勿忘虔敬,对事业,对职场,对人生。

       (有图无法配)查全性,著名电化学家,武汉大学教授、博导,中科院院士。在其积极建言下,停止了11年之久的高考于1977年冬季恢复。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日初稿

       


路过

鸡蛋
8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天堂邮差 2017-6-2 12:26
写得真棒!
回复 联兴老刘 2017-6-3 15:54
人生路上有拐点,就看自己怎样去把握!
回复 林方秋男 2017-6-7 07:42
谢谢各位点阅,本文已经见报,谢谢编审厚爱。
回复 林方秋男 2017-6-7 08:27
[台州城事] 《我的高考,我的1977年》可以百度一下找到。(1978年,蔡增福进入浙江农业大学畜牧专业学习)
回复 冰清2005 2017-6-12 11:51
有图无法配 是不会方法吗?
回复 林方秋男 2017-6-12 14:04
冰清2005: 有图无法配 是不会方法吗?
系统不给配图,大概是积分不够
回复 周士荣 2017-6-12 16:12
欣赏你的回忆!
回复 明白研究 2017-6-15 13:44
建国后近30年中,党掀起的运动,破坏了人们的生产生活秩序,青年们普遍迷惘,人们也失去方向,在76政变之后,恢复高考是一项很重要的收买民心的行动,这次实用的行动,奏效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7-8-20 08:27 , Processed in 0.02639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